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从容和谷海超回到公寓楼下等电梯的时候, 遇到新邻居王一诺带着女儿回来了。
王幼楠小朋友今天扎了一个丸子头, 身上穿着白色的芭蕾舞裙, 此时正兴致勃勃的拉着王一诺的手蹦跶着,天真浪漫好不可爱。
王幼楠对王从容印象很深,远远见了主动打招呼, “阿姨好。”
王从容心里很喜欢这个小女孩, 一见小姑娘目光马上柔软了下来,摸了摸小姑娘的头发, “幼楠好呀, 今天穿这么好看,去做什么了?”
王幼楠抿嘴笑,有点羞涩腼腆, “今天跳舞了。”
王一诺说到,“今天幼儿园家长访问日, 小朋友们给家长表演节目,幼楠跳了芭蕾。”
王从容简直是个捧场王,尽管没有亲眼所见, 但把王幼楠夸得让她羞红了脸躲在王一诺身后。
他们是隔壁邻居,同一层下了电梯, 各自进家门前, 王一诺向王从容、谷海超夫妇提出邀请, 想请他们吃饭。
谷海超觉得这个邻居事儿多,但王从容欣然应往。他们暂时约了几日后,地点待定。
各自回了家, 王一诺帮王幼楠洗完澡,换好睡衣,她抱着王幼楠躺在南瓜床上聊天,“宝宝喜欢刚才的阿姨吗?”
王幼楠正躺在王一诺怀了玩着一只魔方,闻言她点了点头,“喜欢。”
“为什么喜欢呢?”
“那个阿姨长得跟我好像呢。”王幼楠如此说。
“哪里像了?不是跟我一样都是两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吗?”王一诺逗着女儿。
“我跟阿姨的眼睛一样是双眼皮,鼻子的形状也一样,皮肤颜色也很像。爸爸你没看出来吗?”
“哎呀,都怪爸爸笨,没有看出来。”
王幼楠笑嘻嘻爬起来,“爸爸大笨蛋。”说着一个湿乎乎吻吧唧亲在王一诺脸上,“爸爸大笨蛋,宝宝疼你。”
两个人闹了好一会,王一诺哄着孩子睡下了。
一户之隔,王从容卸去妆容,换了睡衣,正敷着面膜玩手机,自从女儿“被拐”后,王从容就没心思收拾打扮自己。
时隔两年,心境全然不同,她想找回当初光鲜亮丽的自己,她要让自己过得好好的,然后笑到最后。
夜深后夫妻二人关了灯躺在被窝里,谷海超对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和的理解很直观,他的手摸向王从容。王从容主动靠近谷海超的怀里,她的声音温柔恬静,“老公,除了囡囡我不会再生第二个孩子了,你要不要考虑去找个代孕或者包个二奶生个儿子传宗接代呀。”
王从容很是善解人意,窝在丈夫的怀里继续说到,“只要你们能生下来,可以带回来让我养,相信咱妈也会很高兴。”
黑暗之中谷海超看不见王从容的神色,只听她的声音温柔款款,如此温柔大方,大方到让谷海超心惊胆跳。
他连忙表明心意,“你别瞎想,孩子的事情顺其自然吧,我们现在不急。”
王从容勾着嘴角笑,“怎么能不着急呢,咱妈都指着我鼻子骂我生不出儿子了,急着抱孙子连孙女都卖了啊。你再想呀,我23岁跟你谈恋爱,24岁跟你同居,25岁跟你结婚,29岁怀孕。这么多年来,我没吃过避孕药,你没用过避孕套,一直没怀孕。后来我们去医院检查……”
谷海超做梦也没想到他会听到王从容说这样一番话。
“那天你忙着工作,是我去医院拿的检查报告,我的身体没问题,是老公你不孕不育精子不行。那个时候为你面子着想,我当着咱妈的面说是我身子寒要调理才能怀孕,你们都信了。老公,我们能怀上囡囡已经很幸运了。你妈想要二胎,你去包个二奶生吧,一个二奶生不出来,你就包两个,两个不行就包三个,多多努力,总是有希望的是不是。”
这一晚谷海超辗转反侧夜不能寝,可卧榻之侧王从容睡得香甜。
第二天谷海超瞒着家里人,在公司请了半天假,独自去私人医院检查,当天就拿到了检查报告,王从容说的是真的,他想生孩子就跟买彩票中大奖一样的概率。
他回想当初王从容迟迟不能怀孕,急着抱孙子的母亲一日又一日对王从容的冷嘲热讽,他的脸色很是不好看。亲生骨肉已经被卖了,他还想生二胎,手里拿的检查报告,仿佛是在嘲笑他痴心妄想。
而王从容对他的态度,显而易见,她恨他,她恨他的母亲。按照王从容的性子,谷海超以为她会马上提出离婚,然后送他们牢里走一趟,可现在王从容都没再提离婚的事情,这才是让谷海超害怕的地方。
所谓同床异梦,他怕,他真的怕王从容对他们做些什么。如今他一回到家,就胆战心惊,不知王从容什么时候会朝他发难。
谷海超不知道的是,今天他去医院做检查,而王从容约了弟妹,谷海强的妻子方可可出来喝茶。
王从容找方可可是想求证女儿被拐后的事情,和方可可一番交谈,原来方可可对丈夫一家的所作所为不知情。
而方可可从嫂子嘴里听说了婆婆联合儿子卖亲孙女的事情,她端着茶杯的手一滑,杯子跌落桌面茶水四溢,“你说的是真的?”
王从容苦笑,“我犯的着拿囡囡说事吗,我做梦都想孩子平安无事在身旁。”
方可可安慰了一番,不久二人分别,方可可在回家的路上回想这件事,越想越冷,丝丝寒气往后背蹿,她生的也是一个女儿,不敢想婆婆要对她的女儿做出这样的事,她要怎么办?她一想到自己的女儿跟自己分离,已是揪心疼痛。
这边王从容和方可可分开后,王从容不急着回家,事实上她一点也不想回去,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而她每次经过女儿的婴儿房都会勾起让她心头酸疼的回忆,家里没有值得她回去的人了。
她在茶厅卡座上坐着,直到看到窗外路边经过的两个人熟悉的身影,王一诺牵着王幼楠缓缓走过,王幼楠身上背着造型可趣的亮黄色水果小书包,王从容恍惚想起,原来王幼楠就在附近的国际幼儿园上学,此刻是放学了。
王从容赶紧买单追了上去,小跑着追了段距离后喊到,“王先生!王先生!”
姓王的人那么多,她这么一喊街上有五六个男人回头,王从容喘了口气,“王一诺先生!”
王一诺可算是停驻了脚步回头等待,傍晚打斜的阳光里,王一诺驻足回望见是王从容,清俊的脸色露出和煦笑容,就连小幼楠也踮起脚来冲王从容招起手来,一大一小开怀笑颜,没有一丝阴霾。
王从容小跑上前,理了理头发,跟着笑了起来,“你们放学啦?是准备回家吗?”若是回家他们就顺路一起走,还能跟小幼楠相处一会。
王幼楠今天心情非常好,忍不住抢先说到,“爸爸要带我去仙女餐厅吃大餐!”原来是去吃晚饭的路上。
可接下来王幼楠又说到,“阿姨,你可以跟我们一起去吗?”她从自己的亮黄色小书包里掏出一张餐厅发放的宣传单来,上面写着父母和孩子一起光临餐厅用餐送孩子仙女服仙女棒还送梦幻天马玩偶一只。
宣传单上梦幻天马的照片占据了大版面,王幼楠十分垂涎这个拥有五颜六色鬓毛和五颜六色尾巴的玩偶马。
小幼楠以为只有一家三口过去才送天马,路上遇到王从容可不开心得不得了吗。
她仰着脑袋认真地望着王从容,“阿姨,你可以假装一晚上我的妈妈吗?”
在这双与自己相似的眼睛注视下,王从容想也不想就答应了,一口答应下来才发现王幼楠她爸还没说话呢。
王从容看向王一诺,不料这位年轻好看得过分的爸爸脾气也好得过分,十分自然地向王从容表示感谢,“真是麻烦你了,谢谢你愿意陪我们共度晚餐。”
王幼楠高高兴兴地一手牵一个大人,小小年纪懂得不少,“因为爸爸没有女朋友也没有男朋友,所以我们很需要阿姨的帮助。爸爸,今天可以请阿姨吃冰淇淋吗?我喜欢吃草莓味的,阿姨你呢?”
显然是她想吃冰淇淋了,王从容笑眼弯弯,“我也喜欢吃草莓味的。”
王幼楠蹦跳起来,“呀!太好了,我们吃超大的,上面很多草莓的,很高很高的冰淇淋杯吧!”
王幼楠肠胃弱,平时巧克力冰淇淋等等鲜少有得吃,今天托福王从容能吃到冰淇淋,一路上眉开眼笑。
坐在儿童主题餐厅里,到处都是粉粉嫩嫩童趣可爱的主题元素,王从容从来没有去过这样的地方。她心想女儿要是在身边,一定也会喜欢来这样的地方吧。
她和王一诺聊起了育儿经,听王一诺徐徐说来小幼楠的衣食住行,王从容惊觉面前的这位单身爸爸对小幼楠精心抚养,亲子陪伴亲密无间令人羡慕。
王从容见隔壁桌的小朋友年纪比小幼楠大一些,注意力全在手中玩具上,吃饭还要大人哄着喂进去。再看坐在手边的王幼楠,小小的个头坐在儿童椅上,王一诺把肉排切成小块放在王幼楠的餐盘里,她自己拿着餐具吃,干干净净,乖乖巧巧。一口肉排一口水果,渴了自己捧着果汁喝,发觉王从容在看自己,王幼楠抬头就是灿烂的笑容,活像个小天使。
餐厅里有相应的小型游乐园,王幼楠吃饱了就和其他小朋友去玩了。留下两个人吃那个桶装份量的草莓冰淇淋,饭后从餐厅出来路过商场,王从容看到童装店里那些漂亮的小裙子,忍不住想给小幼楠买。
王幼楠玩累了,此刻正让王一诺抱着躲懒,王一诺问她,“去买衣服吗?”
王幼楠想了想,鼓起掌来,“爸爸给我买衣服,我也想给爸爸买衣服。”
王一诺应到,“好啊。”
这家服装店主打童装,内部还有大人的服装区,王幼楠拉着王一诺跑着去找衣服,王从容自己逛了起来,看来看去,觉得这件背带裤好看,又觉得那条格子裙小幼楠穿起来也很好看,这件蓝裙也很合适的样子!
她穿梭在货架里,挑选衣服津津有味。好不容易她搭配了几套衣服跑去找小幼楠试穿,发现试衣镜那边居然很热闹。店员们围在那鼓掌尖叫。
王从容过去一看,不由失笑。
原来是王一诺和王幼楠试穿上衣服后当场走起秀来。
王一诺身上搭配古怪花哨的衣服显然是王幼楠挑选的,小幼楠甚至给王一诺配了一双荧光绿的人字拖。
王一诺穿着那么一身衣服和人字拖神色从容自信,拉开试衣镜的帘幕走了出来,一路男模步走了过来,难为她把这身装扮穿出了巨星登场的气势,举手投足之间风靡万千少女,店员们疯狂鼓掌尖叫,王幼楠站在店员中间,她鼓着掌激动得小脸红扑扑,“爸爸好帅好帅!!!!”
女店员们脸颊也红扑扑的,“男神男神!!!!!”
走秀一场,店员手机拍个不停,轮到王幼楠试穿衣服了,几名女店员争相举手到试衣间协助王幼楠穿戴。
等王幼楠穿戴整齐,昂首阔步跨出试衣间,在店员们的掌声中,她学着王一诺刚才的样子走起了男模步。她觉得自己走得可棒了,浑身得意洋洋,把人逗得不行。
王一诺笑着等她走完一趟男模步,过去教她怎么走女模步。
练习了几遍,王幼楠成功完成了走秀,她目视前方大步向前走路带风,自信不怯场,仿佛真的走在t台上。
这么一玩居然也玩了两个小时,大包小包买了一堆衣服,回去的路上王幼楠趴在王一诺怀里已经睡着了。
王从容帮忙把购物袋提进王一诺家,两人轻声交谈两句作了告别,王从容用钥匙打开隔壁的家门,这会儿晚上十点了,谷海超正坐在沙发上看球赛,王从容想起最近世界杯又要到了,依照往年谷海超会熬夜看球赛,扰人不清静。以前她能忍他很多毛病,现在看了就厌烦不已,不想包容忍耐了,也不准忍他什么毛病了。
见王从容回来,谷海超最近正缺表现的机会,他连忙说,“老婆,我帮你把保安室的快递拿上来了。”
两个快递盒就放在沙发前茶几上。
王从容脱了高跟鞋放松了脚,坐在另一侧单人沙发上拆快递盒。
谷海超没话找话,“你买了什么?”
王从容连裁纸刀都没用,也不见她吃力,徒手撕开快递盒,她神色淡淡,“没什么,家里调味料用完了,我懒得去超市买,网购了一些回来。”
谷海超目光落在电视机里的球赛上,余光能见王从容拆完一个快递盒取出一些瓶瓶罐罐摆在茶几了,又开始拆另一个小的快递盒,暴力的撕拉声后,王从容取出两瓶跟茶几上的瓶瓶罐罐摆在一起。
她拿出购物单核对收到的货,看店家是否发货有遗漏,谷海超扫一眼茶几上的瓶瓶罐罐,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对。他没想明白哪里不对劲,继续看起球赛。王从容把这些瓶瓶罐罐收到厨房里在灶台边摆放整齐,很快收拾着回房睡下了,也不管谷海超。
球赛中场休息,谷海超去厨房冰箱拿啤酒,他扯开拉簧在冰箱前先痛快喝上一大口冰啤,无所事事四下打量厨房,王从容新购的调味料摆放了一排引起了他的注意。
谷海超想起了刚才的不对劲,凑过去仔细看了看,在一瓶瓶番茄酱、牛排酱、芝麻酱等里面,他找到了完美融入其中的不和谐身影。
他拿出来一看,瓶身上印着农药的名字。
他拿着剧毒农药的手抖了抖,

作者有话要说:  紧张地把混在调料瓶里的另一瓶农药拿了出来,团团转一圈,把两瓶农药丢进了厕所垃圾桶里。
等他回到电视机前,球场喧嚣依旧,他依然无法平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