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棉棉最后还是知道了这位落难无家可归腹部中刀的可怜人姓名叫王一诺。
王一诺在杨棉棉身后站了一会, “你的厨艺不错, 做饭很对我的胃口。以后我做你的生意可以打八折。”
杨棉棉一边洗碗一边哭得眼泪哗啦啦, 你做什么生意的?
想问又不敢问。
她难过得不行,泪流满面,“为什么把名字告诉我, 我知道你要杀人灭口了。”
回应她的只有平板电脑上的游戏台词声:“我听说……文明的湮灭就像烟花一样绚烂, 如果一切可以重新开始,我……”
然后杨棉棉还听到了抽卡的声音, 听动静这是把她存了好久的钻全抽掉了, 她又多哭了一会。
这时门铃响起,杨棉棉如临大敌戴着洗碗手套跑了出来,“是不是警察来抓你了, 我发誓我没告密不要杀我。”
就见王一诺放下游戏,不知从哪摸出一把八寸长匕首来, 从刀柄的样子看很可能就是昨晚扎在腹上的那把。
那只杨棉棉心里夸了又夸漂亮的手捏着刀尖,扬手之间刀芒掠过,刀竟钉在对面墙里头。
她记得那是实打实的承重墙吧, 这是什么神仙级别杀手的刀法?!一时之间杨棉棉安静如鸡。
老老实实看王一诺起身去开门。
“先生,您的快递, 请签收。”
也就一小会的功夫, 快递员走了, 完全不知这个屋子一个小明星和疑似杀手的人的对峙。
杨棉棉看着王一诺拆快递,一箱子都是某大众平价品牌的衣服。
王一诺随手挑了一身出来,“我先洗澡, 你把剩下的衣服清洗一下。”
等王一诺进了浴室,水声流响,杨棉棉手足无措转了一圈,总之先逃跑吧。可见鬼的是大门完全打不开,根本拧不动门锁,也不知是什么机关手段,这真的还是她家大门吗?
杨棉棉心里骂了几句脏话,只能佯装无事发生,迅速洗刷干净碗筷,再把快递箱里的衣服取出来摘掉标签送进洗衣机。
为什么买这么多换洗的衣服?
她摸不着头脑顺势一看快递单,是她常用的地址和购物账号。
杨棉棉从沙发上摸回自己的手机,果然看到账号下的购物记录。这个人怎么知道她手机的解锁密码和支付密码?她有充分的理由相信这个可疑的杀手还掌握了黑客技术。
等王一诺洗完澡换上了看起来很柔软的浅蓝色套头衫和黑色直筒裤,杨棉棉几乎以为前后不是同一个人。
杀手阴郁的气质尽数褪去,站在她面前的仿佛只是一个无害的文艺青年,唯一引人瞩目的只有沐浴后闪闪发光的颜。
杨棉棉愁眉苦脸再一次落泪,“你明明可以靠脸吃饭的呀!!”
依然没人理她。
杨棉棉去阳台晾衣服时往楼下望了一眼,坠楼身亡的阴郁笼罩在她心头,高处俯览的景象让她头昏目眩腿都软了。多一眼都不敢看,更别提爬阳台逃跑了。
心灰意冷之下,她准备先把遗书写了,回客厅竟然听到王一诺在打电话。
更令她惊奇的是王一诺打电话的样子仿佛又换了一个人,没感情的声音变得温柔无比,给人一种沁入心脾的舒适感。
“您放心吧,等会我们就去看您。”
不一会电话挂断了,王一诺从温和无害的伪装里抽离出来,神色淡淡又懒洋洋模样把手机抛给杨棉棉。
杨棉棉手忙脚乱接住手机,“你在用我的手机打电话?”她看了通话记录,刚才那通电话居然是她母亲打来的!
不等杨棉棉问什么,王一诺让她先去洗个澡换个衣服,把状态弄好一起去医院探病。
一起去医院探病?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给她一个和母亲道别的机会?
杨棉棉怀着忐忑的心情用最快的速度洗澡换衣化妆,最后戴上帽子和墨镜,像个小媳妇一样跟在王一诺身后出门。
杨棉棉和王一诺并肩坐在出租车里,就听王一诺说,“现在开始我是你男朋友。”
杨棉棉都不知道自己现在的表情多怪异,连声道,“我不敢我不敢。”
这位莫得感情的杀手摸着自己腹上的刀口冷酷道,“那我们立刻掉头回去,我要死在你公寓里。”
杨棉棉恨不得给跪下,真是怕了,“你说的都对,我们还是去医院吧。”
这一路上杨棉棉被迫听王一诺对口供,死记硬背王一诺口述的男朋友人设。
“我叫王一诺,生日11月1日,身高1.81米,霸道总裁,青年才俊,做事一丝不苟,对员工严厉,人称不苟言笑的霸总,在金融圈是一个传奇……”
听王一诺一本正经缓缓补充人设,杨棉棉的表情逐渐错位,好熟悉啊,好像在哪里认识这位霸总。
“我表面扑克脸但内心温柔善良……工作闲暇时喜欢去看画展或听古典乐……你十分喜欢我……”
“我拥有迷人的外表,坚实温暖的胸膛,完美的身材,你十分喜欢我,送过我柴犬……”
“我是你人生的星光,为你指引道路,你十分喜欢我……”
“我的超能力是操控时间,曾经用这个能力从车祸中拯救了你,所以你十分喜欢我。”
出租车司机已经频频从后视镜打量车里的乘客了,杨棉棉捂住了脸,明明这些话不是她说的,可她还是感到很羞耻,“拜托了,不要说了,你为什么还玩我下载的恋爱手游。现实里怎么可能有这种男人。”
王一诺扭头看着杨棉棉的眼神仿佛在说你这个不可理喻的女人。
杨棉棉脸都憋红了,她硬着头皮推翻了王一诺给的霸总人设,重新搞人设,“你是我秘密交往2年的男朋友,在美国留学,因为怕妈妈不同意我们异国交往,我一直骗她你工作很忙所以没见过家长,现在你学业结束归国。”
王一诺似乎不太满意这逊色简陋了许多的人设,勉强道,“行吧。”
很快到了医院,王一诺跨进病房整个人气质就变了,眉目柔和,唇角带笑,像一片甘露洒向人间,温柔了时光。
因为病重而昏昏沉沉的杨母见了立马有了精神,甚至自己从床上坐了起来,“哎呀,好俊的小伙子,快过来让阿姨看看。”
她迫不及待地拉住王一诺的手,都没分一眼给自己闺女,只拉着王一诺笑得开心,“你今年多大啦?跟我们棉棉交往多久了?”
话题一打开就停不下来,王一诺对答如流哄得杨母心里熨帖高高兴兴,俨然一副丈母娘与金龟婿的场面,杨棉棉看得目瞪口呆,心里直感慨这个人要是进了娱乐圈凭着颜值和伪装的演技都能拿奖了!
转眼一下午过去,杨棉棉已经很久没看母亲精神状态如此好了,一时之间竟感激起王一诺来。看看时间杨棉棉起身去附近餐厅打包晚饭回来跟母亲一起吃。
杨母笑眯眯地让王一诺跟杨棉棉一起去,心态非常好,“你们一起去吧,不着急慢慢来。”挥挥手。
出了住院部,王一诺就提出暂时分开,“我要去处理我的伤口,不用等我。”
杨棉棉这才想起面前这位昨天肚子上还插着一把刀,王一诺行动如常让她都忘了这回事。
“那…那你注意安全。”杨棉棉目送王一诺离去。
心情有点复杂,犹豫了一瞬,母亲的笑脸浮现脑海,最终打消了报警告发王一诺的打算。
至少,让今天顺利的过完吧。
然后她迎面遇上了一个根本不想见到的人。
来人相貌堂堂,浑身名牌,有着意气风发的精神面貌,同时带着富二代纨绔子弟的骚气,正是杨棉棉昨天刚分手的前男友的发小朱凯柏。
朱凯柏跟崔泰从小一起长大,兄弟之间的情分是她这个女朋友远远比不上的。
以前杨棉棉遇到这帮人都主动避开,哪怕被找麻烦也忍着。如今她明白了,忍着也不会成全谁的面子,只会让自己变态。
狭路相逢,朱凯柏拦下杨棉棉,吊儿郎当摘下墨镜,居高临下嘴脸轻蔑,“听说你被崔泰甩了,看你死皮赖脸扒着他,拿了多少分手费来着?”
杨棉棉提了下嘴角,皮笑肉不笑,学着朱凯柏的样子阴阳怪气道,“我这么善良大方怎么会跟崔总要分手费呢,他长这么帅说不定哪天出门就摔死了呀,留着给他买个积德的风水墓地吧。朱少可要好好支持崔总哦,毕竟你们是恨不得同生共死的好兄弟呢。”
不再百般忍让的杨棉棉让朱凯柏颇为惊异,“我就知道你在崔泰面前装的小意温柔,被分手就暴露真面目,真是上不了台面,亏崔泰能忍你这么久才分手。”
“谢谢你们哦,毕竟我忍渣男也很辛苦的,还有你们这群狗东西一天天就知道吠吠,我对狗过敏的呀,麻烦你快点让开嘛。”说着杨棉棉使劲撞开朱凯柏要走。
她那日常节食控制体重的身体当然没撞开常年健身的朱凯柏。她退了两步差点摔倒,目光掠过链接门诊楼和住院楼的空中玻璃通道,一眼就看到王一诺站在那。才这么短短的功夫,王一诺居然换上了白大褂脖子上挂着听诊器,此时正插着口袋从楼上往下看,活像个出来透风正儿八经的医生。
杨棉棉:“……”这位大佬杀手真是穿什么演什么像什么,可能这也是过硬的职业素质吧。
“狗男人。”最后杨棉棉骂了一句先走了。
朱凯柏阴沉沉地注视着杨棉棉的背影一会,等会他还有事,干脆这次先放她离开,心里盘算着在哪里搞点事情整整她,小明星吗,不外乎那么些资源和黑料。
朱凯柏戴上墨镜,向门诊楼走去。他这次来医院是因为看上了一个小护士,为了追小护士,挂了小护士科室的门诊号,等会就说这里不舒服那里不舒服,让小护士帮他好好检查检查。
他心里连晚上订哪家五星酒店都盘算好了,等在科室外面排在前面的病人一个个进去出来,小护士清纯秀气的面孔再一次出现在门口报号,“38号朱凯柏进来。”
朱凯柏与小护士擦身而过低头冲她笑,小护士服务意识回了他一个笑容,她都没意识到这个男人在撩她。
他抱着脱了上衣躺在床上小护士红着脸帮他检查肠胃捏捏揉揉他六块腹肌的想法坐下,身后小护士关上门。问诊的大夫出乎意料的年轻俊美,仿佛浑身耀眼的光芒照亮了这间诊室,让整个科室都高端上档次起来。
大夫问他什么毛病。
朱凯柏按计划开始胡编,“我肠胃不太舒服,最近有点便秘,这边还有点疼。”
小护士站在一边听大夫问诊,时不时跟着大夫的话语点点头。
问答完毕大夫道,“做个肛肠指检吧,护士你安排病人做下准备。”
小护士笑起来的样子可真好看,她引着朱凯柏进了有小床的隔间,拉上让人浮想联翩的帘子,“您先把裤子脱了。”
朱凯柏撩了撩上衣,“你要看我脱裤子吗?”
他的故作风骚小护士根本没接收到,“在医务人员眼里没有男女,您放心脱裤子吧,我见过的屁股不少了。来,裤子脱掉,内裤脱掉,在这里趴下,屁股撅一下。”
小护手最后还上手端了一下朱凯柏的屁股,把位置摆端正,十分亲切地安抚病人的情绪,“不要紧张,屁股放松,检查很快就好了。”
不管怎么说,也算是和小护士亲密接触了,朱凯柏心里美滋滋的想法刚冒头,随后又生出新的疑惑:这跟我想的检查不一样啊,怎么回事啊?
然后就见那位让简陋的科室蓬荜生辉的大夫戴着胶质白手套进来,在小护手对医术高明大夫的崇拜目光中,诊断很快出来了,“轻度□□狭窄导致经常便秘和腹胀腹痛,不要紧,服药润肠和扩肛就行了。”
小护士捧心:虽然王大夫只是今晚暂时顶班的大夫,可专业技术真的好棒啊!每个病人都说好,长得还如此赏心悦目,今天在肛肠科轮值真是太幸运了!
“护士,把小中大号扩肛器拿来。”
“好的王医生。”
大夫和护士的医疗态度十分严谨,两个人围着病人撅起的患处,在大夫一阵猛如虎的操作下,朱凯柏浑浑噩噩完成了治疗,等他去药房取完药,他后知后觉自己男性尊严碎了一地,没面子出现在小护士面前了。
这一天,他再也不愿回想自己经历了什么。
……
杨棉棉和杨母吃完晚饭也没见王一诺回来,杨母问王女婿的下落,杨棉棉只能当场编造王一诺急事离开了。
没料到晚上九点满脸歉意的王一诺出现在病房里,告知杨母急事所指是自家楼上住户出门没关水龙头,水淹下来家里乱七八糟暂时没法住了。
杨母十分开明,“那就搬到棉棉那边住吧,她那里也宽敞,你们在一起也好照料彼此。”
王一诺从善如流,理直气壮在杨母面前过了明面,要在杨棉棉家里长住下来。
杨棉棉猝不及防与杀手的同居生活正式开始!
因为王一诺,杨母不愿意让杨棉棉晚上留下来陪床,把两个人赶了回去。
离开医院时遇到护士跟王一诺打招呼,“王医生下班啦!王医生再见!”
演着不温不火小网剧的杨棉棉不要太羡慕王一诺这种演什么像什么的演技了!
回程的出租车上,杨棉棉心情再一次忐忑起来,犹豫道,“你扮演我男朋友的事情……”
王一诺把男朋友的人设补充完整,“虽然我什么本事都没有只有脸能看,因为你十分善良好心又好色,于是收留我在你家吃软饭,怎么样?”
听到谈话的中年出租车司机:“……”不是很懂你们年轻人搞什么名堂,我就听听不说话。
可算知道这个杀手打定主意赖在她家了,赶又赶不走,杨棉棉还能说什么呢!
“您开心就好。”
车里沉默下来,司机打开收音机。
女主播字正腔圆播报:“前日11月25日,本市南湾区芙蓉街道某酒吧恶性杀人案件凶手落网,今日下午3点,在芙蓉街道附近某诊所将犯罪嫌疑人刘某和李某成功抓获。经审,刘某对买-凶-杀-人,李某收财杀-人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杨棉棉:“……”
杨棉棉自认隐秘地瞄了一眼身旁的王一诺。
没想到王一诺正在看她,那双黑色的眼睛目光深如长夜,看穿了人世间的悲欢,无悲无喜。
杨棉棉也不知道为什么,落下泪来,“你究竟是谁?”
王一诺的目光落在光影交错的车窗外,“我做你生意可以打八折,永久有效。”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黏黏黏黏喵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路人、疏林落雪、糖糖、甜菜、唐无霄、霜祁、蓝田玉、坐苔一块六、好好睡觉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路人 100瓶;对斑爷实施后-入…… 56瓶;秀姐姐、鸩鸠鸠鸩 50瓶;屋里大好河山 20瓶;观察者 10瓶;命也、大刀凉皮。 5瓶;甜菜 2瓶;piao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