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色已经黑透, 再过几个小时就天亮了。
深冬山林里的北风阵阵呼啸, 不知何时下起了大雪, 在夜色的遮掩下纷纷扬扬倾颓大地。
白棠梨冻得直哆嗦,缓缓从地上摸到了手电筒,借着光钻进楼梯下面的小门到达地下室, 从咯吱咯吱响的楼梯下来, 那口长长的铁皮柜子仍然稳稳当当停留在房间中央等着她。
她举着手电筒围着铁皮柜绕了一圈,仔细观察这口铁皮柜异常之处。
它在暗无天日的地下室腐朽了数十年, 锈迹斑斑, 一只铜锁挂在上面,也不知要去哪里找钥匙。
白棠梨看着铜锁好一会,另一边看她的观众们充满了好奇。
#主播快打开箱子。
#主播在发呆吗?为什么站着不动?
#蠢, 主播显然是个典型的古代少女,手无缚鸡之力, 连木仓都不会开的那种,现在她一定很烦恼怎么撬开锁。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所以驱邪究竟是做什么?科普上不是说【灵异】是一种可怕的超自然现象,可是直到现在我都还没看到可怕的东西。
#强烈要求主播马上为我们演示一套规范的驱邪仪式。
这是一场半路开始的直播, 前因后果只有白棠梨知晓,系统给出提示一个好主播要考虑观众, 带观众了解前因后果, 要求白棠梨为观众讲解境况。
站在铁柜边上, 白棠梨不得不开始给观众解说一遍现在是什么情况,她的声音压的很低,语速很快, “我身处深山老林的一座废弃古宅中,这座古宅在大概五十年前几十口居民无故暴毙身亡,古宅从此废弃。这座古宅中存在灵异现象,我现在正在古宅灵异等级五星的地下室做直播,带你们看看这里能发现什么。靠近这个铁柜能闻到福尔马林的气味,这个柜子里可能保存着一具尸体,或者其他什么的。”
白棠梨伸出冻僵了的手,铁皮柜实在锈得太厉害了,她几次使劲就把那只挂锁扯了下来。激动人心的开箱时刻,她动作轻缓而小心,就连呼吸都缓慢下来,一寸一寸掀开铁皮柜的盖子。福尔马林的气味扑面而来,她几度屏住呼吸,踮着脚尖去探查铁皮柜里的情形。
与锈迹斑斑的外壳不同,内部崭新仿佛新出厂,铁柜内部空间半米余深,像一副金属打造的棺材,底部盖着一块白布显出一具人形轮廓。
白棠梨心想白布底下恐怕是一具尸体在等着她。
此时此刻,她一点也不想招惹这些麻烦,恨不得马上掉头就跑。然而直播系统屏幕右下角红字显示着她的生命倒计时,3小时40分钟,等这3小时40分钟倒数结束,她就死了。
她要是拿不到续命积分,差不多可以看一眼新升的太阳再狗带。
白棠梨并没有马上去揭开白布,她沉了沉心思,低声用气音对看直播的观众们说到,“我大概了解你们生活在一个不讲究玄学、迷信、灵异的世界,你们的世界很发达,你们的科学能解释很多我们这个世界人们仍未知的神秘现象。我的世界,正如你们所说是古代,一个落后愚昧的地方。我们对世界抱有未知,所以那些未知更显得神秘莫测,让我们有了诸多猜想,衍生了诸多恐惧。对未知的恐惧。”
白棠梨绑定的这个直播系统大概要带她上天,玩大发而死翘翘的那种上天。白棠梨脸色不太好,又冷又饿,但她苍白的脸上没有恐惧的影子。从小的经历让她学会把恐惧隐藏起来别叫人发现,不能让活人知道她有阴阳眼,不能让死者知道她看得见他们。
白棠梨喘了口气,冰冷的空气让她鼻腔酸疼,继续说到,“我带你们去经历所谓的灵异,常理不能解释的东西。”她盯着那块白布,明明是封尘几十年的地方,可那块白布看起来是那么崭新完整,丝毫没有破损泛旧。
“现在我要揭开白布,我以前从来没有做过驱邪这样的事情,对于接下来会发生么事情,我心里也没底。但愿我不会当场暴毙。”
#为什么会当场暴毙???
#探索灵异是很危险的事情吗?主播你带武器了吗???
#快动手吧,我已经迫不及待想看里面是什么了!
白棠梨对灵异五星是什么概念并不是很清楚,只知道可能有生命危险。
简单讲解后,她不再关注直播那边的事情,专心对付眼前可能发生的事情。
当她伸手揭开白布的那一刻,手电筒光芒突然熄灭,伸手不见五指的黑,连带着观众的眼前也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
#那个手持灯没能源了吧,老古董就是不好使,既不环保也不耐用。
#想给主播小姐送一盏能亮三年的灯。
#什么都看不到了,主播快想想办法。
【系统:正为观客开启夜视模式。】
观众们终于能从夜视模式简单的黑白色彩中看到白棠梨,那块白布已经落在白棠梨脚下,就见黑暗的环境中白棠梨弓着脚步弯着腰退开铁柜几步远,她摸着黑敲了敲手电筒,手电筒毫无反应。同时她竖着耳朵听声响,铁柜里什么声音都没有,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唯有黑暗中令人窒息的一片死寂。
幸好她一向有所准备,从随身带的小挎包里摸出打火机,豆点的光芒中,她缓缓逼近铁柜向里望去,铁柜底下空荡荡,预想中的尸体并不存在。
白布底下是空的?
不可能,那个高长的人形轮廓光凭一块柔软的白布不可能塑造起来,在掀开白布之前一定有什么东西存在。
#不可能什么都没有,我猜里面的人趁着黑跑了。
#刚刚视线黑暗12秒,足够里面的人爬出来了,按这个推断,人一定藏在铁柜背面,主播的视觉死角,主播快去看看吧,小心被人偷袭。
白棠梨也想到这个问题,她先是环顾四周,地下室空间不大,一角楼梯,中间铁柜,一切尽收眼底。她绕着铁柜走到另一边,然而铁柜的另一边也什么都没有。
#人藏到哪里去了?
#说起来主播检查过天花板没有?
这时候打火机烧得烫手,白棠梨想起墙角那只蜡烛,她点亮蜡烛端在手里,得益于蜡烛,光线更亮了一些。白棠梨再一次环顾四周,应系统要求时不时解说一两句,“虽然我看不到,但我能感觉到这里有什么东西在。”
#难道是古代的隐形技术?
#所以现在是一个透明的人在跟主播玩捉迷藏吗?那主播把他找出来就行了吧。
白棠梨把这小小的地下室转了好几圈,依然什么都没有发现,在这样的环境下她的手心已经出了冷汗,观众并非亲临现场,他们不知道此时此刻有一种无声的压迫感不断施加在白棠梨身上,尽管看不到摸不到闻不到,但她很确定有某样东西跟着她。无言的恐惧侵入她的感官,让她心跳加速,神经绷紧。
白棠梨站在地下室高举着蜡烛,脸色苍白而语气坚定,“不要躲了,我知道你在这里。”
#太好奇了,究竟藏在哪里?
#根本没有人吧,地上这么多灰尘,全是主播走来走去的脚印。
#哇,主播你快检查一下天花板,我觉得那里很可疑!
#快出来跟主播面对面对决吧!
白棠梨重复道,“我知道你在这里。”
这仿佛是白棠梨的一场独角戏,观众们看得兴致缺缺,直到他们看到白棠梨身后凭空出现了一团黑色的人影,像是一团浓郁的黑暗胡乱拉扯出来的人影,看不见面孔勉强有个人形,混乱的黑暗带着不可磨灭的张力,疯狂残忍不详的气息袭入心底。
黑暗人影站在白棠梨背后,近得几乎贴在她背上:我在你身后。
这一刻黑暗人影的恐惧隔着时空笼罩在直播屏幕前的观众身上,被拨动的神经,一瞬的温度变化,窜上后背的颤栗,仿佛在提示他们有一个黑色人影就站在他们身后,贴着他们的后背对他们说:我在你身后。
他们毛骨悚然猛地回头查看,确认自己身后是否也多了一个黑色人影。
激起一波密集弹幕。
#身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吓得我把光脑扔出去了qqqqqqqqqq
#主播小心!!!!!!!!
#我突然尖叫,妈妈以为我在房间里遇袭了,扛着能源木仓进来差点把我毙了。
#哇呜呜我刚才身后一凉回头找黑色人影了,以为出现在我身后。
#我也感觉到身后有东西!刺激!这是什么原理?直播新科技吗?
观众惊魂未定,白棠梨僵硬回头,与黑暗人影正面对正面,人影头顶显出一行加粗加亮的字(藏身黑暗的不知名物种,噩梦级危险生物,似乎有攻击心灵的力量)。
白棠梨第一次见到这种等级的鬼,她打心眼里认为今天死定了,她僵硬道,“你是否有未完成的心愿,我愿意为你完成心愿,帮助你化解煞气。”
黑暗人影低低笑了起来,声音低沉而模糊分辨不清性别年龄,“你知道有个词叫自不量力吗。你这样的能帮我做什么呢。”
白棠梨也知道自己能力有限,黑暗人影轻而易举能弄死她。
黑暗人影转稍一停顿,说到,“是了,你还有一样是能为我做的。”
就听黑暗人影开口,“你知道冥婚吗?”
#出现了!!!不存在系统数据库的古代不知名物种!!!!我去查资料
#冥婚是什么?球科普。
#转自宇宙大百科:冥婚是古代风俗,为死了的人找配偶。
#给尸体举办婚礼???!人权在哪里?????
#这就是真正意义上的色鬼吧。
#太危险了,主播速度逃离。
白棠梨听着鬼影缓缓说到,“我孤坟难眠,正缺个作伴的人,如果你愿意跟我结成冥婚,我就放过你。”
白棠梨吞了一口唾沫,“能换别的吗,我要好好学习报效祖国,目前还不想谈对象。”
鬼影说,“我现在杀了你,你一样可以变成鬼陪着我。”
这里又得说到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抛个屁啊,不用抛她都死定了。
有观众刷着弹幕叫她不要答应,可白棠梨又能怎么样,她的力量不足以和鬼影正面干,再者从绑定这个直播系统开始,她就已经生命不能自己。
“好,我答应。”
理智出发,白棠梨答应了鬼影的要求,同时系统提示她完成了驱邪任务,生命倒计时从3小时变成了30天。
冥婚是怎样一个步骤白棠梨知道一个大概,但鬼影丝毫不提合八字等等事情。
弹幕区观众对强买强卖的冥婚非常反对,一直叫白棠梨把冥婚拒绝了。
白棠梨面无表情瞅了眼黑得不透光甚至连空间都扭曲的高大鬼影,像是在对鬼影说话又像是自言自语,“生命很可贵,我还不想鸡蛋碰石头,自己找死。答应冥婚是最理智的做法,似乎鬼影先生是一位能说道理的文明鬼,相信我们能成为很好的……忘年生死之交,一起建设社会主义。”
#……信了你的鬼话。
#主播看起来哀莫大于心死。
#根据少量古代文献记载,鬼这种暗能量物质可以使用圣水、符纸、桃木剑等物消灭主播
#我们读书少,不要骗我们,符纸这些玩意儿怎么可能有用。主播小姐姐请不要犹豫用激光刀割掉这个色鬼的【马赛克】
鬼影没有理会她的自言自语,身影融入黑暗消失无踪,白棠梨等了一会也没见鬼影回来。
一放松下来,白棠梨寻了一个角落坐下来,抱着膝盖望着烛光希望身体能暖起来。
可能今天大起大落累得够呛,不知不觉她竟然睡着了。
虽然主播睡着了,直播并没有停止,仍能看到鬼影去而复返,取来一堆干柴,不消片刻在白棠梨身旁燃起一簇篝火供她取暖。
一个小时后,当天蒙蒙亮,白棠梨惊醒,地下室里只有她一个人,身旁篝火燃烧传递着热度让她好过许多,她心想莫不是那个鬼影烧的火?她站起来活动开僵硬的手脚,从小挎包中取出一袋压缩饼干啃了几口,喝了一点水。
又记起直播的事情,看了眼系统界面,发现她睡着后直播并没有停止,直到现在还在进行。见她醒来,还有不少观众发着弹幕跟她问好。
白棠梨问她睡着后是否发生了什么事情,她睡着后除了鬼影点了篝火外什么都没发生,非常平静。
小瓶的矿泉水瓶子里水所剩不多,她缓缓吞咽润着喉咙,思考着接下来怎么回市区的时候,就看一团浓重黑影穿墙而来,黑色的手掌中把玩着一块玫瑰金色方块,定睛一看不正是她的手机吗!怎么到鬼影手里去了?
白棠梨呛到水,惊天动地咳嗽起来,待她平缓,黑色鬼影已经到了她身旁,手指灵敏地点触着屏幕,白棠梨踮起脚看到屏幕里支付成功的页面一闪而过。
白棠梨:“???”
她满心疑惑,“你怎么知道我的手机密码?你买了什么?”现在深山老林里的鬼都这么跟紧时代会玩手机的吗?
黑色鬼影,“替你订了回家的车票。”
白棠梨蹙眉,“你怎么知道我家在哪?”
黑色鬼影的回答令她心惊肉跳,“你的姓名,生辰八字,你的父母是谁,家在何方,你所喜爱的厌恶的,你的过去和未来,你的秘密我都知道。”
白棠梨大惊失色几乎以为这个鬼是不是以前见过她,跟踪过她,“你究竟是谁?”
黑色鬼影回答,“我叫王一诺。”
话音刚落,白棠梨就见黑色鬼影头顶的那行字有了变化,从(藏身黑暗的不知名物种,噩梦级危险生物,似乎有攻击心灵的力量)变成了(王一诺,噩梦级危险生物,如果保持礼貌似乎可以和平相处)。
白棠梨顿了顿,试探着伸出手,“您能先把手机还我吗?”
黑色鬼影把手机放在她掌心里,“当然。”
“……谢谢。”
鬼影接着说道,“你该走了。”
白棠梨眼前一花,雪花飕飕落在头顶,寒风割裂暖意,阵阵寒气透过衣服钻进身体里,她竟已经站在草木枯槁压了积雪的荒地里,头顶就是天幕。
白棠梨回过头,不远处古宅残破落败的屋檐在蒙蒙亮的暮色中显出压抑的孤寂,迟来的太阳穿破厚重云层,阳光如金子洒落人间,那座古老破旧的宅院仿佛被阳光涂抹洗净,转眼的功夫那片地方只剩杂草丛生,积雪苍苍,再寻不见一墙一瓦的踪迹。
白棠梨愣神一会后,包紧自己的围巾,眯着眼睛在风雪中沿着来时的方向返程。
似是黄粱一梦。
可同样目睹这一幕的直播前的观众们炸开锅一般的弹幕提醒着白棠梨,她所经历的,都是真实。
#绝对是空间转移,古代已经掌握空间转移技术了!!!没有任何设备的空间转移技术!!!!!妈耶我要喊研究院的师哥来看!
#我想知道房子消失的原理,有没有人解释一下?
#主播主播主播拜托了,请告诉我们你是怎么在一瞬间从室内转移到室外,还的那个建筑为什么会融化在阳光里?
白棠梨埋头赶路,她也想知道为什么,可惜她自己也不知道,“因为我们解释不了,所以才成为灵异事件。”
顺利走完山路到达巴士站台,坐上了首班车,两个多小时的车程后到达就近市区高铁站,查了自己手机上的购票记录发现鬼影可能给她抢到了最后一张坐票。
等她坐上回老家的高铁,不由庆幸自己死里逃生,遇到了一个能沟通的鬼,不然现在尸体都冷。想起古宅里的鬼影,白棠梨预感以后还会见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