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数石块从山丘两侧滚下,目标正是皇家骑士团以及他们所护卫的参赛队伍。
“敌袭!!!”
队伍正前方的骑士团大队长一声长啸,眨眼功夫,滚石已近眼前,一众骑士手持□□舞出铜墙铁壁,将石块飞速挑开。
偏偏这时,一声唿哨,又冒出数以千计的黑衣人,大队长脸色一沉,反倒是那些学生摩拳擦掌。他们哪个不是各大魂师学院的佼佼者?
莫说只是千人,再多一倍也不惧!
“迎敌,开武魂!”
一时间各色绚烂光芒在谷内闪耀。本以为敌人只是普通盗匪,三两下就能砍完,但真正交手才知这伙人不简单。
他们不仅有着惊人的配合力,攻击手段更是简洁致命,中间还混着至少三十名魂王以上的强大魂师,个个训练有素——
这根本不是散兵游勇能做到的!
最先遭到打击的是皇家骑士团。
骑士团成员大多都是普通人,靠着团队默契和日夜刻苦训练才有这般实力,但有些差距不是努力就能抹平的。偏偏雪上加霜,一阵磅礴威压自山谷上方传来。
那些魂师学院的老师纷纷变脸。
弗兰德更是破口大骂:“艹,是封号斗罗!”
连他都差点儿生不出反抗的念头,来人实力即便不是封号斗罗也极其接近。
如此一来,那些没有多少实战经验的学生可就倒霉了,不仅魂技释放磕磕绊绊,实力稍弱一些的,武魂直接被逼了回去或者昏死过去。战场乱成一锅粥。
“弗兰德老大,没事吧?”
柳二龙原想冲杀出去,可面对这阵威压的威胁,脑海中只剩一个清晰念头——敌人实力她对付不了。气恼之际,余光看到因为受惊而炸毛的弗兰德的猫头鹰武魂。
“我没事。”弗兰德用理智压下炸起的鸟毛,免得在学生面前丢了面子,强装镇定地推推眼镜,“来者不善啊,我担心这伙人是冲着小三几个去的……”
柳二龙脱口而出:“武魂殿输不起?”
“谁说武魂殿输不起?”
比比东一手揽着大师玉小刚从天而降,刚落地就听到柳二龙诽谤。
柳二龙一噎:“除了武魂殿除了你,谁有这手笔派遣封号斗罗来此截杀?”
“哦?承蒙杀戮之角看得起,笃定武魂殿是我的一言堂。”别看比比东长得温婉柔顺像十指不沾阳春水的贵妇,实则输出暴力,阴阳怪气也有一套,除了芈糖,她还没在谁那里吃过嘴仗的亏,“只可惜,再给我十年二十年我或许能做到完全掌控武魂殿,现在还缺了点儿火候。”
杀戮之角四个字从她口中说出,传入柳二龙的耳朵,后者只觉得刺耳。
“不是你?武魂殿还有人能不经教皇同意调动封号斗罗?”
比比东压了压兜帽,心情不大爽快——柳二龙这个问题几乎是在她雷点上蹦迪,她现在最讨厌的就是别人提醒她,她头上还压着个无法对付的千道流——奈何这就是事实。
“武魂殿的水深着呢。”比比东不欲明说,这会儿不是解释的好时候。
柳二龙问:“你不出手?”
比比东道:“不能。”
她是私下跑出来的,若出手被认出来就麻烦了,只能在一旁划水观战,反正有芈糖几个在,也闹不出大事。
“老师,师娘,你们没事吧?”
唐三几个学生过来会合。
“你们出事,我跟你老师也不能出事。”比比东对唐三很有好感的,又承了芈糖的情照顾小舞,便一手一个将他们二人拉到自己身后,“乖乖待在这儿,别出去凑热闹。”
其实跃跃欲试的唐三:“……”
已经悄悄浪了一圈的小舞:“……”
唐三硬着头皮:“师娘,我们没这么弱……哪有其他人作战,我们猫在后方的道理?我作为控制系魂师,群战少不了我的。”
小舞则眨眨眼睛,看着维护姿态的比比东——有一说一,她还是不太习惯被比比东护着,太魔性了——但也不好拂了人家的好意。
比比东沉吟三秒,勉强同意。
只是——
“你们可以出去,但不能离开我的视线,特别是唐三,他们的目标是你。”
唐三:“……”
落在他耳中,莫名有种家长对孩子说“可以玩,但不能跑远哦”的既视感。
另一处,数十道无形剑气自车厢杀出,只听噗噗几声,袭杀车厢的黑衣人便碎成了一块儿一块儿。芈糖抱着吐泡泡玩的白团子,一脚踩着车厢,目光森然。
“找死!”
杀到家门口,真当她是善男信女?
唐瑾白团子窝在她怀中,咯咯笑起来。芈糖一听也转怒为笑,只是这抹笑意远比刚才的杀意更让人毛骨悚然:“儿子,妈妈拿几个封号斗罗的人头给你,如何?”
pvp不热衷人头热衷什么?
教育要从娃娃抓起,她怀里抱着的可是恶人谷的希望,未来的阵营小斗士!
唐瑾白团子流着哈喇子,傻乎乎地笑,芈糖不懂婴语,单方面宣布他同意了!
“妈妈给你看个表演。”
一跺脚,冰蓝色光晕以她为中心向四面八方散开——
蓝银皇领域开启!
无数璀璨剔透的蓝银皇如藤蔓般沿着地面四散分开,瞬息之间蔓延整个山谷,如无处不在的幽灵,猝不及防间缠上黑衣人的脖子,轻轻一扭便能将其尸首分离。
连玖坐在车顶转着虫笛,唐啸站在她身侧一动不动看着,似乎没有插手的意思,连玖笑道:“你这个团战能力着实作弊,看样子是不用我帮忙了。”
“本来就是群小喽啰,打起来没意思,有意思的,躲在背后当缩头乌龟。”
“可他们不出来啊……”
“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来都来了,不将人头留下来,显得他们没礼数。”说话间,气息已经锁定暗中的封号斗罗。
唐昊瞅瞅猫在芈糖怀中拱了拱的儿子,提醒她:“虽然不想扫兴,但还是要说——你儿子饿了。速战速决打他们个半残即可,这会儿还不好跟千道流撕破脸皮。”
“饿了?”芈糖颠了颠往她怀里凑的胖儿子,这都要开团了,小娃子居然饿了,于是将儿子往唐昊怀里一塞,“谁生的儿子谁去喂,打架交给我。昊天冕下,请吧。”
唐昊:“……”
这是他一人生的吗?
冲着儿子暗暗翻了个白眼,认命从魂导器摸出个温度适中的奶瓶,往儿子嘴里一塞,小家伙迫不及待地鼓着腮帮子嘬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书末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