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瀚到底是没问出碧瑶要去哪里,她似乎还生着气,一个人独自走在前面,周琛在后面不远不近的跟着,一路上碧瑶的心情都不是很好。
碧瑶一路向东而行,周瀚便也一直跟着她,如此过了两日,两人来到了昌合城。
这昌合城,周瀚当初游历的时候曾经来过,这是离东海最近的一座规模较大的城,往东再行四百里便是东海之滨。
东海百姓的服饰与中原相差无几,来往的商客旅人,大都在此歇息贸易。
不过,周瀚看着城里来来往往的修真之士,觉得有些奇怪。
昌合城可以说是一座贸易城,来往的多是商客,修士虽然也有,但并不多。
可周瀚今天走在城内,一路上已经看见不少修真之士,有不少还是小门派的弟子。
说是小门派,当然也是因为周瀚出身正道三大宗门之首的青云门,在他面前,其他门派自然也都是小门小派。
到了昌合城,碧瑶望着街上来往的行人,似乎有些出神。
周瀚想了想,走上前,道,“碧瑶,时间已经不早,这前面有个云海楼客栈,我从前游历的时候路过此地,看着还不错,不如我们去云海楼暂歇一晚?”
碧瑶收回目光,看他一眼,这眼中蕴含的复杂他一时半会儿竟也看不透,不由愣住。
碧瑶又往远处看了看,周瀚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发现她的目光大多停留在那些修真之士身上。
他心下一沉,也沉默下来。
碧瑶没有看很久,过了一会儿,还是去了云海楼,两人都不是缺钱的主儿,一人要了一个上等房间,碧瑶也没有理会周瀚,独自一人进了房间,周瀚心情复杂,也进了房间。
傍晚下起了雨,一直下到半夜也没有停下的意思。
周瀚想着碧瑶,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便干脆起身穿衣,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虽然站在走廊下,可风雨还是砸在他的脸上。
他关上房门,走了出去。
周瀚身上的衣服湿了一半,他也没在意,看着不远处站在雨中,撑着伞的女子,不由愕然。
似乎听到了声音,那女子回头。
雨还在下,两人在雨中对视着……
不知过了多久,周瀚缓缓走近雨中,“你怎么还不睡?”
碧瑶没有回答,眼中倒映着他的身影。
雨水侵蚀了他的衣衫。
“那你呢,”碧瑶反问,“你为什么还不睡?”
周瀚默然片刻,“只是想起今天在街上看见许多修真之士,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夜里睡不着,就干脆出来走走。”
他撒谎了。
碧瑶深深看他一眼,忽然伸手,将他拉到伞下,两人靠的很近,周瀚愣住,呼吸都急促了。
两人对视了一眼,他移开目光,不看他,但她身上传来的幽香,却令他有些晕眩之感。
“那些修真之士,是要去流坡山。”碧瑶静静道。
周瀚一愣,“你知道他们是去流坡山?”
碧瑶淡淡一笑,“正道三大仙门都派了人去流坡山,你师父也去了。”
周瀚闻言皱起眉,“那你……”
“我也去啊!”碧瑶淡淡一笑。
周瀚却面色大变,“你耍什么大小姐脾气,正道三大仙门都去了,我师父也去了,必不是什么小事,到时候打起来,你会有危险的。”
“你是在担心我?”碧瑶默默地注视着他。
周瀚一滞,避开她的目光,“我没有。”
碧瑶没有说话。
两人站了一会儿,周瀚有些受不了这个气氛,吸了口气,道,“我先回去了。”说着便转身往回走,可他刚走出去一半,便听到身后传来她的声音。
“周瀚!”
周瀚脚步一顿,转过身,风雨将他们隔开,仿佛划下一道鸿沟。
“刚才我一个人站在这里,我想了很多,要是我们两个人当时就死在滴血洞中,逃不出来,那也不错。”
周瀚听出了她话里的意思,他吸了口气,扯了扯嘴角,“你别开玩笑了。”
“我没有开玩笑,”碧瑶看着他匆匆离开,看上去像是狼狈而逃的背影,低下头,声音轻到几乎听不到,“最少……我不会后悔跟你死在滴血洞中。”你,会后悔吗?
你会后悔吧,你还有家门血仇未报,又怎么会愿意跟我一起死在滴血洞里。
次日清晨,周瀚去找碧瑶,才知道昨天夜里,碧瑶就结账退了房。
他想去昨晚她说过的话,脸色微变。
她真去了流坡山?
那一瞬间,周瀚觉得自己的心跳都凝固了。
他御剑匆匆往流坡山赶去。
【东海流波山,入海七千里,是这世间极东之处,更远处便是茫茫大海,茫无边际。
这里偏僻之极,原本自然是渺无人烟,不料就在周瀚等人进入空桑山几日后,魔教人士忽然从各地冒出,数日间便有数十个修真门派被魔教所灭,一时天下震动。魔教八百年后重新崛起,声势大盛。
正道中以青云门、天音寺、焚香谷为首的诸大门派,急忙商议。
便在这时,焚香谷突然传来消息,魔教中大批人物将在东海流波山这荒僻之处聚集,不知所为何事?
所谓道义当头,势不两立,正道中人义愤填膺。未几,便以三大门派为主,派出门下精英弟子,以修行高深的长老带领,浩浩荡荡前往东海流波山。一路之上,更有许多正派之士加入,意图扫清妖人,为天下苍生造福。】
周琛一路之上有意打听消息,基本上弄清楚了事情经过,愈发担心碧瑶。
他这会儿甚至已经注意不到,万毒门的人也去了流坡山,一心想着不要在流坡山遇到碧瑶。
一路上,周瀚只想着赶路,除了休息,基本上一直在赶路。
路不记日,在路过一座笑道的时候,正好撞见有人打了起来。
半路遇上人,似乎都把他当做了敌人,四个人全向他攻来,好在周瀚也不是初出茅庐的小子,反应也很及时,因未分清敌我,他也不敢下杀手,只将四人的攻击都挡了下来。
对面四人被反震跌入海中,过了一会儿又冲出水面,两方人打了个照面,竟都是认识的。
两男两女,其中一个是他最不想看见的人——碧瑶。
另外一女二男,却是他大师兄宋大仁和六师兄杜必书,以及……田灵儿。
“周瀚?!”
田灵儿没想到会是周瀚,“你没死?”
周瀚脸色一黑,“你很希望我死吗?”
田灵儿哼了一声,没说话。
宋大仁也知道这师姐师弟二人向来不睦,便上前来,“七师弟,一段时日不见,你修为好像又有进益啊。”
周瀚笑了笑,“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嘛。”
“周瀚,你这个家伙,居然看也不看我一眼!”一声嗔怒的声音传来,宋大仁几人都吓了一跳。
周瀚其实已经看到了碧瑶,可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偏偏这会儿碧瑶又跟他打招呼,他却不能不回应,“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他心中早有猜测,碧瑶是来了流坡山,可真的看见她,心中万分苦涩。
为什么一定要来流坡山呢?
碧瑶恨恨看他一眼,不说话。
碧瑶那日在昌合城深夜跟她唤作幽姨的女子离开后,便在城外遇到了她父亲,然后就随着她父亲一道来了东海流坡山。
她父亲准备在流坡山上做一件大事,这件事吸引了正道人士二来,在流坡山上已经对峙数日。
来流坡山之前,碧瑶就提前给周瀚透了底,算准了他也会来流坡山。
算着日子,料想周瀚已经到了,便偷偷的摸到了青云门的住处,想再见他一面。
哪知人没见到,却被田灵儿等人发现追了出来。
“七师弟,你认识这位姑娘?”宋大仁疑惑的问道。
周瀚抿抿唇,道,“认识。”
“她是……”
“她是个散修,天资不错,我这次能安然归来,是这位姑娘救了我。”周瀚隐瞒了碧瑶的身份只说她是个散修,却又补了一句真话。
碧瑶确实救了他一命,要不是碧瑶跟他一起被困,他一个人被困在滴血洞里,那真的只能活活饿死在里面,说不定还没等到饿死,就先病死在里面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书末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