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的寒假结束要返校了。
白棠梨从动车站出来就看到容光焕发的校花陆苏媛小跑过来, 甚至十分自然地接过白棠梨为表哥一家带的老家土特产。走近了看, 白棠梨看出陆苏媛化了精致舒服的日常妆。
陆苏媛笑靥如花, 仿佛鬼宅里推白棠梨坠楼而亡的事情不曾发生一样,“棠梨,给你发信息都不回, 我好伤心啊。我知道我们有些误会,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向你道歉, 原谅我好不好。”
白棠梨劈手夺回自己的包, 动作矫健,她直视着陆苏媛,目光平静而清澈, “好的,我原谅你了, 我着急回家,先走了。”
陆苏媛跟了上来,袒露自己的目标, “你表哥没来接你吗?”
白棠梨心想,知道你会出现当然没叫表哥来接。
不料陆苏媛又道, “那我送你回家吧。”
白棠梨不客气道, “不用了, 我们不熟。”
陆苏媛露出委屈的表情,“你果然还没原谅我,我诚心道歉, 你要怎样才能原谅我?棠梨你不要不理我好吗。你是我的好朋友呀。”
白棠梨很有自知之明,“你朋友太多了,在你的朋友里我可能都排不上号,你要是想追我表哥你自己去追,不用在我这里下功夫了。我不想管,也不会帮你的。”
说着白棠梨跨上一辆出租车抢先关了车门扬长而去。
陆苏媛被留在原地,漂亮的脸上原先委屈的模样尽数褪去,逐渐拉下脸来。
白棠梨打车到表哥家门口的时候,正好瞧见人高马大的表哥骑着自己上学用的粉红色小电瓶车过来,车篮里堆满了菜,看来是买菜回来。自从表哥学会骑电瓶车后就不爱开车了,白棠梨不上学的时候电瓶车全归他用。
“快进屋,外边冷。”表哥做事风风火火的,很是利索,把菜放进厨房后马上帮白棠梨把行李搬到她房间去。
大半个月过去了白棠梨的房间保持得十分干净,舅舅舅妈工作忙得很,肯定都是爱干家务的表哥收拾的。
白棠梨收拾行李的时候表哥来问了晚上吃什么,等天色暗下来,表哥在厨房里忙活开,饭菜的香味逐渐传开,舅舅舅妈也下班回来了,一起吃了丰盛的晚饭。
休息一晚,第二天白棠梨骑上自己的粉红色小电瓶车返校报道,教室里别的同学热络地忙着社交,她安安静静地在选这学期的选修课,热爱学习的白棠梨把自己的课余时间安排得满满当当明明白白,还给自己做了学习日历。
有人戳了戳白棠梨后背,她回头发现陆苏媛的双胞胎弟弟陆苏远坐在自己身后,白棠梨现在对这对双胞胎的感官不是很好,“有事?”
陆苏远一贯有洁癖,白棠梨注意他在用一根笔戳自己回头。
得益于他们家基因好,陆苏远也是远近闻名的校草级名人,他说话样子跟陆苏媛像极了,“寒假那件事对不起了,你还好吧。”
好的不得了,都死过一回了。
白棠梨没什么感情道,“谢谢关心,再见。”
陆苏远继续戳她,“你跟我姐怎么回事?”
今天陆苏媛一眼都没看白棠梨,自顾自在教室另一边和一圈人聊得火热。
白棠梨道,“我们不适合当朋友,绝交了。”
白棠梨听到陆苏远啧了一声,“就这点事绝交,女生真麻烦。”
白棠梨没理他。下午没课,同学们热情讨论着去哪聚一聚,陆苏媛一提议,马上有男男女女跟上。
这时候有个神经大条的男同学问白棠梨,“白棠梨,你去不去?”
白棠梨不打算去的,不等她说话,陆苏媛抢先笑道,“白同学一直不习惯我们这些活动,肯定是不想去的,不要难为她了。”
这下神经再大条的人都发现一个假期过去,校花和孤僻的白棠梨的关系发生了变化。
陆苏媛已经是名面上要孤立了白棠梨了。
白棠梨像是无所察觉,多余的反应一丝也没给,淡定地说到,“我要早点回家,你们去玩吧。”
八卦的同学窃窃私语打听发生了什么事情,白棠梨装好新书离开教室的时候,隐约还能听到陆苏媛的声音,“也是我不好,强拉着她参加社团活动,害她摔了一跤,她怪我也是应该的……”
同学们安慰道,“这个白棠梨怎么这么小气啊,你别自责了,这种人别交往了,亏你以前对她这么好。”
陆苏媛像个发光体,周围簇拥着人,陆苏远坐在位置上扭头看着白棠梨从教学楼出来往图书馆的方向走去,他想到在陆苏媛特意接近这个女生之前,白棠梨像个小透明一样在班级默默无闻,总是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很刻苦学习的模样。
可辜负她的勤勉的是,她的成绩在班级里不高不低,像她的人一样不出彩。那时候的她过得很从容闲适的模样。
这么一想,陆苏媛强行把白棠梨从“默默无闻”的状态里拉出来,也是陆苏媛的一厢情愿,这两个人本来就不适合当朋友。
下午白棠梨从图书馆自习室出来,骑着粉红电瓶车回家,家里家长们还在忙工作,上大三的表哥也没回来,估计在外面和同学玩,毕竟表哥长得帅,在学校人气也很高。
白棠梨自己厨艺不精,晚饭点外卖凑合了一顿,在房间里继续学习《驱魔技工初级技能》,由王一诺手书编写的这本驱魔教材融合了一些游记见闻,让她读起来津津有味忘记时间。
打断她的是手机铃声,来电显示表哥。
白棠梨接电话,原来表哥和同学在ktv喝多了,叫白棠梨过去接一下人。
白棠梨骑着小电瓶车赶到ktv,在灯光昏暗又暧昧的走廊里狭路相逢碰见了陆苏媛和陆苏远。
白棠梨只当不认识,目不斜视路过,陆苏媛却伸脚绊倒白棠梨,看着白棠梨毫无防备摔在地板上,陆苏媛笑了几声,“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到哪里都能摔倒。”
陆苏远对陆苏媛翻了一个白眼,“你幼不幼稚,快把人扶起来。”嘴上这么说着,有洁癖的他自己站着没动。
陆苏媛哼哼,“扶什么呀,白同学你自己起来,不然别人以为是我把你怎么了。”
白棠梨也觉得她很幼稚,自己站起来了沿着走廊继续走。
她没注意到灵异直播系统开启了,白棠梨走到走廊后半段敏感地察觉到灯光暗了下来,紧接着两侧包厢里隐隐露出的各种杂音也消失了。意识到不对劲,白棠梨回头,走廊另一侧陆苏媛和陆苏远双姐弟俩满脸震惊看着走廊中间高大瘦长的鬼影。
暗物质缓缓流动,构造出这具勉强有了人形的躯体,荒诞诡异的气息肆虐在空间中,白棠梨瞪着眼睛看着鬼影瞬息从双胞胎二人的胸腔中掏出了两颗鲜活跳动的心脏。白棠梨捂住了嘴,把尖叫捂了回喉咙里。
就见鬼影把两颗心脏交换了一下放回了双胞胎的胸腔???
白棠梨看不懂这个操作。
直播的弹幕又一次炸了。
#快报警!!!!!!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杀人直播
#不知为何我开始感到害怕
#他是怎么做到的?太不科学了太不科学了!!!!
等走廊里的光线恢复,两侧的包厢里再次传来民间歌手们的鬼哭狼嚎,双胞胎姐弟先后从地上爬了起来,他们摸着自己的胸口受到了很大的惊吓,然而胸口完好无损连一丝血迹都没有,他们依然活得好好的。
这是撞邪了?
双胞胎面面相觑,转头望向唯一的目击人白棠梨,白棠梨一扭头,强调道,“我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看见,真的什么都没看见!”
说罢快步离开,找到喝得傻乎乎的表哥搀扶上自己的小电瓶车,把人运回家。
扛着表哥回家的时候,表哥醉眼朦胧大着舌头问,“那谁啊?怎么在看我们家电视?”
电视上可不正播放着电视剧吗,高瘦鬼影在昏暗的客厅中稳坐在沙发上。
白棠梨只道,“你看错了,那里没有人。你要不要吃宵夜?”
表哥自己挣扎着回房间,“不吃了,我睡觉。”
等表哥的房门关上,白棠梨过去问王一诺究竟对双胞胎姐弟做了什么。
王一诺回答,“大概是恶作剧吧。”
白棠梨摸不着头脑。
只是第二天上课的时候,双胞胎姐弟频频回头看着她,想不注意都难。
最令白棠梨惊讶的是今天的陆苏媛居然没化妆,就连穿衣服的风格都不同以往的花枝招展,白t恤牛仔裤马尾辫,很是清爽简单。不愧是校园女神,素颜也很抢眼。
上午的课结束,白棠梨独自去食堂吃午饭,一回头发现自己身后紧紧跟着陆苏媛姐弟俩,不等姐弟俩说什么,白棠梨立马转回头去,假装没见到双胞胎。
白棠梨端着午餐找位置坐下,双胞胎居然也跟了过来坐在她对面。
白棠梨疑惑,“你们跟着我干什么?”
素面朝天的陆苏媛张口道,“我们想跟你聊聊。”
白棠梨看了看他们二人脸上的神色,略为凝重,尤其是陆苏远一晚没睡的憔悴样子,陆苏媛也一改昨天作天作地的作精模样很是正经的样子。
这对双胞胎是改性了?
白棠梨这边正纳闷着呢,就听陆苏远说,“棠梨~~”
那一把男人的嗓音捏得又娇又软,白棠梨听得打了寒颤,陆苏媛也打了一个寒颤,并给了陆苏远一个肘击,“好好说话。”
白棠梨向陆苏远投去奇怪的目光,“你学你姐姐说话学得一模一样。”
双胞胎:“……”
“其实我们想问一下昨天ktv你看见什么了?”
白棠梨埋头吃饭,“就是看见你们一起摔倒了,其他什么也没看见。”反正她永远不会告诉别人自己阴阳眼。
双胞胎显然是不信白棠梨说的,缠着白棠梨旁敲侧击,自然是没能从白棠梨嘴里得到什么消息。
晚上回家,白棠梨实在好奇王一诺究竟对双胞胎做了什么,可王一诺不告诉她,只叫她自己去看。
……
陆苏媛和陆苏远这对双胞胎的烦恼要从ktv那晚的突发事件说起。
陆苏媛作精发作绊倒白棠梨后,他们突然撞邪了。
幽暗的走廊里,恐怖的瘦长鬼影,尽管只是一闪而过的画面,他们似乎看到自己的心脏被鬼影掏出来了。
等他们从灵异场中脱离出来,就看到白棠梨一副“虽然我是一个目击证人,但为了不惹麻烦我真的什么都没看到”快速逃离现场的身影。
之后……
之后一切都不对了。
双胞胎发现虽然他们没有死,但他们交换了身体。
他们交换了身体!
好不容易从ktv挨回家,双胞胎面对自己的新身体奔溃了。
“陆苏远”扑在床上嚎啕大哭,“我不要变成男人我不要变成男人呜呜呜~~~”
“陆苏媛”看着自己的双胞胎姐姐用着自己的身体缩在在床上哭得像个小娘们一样,整个人都不好了,“你别用我的身体哭行吗?”
“陆苏远”哼哼唧唧换了个方向继续哭得像个小娘们,“我变成臭男人了还不准我哭吗!!!”
“陆苏媛”抽了抽嘴角,可算是知道自己在双胞胎姐姐的心里也归在臭男人的行列,他小声嘟囔起来,“臭就臭吧,你现在也是了。”
没想到陆苏媛换了个身体后耳力突飞猛进,从床上爬了起来,“你说什么?!!”
陆苏远:怕了怕了,我什么都没说。
双胞胎坐在一起研究了一整晚,也没整明白为什么他们交换了身体。思来想去,只得出了一个结论:白棠梨有点邪性,他们交换身体估计跟她脱不了关系。
这个时候他们再度想起了鬼宅事件后他们这群平安回来的成员间流传的脑洞:其实白棠梨当时的确摔死了,现在像每个都市怪谈的套路一样,变成厉鬼回来复仇了。
“陆苏远”抱着她的玩偶瑟瑟发抖,“我、我……她一定不会放过我的。”说着委委屈屈地坐到她的梳妆台前,摆弄起陆苏远的脸,抱着就算死也要美美的死去的信念,“这野生的眉毛,太粗了,太浓了,我给你修一下眉毛吧。”说着她又哭了起来,十分想念自己的身体。
“陆苏媛”听了都想打人,把“陆苏远”从梳妆台拧了回来,“够了你,别对我的脸做什么动作,任何动作都不准做。”
双胞胎很快做了决定了,他们交换身体的事情谁也不能透露,好在他们一起长大亲密无间,对彼此的社交和性格十分了解,扮演彼此并不会很困难。
直到此后的几天他们在刻意接触白棠梨的时候都碰了冷钉子。白棠梨油盐不进,对双胞胎的敷衍与无视令人叹为观止。
又一天没从白棠梨嘴里套出话,双胞胎恼怒于这些天为无用功做出的努力,“陆苏媛”想了想,给出了一个办法,“你去勾引白棠梨吧。”
“陆苏远”不禁挖了挖耳朵,“你说什么?”
“陆苏媛”面无表情,“你去勾引白棠梨,让她喜欢上你。推她下楼的是陆苏媛,你现在用我的身体应该没问题,只要她喜欢上你……我们总不能一辈子就这样,难道你想一辈子当个男人吗。”
爱美爱俏,喜欢被人众星拱月的陆苏媛当然不想用弟弟的身体生活一辈子。
……
白棠梨此时精神不济,昨晚上又被直播系统发布的任务指使着去灵异点刷怪了,累了一晚上还得早起上课,勉强集中注意力看书,一杯热咖啡突然摆到她面前。
教室内同学们的目光若有若无扫向白棠梨这个方向,这学期开始陆苏媛突然孤立了白棠梨,之后不久她的双胞胎弟弟陆苏远毫无征兆开始跟白棠梨交好,这太奇怪了。
白棠梨顺着咖啡杯看到了“陆苏远”,此时此刻“陆苏远”挂着自认风靡万千少女的微笑,“喝杯咖啡提提神吧,按你的口味加了奶和糖。”
白棠梨的态度显得极为不讨好,“加奶和糖是你姐姐的口味,我更习惯纯咖啡。”
“陆苏远”的笑容僵硬了一下,她以前跟白棠梨喝咖啡的时候都是她点两杯一样的口味,白棠梨也没说不爱喝,先入为主以为白棠梨也爱喝甜口的。
尽管白棠梨拒绝了她的咖啡,但“陆苏远”还是若无其事在白棠梨身旁位子坐下,“棠梨,晚上有空吗?寒假那件事情都没郑重向你道歉,我想请你吃个饭。”
白棠梨现在每天都忙着像个小陀螺,哪有时间跟莫名其妙的人去吃饭,“谢谢,没时间,我已经不在意了,你和陆苏媛也不必放在心上。没什么事的话不聊了,我要看书。”
“陆苏远”也不气馁,身子一侧,环住白棠梨的肩膀,两个人紧密坐在一起,带着自认迷死人的笑容,正想继续用甜言蜜语攻势攻略白棠梨,不料白棠梨神情有些可怕说到,“给你两个选择,一,把手收回去,离我远一点。二,这杯咖啡我收下了,并且用它泼你的脸。”
“陆苏远”默默把手收回来端正坐好,“你爱吃什么?”
白棠梨没理会,“陆苏远”自顾自说到,“我知道一家很不错的日料,晚上我去接你。”
白棠梨内心:你接的到算你赢。
这天傍晚,白棠梨回家一趟刚放下包,直播系统又开始闪了。
【任务:前往b2停车场灵异点探索】
任务地点是白棠梨白天在商场书店买完书后触发的,据说商场的b2停车场经常发生怪事。具体怎么一个怪事,也没人说出个所以然来,搜索本地新闻得知一个月前地下车库发生过命案,白棠梨联系获得的信息初步推断停车场有个恶鬼。
白棠梨利索地换上了黑色运动服和跑鞋,背上装着自己装备的小挎包,表哥今天有事不回来,舅舅舅妈依然在加班,方便了白棠梨外出,可以光明正大骑电瓶车出门并迟迟不归。
她先到了商场周围逛逛打探地形,做好夜探地下停车场被保安撵的逃生路线。
说来也神奇,短短一个寒假,她居然从一个连直视鬼怪都不敢的小透明,变成了正面刚鬼怪的铁头少女。
“我也是一个熬夜刻苦学习如何打鬼的驱魔初级技工。”抱着只要努力,终有一天会成为中级驱魔技工的信念,白棠梨今天也在努力刷直播任务。
然而她刚从商场内买了一杯果汁,坐着电梯到达地下停车场,几乎刚从电梯里跨出来,就被抓包了。
“陆苏远”惊喜地抓住了白棠梨,尽管单方面约了白棠梨吃晚饭,但到点的时候打电话白棠梨没接,甚至到了白棠梨借住的表哥家门口,家里也没人,不仅没找到白棠梨,也没见到白棠梨的表哥。
“陆苏远”对白棠梨她表哥的暗恋并没有随着身体的变化而变化,无功而返的她失落气愤之余,想到现在用的不是自己的身体,也就是说不用节食保持身材了,想怎么吃就怎么吃。“陆苏远”按原计划开车到商场,准备一个人暴饮暴食,没想到刚停好车,就在停车场遇到白棠梨了。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陆苏远”怎么可能再让白棠梨溜了。
直到白棠梨不得不跟“陆苏远”坐在日料店里,白棠梨从来不知道洁癖怪陆苏远居然是这么能说的一个人,平时不是话挺少的小酷哥吗,今天怎么这么能叨叨?
既然已经坐在这了,白棠梨也没客气,很快点了单,等餐上来了,拿起筷子埋头就吃,并施展了话题终结技能,无论“陆苏远”说什么,白棠梨都以“嗯,哦,啊,嗯嗯”来回复。
很快“陆苏远”带着挫败的心情止住了话语,跟着专心吃饭,心想等会邀请白棠梨逛街,给她买买买,没有女人能抵抗这种攻势,顺势畅想一下不久的将来,似乎已经看到白棠梨小鸟依人娇羞靠在自己怀里的场景。
吃过饭在“陆苏远”买单的功夫里,白棠梨打包了一份寿司放在自己小挎包里,对“陆苏远”说了再见转身就走。
这就是白棠梨对待不是朋友的人,狂暴暴雨一样无情的模样吗?这冷酷无情的模样,还是那个性格沉闷但温顺体贴很少拒绝人的小姑娘吗?
“陆苏远”心里泛起异样的波动。
商场十点关门,现在刚到7点,白棠梨又逛了一遍商场每个楼层,这没花多少时间,她实在不想逛了,找了间咖啡厅打发时间,没料到“陆苏远”阴魂不散又出现了。
“陆苏远”主动点了咖啡,“冰美式,没加糖没加奶。”
白棠梨看“陆苏远”的眼神都变了,“你难道一直跟着我。”
“陆苏远”的眼睛微微睁大了一点,显得很诧异她会这么问,并带上了微笑,“怎么会呢,是我们的缘分让我们在这里又见面了。”
这小小的行为习惯让白棠梨有点费解,眼前的陆苏远太像陆苏媛了,尤其是那种伪装得很好,但是依然被白棠梨察觉到了的矫揉造作之感。
白棠梨这次没有拒绝咖啡,她尝了一口,眼睛直直地盯着“陆苏远”瞧。
白棠梨的眼睛瞳仁很黑,清澈又沉静,“陆苏远”能感受到她的目光在自己脸上停留。
白棠梨显然是发现了什么。
“陆苏远”表面稳如老狗,内心已经在担心自己是否暴露了,“你在看什么?”
白棠梨奇怪道,“你……”她欲言又止。
“陆苏远”鼓励地看着她。
就听白棠梨不委婉说到,“你最近变得娘们唧唧。”
“陆苏远”一时之间,心里升起的是对双胞胎弟弟的愧疚,娘们唧唧的败坏了弟弟校草的名头。
两人坐在咖啡馆里也不聊天,主要是白棠梨一直在看书拒绝被打扰。
“陆苏远”的成绩其实也不错,只是远远没到白棠梨如此刻苦的地步,她更乐意把精力放在变美和娱乐上,她心里琢磨着以白棠梨这用功学习的劲头为什么成绩在班里不上不下,难道白棠梨的脑袋其实是个榆木疙瘩?
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白棠梨催促了几次让“陆苏远”回家,“陆苏远”再三强调要送白棠梨回家。
白棠梨看着“陆苏远”的目光仿佛死亡射线。
临近商场闭馆时间,咖啡馆也要打烊了,白棠梨找了个上厕所的借口溜走了。她在厕所隔间里等商场里的人离开,结果听到下班前来检查厕所的清洁工阿姨大喊,“哎哎,这时女厕所,小伙子你怎么往里面冲?”
然后就听到“陆苏远”恍然大悟夹杂尴尬的声音,“对不起对不起,我走错了。”这么多年了,走女厕所太自然了。
看来尿遁也是躲不过“陆苏远”了,白棠梨从卫生间出来就看到站在门口的“陆苏远”,面对白棠梨,“陆苏远”尴尬地不行,“这…总有走错的时候。”
“嗯嗯。”白棠梨敷衍地点点头,“我送你去停车场。”
等“陆苏远”坐上车系好安全带,奇怪于白棠梨怎么还不上车,再转头,车里车外已经看不到白棠梨的影子,她跑了!
“陆苏远”就不信了,才这么一会的功夫,一个大活人还能没了?!她重新下车,在停车场溜达起来找人。
她找啊找,找啊找,从停车场a区走到f区,不仅没找到白棠梨,从f区回a区的路上后知后觉地发现头顶吊灯暗了许多盏,而且从始至终都没遇到一个人,这个时间点至少还能看到下班回家的商场人员吧,为什么一个人都没有呢?
“陆苏远”心中不由感慨:啊,这熟悉的,阴森森的感觉,难道我又撞鬼了?!!
她加快的脚步透露着内心的不安,掏出手机找人求救,手机没信号!
这里太安静了,“陆苏远”注意到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尾随了一个脚步声。很奇怪的脚步声,与地面碰触发出短促而清脆声音,就好像有人踩着高跷迈小碎步一般。
“陆苏远”被恐惧驱赶着奔跑了起来,“救命啊!!!有人吗!!!!!”
……
当停车场鬼气弥漫,白棠梨知道灵异场出现了,鬼怪已藏身周围。被直播系统加持的视野□□裸地在鬼怪藏身处打上发光加粗的头顶字。
【地缚灵父亲】【地缚灵母亲】【地缚灵妹妹】【地缚灵弟弟】【恶灵姐姐】
白棠梨还是第一次见到一家人如此整整齐齐。
【恶鬼姐姐】的鬼气已经蠢蠢欲动。
干架总是需要点趁手武器,白棠梨从自己的小挎包中掏出一把袖珍桃木剑,阿里妈妈批发5块一把,20把起批,送红色流苏挂饰。她自己在桃木剑上刻了简单的避邪符文,磨刀霍霍径直向【恶鬼姐姐】的藏身处。
还没走近,就听远处“陆苏远”的求救声,而“陆苏远”一看见白棠梨,像找到主心骨一样百米冲刺至白棠梨身前,接着钻进白棠梨怀里含着眼泪小鸟依人,她忘了她已经不是那个苗条婀娜的校花,而是一个人高马大的小伙子,甚至忘了陆苏远洁癖怪的人设。
“陆苏远”努力把自己塞进白棠梨的怀里,“qaq棠梨,我好像又撞邪了,有个吹风机在追我。”
画面太美,白棠梨想打人,于是她一个大嘴巴子抽到“陆苏远”的脸上,别看她身板小,力气却不小。一下就把“陆苏远”抽得坐倒在地。
白棠梨似乎听到王一诺若有若无的笑声,环顾四周,哪怕有系统视觉加持也没能找出王一诺的丝毫踪迹。
“陆苏远”捂着脸颊坐在地上一脸懵比加不敢置信,甚至有几分委屈,“你打我?”
白棠梨都给气笑了,“你吃我豆腐我还不能打你了?”
“陆苏远”目光掠过白棠梨a的胸口,内心槽很多,却不能说,捂着挨打的脸颊哭了。
也不见白棠梨道歉或者安慰自己,“陆苏远”更委屈了。
白棠梨还真没理会“陆苏远”的打算,那边【恶鬼姐姐】主动显身了。
破破烂烂的碎花睡裙覆盖在高度腐烂的身体上,又黑又长的头发凌乱披散着,死状凄惨。她歪歪扭扭地走来,含着头,垂落下来的发丝遮掩了大半腐朽的脸庞,却没遮住她充满恶意的咧开嘴角狰狞的笑容。伴随着女鬼带来的限制级视觉效果,令人作呕的恶臭扑鼻而来。
“陆苏远”的胃里翻江倒海,即使女鬼在前,她也义无反顾地吐了。
白棠梨就像没闻到这股气味,也没惊惧于女鬼的形象,她举着桃木剑冲了过去。
在直播频道观众们为惊险一战纷纷给出打赏的弹幕中,白棠梨经过一场恶战,最终成功把【恶鬼姐姐】殴打在地,就差最后送她上天的一击,【地缚灵爸爸妈妈弟弟妹妹】纷纷冲了出来,跪地求饶,求白棠梨放过【恶鬼姐姐】。
恶鬼如果不害人,她怎么会叫恶鬼。
王一诺手编《驱魔技工初级教程》上就用红笔写了,对恶鬼心软就是对自己和其他无辜的人插刀,永远不要犹豫,不要给恶鬼反扑的机会。
“陆苏远”眼睁睁看着白棠梨大战腐尸,眼看即将大获全胜,不知道从哪里跳出来两个中年男女带两个小孩跪在白棠梨面前苦苦哀求。白棠梨心肠冷硬如铁,桃木剑扎进恶鬼心脏,顿时腐尸女鬼化成黑烟散去,当场灰飞烟灭。“陆苏远”震惊到失去言语。
那一家人抱成一团痛哭不已,好不可怜。
白棠梨掏出手机放起超度经,堕落成恶鬼的亲人不在了,他们的牵挂也没了,在经文中回归轮回。
白棠梨收拾好东西要回家,亲眼目睹白棠梨一剑穿胸的铁石心肠冷酷无情之后,“陆苏远”哪敢再指望白棠梨会带自己走。只能自己爬起来,跟上白棠梨,在两个人的脚步之外,还有一个清脆短促的脚步声坠在二人身后,不近不远。
“陆苏远”再度想起被这个吹风机怪物追着跑的恐惧,躲到了白棠梨身后。白棠梨目光来回扫视这片区域,却没发现任何异常,她没看到任何鬼怪。可当两个人继续往前走的时候,那个清脆短促的脚步声再度跟上二人。
像是不知道怕一样,白棠梨朝那个声音过去,最终在一辆黑色轿车后面,发现了一只探头探脑的粉红色吹风机?
“陆苏远”被这只吹风机吓得不行,紧张地揪着白棠梨的衣角,“你一定要保护我!它老是跟着我是不是要害我!我害怕!”
白棠梨尽管有阴阳眼看得到许多奇奇怪怪的东西,但这一刻她再次为人生感到幻灭。
一只,活生生的小猪佩奇?
也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玩意,直播系统连头顶备注都没给它。
白棠梨把这只不到膝盖高的小猪抓了出来,一番威胁后,就听小猪口吐人言自称是“陆苏远”的守护灵,因为太弱小了,只能悄悄跟在后头暗中保护“陆苏远”。
“陆苏远”第一个不信,“不行,我不要一只奇形怪状的猪做我的守护灵。你被解雇了,你走吧你自由了,不要跟着我了。”她的偶像包袱始终很重。
小猪哼哼唧唧,“可不是你们人类选守护灵的,是我们守护灵自己选人类。”说着挣扎开白棠梨的手,灵活得不像一只猪,跳进“陆苏远”的影子消失不见。
系统没发布驱除小猪的任务,那白棠梨也不管了回家睡觉吧。
“陆苏远”更快地拽住了白棠梨,说着自己都脸红的话,“可以麻烦你送我回家吗?我一个人不敢。”
你可真是一个优秀的娘炮。白棠梨心想着,还是把“陆苏远”送上她的车。
“陆苏远”握着方向盘望着不上车的白棠梨,“快上车!”
白棠梨摇摇头,“你走吧,我目送你。”
“陆苏远”含着脆弱的泪光,“你陪我吧,我一个人很害怕。”
白棠梨沉静着小脸,“别害怕,你不是一个人,你还有一只猪守护你。”
听了这话“陆苏远”更害怕了。
不等“陆苏远”发挥软磨硬泡的功夫,她目光近乎呆滞地看到一辆粉红色电瓶车无人驾驶开到白棠梨身旁停下。
白棠梨骑上自己的小电瓶车,“接我的人来了,我先走了。”
“陆苏远”的表情迷茫之中夹杂着恐惧,“……接你的人是?”
“再见。”白棠梨没回答,戴上安全头盔发动电瓶车操作技术娴熟掉了个头潇洒离去。
这时“陆苏远”看到电瓶车后座上坐着一个高瘦漆黑的影子,不详的黑色仿佛流动的液体,正是ktv那天晚上见到的鬼影。
作者有话要说:  我最近迷上了种花嘿嘿
种了一盆宫灯长寿花,花前期像个红灯笼,玲珑可爱红得明朗挂在绿藤上。后期如魔似幻,让我忘记它的可爱,产生拔了它的冲动。
谢谢小天使送的霸王票和营养液,么么哒-3-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唐无霄、哦吼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坐苔一块六、七七八八、江停停、雾影星痕、隔岸等天晴、梦子伏羲_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我是酒窝君 4个;旭域 3个;我喜欢你、一只没名字的娃、七七八八、一箱前 2个;鸩鸠鸠鸩、樱、冥尧少女、云夕、子清、29880232、莫廿、和光同尘、珊瑚君、阿千、霜祁、漠漠然、abu~莫云长生、随意巴黎、江停停、cd动漫君、孤林居士、路人乙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蓝色green 127瓶;藏袖 100瓶;半缘君 80瓶;无影鸟、云夕 60瓶;无辜° 55瓶;刘邦小娇妻 52瓶;矜舟 45瓶;大冶尾喜 35瓶;七七八八 31瓶;顾长卿 30瓶;叶千秋、疯子、鸩鸠鸠鸩 25瓶;君无夕、胭脂蕾丝团~过炎、cd动漫君、橙澄、aqetfc、鸭梨大、木头、唯有爱和美食不可辜负、解冻、雪陌陌、远比远去的更远、黎明魂断、若空 20瓶;路人 17瓶;杜陵 15瓶;莫廿 14瓶;29833816、我是酒窝君 13瓶;cookie、绕床弄青梅 11瓶;解程,隔壁老姜、北秦、阳、凉落、酋霸霸、谦默、八八、泽、haru、艾西伊想当网易狗托、可乐、豆腐渣工程师、第七线、荼溪、沈烛、秀姐姐、窗边的小豆豆、对斑爷实施后-入……、春枝、松露、星期、沅岚烟 10瓶;二公子 9瓶;北极星 8瓶;34157276、醉离 7瓶;我还想吃饭、被吃脑子的z、未兮、口若悬河周泽楷、陌叶、纳星萌、琼花舞 5瓶;枯榮、孤光入梦来、星辰亦幻、哎呦哇 4瓶;请输入您的昵称、阿征呀 3瓶;路人乙、悠u 2瓶;啧啧啧、寒羽、茗若萱、人恒命定、暌违、墨焜、吃货接班人、兜兜、游戏号、piao、千墨道、黑十、澜夏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