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出去打水鬼, 回来天边已经擦亮, 好在正月里家家户户都懒散了些没几个早起的。
白棠梨一路顺利回到家, 窝在舒适的被卧里,临睡前却听冥婚对象说,“正月里事情忙得差不多了, 今天似乎是个见家长的好日子, 等中午我就上门正式拜访你父母,你把东墙收拾一下, 供上我的牌位和香火。”
鬼影在侧, 白棠梨都不敢翻来覆去表达一下内心复杂的愁绪,最终迷迷糊糊入睡。
次日醒来,已经日晒三竿, 她闻到了午饭的香味。洗簌穿衣的时候她内心把如何在父母眼皮底下偷偷摸摸给鬼影设牌位香火的计划过了一边,经过楼下客厅突然发觉家里的氛围似是佛堂古殿般宁静肃穆, 正气凛然。
就见大厅正对大门的那堵墙上原本的八仙过海画像不见了,此时此刻一个神龛在那,甚至供奉了新鲜的水果糕点香茶和点燃的香火。
白棠梨以为自己眼花了, 几步上前甚至踩着椅子凑近了看,她没眼花, 真的是一个崭新的神龛, 木雕精美的神龛里立着一尊似木非木似玉非玉的青年雕像, 古人的装扮,广袖长衫,手持长刀, 姿态凌然,雕工技艺高超栩栩如生,仿佛下一刻青年就会举刀而起,可奇怪在雕像五官模糊难辨,像刻意为之。
白棠梨从雕像手里没有刀镡的刀推断出正是鬼影王一诺的雕像,这就是王一诺的神龛了。
她百思不解跑到餐厅,问起父母神龛的事情,令她大为吃惊的是父母的言辞。
据父母所言,他们昨晚不约而同梦见广袖长衫面如冠玉的仙人在满天金光中,踩着七彩祥云降落在他们家门口,夫妻二人见了赶紧请仙人到家里来喝口茶水休息休息,仙人受到邀请入了门内喝了茶水,将自己姓甚名谁何宗何派一一道来。
白棠梨听父母转述梦中种种,一听就知道“仙人”在胡诌,可架不住父母信了!
梦中主客三人相谈甚欢,一盏茶喝完,仙人念这夫妻二人心善是有福缘的人,于是道要留在白家当保家仙,一来修行,二来积善。夫妻俩听了很是高兴,梦中又听仙人说到起来烧头炷香吧。
仙人话音落下,夫妻俩就醒了过来,艳阳高照新的一天开始。
当他们从卧室到了一楼对着家门的大厅,神龛悄无声息出现在了那里。而神龛里那座雕像可不就是夫妻二人梦中踩着七彩祥云而来的仙人,梦境成真,夫妻二人啧啧称奇,在神龛前供奉上鲜果茶水和香烛。
白棠梨听得一愣一愣的,在父母不断欣喜于保家仙选中自己家的欢颜笑语中,一家人吃过午饭,白家夫妻带着女儿给保家仙也上一炷香,好让保家仙保佑白棠梨身体健健康康,学业进步。
白棠梨依言燃香三拜,惦着脚把香插在香炉里,她就在神龛前清晰可见站在神龛里的雕像模糊的五官有了变化,雕像对着白棠梨笑了笑。
白棠梨日渐习惯越发古古怪怪的日常生活:“……”
她在卧室静静坐了一会,思来想去想不明白王一诺究竟什么来历,明明是只鬼,却冒充保家仙,以后道行再高点,岂不是要原地起死回生大变活人了?
最可怕的是,白棠梨发觉王一诺这只鬼平易近人到仿佛会读心术一般,看透她所思所想,以至于每次都能在她行动之前,把事情提出来办妥了,对鬼而言超乎寻常的行动力。
一时中间她无法分辨究竟是来自未来的直播系统更古怪可怕,还是王一诺更古怪可怕。
想太多会头疼,白棠梨下午收拾了一下东西去了一趟医院,把从水鬼那救回来的小杰生魂送回身体去。
等生魂回到体内,小杰苏醒,他的家人终于放下心来喜极而泣。白棠梨没在医院待多久,医院里生者死者齐聚,鬼怪都比别的地方密集。白棠梨一贯的做法是低着头看脚下的路快速走过,生怕被鬼怪发现自己能看见它们而被纠缠。
然而今天白棠梨没能成功低下来头,她能感觉到自己的身后被阵阵寒气笼罩,寒意透过层层衣物,让她想忽视也不行,是王一诺的气息。
白棠梨被冻得牙关打颤,在人来人往匆忙的活人中夹杂死灵的医院走廊里,白棠梨低声道,“王一诺?”
王一诺的声音就在白棠梨耳边,“别低头,看着它们,生死有别阴阳相隔,各有各的规矩。它们要是不长眼来惹你,你也不必委屈自己。”
白棠梨打心眼里想拒绝,在她想低头移开视线的时候,她的行动被看不见的一双手扼制,那双手强制她抬头目视前方,把那些因为种种意外亡故或病逝的鬼怪模样收入眼底,甚至于直视那些鬼的目光。
当前方最近的鬼注意到白棠梨能看到自己的时候,头顶写着【跳楼鬼】的家伙用它支离破碎呈现死状的灵体向白棠梨走近,落后跳楼鬼几步远的另一只女鬼也注意到白棠梨能看见鬼,随后走廊里的鬼纷纷汇聚而来:多么稀罕啊,这个活人能看见鬼,不缠她都浪费她见鬼的天赋,陪这小姑娘玩玩吧。
一旁病房里的护工出来看了眼,“真奇怪,怎么突然冷起来了,谁把暖气关了?”护工看到站在走廊里的白棠梨,“看把这姑娘冻得牙都打颤了。”护工看不到此时此刻死法千奇百怪的鬼层层包围在他们身旁,只抱着臂膀喊着冷快速从过群鬼去找护士反映暖气坏了。
白棠梨强忍着咬紧牙关,“它们都过来了,怎么办?”
王一诺的声音就在她耳朵边上,反问她,“被苍蝇围上了怎么办?”
白棠梨抬起手臂挥了挥,做出赶苍蝇的动作,她睁大了眼睛看见几乎要贴到她脸上的女鬼如同真的苍蝇一样,随着她挥手的动作摔了出去,挥手的动作一来一回,她身前一圈的鬼如同风暴中的小可怜哎哟哎哟惊呼着,七零八落摔了出去。
白棠梨十分震惊。
这些鬼!简直是假摔中的职业高手!一时之间把她这个柔弱女子衬托得仿佛什么民间气功大师,挥手之间就会有看不见的神奇气功把它们打到十米开外震伤五脏六腑吐血如瀑!
这真实而不做作的演技,想必它们生前都是假摔界的扛把子吧。
白棠梨不由有些好奇,究竟是怎样一种敬业精神,死了还要贯彻假摔的职业规范。
神思飘忽之间,突然见一只吊死长舌鬼摇摇摆摆扑来,白棠梨下意识推了一手,吊死鬼倒飞而出,摔到走廊尽头。
看前锋被摔得这么惨,可见是遇到一个厉害的活人。后边的鬼一哄而散穿墙而逃,一个不留,转瞬走廊里空空荡荡。
白棠梨举着手依然十分震惊。
直播前的观众也十分震惊,搞不懂怎么回事?
白棠梨无法摆脱震惊的情绪,她自认是个柔弱的普通女子,为什么打起鬼来像个不讲道理的大力士?究竟是这些假摔界扛把子太能演,还是她拥有着自己都不晓得的天生神力?
像是被她举着手傻乎乎的样子愉悦到了,王一诺低低笑了起来,凭良心讲,王一诺的鬼影形象很惊悚吓人,可和外貌形成反差的是笑声又苏又麻,让白棠梨耳朵痒痒的。
白棠梨还没来得及为自己突然萌动的少女心绪脸红一下,就听王一诺接着说到,“晚上约会吗,墓地一起看鬼火。”
白棠梨心中的小萌动如同潮水退去,结巴道,“不、不去,快开学了,我要写寒假作业。”
王一诺无情揭穿,“别的大学生有没有作业我不知道,你没有。”
白棠梨欲哭无泪。
是夜,凌晨时分,距离白棠梨家最近的一块墓地骑自行车过去大概二十分钟。
白棠梨憋红了脸吭哧吭哧踩着自行车,越踩越累,直播弹幕里的观众为卖力骑车的女主播流下心酸的泪水。毕竟她后座上还坐着那么一大只鬼,真是一只恬不知耻的鬼,居然让女士骑车带。
王一诺尽管心里什么都知道,但她丝毫不动容,“加油,快到了。”
白棠梨气喘吁吁,“为什么,你一只鬼,还那么重?”
王一诺回答得毫无诚意,“因为我是石头精。”
白棠梨不说话,并知道这个鬼在胡说八道。
好不容易到了墓地外头,白棠梨望着高高的围墙,连理性劝退的话都没来得及讲,就感到王一诺扶上了自己肩膀推了自己一把。白棠梨被推得往前一跨,眼看着自己的鼻梁就要撞上围墙,眨眼的功夫却穿墙而过到了墓地里头。
白棠梨倒抽一口冷气,“你能带着活人穿墙!”功力多么高深的一只鬼啊!
大晚上的墓地里王一诺放心地显出鬼态,如同沥青一样的暗物质胡乱拉扯着塑造出了人形,仔细看还能看到暗物质缓缓流动,以至于这个人形无时无刻不在变化,狰狞又诡异。
墓地里的原住民没有直接现身,似乎畏惧于身旁这只功力高深的大鬼,借助直播系统的头顶名称功能,白棠梨一清二楚原住民们躲在墓碑里、灌木丛里、骨灰盒等等。
跟在王一诺身边缓缓前进,鬼气森森的墓地带给人间最直观的影响就是干扰电子设备。先是手机失去信号,接着突然黑屏死机,白棠梨不能用手机的手电筒照明了。
白棠梨懊恼自己的大意,“我应该把蜡烛带上的。”
说着,白棠梨背着王一诺小心瞄了瞄直播屏幕,今晚夜探墓地直击灵异现场的标题,让直播前的观众人数又往上蹿了蹿,几近百万人。白棠梨为这高人气诧异了一瞬,转念又想到未来有人气的直播都是上亿观众起跳,她这根本算不了什么。忽略观众人数不计,关掉密密麻麻的弹幕,虽然她肉眼不能暗中观物,但直播屏幕直接是夜视模式,把周遭的环境收录屏幕中。
白棠梨不能一直看着直播屏,怕自己怪异的行为引起王一诺的怀疑,隐藏掉直播屏,她摸着黑磕磕碰碰走着。在经过一段矮台阶的时候,白棠梨踩空在地上滚了几圈,她自己爬了起来,她一度感到空气有些尴尬,“太黑了,没看清。”
黑暗中王一诺的声音就在白棠梨身旁,话题突如其来,“你知道人生来有三盏灯吗?”
白棠梨自然知道这种民俗传说,“知道,一盏在眉心,两盏在两肩。”
民间传说活人身上有三盏灯,一盏眉心,两盏两肩,是人身上的阳火,走夜路的时候如果有人喊你名字不能猛回头也不能随便应答,否者会吹灭自己肩膀上的灯,或是被周遭的鬼拍灭灯,从而招鬼上身。
白棠梨疑惑道,“这不是传说吗?”她虽然天生阴阳眼,可长这么大至今没见过谁身上有所谓的三盏灯。
这时墓地中传来两个男人的声音,尽管他们刻意压低了音量,但在寂静的墓地中十分清晰。
一个男声说话,“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我怎么感觉除了我们还有别人在墓地里。”
另一个粗犷的男声接话,“别吓唬自己,除了我们哪有别人。”
白棠梨翘首望去,隔着一道道墓碑和常青树,她看到两束手电筒的光扫来扫去,在寻找着什么。
白棠梨简直没脾气,凭什么他们的手电筒还能用,她的手机直接死机。
在那两个人发现她之前,白棠梨躲到一丛常青树后,王一诺高大的鬼影跟着站到她身后。远远见打着手电筒的两个男人从石子小道上走近,再近些时候他们手中手电筒不约而同闪了闪,齐齐熄灭。
白棠梨心中叹息,多么老套的套路,吓唬人的第一步,夺走他们的光明!
“别叹气,仔细看。”王一诺提醒道。
白棠梨就像上课走神被抓住的小朋友,马上抬头挺胸聚精会神向小道上因为手电筒突然失灵而慌了神的两个男人望去。
她看得一眼不眨除了两个慌神的男人也没看出什么名堂,眼睛都看酸了,这时候高大的鬼影俯下身对着她的脸吹了一口气。凉凉的气体拂过酸涩的眼球,一阵突如其来的刺痛让她闭上眼睛流出几滴生理泪水。白棠梨揉着眼睛,再睁眼,她看到小道上两个男人身上头顶一簇火苗,两肩各一簇火苗,黑夜对她而言不再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她的目光所及能见活人身上阳火点亮的五六米可视范围,多么醒目招眼。
“你知道被鬼吹灭三盏灯会发生什么事吗?”王一诺问。
不等白棠梨阻止,高大的鬼影朝小道上抱在一起走着的两个男人走去。他们看不见一只狰狞的鬼来到他们身旁,白棠梨眼睁睁看着王一诺抬手盖在瘦高个的男人左肩上,男人左肩上燃得正旺的灯轻而易举灭了。
男人的脸上肉眼可见笼罩了一层黑气,这是离死不远了。
王一诺挥手抹灭了男人右肩上的灯,他的同伴没有发觉瘦子的脸色在一会儿的功夫里发生了巨变,瘦高个男人此刻眼珠子都发青了。
当王一诺盖灭男人头顶那盏灯的下一秒,男人睁着发青的眼睛扑倒在地,一动不动几秒钟内断气死翘翘。
这已经是个杀人直播了!未来观众虽然不懂为什么人身上有三把火苗,也不懂鬼影灭三把火苗人就死了是什么原理。可现在死人了!直播弹幕被观众的土拨鼠尖叫填的密密麻麻。这恐怕是直播系统历史以来观众最想报警的直播频道了。
可惜白棠梨没有把注意力分给直播,她只关注于眼前,她的内心不可谓没有震动,活生生一条人命就这么死了,这个男人像根杂草任人轻贱,他的生命就像一盏灯一样别人说灭就灭。
同伴走着走着就死了,让另一个人几乎崩溃,他再也顾不得今晚来墓地的目的,鬼哭狼嚎着丢下同伴的尸体跑出了墓地。
墓地里阴风阵阵,白棠梨能感觉到自己身上的阳火很旺,比刚才那俩个正值壮年的男人加在一起都旺。可身上的火光并没有带给她温暖。
没有外人了,白棠梨抱着双臂到了尸体旁,她的牙关又在打颤了,“怎、怎么办?要报警吗?”
王一诺思考报警的可行性,“嗯,不错,报警说鬼在墓地杀人了,你是目击证人。”
白棠梨设想了一下这么说的后果,只能咬牙狠心道,“那就找个坑埋了吧。”
王一诺向白棠梨投去孺子可教的欣慰目光。
白棠梨越是背离自己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内心越是痛苦,对着地上无辜丧命的尸体露出复杂的表情。
她不知道直播前的观众们又开始了新一轮土拨鼠尖叫,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他们的女主播和杀人凶手狼狈为奸,准备一起毁尸灭迹了。妈呀!这个事件神展开。
观众:刺激!
理智告诉白棠梨,现在最重要的是在别人发现之前,把尸体处理妥当,不然她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然后王一诺告诉她,“毁尸灭迹太麻烦了,让他自己回家去吧。”
然后地上趴着的尸体手脚抽搐着,自己爬了起来,他似乎以为自己摔倒了,边爬边骂骂咧咧,“操,什么垃圾石头路,摔死老子了。”
白棠梨眼睁睁看着他眉心两肩重新亮起比起原来,细小微弱了许多的火苗。
瘦高个的男人爬起来后四处张望了一下,判断出自己摔倒昏迷之后同伴丢下自己跑了!很快他叫骂着同伴的不靠谱,大步离去,根本没看到白棠梨就站在一旁。
等墓地了听不到男人的叫骂声,目睹男人微弱的阳火消失在常青树小道尽头,白棠梨不可思议道,“他现在算活着吗?”
“我与他无怨无仇,当然不会害他性命,刚才灭他阳火只是为你演示一下火灭的后果。”
白棠梨麻木道,“会死。可死了又怎么复活的???”
白棠梨感到事情的经过一定被按了快进键,所以她才没看到复活的过程!
靠一个直播系统续命的白棠梨真的很想知道复活的原理!她三分着急七分期待地望着王一诺黑漆漆的鬼影,王一诺对视了一会伸手替白棠梨擦掉眼屎。
白棠梨:“……谢谢。”
“接下来为你演示阳火虚弱会发生什么事。”王一诺像一个兢兢业业的主课老师一样,带着白棠梨转眼就跟上了那个男人,鬼遮眼是鬼怪常用障眼法,王一诺带着白棠梨大大咧咧跟在瘦高个的男人身后,不用担心自己踪迹暴露。
瘦高个男人走着夜路,能听到身后传来若有若无的脚步声,他走,脚步声就跟,他停,脚步声就停。可每次回头身后的路面空荡荡,根本没有别人。越走越怕,越是害怕嘴里骂得越大声,被他微弱阳火吸引来的孤魂野鬼里胆小的被骂走了,剩下一个凶的绕着瘦高个男人转圈,不怀好意不言而喻。
接下来白棠梨他们目睹了孤魂野鬼附身的一幕。
白棠梨还是第一次见鬼附身,那个男人因为紧张害怕而绷紧的身体突然卸了力,放松了四肢继续走着,嘴里的叫骂也戛然而止,脚步轻快极了。
白棠梨盯着看了一会,才发现这个男人是踮着脚走路,难怪脚步这么轻快。她看着男人两肩头顶亮着绿油油阴森森火苗的身影彻底消失在黑夜里。
等她凌晨回到家里躺进被窝,不由自主生出“啊,今天也长姿势了呢”的感慨来。
甚至顾不得查看直播系统的消息,倒头就睡了。
就算主播睡着了,系统依然把消息刷新在后台。
【完成夜探墓地,获得生存天数3天。】
【完成生者三灯事件,开启阴阳眼新视觉,获得生存天数5天。】
自从墓地那晚之后,白棠梨被迫过上了白天补觉夜里跟王一诺出去溜达昼夜颠倒的日子。甚至于每晚出去上完实践课后回来,王一诺还会出试卷测试白棠梨是否掌握了知识点,理解透了鬼的特性、驱鬼要点。白棠梨学得越多,知道得越多,越是背离自己的社会主义道路,隐隐有些担心自己将来会入神棍这一行。
好在寒假即将结束,开学的日子到来了!
白棠梨早早整理好了行李,迫不及待要回去上学,想念着沉迷学习天天向上的时光。
离家之前,白父白母让白棠梨给保家仙最后上柱香,保佑她一路平安。
白棠梨燃香三拜后,心想可不是一路平安吗,王一诺活像个背后灵,要跟她一路的。
踏上返校的动车后,白棠梨接到久违的电话,来自貌美如花的校花陆苏媛。
校花轻柔动听的声音在电话里说,“棠梨,你返校了吗,我去动车站接你。”
白棠梨可不留情,“我们的塑料姐妹情在鬼屋你推我下楼的时候就结束了,我知道你是为了我表哥才接近我,其实看不上和我这种普普通通的女生交朋友。以后各自安好吧,你继续当你光鲜夺目万人迷校花,我继续当我的不起眼女大学生。再见。”
被挂了电话的陆苏媛在房间里走了几圈在梳妆台前坐下,给自己化了一个精致的素颜妆,左右欣赏了一会自己的美貌,估算着白棠梨一贯的返校习惯准备去动车站堵人。
陆苏媛从小到大傲惯了,无论男女,只准自己甩别人,别人别想甩了她!白棠梨这样内向的小女生,在陆苏媛看来哄起来太容易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小天使们给我投出了霸王票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一只隐身喵正在靠近你 1枚、我是酒窝君 1枚、阿喵 1枚、苏希 1枚、疏林落雪 1枚、路人 1枚、斐迟 1枚、澜夏 1枚、33730925 1枚、唐无霄 1枚、酒薰 1枚、缺口√ 1枚、轩轩爱看文文 1枚、我喜欢你 1枚、疯子 1枚、七七八八 1枚、叮叮咚咚大人 1枚、解程,隔壁老姜 1枚、红茶包 1枚、孤林居士 1枚、菌菇汤 1枚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鸩鸠鸠鸩 1枚、懒惰的熊罴 1枚、七七八八 1枚、苏希 1枚、七个玲玲玲子 1枚
感谢小天使们给我灌溉了营养液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七个玲玲玲子 130瓶、七七八八 104瓶、懒猫 62瓶、寒露 60瓶、巴啦啦大汤圆 50瓶、我是酒窝君 50瓶、矜舟 40瓶、煜 30瓶、苏希 30瓶、唯有爱和美食不可辜负 20瓶、余温 20瓶、鸩鸠鸠鸩 20瓶、绾爷 20瓶、隔壁老王 20瓶、鹑衣 20瓶、懒惰的熊罴 20瓶、烧鱼鱼鱼鱼鱼鱼 16瓶、疯子 14瓶、樱 12瓶、第二行情诗 11瓶、蛖仒 10瓶、韶晩 10瓶、小妖精们 10瓶、你啊。 10瓶、cd动漫君 10瓶、浪里银 10瓶、20899019 10瓶、八八 10瓶、乌痕曲鸣 10瓶、安琪沫沫 10瓶、1273 10瓶、我喜欢你 10瓶、小鱼儿 10瓶、凉粉。 10瓶、星雨 10瓶、解程,隔壁老姜 9瓶、aqetfc 6瓶、北极松鼠 5瓶、石性儿 3瓶、大帅比爸爸 3瓶、二公子 3瓶、abu~莫云长生 2瓶、陌叶 2瓶、cc喵 2瓶、坤乾雨 1瓶、路人乙 1瓶、村里网不好 1瓶、戏 1瓶、方依茗 1瓶、大刀凉皮。 1瓶、吃货接班人 1瓶、叶玖 1瓶、西孑 1瓶、piao 1瓶、谈笑 1瓶、天涯行歌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_^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