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的一团瞬间坍塌,然后点点消散。
然而不知道怀着怎样的心情,消失前的他突然说了句:“我是受人指使的……”
话说到这里,它就彻底消失了。
武居直次沉默了好一会儿,“啊……”
他回过头面对两个神色复杂的小伙伴,淡定地表示:“没事的,要不是死了,他也不会多这一嘴。”
“审讯的手段,你是忘得一干二净了吗?”高杉其实挺诧异的,这下手的速度着实太快了。
让人怀疑你到底想不想找出隐藏在幕后的敌人啊喂!!
“审讯什么的,我只是个双面间谍而已,在真选组都是混日子的。”
银时:“你可真有脸。”
眼瞎的,刚才有那么一秒,他还觉得小伙伴有点帅,结果下一秒就被打脸。
“反正他也不可能真的告诉我。说不定还会故意给我虚假的信息,让我走更多的弯路。”武居直次拍了拍胸口,觉得得到了足够的安慰,一点都不后悔。
银时一脸嫌弃,阴阳怪气地顺着说:“是啊,毕竟你没有写轮眼,分辨不出真假。”
“对的。”武居直次回答慢了一点,竟然有点想念宇智波了。
“谁不想要万花筒呢。”银时跟着惆怅,作为一个主角,“不知道火红眼能不能凑合着用。”
“这话别让酷拉皮卡听到了。”
银时就是口嗨,他当然不会打主角团之一的主意,不过,他看了看武居直次,然后跟高杉对视一眼:
这小子的能力是不是忽高忽低,不太正常?
高杉蹙了下眉,说实话,弄到现在他都不确定武居直次是不是在装傻了。
先不说别的,这动手的能力强多了啊,之前还一副对谁都下不去手的样子。
武居直次转过头,发现小伙伴们在隔空对视,顿时脸色微妙,“你们……”
奇怪的脑洞先收起来,他相信小伙伴们的人品,绝对不会是那种背地里勾搭的人。
“有什么话可以直接跟我说的。”那么问题就是出在他的身上了。
“这么说吧……”银时斟酌了下,说:“有没有觉得,你刚才很奇怪的,就是动手的那瞬间。”
武居直次表示他明白了,“这只是我的基本能力,以前我还会念和忍术呢,现在只是体术稍微好点。要是连体术都不行,我岂不是死定了?”
“刀术不错。”高杉突然说道。
武居直次有点不敢相信,“这是夸奖?”
这是夸奖?还是找出来的打架的借口?
“……”
武居直次盯了几秒,没搞懂高杉是啥意思,低头看了眼早回鞘的刀,狐疑地看着两个小伙伴。
银时手一摊,“别看我,我可不懂他的想法。不过你的刀术越来越有我们这边的风格了。看起来平时没少练习啊。”
“那是,我唯一能练习的就是刀术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比如忍术它是需要查克拉的。”
那就没问题了。银时想:毕竟这货在柯学的世界里都敢扛着刀走。
“你这把跟之前那把不同。”高杉略烦躁,“我记得你之前用的那把是随便买的吧?”
银时盯了几秒,若有所思,“确实…”
“……因为那是柯南给我的,据说是我自己的东西。”这把刀有什么问题吗?
但既然是以前我的东西,那么:“可能以前见我用过?而且也不是随便买的,那是初代买的。”
啧,居然把朋友买的刀给弄丢了,这要是……
算了,能不能再见面还两说呢。
从别的世界里带过去的随身武器也不奇怪。
然后放到了比较安全的(甚至可能是起始点)的世界也说得通。
“算了,不重要了。”银时确实想起来了,这刀他是见过的,“你还是想想怎么回去吧。当然,如果你说,这里是你最终的归宿,那我就无话可说了。”
“……”那是不可能的。
往前走估计不会有更多的发现了,三人回头,看看别的伙伴有没有新的发现,要是没有就放弃这里。
先是遇到了其他做任务的人,因为不太熟悉,所以不能像对待奇犽和酷拉皮卡一样信赖。
再跟着别人走了一圈后,才遇到奇犽,两边打了声招呼。
“咦,跟着你的那个小朋友呢?”忽然发现少了个小孩子,毕竟柯南小哥哥是特殊的情况,武居直次还是有点担心的。与前男友无关,就是单纯的良心大发。
弟弟被关心,虽然是关怀来自大哥的前男友,这关系有点复杂,但奇犽还挺受用的。
“亚路嘉他去帮忙了,现在跟酷拉皮卡在一块吧。”
“原来他叫亚路嘉。”
“……嗯。”奇犽心想:连我都是刚想起亚路嘉的,伊尔迷的前男友不知道很正常。
但银时和高杉不是这么想的,毕竟是看过剧情的人,但转念一想:啊,对了,他失忆了,那就没毛病。
失忆真是个很好的借口。
不,也许根本不是失忆,而是因为时差的缘故,根本没看到后面的剧情。
武居直次虽然不知道,小小的亚路嘉能帮什么忙,但介于揍敌客家族谜一般的兄弟情,他很识趣地没问。然后就被银时拉到一边说了会儿悄悄话……
奇犽的表情很复杂,他都要怀疑他大哥的前男友当着他的面有了新欢了。
虽然跟他没关系,但是……
如果是真的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明显?
不过,大家都是银发,他倒是没对银时有什么不好的感觉。
毕竟说再多,那也是前男友。
要不是最近刚跟家里闹翻,他都忍不住想打个电话回家,哪怕是跟胖子二哥吐槽一下也好啊!
“所以亚路嘉是个bug?”听完了错过的剧情,武居直次心情很复杂,看了眼奇犽,然后十分不解地问:“那他为什么好像很害怕我的样子?”
银时被问住了,“……可能你也是个bug?”
“……”那真是谢谢你的夸奖了。
武居直次决定趁着奇犽不注意,悄悄地接触下亚路嘉。
他觉得他长相不可怕啊。
奇犽还不知道眼前的人在算计他弟弟,简要地说明了下,他刚才干掉了一个敌人。
大家出来一趟都遇到了敌人啊。
难道黑绝说的是真的?
奇犽刻意落后,走在武居直次的身边,“喂,你是不是去过我家了?”
“是啊。刚从你家出来。”
“……你还好吗?”
“还活着。”武居直次表情微妙,“你家人没对我做什么,好像对我还挺欢迎的。”
奇犽很惊讶,“真的吗?别人就不说了,糜稽没把你怎么样?”
其实因为他年纪小,对于伊尔迷的这段恋情并不太了解,他只知道家里人一提起这个就会默默离席,特别是糜稽反应最大,怒气冲冲的,仿佛失恋的人是他自己一样。
“糜稽?你为什么会认为糜稽、你二哥会对我怎么样?”
奇犽顿时一脸嫌弃,并不想要个二哥,现在他连大哥都直呼其名了,就是这么刚。
武居直次并不懂一个刚和家里闹翻的少年的心思,诧异过后就是为小伙伴解释,“你恐怕误会了,哪怕你们全家人会对我做什么,糜稽也绝对不会动手的。”
奇犽很迟疑地问:“你是说,糜稽连动手的勇气都没有吗?”这点我倒是不好反驳。
“不是,是因为他是我的朋友。”要不是你二哥,我也不会和你大哥认识啊。
“……”奇犽确实不知道还有这么一段,但不妨碍他感叹:“你们关系真复杂。”
所以胖子的表现不是大哥被失恋,而是我的朋友跟大哥分手了,救命,好尴尬吗?
“不过你怎么知道我去过你家了?”
“啊,看到你后面背着的那个,忽然想起来以前在家见过。”奇犽的印象其实很模糊,毕竟后山那基本上是伊尔迷放三毛的地方,他并不乐意凑到一块。只是到底在家十几年,也曾有过被迫训练的经历,再加上他记忆力好,所以仅凭着的一点点印象也可以努力想起来。
“哦,那你知道这玩意儿有什么用吗?”武居直次不报希望,随口问道。
奇犽一脸鄙视,“你不知道有什么作用,那你为什么要拿?”
“伊尔迷说是帮我保管的,我不拿走,他要跟我算保管费。”
“……”很好,是我熟悉的伊尔迷。
但是你们这种关系,真的以前好过吗??
“我问他这是什么东西,他也不肯解释,所以你知道吗?他以前有没有说过?”
“他都不愿意说,我就算知道又怎么能告诉你?”那伊尔迷还不得气死?
武居直次十分犹豫,试探地问:“可你俩关系不是很差?”
“虽然是很差,但我跟你也不是多好的关系啊。”奇犽分得很清楚,“而且,谁知道伊尔迷在打什么主意啊。万一他想要你去求他呢?我做的事不就变得多余又讨嫌了吗?”
“……”小小少年,你可真成熟。
武居直次还真顺着奇犽的话想了想,如果请求有用的话……
不,伊尔迷并不是一个容易被打动的人。
何况,他觉得估计伊尔迷知道的也不全面,当时不说了么,是秘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书末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