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一诺缓缓翻过白皮书页, 目光落在女人凄风苦雨飘零一生后的愿望, 如果人生能重来, 她想被人放在心尖宠上一回。
而不是强求那个心里没有自己的人,蹉跎了一生。
放过自己吧。
……
杨棉棉从医院去男友公寓的车上打了一个盹,梦里怪光陆离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如同妖魔择人而嗜, 每一个人都对她饱含恶意, 她在绝境中独自挣扎,逃出了一个漩涡又一个漩涡, 绝望的境地却无穷无尽, 这场梦像上演了一场人生走马灯,最终随着她坠楼身亡凄然落幕。
经纪人叫醒她的时候,杨棉棉傻坐了一会才戴上墨镜和帽子下车。离奇的梦境梦到她这次找男朋友提的要求被狠狠拒绝了, 不仅如此,他们还会分手。
杨棉棉独自搭上电梯, 脑子里又想到医生的话,母亲的病日益严重时日无多。可母亲还期盼着女儿能嫁个好人家,下半生有个着落。杨棉棉不忍心让母亲失望, 这次来拜托男友陪她去母亲面前演一场戏,哪怕是假的, 让母亲高兴就好。
杨棉棉的工作是一个十八线小明星, 拍了几部不温不火的网剧, 微博粉丝不过六位数,她的履历放在娱乐圈平凡无比,唯一出彩的大概是她男朋友崔泰是个霸道总裁, 年轻多金能力强,颜值还很高。
他们交往已经两年,但低调无比,几乎没人知道。
杨棉棉心里也知道,她这种小市民出身和崔泰的豪门世家不对等,交往和结婚是两回事,所以崔泰从不把她往人前带。两人热恋时她起初不甘心过,如果两个人相爱怎么会不结婚?可再多的爱也经不住一次次的视而不见和消磨,她以为谈的是两人的爱情,可崔泰周围的人都认为她是为了钱,一个攀炎附势的十八线小明星,崔泰圈子里的人不会给她尊严,不想听他们的冷言冷语杨棉棉也从不往他们圈子里凑。
可这场人生走马灯一样下场凄凉的梦告诉她,爱情算个屁啊。
不会给她幸福,也不会给她名声和钱,只会让她心碎,最后还惨死。
杨棉棉先见到的是崔泰的男助理,李特助一如往常西装加眼镜面无表情的社会精英模样,和杨棉棉一照面神情露出一丝不屑来,“崔总刚出差回来正在休息,晚上还有一个会议安排。”对他而言杨棉棉算不上崔泰的正牌女友,只是私下解闷的小明星罢了。
“不会很久,就说几句话。”杨棉棉知道李特助的意思,平时她绝不会打扰崔泰工作,但他工作太忙下次见面又得好几天,母亲那边却是过一天少一天。
崔泰正坐在茶几前敲着笔记本电脑,头也不抬,“有事?”
杨棉棉想到母亲声音哽咽,“你能陪我去见我妈,演一场戏吗?”
“演戏?”崔泰终于把脸从屏幕里抬起来,他看着杨棉棉的目光带着审视,“我没功夫陪你演什么戏。”
“我……”
“我以为你清楚自己的身份,不要觊觎不是你的东西。”
此时此刻崔泰的面孔和梦境里重叠,一模一样的坐姿,一模一样的语气,英俊的面孔冷淡得仿佛他们只是陌生人,
梦境里的自己问他“我难道不是你的女朋友吗?”自讨其辱。
然而现实里杨棉棉有了预感,她默不出声目光奇异地望着崔泰,接下来他是不是要说分手了。
终于他合上了笔记本,坐直了身板,像个发号施令的上位者,“我们分手吧,以后不要联系了。”
杨棉棉以为自己会心疼,令她自己感到惊讶的是,她既不伤心也不难过,甚至隐隐想笑,梦里什么答案都告诉她,分手的原因,以及这个男人就是个垃圾。往后的时间,她大概只能用“谁年轻的时候没遇到过人渣”来宽慰自己找男人的眼光。
“张千雪要回国了吧。”杨棉棉撩了撩耳边的碎发,长发披肩有着妩媚的弧线,在娱乐圈里为了保持她光鲜的人设,每天都要打理好自己的形象。然而比起任何时候,都不能像此时此地让她感觉像上了战场,不露脆弱,只有顽强坚硬。
听到多年来心中白月光的名字从杨棉棉口中出现,崔泰的神色多了一些不悦,“不要随便打听我的私事,你该走了。”
李特助已经做出了杨棉棉不肯分手死缠烂打的准备,杨棉棉站着没动。
崔泰越发不耐烦了,“还不快走。”
杨棉棉终于动了,“既然分手了,我把自己的东西清理出去,免得碍你的眼。”
这个臭男人的白月光张千雪不是个好相处的,等崔泰捅破那层纸追到她,张千雪见到前女友留给崔泰的东西虽然面上什么也没表示,但私下没少找杨棉棉的麻烦。杨棉棉没张千雪那样万人迷般的神奇人缘,那些亏只能自认无处说理。
李特助板砖一样的表情终于崩裂,惊奇地看着一贯小绵羊一样温顺的杨棉棉熟门熟路去厨房扯出一只大号垃圾袋,她大步流星行云流水,踩着高跟鞋的双脚像舞蹈一般轻巧掠过,从这间屋子里收理出恋爱期间自己送的东西。
想来也可笑,她精心挑选的礼物送到他面前,他向来是看一眼不置可否,就像她的存在一样,可有可无。
不消片刻,她手里的垃圾袋满了大半,又想起冰箱里还有她亲手做的包子水饺,都是担心崔泰工作太晚饿到胃准备的。她打开冰箱,装的满满的包子水饺已经消耗得差不多,她身上让崔泰满意的大概只有和他白月光五分相似的容貌,以及这一手厨艺吧。
让你踏马吃!杨棉棉看了心里来气,统统扫进垃圾袋里。
她风风火火从厨房里出来,最后向崔泰走来,一度让李特助警惕起来以为她因分手而想怒打崔泰。
直到最后几步,她的动作又轻缓下来,漂亮的脸上也重新有了让人看了就亲切的温柔笑容,带着这样的笑容她把崔泰的领夹取下来,“这也是我送的,就不留给你了。”
崔泰不拒绝她的动作,从近了看才发现杨棉棉眼圈发红,应该是来之前就哭过了。他想问为什么哭了,又想到刚刚他们分手了,就不再多话,最终留给杨棉棉的是一个冷漠的侧脸。
杨棉棉提着垃圾袋准备走了,但还有最后几句话想说,“分手后希望我们就当彼此从没认识过,互不打扰。再见了,渣男。”
李特助叹为观止,在一片霸总的盛誉中他还是头一回听到有女人骂崔泰是渣男。
等关门声响起来,崔泰去了厨房,看着被清空的冰箱:“……”
杨棉棉冲向人行道上的垃圾桶,一股脑把这只塞得满满的大号垃圾袋硬是怼进垃圾桶里,她舒了一口气。
明天没工作,她现在只想找个地方吃烤串再喝上一口冰啤,把臭男人和身材管理统统忘掉。
区区一个狗男人,早该分手了,反正他也没爱过自己,他只是在她身上找到了白月光的影子而已。她爱他就是让自己受委屈!
杨棉棉一个人在夜市的角落压低帽子埋头吃得再也塞不下任何一口东西后,沿着路灯映照下的树影摇摇晃晃散步回家,手里还提着打包回来的烧烤和啤酒。难得一个人如此清静,路上连行人都没有,不用顾忌自己的形象了。
杨棉棉心里盘算着去哪里找个男人,到母亲面前过过眼让她高兴高兴。首先这个男人样貌得过得去,毕竟母亲是个外貌协会,其次谈吐和气质得跟上,这样才显得稳重可靠是为丈母娘心中的佳婿。
要不去电影学院雇个小师弟来演男朋友吧。这么想着杨棉棉一脚拐进小路里,窄窄的胡同连路灯都没安置,全靠民宅窗户里漏出的微薄灯光照明,透过两座民宅的缝隙已经能看到她住的公寓大楼。
直到胡同深处杨棉棉才发现前边站了一个人,像深夜里寂静的雕像一动不动,无声且沉默让人感到莫名压力,把她吓了一跳。这个人,怎么像专门在小胡同里堵人似的。
杨棉棉意识到不对再想跑已经来不及了,光线昏暗到看不清对方脸,锋利刀刃冰凉的触感已经抵在脖子边。
“带我去你家。”对方说。
杨棉棉都佩服自己现在居然还有心思想这人声音挺好听。
走出小胡同,经过一个便利店,经过小区门卫,经过公寓电梯,最后站在自家门口,她拿着钥匙的手在颤抖。因为短短8分钟内,她居然没能找到一个求救的机会。
冷汗从她额间滑落,她僵着脖子始终不敢回头,最后抱着希望说,“我没看见你的脸,你做个好人放过我吧,我可以给你钱。”
一只手强有力从她攥紧的手心里取走钥匙,杨棉棉微微低头就能看到对方戴着黑色皮手套的手,准确插入钥匙孔,门应声而开,杨棉棉被推进屋子里。这绝对是个老手,黑色皮手套行动方便又不留指纹!
她要死了。说不定能上明日头条。
某女星深夜公寓遇害,凶手疑似尾随回家。
她病重的母亲怎么办?
她遗嘱也没立。
她不能死。
杨棉棉准备放手一搏求生的时候,对方像回自己家一样自在从她手里夺走烧烤和啤酒,在沙发上大刀阔斧坐下吃喝起来,还开了电视看新闻,根本没管她。
这就尴尬了,她是不是应该先报警?
杨棉棉挠了挠鬓角,站在玄关处往里边看,稍有风吹草动就夺门而出的架势。
常言对一个人的欣赏往往惊于颜值陷于才华,杨棉棉已经粗略体会过对方犯罪的才能,最后还是为这人的颜值而下意识放松了警惕。
杨棉棉愁上加愁,“你明明能靠脸吃饭,为什么还做这种事情。是不是遇上困难了,我这里有两千块现金你先拿去应急,不用还了。有什么难处说出来我们一起解决。”
坐在沙发上的人把最后一串羊肉串咽下肚,喝完啤酒,仰身一躺,掀开身上的皮夹克,“那就帮我解决一下。”
杨棉棉这才发现对方小腹插着一柄刀,深到没柄,因为穿黑色的衣服乍一眼没发现问题。现在大大方方把伤处给她看,刀子和血让她眼前阵阵发晕。
杨棉棉手抖得更厉害了,“我我我帮你叫救护车。”电话还没拨出去,她晕血倒地。
杨棉棉第二天在自己房间地铺上醒来,身上穿的还是昨天那身染满烧烤味的衣服,盖着藏在橱柜里太久而气味不太理想的被子。她爬起来就看到意外来客霸占着她的席梦思和床品,端端正正躺在床中间盖着她香香的被子玩她的平板电脑。
见杨棉棉醒来了放下平板掀开被子,让杨棉棉看了眼腹部缠好的绷带,没什么感情地说到,“我受伤了。”
杨棉棉想立刻送这位猛士去医院。
就见对方重新盖好被子,一副死也不会挪窝的强硬姿态道,“我要吃手撕包菜,西蓝花炒口菇,手撕鸡,香干小炒肉,米饭不要太软,再泡一壶茶。”
好啊,不仅抢她房间还翻了她家冰箱。
杨棉棉到处找自己的手机,“要么我送你医院,要么我报警,你选一个。”
翻遍了身上的口袋没找到手机,目光最后落到床上,肤色白净到过分的手递过来一只手机,那只手骨肉匀称而修长,指甲修剪得整齐有着健康的光泽,一看就知是个讲究的人。
杨棉棉接过手机,看着意外来客姿势规矩地躺在那里,因为受伤而失血苍白的面孔,睫毛长长,一双眼睛安静地望着她,脆弱染上了这张清俊的脸庞,杨棉棉瞬间就心软了。
她犹豫了一下,“我还是送你去医院吧,医疗费我可以出。”
那人软硬不吃,只重复道,“我要吃手撕包菜,西蓝花炒口菇,手撕鸡,香干小炒肉,蒜香秋葵,米饭不要太软,再泡一壶茶。”
“???”这家伙是不是又多点了一个菜???
杨棉棉躲在卫生间锁好门,照镜子意外发现有人帮她卸妆了!!!
洗手台边还有一片用过的面膜包装,她摸了摸自己的脸。
嗯???
帮她卸妆的人可能还顺手帮她敷了面膜?!!
杨棉棉溜回房间门口,霸占她房间的家伙正专心致志拿着她的平板玩她的游戏,隐约传来换装游戏熟悉的念白:“遇见这个世界最强大的设计师们,与他们并肩作战……用搭配的力量,唤醒未来!”
杨棉棉洗了一把脸,马上钻进厨房,一阵操作,菜肴一一出锅装盘摆上桌子。
等她盛好饭一转身,桌边已经多了一个人。
杨棉棉坐下一起用饭,习惯打开电视,电视还停在昨天的本地新闻频道。
这果然是个讲究的人,吃饭的动作十分赏心悦目,不说这脸,气质也很独特,像一片深海,一方密林,静谧且危险。
杨棉棉想打听打听对方名字家住哪,昨晚为什么会受伤等等。
可这人像个哑巴一样不理她,慢条斯理吃着饭。
杨棉棉的注意力分了一点电视新闻。
女主持人字正腔圆的播音腔入耳:“昨天晚上11点20时分,本市南湾区芙蓉街道某酒吧发生一起恶性杀人案件,据调查系买-凶-杀-人,造成5人当场死亡。凶手在逃,案发时上身穿黑色皮夹克,下身穿黑色裤子,身高1米8,中等身材……”
杨棉棉手里的碗筷咯噔掉下来。
对面吃饭的人懒洋洋掀了掀眼皮,“不是我,我是个落难无家可归的普通良民。”
女主持人的声音还在继续:“……凶手逃亡时腹部中刀受伤……正在全力抓捕中,请广大群众积极提供线索,如有发现,请立即拨打……”
杨棉棉倒抽冷气哮喘都要犯了。
对方站起来给自己添了一碗饭,“不是我,我是个落难无家可归碰巧腹部中刀的普通良民,十分可怜被你收留,好心的你一定相信我的吧。”
怎么可能有这么多碰巧!杨棉棉已经要哭了,哀求道,“求求你给我留一点写遗书的时间吧,让我跟妈妈和粉丝好好道别。”
杨棉棉就见对方形状好看的唇瓣勾起一抹笑,回答她,“好哦。”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柚子 2个;莲莲莲、~柠檬酸心~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20899019、柠哥儿、暗掠空寂、莫廿、余潇、我是酒窝君、小喵、cookie、黄粱、坐苔一块六、霜祁、有慕、abu~莫云长生、袖子(●'◡'●)、随意巴黎、阿千、dream、是个瓜皮呀、聚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缦宓 219瓶; 天空色° 39瓶;对斑爷实施后-入…… 27瓶;無殇、蓝田玉 20瓶;君无夕 16瓶;好好睡觉、兰亭無序、感冒液阿、梦枕长生、azx、有慕、柠哥儿、乌痕曲鸣、我是酒窝君 10瓶;凉落 9瓶;屋里大好河山 7瓶;白花蛇草水 6瓶;sooophiasakurai、望卿尘、汝颜姽婳、剑三萝莉多可爱、方依茗 5瓶;聚、佘华、forest 3瓶;晓篠 2瓶;one1two2、琼蝶薇薇、百夜米迦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