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一点, 白棠梨在回家的高铁上接到了警局的电话, 询问她的下落。
原来昨天陆苏媛几人逃离古宅后, 错过了末班巴士,连夜走路到了附近乡镇夜宿一宿后,次日中午才鼓起勇气报警, 说古宅探险同伴失足坠楼身亡。
警察同志尝试打来电话, 陆苏媛几人异口同声咬定当场死亡的人,却接了电话。
白棠梨问, “是陆苏媛报警说我失足坠楼的, 而不是她失手推的?”
得到了肯定的答案后白棠梨心平气静说到,“那个老房子里的确挺恐怖的,他们估计都吓懵了, 我只是摔下去昏迷了。现在已经在回老家的动车上了,麻烦您帮我跟同学们报个平安。”
挂完警察同志的电话, 不一会陆苏媛拨了电话过来。
白棠梨心里已经知道陆苏媛是一个爱慕虚荣、不敢承担责任、承认错误的人,此时此刻她没心情接电话,手机关机, 闭目养神。等年后回校,跟陆苏媛塑料都不如的姐妹情也可以断了, 她爱追谁追谁, 别想叫她夹在中间递情书。
白棠梨的行李早早寄回家中, 山中古宅回来两手空空回家,落得一个轻便,高高兴兴出了高铁站。老家这边城市天气很好, 阳光郎朗,驱散了冬日的阴霾,令白棠梨心情好了许多。坐了一个多小时公交,在天色暗下来之前,白棠梨回到自家所在的村子,这个村子周围多是果园大棚。村口道路两旁挂上了红彤彤的灯笼,家家户户院子门口贴上了春联,不少人家遵循旧习两扇门扉贴了门神,满是年味。
白棠梨路过村口和熟悉的村民打了招呼,沿着不规则石板路往家里走,路过领居家敞开着的院门,见院子里邻居家头发雪白慈眉善目的李奶奶坐在院子里的板凳上用方言说话,“太阳下山天冷了,小伙子哪家的快回家去喽。”
白棠梨记得小时候李奶奶常常给她麦芽糖吃,她初中上学住校后就很少见到李奶奶了,在她心里李奶奶一直是一个十分亲切可爱的老人家。白棠梨往院子里跨了几步喊了一声,“李奶奶。”她目光从院子里扫过,枣树下李奶奶坐着板凳,边上还有一张空荡荡的老人摇摇椅在微微晃荡,不知是否风吹动了。
李奶奶回头见了是白棠梨,立马眉开眼笑,“是小梨花回来啦,你爸妈这些天一直等你,你快回家去吧,他们做了鱼等你呢。天黑了外面不安全,晚上不要出门。”
白棠梨乖乖应声说好,退出院门的时候还听到李奶奶絮絮叨叨的声音,“天要黑啦,小伙子你快快回自己家去。”她似乎听到摇椅摇动的声响。
白棠梨回到家里,父母见了她一阵高兴热闹,一家人高高兴兴吃过晚饭,母亲做的糖醋鱼让白棠梨横扫而光,肚皮吃得很是满足。
坐在沙发上与父母闲聊着,白父说起隔壁邻居一件奇事,“隔壁老张一家凑好了假期要去欧洲旅游过年,前些天老张梦到李老太叫他们一家别出去旅行否则车子会翻,还叫孙子千万别到河边玩,老张起先不在意,一连梦到好几天,老张心里也慌,只能把票全退了。”
白父口中的老张正是隔壁李奶奶的儿子张满福,白棠梨要喊他张叔,胖乎乎的一团和气,很孝顺的一个人。
白棠梨听着感到不对劲,“李奶奶她托梦给张叔?”
白母说到,“李奶奶她一个月前急病过世了,你那时候准备期末考试,我们也没告诉你。”
白棠梨有些恍神,她今天还跟李奶奶说话呢。有些人过世后的样子跟生前一模一样,白棠梨一不留神就会认错。
洗过舒服的热水澡,擦干头发,睡前白棠梨手机重新开机,竟有许多一起古宅探险的同学打来的电话。她刚在群里回复自己安全到家的信息,陆苏媛的电话马上拨了过来。
白棠梨这次接电话了。
陆苏媛真不愧是校园女神,她的声音轻柔悦耳很是动听,“棠梨,你到家了吗?真是担心死我们了,还好你没事。”
白棠梨半天没出声,静静听着陆苏媛的独角戏。
“棠梨,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怪我们丢下你,我们不是故意的,那里闹鬼我们吓坏了。我们真的真的抱歉当时没有把你带出来。”陆苏媛心里有块石头一直悬在半空,根据李甜甜和刘涛涛所言,他们俩的确看到白棠梨脖子摔折了,那种伤势可以肯定白棠梨死在那了,可第二天白棠梨活着独自离开了鬼屋。这简直是一出教科书式女鬼死而复生回来复仇的都市怪谈开端。
在古宅里亲眼见过鬼后,陆苏媛真怕白棠梨会变成厉鬼回来找她报仇。
陆苏媛还在电话那头言辞恳切说着些什么,而白棠梨此时的注意力被直播系统吸引。
【检测到主播正在灵异现场,现在开启了直播,请主播文明直播。】
白棠梨条件反射环视自己的房间,房间里一切显得那么正常,丝毫看不出异常的地方。
“我有事,下次再聊。”
陆苏媛听到白棠梨简单冷清的一句话后马上被挂了电话,说了半天好话落得这个结果,她气得把手机砸在床上,她跑到双胞胎弟弟房间里要求陆苏远给白棠梨打个电话,替她解释。
陆苏远正在看书,被打扰的他恨不得把陆苏媛扔出去,“解释什么?当时的情景你把人推下去了,她没事算她命大,等年后返校你当面跟她道歉好了。”
陆苏媛不听,非要陆苏远马上打电话,姐弟俩在房间里吵起架来。
另一边白棠梨挂了电话,她仔仔细细检查了一遍房间,没有任何异常的地方,为什么系统会开启直播?
观众们发来问候,问主播今晚带他们看什么灵异现象?
一个好的主播,显然是要让观众们满意的。
白棠梨沉思了片刻,坐到电脑前,点开了历年经典恐怖片,“现实里的灵异现象不是每天都能遇到,不过我们可以从影视作品开始了解,这里有僵尸丧尸、妖魔鬼怪的电影,都是些荒诞离奇的故事,一点也不恐怖,适合睡前调解心情时观看。”
白棠梨带着未来的朋友们看起了恐怖片,似乎他们那边没有这种类型的电影,纷纷以上课的姿态在光脑前坐好,聚精会神看起来了白棠梨口中的“一点也不恐怖的灵异科普教学电影”。
恐怖片之所以恐怖,是因为会营造氛围,剧情、配乐、画面,带着观众接近恐怖。
虽然对未来人而言,白棠梨这边播放的恐怖片拍摄手法很古早,但随着电影的播放,白棠梨不知道这些自诩胆大无比的未来人在光脑前纷纷抱紧了自己。电影播放到一半白棠梨就困了,这两天大起大落的经历让她困顿不已,有观众发现主播哈欠连天,体贴的让她先去睡吧,电影可以挂机播放。
白棠梨依言设置了挂机播放电影后,她回到床上听着电影阵阵音效渐渐入睡。
睡熟后的她不知道的是,随着电影播放到结尾,直播画面切回到了她身上。
白棠梨睡得脸蛋红扑扑,很是香甜。
就当看睡播了,主播睡着的样子多可爱多治愈啊,正好缓缓刚刚看完主角团队全灭恐怖片的紧张心情。
然后观众们眼睁睁看着直播画面中,白棠梨那张双人床碎花被子一角搭上了一只漆黑的手,接着被子掀开了,熟悉的鬼影仿佛在自己家一样自然的上了床躺进被窝里,紧紧挨在睡得什么都不知道的白棠梨身边。
#快报警!!!!!!!!!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是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救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弹幕被尖叫淹没。
他们试图叫醒白棠梨,可隔着一个时空,当主播不主动看直播系统的时候,他们什么也做不了。
有些担忧白棠梨安危的人在光脑前坐了一整夜,始终紧盯着屏幕,睡到半夜白棠梨甚至翻了一个身,她的脸距离鬼影被阴影隐藏的脸就差半个巴掌的距离,让观众更紧张了,替她操碎了心。当第二日天空微微亮起,躺在被窝里的鬼影像一只漏气的气球,被子缓缓瘪了下去,鬼影消失了。
白棠梨睡到中午才起来,在观众的提醒下看了昨夜的回放。
当睡熟后自己身边悄无声息睡了一只鬼是什么感觉?
白棠梨流下后知后觉的冷汗,经过这么一遭她对自己的床产生阴影了。另一边观众不停大喊,叫白棠梨快点报警把这个鬼影抓起来!
报警抓鬼?!
白棠梨更怕警察叔叔以虚假报警的名义把她先抓起来。
白棠梨不得不对未来的朋友们解释,她为什么不能报警抓鬼。
#主播真是不容易。
#既然鬼没有人权,为什么不消灭它们?
#来无影去无踪的敌人实在太可怕了,如果它们成为敌国间谍,我简直不敢相信我们的星球要怎么灭亡。幸好我们的世界没有这种可怕的物种存在。
#幸好我们这里没有鬼
#幸好我们这里没有鬼+1
#幸好我们这里没有鬼+9999
说到消灭鬼,白棠梨有些头疼,她有搜集护身辟邪功效的道具的习惯,上大学她寄宿远房表哥家里,很多东西不能带过去,所以都摆放在家中。有了这些辟邪道具的庇护,她敢说她家里是村里最安全干净的地方,鬼路过她家门口都会掉头赶紧跑。然而这个鬼影竟然能跟到屋子里来,鬼影不是普通的鬼怪,它的实力该有多强?
白棠梨大概是明白了,地下室里的鬼影说冥婚不仅仅是说说而已,被鬼跟着无疑很有压力。白棠梨在卧室里试探地说,“王一诺,你在吗?”
卧室里没有回应。
或许白天有太阳,阳气重,鬼不方便直接现身。白棠梨如此想着趴到了床底下,“王一诺,你在吗?”床底下没有藏鬼,她一连去卫生间、衣柜、阁楼问候,都没发现鬼影。
之后几天鬼影都没有再出现,让白棠梨放松了下来。
虽然村子里的生活很单调,但未来的观众们对村子里的山山水水果园村民年味习俗充满了探古的兴致。过了除夕后进入走亲戚模式,又一天走亲戚回来,客厅里的电视机正在播放地方新闻。
白母见了,抱怨女儿的马虎,“梨花,怎么出门老忘记关电视机。”
这样的事情发生好几回了,白棠梨作为最后一个出门的人只能背这口黑锅,她大约知道谁会在一家人出门后看电视,看不见的鬼影。
自此上回夜里鬼影摸上床后,白棠梨就不爱待在房间了。现在离晚饭还有一会,她干脆揣着暖手袋出门溜达溜达,顺便带未来观众来个土味直播。从邻居家院子门口经过时候她顺势瞅了一眼,“李奶奶”不在了,就见李奶奶的儿子张满福在院子里收拾东西,他也看见白棠梨了,“梨花啊,去哪呢?”
“闲着没事,出门散步。”白棠梨回答。
“哎。”张满福应了声,又扬声道,“你要是看见小杰帮我喊他回来吃饭,小兔崽子整天疯跑,也不知道跑哪去了。”小杰是张满福8岁的小儿子,见墙就翻见树就爬非常调皮。
“知道了。”
白棠梨沿着房舍间的小路溜达到河堤边,看附近村民养的一群大白鸭子在水里觅食。可能是河里藻类多,水质发绿,三四米深的河水几乎看不清水下的样子。不过夏季大雨水涨上河堤的时候,能冲上来不少大鱼。
白棠梨在河边溜达了一段路,就见几个钓鱼的老大爷收拾东西打道回府。到饭点了,他们赶着回家吃饭。都是一个村里相熟的人,白棠梨问老大爷们有没有看到小杰。
老大爷回复有几个熊孩子跑上游玩去了。
白棠梨往上游走去,出了村子范围河堤边从水泥路变成了踩平的泥土路,枯败在寒冬里的杂草垛在泥路上东倒西歪,下脚得小心别滑下河,水虽然不深,但冷得够呛。
走了没一会,前边疾跑来一个挂着两条鼻涕的小胖子,小胖子也看到白棠梨了,喊了起来,“小杰掉河里了!小杰掉河里了!”
闻言,白棠梨跑了起来,“你去村里喊人!”她跑得飞快,前边河堤处终于看见几个孩子的身影。小杰在河水中扑腾,越是扑腾离河岸越远,白棠梨赶到的时候他已经漂到河中央。几个孩子面对同伴落水急得在岸边团团转,眼见小杰没力气扑腾要沉下去了,白棠梨来不及多想脱了羽绒外套踢掉鞋子跨进河里。
她水性很好,也不打怵,无视河水刺骨的温度,摆着手臂游向小杰,不多时到了小杰身旁,勾着孩子的脖子让他脸露出水面呼吸。小杰喘上了一口气手脚无力仍由白棠梨摆弄,白棠梨赶紧带着小杰往岸上游。
短短的距离却感到小杰越来越重,像个秤砣一样直直往下面坠,重到从她的臂弯里滑进了水底。
这熊孩子莫不是在衣服里藏了石头?!
眼看着河水淹没孩子的头顶,白棠梨深吸一口气扎进水里捞孩子,她指尖摸到了孩子衣服帽子,紧紧拽着帽子往上提,却遇到了不合理的阻力。白棠梨心里一惊,往昏暗的水下望去,似乎有个人影在河底水草间伸着长得不可思议的手臂拽住了孩子的脚。仅管看不清那究竟是什么鬼东西,但直播系统耿直的在那玩意头顶打上一行发光加粗的字【白水河村水鬼,三星鬼怪】
一串气泡浮上水面,孩子肺里的空气挤了出去。
眼看着孩子就要被水下的东西抢走了,白棠梨使出吃奶的力拽着孩子往上游,很快她发现她不仅没能带着孩子游上去,甚至连她也在下沉。
这条水深三四米的河在这一刻变得仿佛深不可测,头顶的光线昏沉如入夜,岸上孩子们的叫喊也随着水的厚度而远去,氧气在胸腔中耗尽临近极限,水草仿佛活过来一样纠缠在身侧要将她们五花大绑,在随波飘荡密集的水草间白棠梨看到水鬼青白可怖的面容逼近,它咧开嘴露出狞笑,像超市打折现场的大妈一样用无人能及的神力从她手中抢走溺水的孩子。
眼看小杰要被水鬼拖走了,白棠梨几乎绝望的时候,越她的肩膀从后方突然伸来一只手,那条手臂如此古怪,像是三流雕像家用一团黑暗物质随意拉扯捏造而成的手臂。这是谁的手?白棠梨以为自己缺氧出现了幻觉,可后背实实在在接触到了实物,就像有一个人在她身后。白棠梨不由睁大了眼睛,那只黑色的手臂以一种不容反抗的强势姿态扣住了水鬼肿胀青白的脸。
黑手臂在流动。
不,确切说是覆盖在手臂上的黑色物质如同沥青一般从手臂流向水鬼,不一会就裹上水鬼的头面,水鬼松开了孩子抱头挣扎,形状恐怖如滚油浇头,它在淤泥里水草间翻滚,向河水深处逃窜。
那一刻白棠梨看到那只手臂黑色物质流走的间隙露出的真实模样,皮肤白净的人类手臂,薄薄的肌肉附着线条瘦长而紧实,青色的血管在皮下浮现,毋庸置疑是生命鲜活的模样。转眼的功夫黑色物质重新覆盖,将那条手臂隐藏起来。
一股外力拖着白棠梨上浮,接触到空气她大口呼气,手里还紧紧拽着孩子的衣服,她们被水里看不见的力量推上了河岸。
小胖子带着村里的人赶来了,把她们从水里拽上岸,有人给溺水的孩子做心肺复苏,有人脱掉白棠梨湿透的线衫为她裹上干燥的大衣,手忙脚乱的村民大声呼喊着,“有气了!有气了!快把孩子们背回去!”
白棠梨这才发现自己已经手脚虚软,冻得浑身哆嗦,被人背回家去,在白母的照料下擦干水换上干净的衣服裹进被子里,喝了姜茶又吃了点东西,感觉自己活了过来。隔壁的小杰已经送去医院治疗,乱糟糟的一天随着入夜而渐渐回归平静。
等白父白母去睡了,白棠梨关了卧室灯躲在被窝里看直播系统的未读消息。
【击退三星水鬼,获得生存天数10天。】
此刻她的生命倒计时加加减减回到30天,她被背会村子脱离事发地点后直播自动关闭了,但观众的留言层层叠叠。
#主播,快告诉我们赶走水鬼的是谁???
白棠梨心道:当然是古宅里的鬼影。
剥离黑色物质后鬼影显然有人类正常的面貌,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会以可怕的样子现形。
#可不可以弄点黑物质的标本寄给我,我愿意用用十根金条换!
#希望主播反省一下自己,居然不带防具跳进冬天的河水了。
#前面的闭嘴吧,主播酷毙了好吗!
她见义勇为跳水救人的行为获得观众许多打赏,她不知道打赏来的货币在两个世界的购买力,但系统给出的货币兑换生命天数非常高昂。至今为止,她一共收入89万货币,而生存天数兑换是100万货币购买一天生命。观众基数目前是二十万上下浮动,以后可能会增多也可能会减少。
白棠梨简单为自己算了一笔账,根据观众平时透露的消息,在他们的世界像她这样的主播还有许多,红的粉丝千千万万分分钟上亿,而她在主播队伍里就是个小透明,《古代灵异女主播带你走近不科学》的小众题材不好好经营观众都跑光,她差不多就凉了。白棠梨暗暗下定决心,她不能凉,她要活到七老八十寿终正寝!
驱邪五星鬼怪奖励30天,击退三星鬼怪奖励10天。白棠梨为自己的弱小而发愁,一是没实力,二是三星以上的大鬼也不容易遇到。心想往后找一星鬼怪刷生存天数,找玄学大师学正经的驱邪本事,再把鬼屋探索的事情提上日程作为吸引观众的热点,还有学校里的各科目学习也不能落下。
她过目了下个学期学习计划上的几项考试,入睡前深深地叹了口气。
……
她的家乡鲜少下雪,哪怕难得下雪,雪花飘飘悠扬落地的时候就融成地上的积水,为这寒冷的冬日带来潮湿的空气。
白棠梨呆呆地站在黑色的田埂上仰着头望着天上一轮硕大的满月,柳絮一般细碎绵密的雪花在身旁纷纷落下。深邃的夜幕没有一缕云,黑得干净利落。她站了一会,听到远处河水流淌的声音,不由走去。河水在月光下闪烁,荡漾出波纹,有一老妇人在河岸旁来回蹒跚度步哭得伤心,她衰弱的肩背佝偻着,满头白发苍苍,老妇人没有发现白棠梨的到来,兀自面对河流悲切哭喊,“你把我带走吧,放过我的孙子吧,求求你求求你。”
老妇人的身形和声音竟让白棠梨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白棠梨绕到老妇人身侧几步向老妇人脸庞望去,白棠梨愣了愣,“李奶奶?”
她一出声,老妇人才注意到旁边有人,她痛哭道,“梨花啊,小杰被抓到河里去了怎么办?”
白棠梨一时之间分不清现实和梦境,依自己的意识回答道,“小杰救上来了,在医院治疗,你别难过,明天小杰就回家了。”
老妇人只无声摇摇头,哭了半晌,挤出一道泣声,“在水里在水里,被黑心肝的扣在水里上不来,在水里啊。”
这时平静的河面上浮起密集气泡,水花溅起,水花从小到大越来越激烈,不多时河面下出现了一张肿胀青白的面孔,大张着黑黝黝的嘴巴,隔着一层河水瞪着白棠梨,缓缓向河边的白棠梨靠近。
老妇人见了焦急大喊,“梨花快跑!快跑啊!跑!不能被它抓住!”
白棠梨的脚就像被强力胶固定在原地一般,大脑下达了指令,可双腿动也不动。她心里渐渐焦虑起来,只能站在原地眼睁睁看着那张被河水泡得青白肿胀的面孔浮出水面,凌乱的头发湿漉漉贴在它脸上,可它充斥着恶意的眼睛在发丝下依然可见,它上了岸每一步都带着潮湿的水逐渐靠近,河底淤泥腐朽的气味熏在脸上。
嘭——
耳旁突然响起重物砸落的巨响,黑夜与河流顿时从身旁抽离而去,白棠梨猛地惊醒坐起按亮了床头灯。
墙上的时钟显示此刻凌晨刚过1点,她刚才是在梦。
心脏在胸前里咚咚响,她环顾自己的房间,床边地板上有两只湿漉漉的脚印,空气里弥漫着河堤淤泥的气味。
一行字迹清晰落在她视线里:【水鬼留下的脚印】
白棠梨凝视着地上那双带着水渍的脚印,简直不敢相信睡着的时候真的有个东西到她房间里来了。
她握紧被子,目光扫过书桌的时候一愣,她一向收拾得干净整洁的桌面上多了一样东西,在床头灯温暖的光线中展现金属的色泽:【折不断的雁翎刀,它的主人是王一诺】
就是刀砸在书桌上的动静把她从梦里吓醒了,可以说是救了她一命。
白棠梨坐到书桌前打量这把刀,刀身挺直仿若一片雁翎,最奇怪的是它没有安装刀镡,用的时候岂不是很容受伤?
她伸手触摸刀身,福至心灵,一个念头突然浮现心头:主人佩戴多年的雁翎刀,尽管刀身不完整,主人不用它杀人似乎也无所谓了。但是主人凶性大发时,方圆百里形如屠宰场,见神杀神,遇鬼杀鬼,不失为制敌利器。今晚主人把它借给了一个普通人类姑娘,唉,希望姑娘快点用完它,让它回到主人身边。
白棠梨在刀前呆坐了一会,又打开直播系统,看到了一条新任务提示。
【触发灵异事件,接受任务:消灭三星水鬼0/1】
直播系统好似有自己的想法,在白棠梨身旁出现灵异因子的时候就自己打开了直播,已经是深夜,可在看直播的观众居然只多不少,有25万观众在线。
她飞快看了一遍自己睡着后的影像记录,突然出现在床边的水鬼,当雁翎刀凭空落在书桌发出声响的同时,白棠梨惊醒,水鬼也像是被吓了一跳消失在房间里。白棠梨想到这是鬼影救她第二次了。
被水鬼盯上的危机感让白棠梨毫无睡意,她整理了一下思路,与直播前的看客进行互动,她面对镜头说到,“毫无疑问,我被水鬼盯上了。我刚刚做了一个梦……”
这个梦恐怕是过世的李奶奶托梦在先,然后被水鬼趁虚而入想在睡梦中把她的魂拖进河里。如果真的在梦中被水鬼得逞,白棠梨也不知道后果如何。
她条理有序把梦里发生的事情告诉大家后,拿起桌面上静静躺着的雁翎刀,“如你们所见,这把刀大概有杀伤鬼怪的能力。而刀的主人王一诺,尽管我们看不到,但不难推测‘他’其实一直在身边看着我,所以才能及时帮助我从水鬼手中脱困。”
说着直播镜头从高处俯视了一遍她的房间,床、衣柜、书桌,她的房间十分整洁干净,空荡荡的房间里除了她没有其他人。
白棠梨尝试在房间里呼唤鬼影的名字,“王一诺,你在吗?”
她静默等待了片刻,又问到,“王一诺,你在吗?如果我们之间有联系,请回应我。”
回应她的是擦着她的鼻尖掉落在书桌上的蓝皮册子,又将她吓了一跳。
薄薄的一本,封面上还印着“练习册”的字样,书面上还有姓名、班级、老师的填写项,是白棠梨小学时候最常用的作业本。
此刻书面上早已被填写好。
姓名:白棠梨
班级:驱魔技工初级班
老师:王老师
凌晨1点多的夜晚,整个村庄陷入黑暗与寂静中,唯独路口的几盏老旧路灯绽放着羸弱光芒。
书桌前的玻璃窗上倒映着白棠梨聚精会神的身影,她翻开薄薄的练习册,里头手写的字迹开门见山写上本页标题《见鬼十法》,就像是怕学生看不懂而漏掉知识点一样字迹十分清晰,语言干净简练,由简入深讲述见鬼的十种方法,普通人能见到鬼的十种方法。文后像老师批改作业一般改用红色字迹分析了白棠梨天生的阴阳眼。如同拨开迷雾,白棠梨才发现自己的眼睛居然还有这般种种的能耐。
她迫不及待翻到下一页,进入了新的标题《初出茅庐驱鬼十法》。
都是白棠梨曾经耳闻的民间驱鬼土法子,像是桃木打鬼,撒豆驱鬼,燃放爆竹吓鬼,她心里不由自主升起质疑,这是不是太接地气了?怎么跟闹着玩一样?
#我在记笔记
#我在记笔记+1
#+1好有趣,我要尝试一下见鬼十法,如果“鬼”是一种能量磁场,我大概能做几个仪器探测探测
白棠梨一字一字仔细阅读本页,同样的后文红色字迹批注出白棠梨自身条件下最适用的方法,她天生阴阳眼,至今没中邪都是因为她生来阳气足,鬼不喜阳气自然不会主动接近。她如果想驱鬼,比一般的道士和尚更方便些,她拿桃木棍乱打一通都行,已经具备了招摇撞骗的基础。
白棠梨看到这,脸上露出了古怪的表情,继续看下去。
纸上最后写到:不过驱邪超度这样的事情,术业有专攻,还是交给专业的玄门大师去做吧,如果非要吃这口饭,王老师建议白同学脚踏实地好好学习打好基础,为接下来的学习实践做好心理规划。
白棠梨心里的质疑更深了:心理规划?
第三页纸上更是跳跃式的进入了新内容《如何消灭白水河村水鬼》。
白棠梨的表情飘了一下,如果此刻这位王老师在她的面前,她一定会好好发表一下自己的意见,为什么理论课还没上就直接跳实践课?就好比让一个没有考过科目一科目二的人直接开车上路,岂不是害人害己?
字迹写到:王老师对水鬼死缠烂打臭不要脸跟到家里的行为极为不满,希望白同学在一天阴阳交界时刻前往事发地点,高呼溺水儿童的名字引出水鬼,用雁翎刀削它,为民除害。
直播前的观众们也看到了,议论纷纷。
#阴阳交界是什么时候?
#我比较担心杀那个叫水鬼的生物,主播会不会被执法部门带走?有没有人告诉我杀鬼合法吗?
#冥婚先生居然提出了跟系统任务一样的要求,我有个不好的预感,我怀疑冥婚先生是敌对直播公司派来的商业间谍。
#前面那个商业间谍的朋友,你想太多了。
阴阳交界通指日夜交接时,凌晨的日出,黄昏的日落。
把见鬼十法和驱魔十法复习了一遍后,白棠梨找来拖把将床边水鬼留下的一滩水迹擦干净,一鼓作气穿好衣服,套好鞋袜,找出自己多年来收集的辟邪道具,能随身带的都带上,最后拿上折不断的雁翎刀。
冬天她家乡这里日出通常是4点到5点半之间。
凌晨4点,白棠梨背着刀,按见鬼十法里提到的召唤生魂的方法,端了一碗生白米出了家门,路上静悄悄的,连鸡都懒得叫。路灯还是她小时候安装的那几盏,间隔远,光线暗淡,她走过几条路口,瞟到弹幕有人叫她看身后。
白棠梨没有直接回头,通过直播屏幕拍摄到的她身后景象,看到刚刚经过的那个路口路灯下站着一个高大瘦长的人影,白棠梨看了几次认出了那是地下室鬼影。
白棠梨不见惊慌,甚至心里升起一种“王一诺果然跟着我”的松快感。
出了村口沿着河流往上游走,离村子有一段距离后白棠梨端着碗才放心高喊起溺水的小杰名字。
空寂的河边回响着白棠梨一声声的呼唤,她打着手电筒走了一会后发现不知何时起雾了。薄薄的雾气让手电筒的光线晦暗不明,白棠梨心态很稳,端着碗的手也很稳,一路走一路叫着小杰的名字,直到她一脚踩进了水里。
前路消失,唯独荡漾在雾气下的水面向远方延伸。
来了。白棠梨警醒了些,她将碗放在地上,插上了一支点燃的香,渐渐的,她听到了孩子的哭声,似乎是哭累了,他的声音十分微弱。
“小杰,你在哪里?我是梨花姐姐,我来接你回家了!”白棠梨环顾四周,始终不见小杰的影子,但孩子的声音更清晰更接近了。
孩子的声音急促道,“梨花姐姐你快走,我被怪物抓住了,他看着我不放我走。啊,怪物发现你了,姐姐你快走。”
“小杰你别怕,你跟着声音过来找我,怪物敢过来我就把他打跑。我厉害着呢。”
小杰这熊孩子一听,带着哭音喊,“这可是你说的,要是被捉了,我们一起完蛋了。”
水花与脚步声一同响起,白棠梨像只沙漠里的猫鼬一样翘首四顾,只闻其声不见其影,突然一回身却看到小杰已经站在她身旁哭。
“哇啊呜呜,怪物在我后面。”
白棠梨抽出刀,几乎在小杰所指的方向,茫茫白雾荡动的一刹那挥刀劈砍而下。
下一秒刺耳的哀嚎冲击着白棠梨的耳膜。
攻击奏效了!
白棠梨乘胜追击,跨前几步,朝着雾气又砍了几刀,手感仿佛拿着刀砍中了填充满棉花的枕头。
水鬼哀嚎着显出真身,白棠梨的那几刀在他肿胀青白的身体上划拉出了几道大口子,刀口里泄出几缕黑气。
白棠梨没有驱鬼经验,不知道自己粗浅的攻击只打出了水鬼的真身并没有压制住水鬼的攻击力。
当水鬼扑过来的时候,白棠梨甚至没来得及举起刀,眼看水鬼吐着污水的面孔就要扑到面前,水鬼的身影一花,水鬼披散着湿发的身影被人踢倒在地。白棠梨手中一空,刀已经被人夺去。
来去无踪的瘦长鬼影娴熟挥刀,当头劈下,刀刀凶残狠厉。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白棠梨似乎听到抱头在地的水鬼说了一句:等一下,大王饶命……
转眼的功夫水鬼被砍得连个人形都没了。
白棠梨倒抽一口冷气的同时,听到身旁小杰连抽数口冷气。
【任务完成:消灭三星水鬼1/1,获得生存天数30天。】
水鬼连句遗言都没交代,化为黑烟散去,只留下鬼影拿着刀站在原地。
小杰似乎怕极了,躲到了白棠梨身后。
鬼影演示了一遍“如何把鬼打到魂飞魄散”后,以任课老师的口吻当下教训起白棠梨,“不要给无可救药的鬼怪说废话的机会,打他,照着脸打,没有刀就用巴掌抽他,打到他们魂飞魄散。像是这种每年都要害几个人的恶鬼,打死了算你功德一件。”
白棠梨愣愣地点头,“哦哦。”
鬼影真像任课老师一样的认真,还教白棠梨如何把小杰的生魂收起来。
白棠梨拿着装着小杰生魂的吊坠,心想明天去医院把小杰生魂送回身体里。一路想着很快回到家中,天空已经擦亮一片鱼肚白,用不了多久就天亮了。
她轻手轻脚回到房间,脱了厚重外套洗了手脚,心想终于可以在暖呼呼的被窝里好好睡上一觉了,一转身发现床的另一侧多了一个人。
白棠梨差点栽到床下去,“王、王一诺?”
鬼影应了一声,“快睡吧,想听摇篮曲吗?”
真是再贴心不过了,不过鬼影的模样仿佛一个恐怖片现场一般,白棠梨实在无心欣赏来自鬼影的摇篮曲,白棠梨背过身去缩进被子里,“不用了,我要休息了。”
就听鬼影接着说到,“正月里事情忙得差不多了,今天似乎是个见家长的好日子,等中午我就上门正式拜访你父母,你把东墙收拾一下,供上我的牌位和香火。”
听“冥婚”对象说这种事,白棠梨眼泪几乎要下来了,她实在不敢想象父母听到这件事的后果。

作者有话要说:  给大家拜个早年,告辞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