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一诺在新世界醒来, 她躺在冰冷狭小的柜子中, 鼻尖嗅到福尔马林遗留下的刺鼻气息。王一诺寂静无声躺在黑暗中, 挥手凭空抓来她的白皮书,即使无光,她的眼睛依然看清一切。
王从容幸福感☆☆☆☆☆【热爱人生】
王幼楠幸福感☆☆☆☆☆【热爱人生】
谷海超幸福感☆【家破人离】
刘金燕幸福感☆【家破人离】
王一诺翻开新一页。
《白棠梨生平》
白棠梨, 19岁, 大一新生。
她原名白梨花,母亲是乡下果梨园农场主, 尤爱千树万树梨花开的景象。喜爱梨花满园景的白母生下女儿后控制不住为女儿取名白梨花, 为女儿上户口那天是白父去的,他毕竟心疼女儿,瞒着妻子把白梨花改成了白棠梨。
白棠梨在家乡出生成长, 通过自己的努力考到了大城市知名大学,她远离家乡, 借住在大学当地的远亲家中,成为一名刻苦勤学的大学生,她展望未来, 希望自己毕业后为社会发光发热。白棠梨长这么大,有一个谁也不知道的秘密, 她天生阴阳眼。她把它当成一辈子的秘密, 活人不知道, 鬼也不知道,她准备把秘密带到棺材里。
到她上大学后的第一个寒假,她人生的秘密从一变成了二。
在和同学们一起探索鬼屋时, 她被一个同学失手推下楼梯坠楼身亡。学生们畏惧人命担当责任而弃尸逃窜,他们不知道当场坠楼身亡的白棠梨有了一场奇遇。
来自未来的直播系统融入白棠梨体内,令她死而复生。从此白棠梨成为了一名灵异女主播,她的观众是未来人类。
天下没有白得的午餐,复活并非平白复活,她要完成直播系统发布的各种奇怪乃至严苛的任务,从直播任务中获得积分用以续命,如果没有积分续命,她将不得不当场去世。
白棠梨依靠直播系统勉强维持着生命,保守着自己的两个秘密,小心翼翼活着,可身边总有好奇灵异的人上蹿下跳,实力演绎作死抢戏,连累她触发系统任务,一次比一次危险,无论她行事再是小心,最终还是在灵异事件中翻车,耗尽生命积分给未来观众们表演了一回当场去世,迎来了真正的死亡。
白棠梨不甘心在直播系统的安排下,在未来人或许戏谑的围观中,死在莫名其妙给观众找刺激的直播中。她想恣意开怀享受自己的生活,而不是把自己的生活过成别人的乐子。
王一诺合上白皮书,此刻她躺在鬼屋地下室的冰柜里,只需静静等待白棠梨的到来。
……
大学生的寒假都是怎么过的?
或许是出去打工为自己挣点零花钱,或许是家里乖乖蹲着等待开学,再或者是出来找刺激。
白棠梨十分后悔自己为什么不早早回老家去陪父母过年,也不至于现在要陪闲着无聊找刺激的同学们到荒郊野岭鬼屋探险。
冬天真的好冷啊,这么冷的天,却还要坐两个小时的乡下小巴士到山里,再走半个小时的山路到废弃不知多少年的大宅子。
白棠梨虽然模样娇娇软软,小小一只,但体力不错,顺利跟随队伍到达鬼屋门口。这座荒凉杂草丛生的大宅子在几十年前应该是座了不起的豪宅,融合了中式与西式的建筑元素,斑驳的残垣断壁依稀可见昔日富丽豪奢。
根据传闻,据说当年的财主一家长年深居大宅中,某日宅中一名长工回家探亲,几日后再回雇主家,发现大宅中财主一家以及帮佣数十人,不见一道伤口不见一滴血,尽数暴毙于宅院内,青天白日几十人仰面直挺挺躺着,男女老少瞪着铜铃大眼,死不瞑目。
从此大宅荒废,日渐落败,到了如今成了大学生找刺激的鬼屋。
身旁的同学们兴奋地叽叽喳喳,在做进入鬼屋前的准备。
白棠梨用大大的围巾裹着自己,把冬日里的寒风挡在外面,大半张小脸埋在茶色的围巾里,只露出一双澄澈的黑眼睛,她的眼睛通透而沉静,望着荒凉大宅,似是在观赏这番落败后的沧桑,没人知道此时此刻她眼中所看到的怎样一番景象。
在她眼中破败大宅笼罩在一层淡淡黑气中,时不时有穿着老旧民国装扮的灵体穿墙而过。他们死前尸身完整,所以现在呈现的灵体全手全脚,没有死相凄惨的他们称得上是好看体面的鬼了。
白棠梨借着看风景,把大宅连带鬼怪看了一圈,多年见鬼经历,她心里清楚这些只是普通鬼,最多吓唬吓唬生人弄点恶作剧,不会有生命危险。
似乎这里也难得有生人出现,鬼魂们逐渐聚集在大学生周围,性子略微活泼点的鬼会仗着活人看不到他们摸不到他们,而在活人身边穿来穿去。
灵体把活人当墙来穿,活人也会感到冷的啊。
白棠梨面不改色,不躲不避任由几只小鬼开火车一样迎面穿身而过,寒风里周遭的空气似乎又低了几度。
白棠梨人生信条:不要和另一个世界的居民有目光接触,不要和鬼怪说话,哪怕他们在面前大跳激情脱衣舞也要当作看不见,不然被纠缠上就是没完没了的麻烦。
不过到一座货真价实的鬼屋探险,在满满的鬼中假装看不到飘来飘去的他们,真的考验她的演技。
白棠梨默默垂下头,把视线落在自己脚面,她将头顶绒帽往下压了压盖住两只耳朵,最后把指尖冻红了的手揣在大衣兜里。
白棠梨站在人群外围不会打搅到别人的角落,安安静静的,独自感慨了一声,这里真冷啊。
“棠梨,你怎么不拿手电筒?” 积极准备着的年轻大学生里一个戴黑框眼镜的男生喊道。他们正在分发装备,手电筒,护身符,摄影机等。
白棠梨这才慢吞吞地从男生手里领取一支强光手电筒,“谢谢。”
这时人群里身材高挑,站着就是靓丽风景的陆苏媛挤到白棠梨身边,陆苏媛是白棠梨的同班同学,也是把白棠梨拉进这个灵异探险团队的人。白棠梨自知自己普普通通,万事保持不高不低的平庸位置,没什么可吸引美貌有才华的校花陆苏媛。
陆苏媛主动亲近自己交朋友,恐怕是因为校花暗恋白棠梨的远房大表哥,而白棠梨读大学期间,就是借住在大表哥家里。
陆苏媛此刻亲亲热热把白棠梨揣在衣兜里取暖的手拽了出来,往白棠梨手心里放了一枚刚才分发的护身符,她对白棠梨说到,“棠梨,你怎么都不拿护身符呢,你身体弱,还是小心为好。”
身体弱不弱白棠梨自己知道,她点点头,掌心虚握叠成三角形的护身符,重新把手揣回衣兜里取暖。这护身符毫无玄力,仅仅是普通符纸,没有驱邪的功效,带着只能求个心理安慰。
陆苏媛见白棠梨收下护身符又是一声不吭傻站着,她心里虽然看不上这样普通又不善交际的白棠梨,但她面上丝毫不显露,依然笑容美好,维持着她校园女神的风采。
没一会陆苏媛的双胞胎弟弟陆苏远也过来了,“这破地方有什么好看的,乱七八糟连个落脚地都没有。”
从进山的乡村小巴士开始,他的脸色就没好过,他也是被陆苏媛硬拉着加入这支鬼屋探险队伍的人。陆苏远还有洁癖,此刻也不怕冷,正拿着湿巾擦手,等仔仔细细擦干净手才重新戴上保暖的手套。
下午三点,天空飘起牛毛细雨,天色更阴沉了,潮湿的气息令众人感到不适。
他们开始出发进入鬼屋,一跨进屋檐下,也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光线昏暗得仿佛已经入夜。
他们纷纷打开手电筒,强烈的光芒在昏暗的角落里照来照去,这房子以前或许很富有,但如今只剩下带不走的残破家具,厚厚的灰尘和杂草在宅子里蔓延,老宅的死寂被大学生们鲜活的气息驱赶,年轻的男女一行七人闹哄哄地四处走动,胆大妄为不知所谓。
进了鬼宅后没多久,陆苏媛就从白棠梨身边走开,她和探险队的队长吴进鹏一马当先走在最前头,很有领头羊的气质,刚好是负责录像的同学的镜头前。
白棠梨不是很懂出这种风头有什么好处,她一个人坠在队伍后方,小心看着自己脚下,免得被杂物绊倒摔跤。
这支队伍里4名男生3名女生,白棠梨走在后面看同学们对鬼宅一惊一乍,墙角蛛网上的山里品种大蜘蛛、老鼠蹿走的动静都能唬得他们尖叫。她心想他们幸好看不见,在他们不知情的情况下,周围已经围了一圈闻讯而来参观大活人的鬼了。这深山老林人迹罕至,鬼看活人都看出新鲜感来了。
阴沉的屋子,颓败腐朽
跟随着队伍,他们先探索完了一楼,站在破破烂烂可能随时会散架的木质楼梯下,胆子最小的女生李甜甜突然惊叫了一声,这一路上什么风吹草动都能吓着她,大家已经习惯了李甜甜的尖叫。
“你又看到耗子了?”李甜甜的男朋友刘涛涛笑问。
李甜甜紧紧挽着男朋友的胳膊,嗓音哆哆嗦嗦,“我刚刚好像瞧到楼梯口站着一个人。”
“哪呐?”
李甜甜指了指通往二楼黑乎乎的楼梯口上边。
白棠梨把大围巾往上提了提,小心翼翼埋起自己半张脸,垂落目光望着脚下,似是对周遭的一切都不感兴趣。她看见进大宅后第一只恶鬼了。
在外面看房子的时候可见房顶上瓦片零零碎碎,可屋子里还是黑极了,仿佛一层看不见的罩子把屋子外面的光线挡住了。
一束手电筒照在二楼楼梯口,发霉的墙,悬挂的蜘蛛网,尽显落败。
“肯定是你眼花看错了。”
李甜甜在男朋友的安慰下,亦步亦步跟紧男朋友,不敢分离片刻。
这时候有人发现楼梯下边墙面有扇隐蔽的小门,木质的小门已经腐朽,轻轻一碰就歪倒在地,激起厚厚的灰尘,带着一股经年累月腐朽的霉味。
胆子最大的两个男生往小门里边探头,“好像是个地下室。”
全程负责举着摄像头录像的张国豪立马兴奋应声,“这得下去看看。”
“这种老房子居然有地下室,太奇怪了吧。”有人说道。
“可能是用来存冬菜的地窖呢。”又有人说。
他们整队进入小门后的地下室,腐朽的木板楼梯随着一脚一脚发出不堪重负的咯吱声,令他们担心随时可能断裂,摔他们个狗啃泥。好在他们安全通过了木板楼梯,站在里底下空间里。
地下室黑极了,手电筒光束晃来晃去,照出这个一间教室大小的地下室,空荡荡的唯独房间中央摆放着一只横躺在地两米余长的铁柜。
铁柜子表面已经生满粗粝的锈迹,密封得严严实实,让人无从窥探柜子里藏着什么。
沉迷灵异事件的队伍领队,戴黑框眼镜的吴进鹏拦住了大伙不安分的手,“先别乱动,都站着别乱动。”
“干吗啊你,我们把柜子打开看看里边是什么,说不定有什么好东西。”
“有好东西早被人拿走了,哪里轮得到我们捡漏。”
吴进鹏扶了扶黑框眼镜,“这种老地方阴着呢,我们小心行事,等我点根蜡烛。”
大伙不知道吴进鹏弄的什么名堂,但在他的强烈要求下,还是乖乖地站着看吴进鹏在房间东南角点了一根蜡烛。
“这是干吗?”众人围着东南角的蜡烛好奇着。
吴进鹏最爱看神神叨叨的小说、民俗,他对不明所以的朋友们解释道,“古人盗墓就往墓穴东南角点一根蜡烛问吉凶。”
“怎么问?”
吴进鹏解释道,“就说蜡烛要是常亮,表示安全,蜡烛要是无风突然熄灭,表示墓主被惊动要诈尸了,又叫鬼吹灯。鬼能把阳火吹灭,可不就证明这只鬼厉害了,这个时候我们就得快点逃命了。”
一群七人或是蹲着或者站着,盯着蜡烛瞧动静,可劲得稀奇。
也有人嘟喃,“这里又不是墓地,还能有这样的操作?”
站在人群后头的白棠梨目光清澈沉静,岿然不动,跟所有人一样看着那豆点烛光越燃越亮,火光越烧越高,眼睁睁看着橘黄色的烛光违反物理常态,火光冲起半米高,眨眼功夫暖黄色的烛火燃成了森森荧绿色。
年轻男女的脸色随着烛火异变而逐渐僵硬的时候,白棠梨眼中的景象,一只浑身冒着黑气长相可怖的恶鬼蹲在蜡烛边,用尖利漆黑的指尖挑逗着烛光,当烛火沾染阴气而燃成绿色众人脸色惊变的时候,恶鬼凑近头对着蜡烛一吹,黑暗袭来。
尖叫四起,年轻男女方寸大乱,慌乱逃窜,慌忙之中一支手电筒遗落在地,直直地照亮房间一角。
白棠梨在乱象刚起的时候,掐灭了手里的手电筒,屏住呼吸站在房间无光的角落里,无声融入黑暗之中。
那只不知谁遗落在地的手电筒光束照明了一小块地面,白棠梨看见一双黑色的脚缓缓从光线中走过,鬼是没有重量的,微弱的光线中,那双黑色的脚走上了楼梯,追随着逃窜的活人去了。
白棠梨的手探进自己的小挎包,里面只有一小包混合了盐的糯米,以防万一而准备的。她没打算消灭恶鬼,她只需要他们这群人能全部安全走出老宅就好,凭这一把破秽盐糯米,应该能行。
静待恶鬼走远后,白棠梨轻手轻脚离开地下室,经过房间中央的铁柜时候,她敏锐的嗅觉若有若无嗅到了一股刺鼻的气味,有些熟悉。
等她走出地下室,她还在回想那股气味,终于想起那是福尔马林的气味。
下午四点,太阳快下山了,山里气温更冷。
白棠梨有点担心今晚不得不露宿鬼屋,房子条件这么差,怎么睡。
她离开地下室没多久,在一楼走道里遇到了李甜甜和她男朋友刘涛涛,这对小情侣被吓得够呛,互相搀扶着。
白棠梨上前和小情侣汇合,一起往宅子外走,可无论怎么走都会绕回楼梯口,小情侣俩的脸色煞白,白棠梨的大围巾遮着她半张脸,只露了一双清澈的眼睛,看不清神色。
他们遇上鬼打墙了。
“怎、怎么办?”李甜甜无法克制声线的颤抖。
白棠梨提议,“其他人可能跑到楼上去了,我们上去找找看。”
李甜甜还记得自己在二楼楼梯口看到过一个人影的事情,现在看来那根本不是她眼花,她是见鬼了,“我害怕,我不敢去。”说着她呜呜哭了起来。
白棠梨交握着冻红了指尖的双手,显得她很“紧张”,她似是有些天然呆,不懂那些害怕,“要不我上去找人,你们在这里等我。”
听一贯“怯怯懦懦羞涩内向”的白棠梨如此说,李甜甜和刘涛涛面面相觑,“那好吧,我们在这里等你。”
他们站在楼梯下,看白棠梨瘦小的身影缓缓走上老旧的楼梯,步入二楼昏暗的走道中,她的手脚很轻,动作很慢,脱离了他们的视线后,就追踪不到她的方位了。
李甜甜有些担心,“她一个人会不会出事。”
刘涛涛安慰她,“别瞎想,我们等她下来,肯定很快就回来了。”
白棠梨到了二楼寻找同伴,一时半会她没找到同伴,却看到不少普通小鬼抱膝躲在桌子下面,藏在只剩半扇柜门的橱柜里,缩在房梁的角落里,似乎也在躲避游荡在宅子里的那只恶鬼。
鬼也有等级之分,小鬼怕恶鬼。
白棠梨目不斜视,对那些躲避的鬼怪视而不见,成功在二楼找到走失的吴进鹏、张国豪,还有陆苏媛、陆苏远这对双胞胎姐弟。
始终举着摄像机的张国豪还沉浸在灵异事件的兴奋中,他举着镜头到处乱转,想把鬼怪的身影收录在镜头里。
吴进鹏则把银十字架项链举在胸前,口中念念有词,白棠梨听了一会,吴进鹏把佛经、圣经乱念一通。
而陆苏媛和陆苏远这一对时刻致力于让自己光鲜亮丽的俊男美女,此刻不知道在哪里摸滚打爬过,身上脏兮兮的。
白棠梨道,“李甜甜和刘涛涛在一楼等我们,我们快些去找他们,离开这个房子吧。”
张国豪举着摄像机前前后后,似乎不拍到点鬼影子不甘心。
白棠梨心里念着:不作死不好吗,非要找刺激。
如果真把自己作死了可怎么办?
白棠梨放在大衣兜里的双手各自握着一把盐糯米,小心防备着恶鬼突然现身作怪,时刻准备着撒恶鬼一身破秽盐糯米,然后带着同伴逃出生天。
她看得出恶鬼被束缚在这座房子范围内,只要离开房子就能平安无事。
他们已经接近楼梯了,张国豪举着摄影机呼唤众人,“那边好像有东西。”
众人随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墙壁与屋顶的夹角上悬空贴着一个黑漆漆的人影。
这回不用阴阳眼,人类肉眼都能看到那只作乱的恶鬼了。
陆苏媛被吓得不清,慌不择路转头要跑,白棠梨怕她一跑把自己跑进死路去,连忙伸手抓她。却不想陆苏媛挣扎着推开了白棠梨,白棠梨被推了一个措手不及撞在楼梯口的栏杆上,不想这木栏杆年久失修腐朽不堪,根本承受不了外力,白棠梨直挺挺得从二楼坠落。
陆苏媛惨白着脸望着白棠梨摔下去,看着白棠梨那一刻错愕的表情,白棠梨尚未反应过来便失去了知觉。
听着耳畔重物落地的声音,陆苏媛六神无主,她心里带着侥幸,这才一层楼的高度,就算摔下去也不一定会有事。
恶鬼咆哮着朝剩下的人扑了过来,陆苏远拉着失神的陆苏媛冲下楼梯。一楼李甜甜和刘涛涛惊惧地望着坠楼的白棠梨,她的脖子不自然地歪向一边,双眼无神望向高处,失去了生气。
陆苏远拉着双胞胎姐姐夺路而逃,大喊着唤醒震惊中的李甜甜和刘涛涛,“快跑!”
当他们先后飞奔出大宅的围墙,天色已经擦黑,毛毛细雨仍然纷纷扬扬挥洒天地,把目之所及浸润透湿气。
陆苏媛美丽的面孔失去了血色,她惊魂未定,“白、白……”
陆苏远回身望向老宅的方向,无声握紧姐姐的手腕,“别去想了,这不能怪你,是意外。”
李甜甜最先崩溃,“白棠梨死了!”
“别说了,我们先离开这里!”
刚刚从鬼屋死里逃生的他们不敢逗留,更是不敢回去找白棠梨,他们相互搀扶着沿着山路离去,只想快快逃离这个鬼地方。
陆苏媛喘着粗气跑在泥泞的山路,离开古宅后她逐渐冷静了下来。她在想白棠梨的事情,等他们到了安全的地方就报警,就说白棠梨是鬼屋探险因为惊慌自己意外坠楼身亡,不会跟她扯上太大的关系。
……
白棠梨的意识飘散之际,她的灵体脱离了躯体,此刻正站在自己余温尚未褪去的尸体旁发呆。
她问自己,她死了吗?
显而易见,她知道自己确实死了,死得如此轻巧可笑。
白棠梨为自己感到难过,她看着自己的尸体逐渐冷去、僵硬,纤细的脖子的古怪地歪向一旁。浑身漆黑的恶鬼蹲在她的尸体一旁怪笑着,像是嘲笑她的无用。
那笑声阴险、暗哑,气调古怪像一台坏了的发动机,让人忍无可忍。自己都已经死了,白棠梨不用再假装自己看不到鬼,也不用再忍了,她抬手给了恶鬼恶狠狠的一巴掌,她竟一巴掌将恶鬼打得头都飞了出去,嘭的一声落在了远处碎石木板废料堆里,真是神奇。
难听的笑声戛然而止,恶鬼似乎被吓了一跳,一个普普通通的姑娘哪能有这样的能耐,恐怕是拥有天赋能力的那类人,恶鬼光秃秃的身体连爬带跳捡回了自己的脑袋,不敢再招惹能一巴掌打飞自己头的白棠梨,抱着脑袋黑色的身影穿进墙后消失在白棠梨眼前。
当夜色彻底落下,云霞闭月,阴风阵阵,守在自己尸身旁的白棠梨眼睁睁看到从天而降坠下一道光落在她的尸体上。
然后她听到了一连串开机的音效后,只感到身体骤然一沉,冷热交接,她再一次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白棠梨睁开了眼睛,此刻正躺在地板上。
【叮!灵异直播系统绑定成功,主播白棠梨信息登录,任务已经发放,请注意查收。】
白棠梨坐了起来,摸了摸脖子,她的脖子完好无损,她摸到了自己的体温微凉,胸口重新起伏,心脏扑通扑通输送着血液,四肢逐渐回暖。她活过来了。
白棠梨干坐了半宿,去消化融合在身体里的所谓【灵异直播系统】。
根据系统自己的解释,它来自于遥远的未来,由于年月久远,古代文明断层,未来科技发达,人们信科学。未来人偶然从古书上解读到【灵异】一词,鬼的概念像一场风暴,让未来人对其充满了猎奇的心态。出于对灵异的好奇,于是跨纬度时空投放了【灵异直播系统】,用科技手段让古代主播带大家走近不科学世界,去观察了解所谓的【灵异】。
白棠梨天生阴阳眼,刚死不久尸身完整,正是一个合适的宿主。
直播系统让她复活,作为交换,白棠梨要兢兢业业完成直播系统发布的任务,做一个优秀的灵异主播,完成系统任务可获得积分,用以为自己续命。
这真是……
白棠梨对自己想要活,就要活在镜头下的未来充满了顾虑。
可眼下不得不接受,毕竟她不想死。苟活也是活着啊。
【检测到主播正在灵异现场,现在开启了直播,请主播文明直播。】
白棠梨叹了口气,重新把围巾围拢。
直播系统有个意念唤出的虚拟光幕,上面真展示着白棠梨的直播镜头,似乎灵异直播连线开始,就有好奇的观众等着了,白棠梨眼睁睁看着10分钟内观众数从0涨到了1000,还在往上涨。
甚至还有人发弹幕,白棠梨瞅了一眼正从屏幕里飞过的弹幕。
#什么是灵异?鬼是什么?
#哇,主播穿的衣服真的好古老啊,是货真价实的古代!!!
#主播怎么都不说话,好安静啊。
这个直播系统实在厉害,似乎有个隐形的镜头全方位跟随着她拍摄,画质清晰得不像话也就算了,甚至连躲在小角落里的女鬼身影也能清晰拍摄下来,投射在屏幕里展现给观众。
更令白棠梨惊奇的是,直播系统给她的阴阳眼增加了新功能。她看着躲在小角落里穿着民国盘扣衣式的女鬼头顶多了一行醒目的字体备注(躲藏在门后的女鬼,力量微弱)。
白棠梨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眼睛,她的眼睛啊。
直播频道里观众数短短几分钟突破十万了。
白棠梨更无奈了,哪怕是未来,找刺激的人还是那么多。
她不再关注观众数,因为系统刚刚给她发布了第一个任务。
【任务:完成一次驱邪(0/1)】
【检测到建筑内两个灵异能量反应,请选择前往。】
系统甚至贴心的标注出了两个灵异能量反应等级。
a地点灵异等级两星。(中低难度)
b地点灵异等级五星。(危险难度)
系统给出的两个驱邪点坐标,a是二楼走廊里。应该就是那个笑声难听的恶鬼。另一个b是地下室,看来地下室的铁柜里真的有什么东西存在。
比起地下室未知的危险,白棠梨当然选择去二楼打那个头能飞出去的恶鬼。也不是很可怕嘛,她心里这么想。
白棠梨自己规划得好好的,不想直播系统坑她,爱找刺激的观众们个个像傻大款,打赏了一堆礼物,有钱能使鬼推磨,他们把系统任务从ab二选一,刷成了【请前往地下室驱邪(0/1)】
这一刻,白棠梨的心里拔凉拔凉的,她似乎看到了自己将来惨死某个凶地的样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