结束了工作之后, 尹栋焕回到了家,顺手从房子门口已经快要满出来的邮箱里面拿出了堆积的一摞信件。
“老公,你回来了。”金银淑听到门响的声音, 有气无力的从卧室里面走了出来。
最近几天她因为尹俊熙跟韩泰锡的友情问题愁的连饭都吃不下去了,只觉得浑身都疼的要命, 根本就起不来床。以至于连带着恩熙去购物这种事情都做不到, 整个人都病恹恹的待在家里面。
“你不舒服就多休息一下。”尹栋焕看着一脸憔悴的老婆也想要叹气。
他也不知道妻子到底是怎么了,每天都是一副郁郁寡欢的痛苦样子,难道现在的生活不能让她满意吗?
尹栋焕感觉有些疲倦。
年轻的时候觉得老婆这样的柔弱姿态很吸引人, 让他保护欲爆棚, 但是随着年纪渐长,她却依然还是这个样子, 就让尹栋焕有些心力交瘁了。一有不顺心的事情就浑身不舒服,浑身都疼, 可是去了医院做检查却什么都检查不出来,最后只能买了一堆补药拿回家喝。
然后就是他妥协让步, 一步一步的做出退让, 最后她得到她想要的。
这种模式已经进行了二十多年, 尹栋焕有时候也会感觉到累, 她为什么就不能明明白白的说出来一件事, 非要这么折腾的家里面都不安宁?
“累了吧?先吃晚饭吧。”金银淑接过尹栋焕手里面的包说。
俊熙在家的时候她操心,俊熙不在家的时候她更操心!
“老婆——”尹栋焕想要说些什么, 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默默的叹了口气。
说什么呢?说什么也没有用,都这么过了二十多年了,金银淑已经习惯了她的那一套行事方式,根本就没有办法改变了, 他又何必自找麻烦引起争吵呢?
“咦,这是今天送到的信?”金银淑拿起了移动换放在桌子上面的信,一封一封的翻看着。
她这两天身体不舒服,根本就没有心思去注意邮箱里面的信件,没想到居然堆积了这么多了。
“大概都是一些账单跟各种推销之类的信件吧。”尹栋焕洗干净了手,坐到桌边,准备吃晚饭。
每个月家里面都会受到一堆的账单跟各种推销信,此外还有银行的信用卡开户邀请和广告,大部分都是没有什么用的东西,他也就懒得看,都由着妻子处理。
但是今天有点儿例外,“老公,有一封你的信。”金银淑把一封写着尹栋焕名字的信推到了他面前。
没想到又在下面找到了一封寄给自己的信。
“奇怪,是没有署名的信件。”她皱眉拿起了那封只有收件人的地址姓名,没有寄件人信息的信,对着光看了看,试图确定里面没有什么危险的东西,也不是什么恶作剧的后果。
倒是尹栋焕,没有金银淑那么神经质,放下手里面的餐具,撕开了信封。
自从在韩国重新开始生活之后,他已经很久没有收到这种极为私人性质的信件了,大多数都是寄送到他工作的学校去。今天的这封信,不知道怎么的,让他隐隐约约的有种不祥的预感。
这股不祥的预感很快就成真了。
尹栋焕看着信中描写的尹俊熙是怎样用看情人的目光看着尹恩熙,脸色都变了,手也开始发抖。
他不敢相信自己在看到的东西,俊熙对恩熙有着兄妹之情以外的感情?这是谎言吧?是谎言吧?一定是谎言!
尹栋焕紧紧的捏着信纸,似乎是想要用力气把这上面的内容都给捏碎,手上的青筋都迸了出来。
“噗通——”医生重物倒地的声音惊醒了面目狰狞的尹栋焕,他看了过去,妻子倒在了地上。
“老婆!”他抛开手上的信,赶紧去扶起金银淑,却发现她双眼紧闭,气息微弱,已经昏了过去。
“......是,我会等你们来.....”尹栋焕慌忙的拨打了急救电话,把金银淑平放在地上,这时候他才注意到妻子昏倒的罪魁祸首,一张飘落在地上的信纸。
捡起来一看,除了称呼之外,这封信跟他手里面的那一封内容完全一模一样,连笔迹都没有差别,根本就是一个人写的!
尹栋焕呆呆的坐在地上,仿佛看到了一个少年是怎样用愤怒到了极点的心情写下了这两封信,又是带着怎样的厌恶把信寄给了他跟老婆,整颗心都降到了谷底。
他没有怀疑信中说的事情。
俊熙在当初芯爱失踪之后的表现,这几年他对恩熙紧张的样子和对出现在她身边的异性的态度,还有从来都不谈感情的事情,所有的一切的都被联系了起来,他的儿子对他的女儿有着不.伦的感情!
一阵晕眩感袭上他的头部,尹栋焕尝试着想要站起来,却发现自己的手脚都没有了力气,噗通一声,也倒在了地上,晕了过去。
等到救护车赶来之后,见到的就是倒在地上的尹氏夫妇。
“呜哇呜哇——”救护车来的急急忙忙,走的时候也是匆匆忙忙,一路闪着车顶上的灯光从这个社区呼啸而过,引起了众多业主的好奇之心。
“那是尹教授跟尹夫人吧?”一个地中海发型的男人好奇的看着外面狂奔而去的救护车,惊奇于到底是多么严重的事情才会让这对夫妻同时倒地不起被抬上担架?
“哎哟,别人的事情你少管,别忘了儿子还在读尹教授的研究生呢!”梳着发髻的太太对丈夫的话十分不以为然,夹了一筷子的肉放到他的碗里面,“等会儿给昌浩打个电话,让他暗自打听一下,别到时候惹了尹教授生气。”
好吧,说到底还是要关心八卦问题。
这种情况在周围的别墅中不断的上演着,大家都想要知道身为模范家庭的尹教授一家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才导致了夫妻两个双双昏倒?
而在大学里面的尹俊熙跟恩熙也被通知家里面出了事情,匆匆的赶到了医院。
“到底出了什么事,您怎么会跟妈妈一起昏倒?”尹俊熙问过护士之后,满身凌乱的冲进了尹栋焕的病房当中。
他是被从睡梦中叫起来的。
接到电话的一瞬间他简直吓的直接呆滞,怎么也没有想到一向身体健康的父亲居然会跟向来身体孱弱的母亲被一起抬上救护车,直接冲到恩熙的房间中把她拖了起来一路狂飙到了医院。
“恩熙啊,爸爸晚上还没有吃东西,你去给我买点儿粥回来吧。”尹栋焕没有直接回答尹俊熙的话,而是先朝着一脸茫然的恩熙温和的说。
“啊,好的。”恩熙看了一眼尹栋焕,乖乖的离开病房去给他买粥了。
很显然,爸爸有些事情不想要让她知道。恩熙一边往外走一边想着,没有注意到有一个憔悴的中年女人跟自己擦肩而过。
而病房里面的尹栋焕则是看着尹俊熙,突然问出了一个问题,“那天,你见过芯爱吧?”
他死死的盯着自己的儿子,试图从他的脸上找出自己曾经并不想要知道的答案。
“什么?”可惜,也不知道是尹俊熙经过了这么多年之后隐藏情绪的能力变强了,还是他已经忘记了曾经被自己推倒在地的崔芯爱,他现在的表情是一脸的茫然。
尹栋焕心里面鼓的满满的那口气瞬间如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没有了力气。
现在再来讨论这个问题还有什么意义呢?
芯爱已经死了,而且还连尸体都找不到,即使是那天俊熙真的见过芯爱又怎么样?尹栋焕心中升起一阵悲凉,为了自己早逝的亲生女儿,也为了尹俊熙的冷酷。
他为什么能对亲妹妹的失踪跟死亡如此的无动于衷?
尹俊熙看着父亲脸上变来变去表情,心里面也是一阵发慌,他为什么会在这么多年之后突然之间想起来问这个问题?
爸爸在家里面昏倒了......恐慌之情瞬间袭上他的心头,难道是有人对爸爸说了什么吗?
不不不,这不可能,那天在现场的只有他跟崔芯爱,根本就没有别人!
再说了,如果真的有人看到了什么的话,为什么早不说,要好几年之后的今天说?
各种纷纷乱乱的想法一下子就沾满了他的思绪,竟然没有听清楚尹栋焕的问题,“什么?爸爸你刚刚说什么?”
他茫然的抬起头,看着尹栋焕,不知道他的表情为什么这么阴沉。
“我问你,你是不是对恩熙有着兄妹之情以外的感情!”尹栋焕压着声音问他,语气中还带着一点点的希冀,希望这只是那个写信的人的污蔑,儿子并没有过这种不.伦的想法。
他知道自己的想法很矛盾,可是他也控制不住想要一个平静的生活的念头。
尹栋焕从以往的蛛丝马迹当中能够看出来儿子的想法不单纯,可是从一个父亲的角度,他又是真的不希望自己的推测是正确的,只想要一家人安安静静的生活,而不是出现这种丑事,被人家指指点点!
“是,我爱恩熙!”然而尹俊熙才不管他心里面的希望,直接一句话打的尹栋焕眼前发懵,血压又要升高!
“你,你说什么?”他颤抖着声音,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是幻觉吧?
“爸爸,我爱恩熙,从小就爱她,就像是你爱妈妈那样的爱,我想要跟恩熙结婚!”尹俊熙顶着父亲的扎人眼光,一脸坚定的说。
他爱恩熙,很久以前就开始,从未改变过!
“你——”尹栋焕捂着胸口感觉自己简直快要喘不上来气了,心脏一阵绞痛。
“爸爸,您怎么了?”尹俊熙看着他的样子大惊失色,赶紧上来扶住他,摁响了呼救铃。
“你这个逆子,滚出去!”尹栋焕捂着胸口,喘着粗气说。
他怎么就养出来了这么一个对妹妹有着不单纯心思的儿子?
“家属请让一下。”医生跟护士很快就冲了进来,把尹栋焕给团团围住,挤开了尹俊熙。
“爸爸怎么了?”这个时候恩熙也买了粥回来,看到被一堆人围着的尹栋焕惊讶极了,明明她刚刚离开的时候爸爸的样子看起来还算是健康......
尹俊熙没有说话,只是搂着恩熙肩膀的手更加收紧。
父亲的态度让他第一次有了清醒的认知,他跟恩熙的这条路并不好走,两个人想要在一起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终于等到尹栋焕的情况稳定下来,时间已经快要走到了半夜。
尹栋焕疲惫的躺在床上,整个人都像是瞬间苍老了十几岁,脸色灰败的不像样子,整个人都没有了精气神。
事情怎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了呢?
儿子眼中的深情简直让他心惊,那是一种疯狂的偏执,是一定要去做的坚定!
他无力的闭上了眼睛,只觉得这一切都荒谬的很,甚至还产生了一个从来没有产生过的念头,如果当初把恩熙跟芯爱换回来的话,事情是不是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可惜一切都已经完了,当初他跟妻子没有选择吧芯爱给换回来,不仅仅造成了亲生女儿的死亡,也造成了今天的恶果。
“恩熙啊,你去隔壁的房间照顾妈妈吧,今天晚上就住在这里陪床。”好半天之后,尹栋焕才终于发出了一道虚弱的声音。
现在最重要的是把俊熙跟恩熙分开,隔离他们才能掐灭这段不.伦的恋情!
“啊?”今天晚上一直处在茫然状态的恩熙看了看尹栋焕,又看了看尹俊熙,只觉得爸爸跟哥哥之间的气氛实在是诡异的很。
“那我先去照顾妈妈。”最终她还是在两个人沉默压抑的气氛中乖乖的遁了。
就算是当初搬到美国生活的时候家里面的气氛也没有这么可怕,这是出了什么事情了?
恩熙离开之后,尹栋焕跟尹俊熙这对父子没有再说话,只是沉默以对。
前者在想着怎么更好的隔离开儿子跟女儿,后者则是在想着怎么让家人同意自己跟恩熙的事情。父子两人在同一个房间里面,坐在对面,心中的想法却是南辕北辙。
好不容易到了第二天早上,尹栋焕坚持要出院。
“可是您的的身体.......”早上出去买早餐回来的恩熙听到了尹栋焕的话,有些迟疑。
昨天才进的医院,还是被救护车给送来的,今天就要出院,真的没有问题吗?
恩熙不是医生,也看不懂那些复杂的病历,但是很显然这种情况并不能算是普通的小病,万一要是回到家之后再发病了怎么办?
“我没事,只是血压突然升高造成的晕倒,你妈妈也没有什么问题,她都这样很多年了,我们回家慢慢修养就好。”尹栋焕坚持自己的意见,语气中也带上了几丝冷漠。
俊熙跟恩熙还在外面上学,他怎么能够安心的住在医院里面?难道要他亲眼看着俊熙一步一步的把恩熙也给带进那个坑里面,为家族带来羞辱跟污点吗?
他不允许!
见他这么坚持,尹俊熙也只能去给他跟金银淑搬离出院手续,还雇佣了一个护工回家继续看顾两个人。
“是,因为身体的关系,要请假一段时间.......”尹栋焕在电话里面跟学校沟通着。
虽然他坚持出院,但是也没有疯狂到对自己的身体毫不在乎,就那么去上课。
而且他有一些打算需要待在家里面才能完成。
打开门走进家里之前昏倒的地方,尹栋焕不动声色的弯下腰捡起来了那两张信纸收了起来。
走在后面扶着金银淑的尹俊熙跟拿着一包东西的恩熙都没有注意到他的行动。
“恩熙请几天假吧,在家里面照顾我跟你妈妈。”尹栋焕坐在椅子上,一脸虚弱的说。
最先要做的就是先把俊熙跟恩熙给分开!
他现在万分后悔当初为什么同意了俊熙在首尔大学附近租了房子,还是租的有两个卧室的房子,这跟让他和恩熙同居有什么区别?
“是没有什么区别。”米亚表示赞同,“只不过是换了一个名字之后重新出版而已,连翻译的人的都没有变。”
对于这种一本书换两个名字分别发售来圈钱的行为她十分无语。
明明就是一个作者,翻译也是一个人,可是偏偏书的名字变了,封面也跟着一起变了,这不纯粹就是误导读者吗?
要是你在里面搞几张插图或者是印刷纸张有什么改变的话,也可以号称自己是一个什么精装插图版,但现在除了外表之外还有什么是跟以前不同的啊?
就算是这玩意儿很小众,也不能这么糊弄人吧?
偏偏教授还指定这本书作为课外教材,简直恶心死个人!
“噢,找到了,金教授给这本书写了序呢!”姜贞英翻开书页,找到了序作,“哎哟,这是收了人家多少钱才会做这种事情啊?明明开学之前就有把参考书单发下来,已经有了一本同样的书,结果现在还做这种事情,吃相也太难看了!”
她抱怨了一句,但是最终还是掏钱把书给买了下来。
他们教授可是一个小心眼儿,要是知道学生没有按照他的要求买下他推荐的书籍,鬼知道他会干出来什么好事?
米亚默默的也拿了一本去结账。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对了,周末尹修赫的生日会你去不去?”姜贞英一边往柜台走一边问米亚。
“不去。”米亚回答了一句,顺手从书架抽了一本《中世纪私人生活史》在手里面,打算一起结账。
“可是他那么热烈的追求你,不去不好吧?”那家伙可是从一入学开始就把目标放到了米亚身上呢,短短的时间里面,追求的方法都快要翻出来花了!
这次他生日,请了班里面所有的人都去他的生日宴会,身为其中一员,米亚当然也不例外,同样在这个邀请的范围之内。
“没什么不好的。”米亚把书放到收款台,“既然不喜欢他,又何必造成误会?”
她不确定自己会喜欢上什么人,但是却能够准确的知道自己不会喜欢上什么人,就比如说这个尹修赫。真的是从长相到性格都是她讨厌的类型,特别是脸,简直每一个细节都不符合她的审美,除非她失忆了才会喜欢上对方吧?
不对!
就算是她失忆了,可是本能依然存在,还是不会喜欢尹修赫这样的人!
“真是可惜,听说那家酒吧很不错呢。”姜贞英耸耸肩,米亚结完账之后也把自己手上的书放到了收款台上。
尹修赫请客的酒吧可是有名的酒吧,在整个首尔都很有名气的那种,以消费高跟水准高闻名,进出的不是明星就是有钱人,普通的大学生可没有那种财力一晚上就花掉一个学期的生活费。
“你喜欢的话,自己去不就行了?”米亚把书放到袋子里面,一脸无语。
这家伙,难道她不去别人就没有办法happy了?真当她是地球中心点了啊?
“还是算了吧,我是你的室友,要是你没有出现的话,尹修赫一定会追着我问你的情况的,我可不想要受到这种高规格的待遇。”姜贞英吐槽说。
尹修赫那家伙,真是为了追求到人无所不用其极,对当事人下功夫也就算了,就连她们这种室友都要躺枪受到他的热情招待,简直烦死了好吗?要是让她一晚上都被对方骚扰的话,她宁愿待在宿舍里面啃年糕!
就算是他长着一张帅脸也没有用——又不是在追求她!
不过......她好奇的看着米亚,“你喜欢什么样类型的男人?尹修赫也算是大帅哥了吧?过段时间绝对会成为我们系的系草的!”
这么帅的人都不喜欢,这家伙的眼光是有多高?
“我觉得我们的审美有壁。”米亚假笑,“虽然从面部结构上来说他是一个帅哥,但是抱歉,他这种帅哥真的不在我的审美范围之内,从眉毛到眼睛到鼻子再到嘴巴,他的五官每一处都恰好不符合我的审美!”
出于礼貌问题,她并没有大肆批评这位据说很快就要成为系草的男人,可是对方的长相真的是让感到十分不适。尤其是他时常挂在脸上的浮夸表情,真是每看一次都觉得浑身不舒服。
明明从面部结构上来看,他也算是一个帅哥了,到底是怎么把这张脸给搞得油腻又浮夸的啊?
米亚对此百思不得其解,最终只能归咎到气质上面。
“那什么样的五官才符合你的审美?”她身后突然传出一道声音,问出了一个问题。
作者有话要说:
蒸汽拖把这个,我也是刚刚用,目前只用了刷地的钢丝,之前一直清理不干净的地板缝在高温下被刷子清理的很干净,白地板就非常明显。
欣喜的发现用了两年的手机依然能够充一次电待机四天,开心( ̄▽ ̄”)
专栏求个包养,新文早知道作者专栏戳戳戳o(≧▽≦)o
感谢在2021-09-26 00:00:00~2021-09-27 00: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君子幽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子夜幽 20瓶;幻蝶界 14瓶;十年灯、莹光流逝、小卷妈 10瓶;长乐未央、young、夏夏夏吓 5瓶;山私我寄几、朵猫猫、疏桐墨杰、难捱、西子烨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