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箱里面有麻薯, 饿了可以吃那个,不然的话就叫外卖,放在外面的警卫室就好。”吃完早餐后, 米亚换下了家居服,准备出门。
“咦, 周末你还要去学校吗?”千颂伊吃惊的问。
高中的时候这家伙就一天到晚的泡在学校的图书馆跟体育场里面, 最后以极为优异的成绩进入了大学,难道现在她又要开始疯狂学习了吗?
“不是去学校。”米亚忍不住笑了起来,“都考上大学了, 按部就班读书就可以了, 没有必要像在高中的时候那么拼。”
她在高中的时候那么拼搏是因为韩国的高考制度,尽量的争取课外活动的成绩是进入优秀的大学的一个重要指标。会经常泡在图书馆里面是因为她需要争取体育成绩, 经常缺课。其实去掉了花费在体育运动上面的时间的话,她真正用在读书上面的时间并不算多, 千颂伊在这方面显然有很大的误会。
“我最近在写一个剧本,需要采风, 已经跟人约好了时间。”套上鞋子, 穿上外套, 米亚冲着千颂伊摆摆手, 拉开门走了出去。
作为一个现实向的编剧, 当然不能走开局一支笔,剧情全靠编的路线, 是需要生活来填充的, 那就只能出去采风了。
就比如说现在她手上的这个剧本,讲述奢侈品店员跟律师之间的爱情故事,今天跟完了柜姐的日常,明天还要去跟律师的日常, 行程也是排的满满的呢~
“美宣欧尼。”走进一家商场中的奢侈品店,米亚冲着正在忙碌的女人打了声招呼。
这位一身ol装的女士就是她今天的目标,在未来的一段时间里面,她周末都会来到店铺里面对她每天的工作进行观察取材。
“是米亚啊。”朴美宣听到声音转过身,见到米亚,立刻露出了一个热情的笑容。
当然不是冲着什么编剧去的,而是冲着对方每次采风都会在她店里面消费一定数额的承诺。
“好像是来的有点儿早呢,没打搅到美宣欧尼工作吧?”米亚把手里的袋子放到柜台上面,从里面拿出了一杯冰还没有完全融化的咖啡递给朴美宣,微笑着说。
虽然也在时尚行业里面工作过,但是她之从事的是杂志行业的幕后,没接触过销售,对这个职业的一些内.幕和情况没有足够的了解。更何况这里可是韩国,跟欧美地区的情况肯定是有所不同的,还是要靠眼前的这位姐姐呢。
“当然没有,只是在整理刚到不久的货物。”朴美宣接过咖啡,打开盖子喝了一口,眼睛一亮,“很棒的味道呢,我们米亚可真是会买东西。”
身为一个血液里面流着冰美式的韩国人,她可是连晚上追剧都要喝咖啡的女人呢。对咖啡简直就是再了解不过,所以完全能够确定手里面的这杯咖啡绝对是用了上好的咖啡豆磨制出来的好东西。
“是哪家店新出的产品吗?”她又喝了一口,忍不住问。
附近店铺的咖啡她都喝过,没有一个是这种味道的,难道是新开张的店铺?
“是自己手磨的,欧尼要是喜欢的话,下次来会给你带豆子。”米亚把自己的手提包放到一边,走到朴美宣刚刚忙碌的地方,“新到的货,我可以试试吗?”
她的手指在一堆拆出来的鞋子上面移动着,最后拎起来一双带着宝石鞋扣的中跟鞋晃了晃,冲着朴美宣微笑。
公平交易,她也不会让对方为难,做出那种用完了人家之后不认账的事情,直接先付款安定一下朴美宣的心。
“当然可以!”朴美宣脸上本来就热情的笑容简直就像是夏威夷的火山一样,瞬间变得可以融化巧克力。
米亚手上的这双鞋子是所有的鞋子里面最贵的,卖掉一双简直都能抵得上她一天的营业额了!
而这个年轻的姑娘在未来的一个多月的时间里面还会每周末都来这里进行采风,要是每次她都能有这个消费额度的话,朴美宣完全不介意向她透露一些行业内幕。
“很衬你。”米亚脱掉脚上的软面乐福鞋,换上了那双roger vivier之后,朴美宣有些惊讶的说。
因为颜色跟配饰的关系,这双黑色带宝石扣的高跟鞋其实有点儿老气——对于一个还在上大学的年轻女孩儿来说。它更适合那种事业有成的高位中年女性,一般的贵妇人穿着它有时候都驾驭不住,看起来倒是更像鞋子的展示架。
可是现在穿在米亚的脚上,却丝毫没有因为她的年轻而呈现一种鞋子压过人的感觉。
朴美宣看了看米亚的穿着,一条一字肩的藤黄色长裙,同色的扎带,跟一件埃及蓝的开衫外套。
就......很不韩国的打扮。
至少在朴美宣看来是很不韩国的。她认识的大部分女孩子,都喜欢把自己给打扮的甜美可人,规规矩矩的彰显着一身温柔的气息。眼前的这位则是完全相反,连衣带子都系的马马虎虎,活像是随便扎上去的,只有一个单结而不是漂亮的蝴蝶结。
要是再加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睡前编辫子造成的凌乱微卷中发的话.......朴美宣不知道给怎么形容这位的外形,她看起来更像是走在t台上的模特,还是那种走慵懒法式风情的模特。
可是就是这么一个人,穿着那双黑色的roger vivier 却丝毫不显得弱势。也许是因为她长了一张极为具有攻击性的脸?
呃,虽然因为搭配的关系还是显得有点儿不太和谐,但是换上一套更加庄重的衣服的话,她看起来绝对比那些女强人还要有气势!
这是一个什么奇葩啊?朴美宣暗自呲了呲牙,只觉得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今天算是长见识了。
“就这双吧。”米亚站起来走了几圈之后,对鞋子的脚感很满意。
这双鞋子的风格不是她喜欢的,但是却很适合参加一些比较肃穆庄重的场合,买下来很有用。
“刷卡。”她从包里面拿出钱包,抽出一张银.行.卡递给朴美宣。
等到结完了账,把鞋子装起来之后,米亚就坐在店铺里用来给客人试鞋的椅子上观察起来了朴美宣的工作方式。
即使是商场中的奢侈品店铺,也不是每时每刻都有人来光顾的,看来要等到客人还需要时间。
但今天不知道是米亚的运气太好,还是她的运气太糟,没等多久就迎来了两个客人。只不过如果让米亚自己选择的话,她大概率的是不想要遇到这两位客人的。
更确切的说是,是不想要遇到其中的一个人。
“林米亚?”尹俊熙皱着眉头看着米亚,怎么在这里又遇到了这个讨厌的家伙?
“尹学长。”米亚露出了一个假惺惺的笑容,跟尹俊熙打了声招呼。
她当然不会没有察觉对方眼底的厌恶,这让她感到非常可笑。她又没有得罪过尹俊熙,这种莫名其妙的厌恶是从哪来的?真要是说的话,尹俊熙还欠这个身体一条命呢,哪来的底气讨厌她?
简直无语!
“你好,林同学!”跟在尹俊熙后面的尹恩熙看到米亚的时候神色一振,眼底浮上了一丝喜色,冲着米亚打了声招呼。
她知道林米亚这个大学霸啊!
那永远都高高挂在成绩单上的第一名简直就是无数学渣心中需要仰望的存在。恩熙甚至有时候会做梦自己的名字成为了排在第一的那个,可惜梦境终究是梦境,醒来之后所有的虚幻都会破灭,留下的只有无限的怅然,她还是那个学渣而不是第一名的学霸。
而且她好喜欢林米亚在网球场上叱咤风云的样子啊,那种沉默无声,却凶悍到了极点的球风让她看的简直都快要喘不过来气了,那么凶,那么狠,也那么美,每一下击球都像是击在了她的心脏上面,怦怦跳个不停,让她看比赛看到嗓子都在尖叫中沙哑!
可惜,网球女神加学霸是不屑于跟她这种学渣交流的,两个人当了好几年的同学,愣是没有说过几句话。即使是因为不同班级,这也有点儿太让人伤心了。
恩熙的思绪不自觉的就开了小差,完全没有注意到尹俊熙看着米亚的眼神有多么的不友好。
不过就算是注意到了,大概也不会在意。因为她只会觉得那是她哥哥因为自己糟糕的运动能力而产生的嫉妒,谁叫尹俊熙虽然有一双画家的手,却没有长着一个运动员的神经呢?
曾经因为在美国被自己低年级的同学给揍了的关系,尹俊熙是在跆拳道上面下过一段时间功夫的。可惜,他的技能点都点在了画画上面,跆拳道练了好几年也没有练出来什么成果,也是令人流泪的一件事。
“两位需要什么?服装还是鞋子?或者是配饰?”朴美宣不着痕迹的插了进来,微笑着询问。
瞬间打破了微微凝滞住的气氛。
“要参加婚礼的衣服跟鞋子。”尹俊熙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力,跟朴美宣提出了要求。
爸爸的一个老朋友家的孩子下周末结婚,他们一家四口都要出席。本来给恩熙挑衣服这件事情是要由金银淑来做的,但无奈他妈妈最近身体不舒服,躺在床上起不来,就只能由他来了。
当然,这个所谓的只能不过是表面上的而已,实际上尹俊熙对带着恩熙出来购物的行动有一种隐秘的窃喜。
这就像是丈夫带着自己的妻子来买东西一样,他觉得也许以后可以经常带恩熙出来,把她打扮的漂漂亮亮的.......
米亚看了一眼尹俊熙,赶紧移开了自己的眼神。
妈呀,这个尹俊熙怕不是变态吧?他那个眼神,简直就像是要把尹恩熙给扒光了一样,到底是多禽兽的人才能对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妹妹起了这种念头?不是说六岁以前经常混在一起的青梅竹马是最不容易滋生出爱情之类的感情的吗?怎么这个尹俊熙例外的这么严重?
她刚刚看到的是痴迷吧?是吧?
看来这病比之前还重了!米亚在心里面默默的想,不但挪开了眼神,连位置都离远了不少。
尹俊熙,真是一个不用武力值就能让她浑身恶寒的人啊!
当事人完全没有察觉到自己被严重的嫌弃了,就算是察觉了,尹俊熙也不会当回事。林米亚讨厌他又怎么样?她在他的生命中根本就是无足轻重的一个人,甚至来拿过客都算不上。要不是凑巧遇到了,他连一个眼神都不会施舍给对方。
他自己也觉得奇怪,明明林米亚是一个大美女,就算是他不喜欢,也不应该这么讨厌她。可是这就像是一种本能,看到这女孩儿的第一眼,他就确定自己会一直讨厌她,那一瞬间,就像是上帝给了他一个启示一样。
呵呵,上帝他老人家那么忙,哪来的时间给你这种乱七八糟的启示?分明就是你自己明知道当初害死了自己的亲妹妹,心中有鬼吧!
米亚不知道尹俊熙讨厌自己的理由,但是却并不妨碍她心里面对尹俊熙的低评价。
就算是是一个路人,被他推倒昏过去了也不应该受到这种无视的待遇吧?更何况崔芯爱是他的亲妹妹,这是要有多狠的心才能做到这一点?
她合理怀疑这位画坛的新锐画家根本就没有跟尹栋焕说起过那天的事情经过,用来掩盖他在崔芯爱失踪案件中起到的作用。再加上他对尹恩熙的感情,她是真的对这位的评价高不起来。
倒是尹恩熙挺倒霉的。
米亚的眼神落到了恩熙身上,她知道自己的哥哥对她的感情不单纯吗?
这真的是一件很诡异的事情,尹家的一家三口都知道她不是尹家真正的孩子,只有她自己不知道。而这种知情当中又参杂着隐瞒跟欺骗,把她给圈在了一个以爱为名的牢笼里面。
如果能够这么被隐瞒欺骗一辈子的话,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冲着尹家夫妇对她的疼爱,将来尹恩熙的生活肯定不会差。可问题是尹俊熙明显是不想要跟她做兄妹,这种感情迟早会爆发出来。
那到时候她怎么办?
米亚简直都要怜悯尹恩熙了,这女孩儿的眼睛里面半点儿看不到对尹俊熙兄妹之情以外的情绪,要是真的知道了尹俊熙对她抱着什么心思,将来会不会直接炸掉?
“林米亚同学......”不知道将来会不会炸的尹恩熙看着哥哥跟朴美宣讨论她应该穿什么样风格的衣服跟鞋子合适,悄悄凑到了米亚身边,小声的叫了一声。
“嗯?”米亚挑眉,小白兔怎么想着靠近她了?
“那个,你以后还会继续参加网球比赛吗?”恩熙小声的问,眼睛里面全是渴望。
她太爱女神在战场上面撕裂对手的凶猛姿态了,这就是她梦想中的自己啊!
可是整个暑假期间她都没有在各种比赛的名单上面找到米亚的名字,这让她怀疑对方对方是不是已经决定退役了?
不要啊!恩熙心中泪流满面,完全不想要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能不能不要对她这么残忍!
米亚:“.......”
她有点儿迟疑,这家伙貌似是她的迷妹?
认真的吗?
这情况是不是有点儿过于魔幻了?
一时之间她竟然有点儿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不过还是做出了回答,“嗯,以后不会参加网球比赛了。”
她的成绩不错,要是继续下去的话,即使是不如那些四五岁开始就从事网球训练的选手们的成绩,想要闯进职业选手的群体中还是能够做到的。
但是那对于米亚来说没有必要。
运动员的生活状态并不是她希望的。每天重复大量枯燥无聊的训练,食物上面除非退圈儿,否则永远别想自由,每年奔波在各种比赛当中,剩下的时间也不能空闲下来,而是要不停的训练再训练。
人前所有的风光都是背后的汗水跟苦痛换来的,伴随着荣誉的是没有尽头的伤痛。她不想过这种生活。
或者说她对于荣誉的追求没有那么大的野望,好好过日子,悠闲的生活才是她想要的。网球运动对于她来说,是一种消遣而不是生命中的必需品。甚至从她自己本身的角度来说,最喜欢的运动也不是网球,只不过这种运动最容易让她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而已。
那放弃网球运动员这个身份也就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了。
也许以后在生活中遇到有同样爱好的对手的话,她还能跟对方战斗一下,但是成为职业选手这种事情,根本就不可能。
“啊,那真是可惜......”恩熙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有说出来什么,一脸的沮丧。
“恩熙,过来试一下这双鞋子。”还没有等米亚说话,尹俊熙就皱着眉头走过来拉走了尹恩熙。
米亚微笑脸。
心里面则是对这个男人的行动直接呸了一声,衣冠禽兽!
也许她应该写个以尹俊熙为原型的剧本?
内容就是两个女婴在医院的时候因为一场意外被互换了身份之后发生的一系列狗血事件——意外就定成是女主角的哥哥弄掉了铭牌好了。多年后真相曝光之后,女主角的哥哥爱上了自己名义上的妹妹......不不不,这个不行,指向性太明显了,就设定成为两家的孩子换回来之后,女主角的养兄突然发现自己已经爱上了之前当成自己妹妹的女人......唔,然后疯狂纠缠自己曾经的养妹,最后试图绑架她私奔,最后失败被警察抓住好了......
正蹲着给恩熙换鞋的尹俊熙突然之间感觉一阵恶寒,浑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
出什么事情了?
他抖了一下,压下了一股没由来的心悸,把注意力重新放在了恩熙身上,不顾她微小的抗拒,把手上的那双闪的要命的水晶鞋给套在了她的脚上。
恶~米亚不自觉的抖了一下,感觉眼前的一幕令她十分不适。
‘美宣欧尼,我离开一下。’她冲着朴美宣做了个口型,拎起自己的小包走了出去。
不走不行,再继续看下去,她真的担心自己直接暴起狂揍尹俊熙这个死变态一顿!
快步走出店门,米亚舒了一口气。
真的,尹俊熙这个人实在是太让人不舒服了,她觉得不给对方找点儿麻烦的都对不起他对尹恩熙的一片深情!
???
幸亏尹俊熙不知道米亚在想什么,不然大概想要暴起伤人的就变成他了,什么叫做不给他找点儿麻烦就对不起他对恩熙的一片深情?逻辑关系是这么算的吗?
不过他现在不知道米亚在想什么,所以只是靠在试衣间门外的墙壁上,等着尹恩熙试完衣服出来。
到是米亚,是个不折不扣的行动派,想到什么要做的事情之后绝对不会拖泥带水,能多快执行就多快执行。
所以她走出店门不久之后,就给朴美宣发了条短信,告知对方自己突然之间有事,先行离开。
然后脚步一转,开着车去邮局买了信封跟信纸,走进了一家咖啡馆,要了一间包厢,点了一杯最贵的咖啡之后,戴上手套开始写信。
写完信之后,米亚看了看内容,感觉很满意,又写了一封——除了称呼上面有所变动之外,内容跟第一封没有任何区别。
等到第二份信也完成了之后,她用手帕来回擦了几下信纸的正反面,再擦了几下信封跟邮票,确定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之后才把信纸塞进了信封,用胶水粘好,贴上邮票,寄了出去。
嗯,收信人是遇事特别容易激动的金银淑女士跟向来处乱不惊的尹栋焕教授。
内容嘛,是一个喜欢尹恩熙的男孩子对尹俊熙不轨感情的控诉,并且声称如果尹氏夫妇不好好管教自己的儿子的话,他就要让尹俊熙身败名裂!
“the secret sideme
i never let you see
i keepcaged but i can't control it
so stay away from me
the beastugly......【注】”
写完了信又寄了出去的米亚心情极好,一边往停车场的地方走一边哼起了某首欢快的歌曲,雀跃的样子十分喜感,完全没有想到这两封信的到来在尹家引起了什么样的狂风暴雨。
作者有话要说:
米亚:欧巴,开心吗^-^
尹俊熙:凸(艹皿艹 )
【注】中的歌词来自《nster》,大意是:我私密的一面,从未展示给你,我试图将它困入牢笼,但我已不能控制,请你远离我,那野兽是如此的丑恶......
其实尹俊熙是黑化了来着,毕竟在他心里面,崔芯爱是被他给害死的,常年被这种念头纠缠,就......大家都明白的←_←
今天买到了一个很好吃的泡椒鱼皮,牌子是方块猫,味道超级棒,强烈安利!
月底了,营养液再不用就过期了,请不要大意的浇灌我吧╮( ̄▽ ̄”)╭
专栏求个包养,新文早知道作者专栏戳戳戳o(≧▽≦)o
感谢在2021-09-25 00:00:00~2021-09-26 00: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52499553 50瓶;毛毛家的暴发户 20瓶;君翎天下 15瓶;两颗桃星 10瓶;木雕企鹅、疏桐墨杰 8瓶;宸、难捱、山私我寄几、琨琨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