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奇怪, 明明巴罗的脸上一副人生聊无乐趣丧气的表情, 然而这会儿却能顶着那张丧气脸诚恳又真挚, 积极又主动地怂恿詹妮弗去宣扬监狱暴力,去强女干别人。
正常人干不出这种事。
詹妮弗打心眼里已经认定她的室友巴罗,是一个色|情狂。
詹妮弗一手遮住嘴巴极力保持稳如磐石的镇定, 事实上遮掩在手掌后面, 她的嘴唇哆嗦着说不出话。
比起脱下裤子啪啪啪别人这种事,不如像个勇士一样去战斗, 哪怕打得头破血流她也认了!
次日, 法厄同监狱每日短程马拉松结束,性别alpha的犯人们集中在食堂用餐,詹妮弗吸取教训, 狼吞虎咽用最快的速度塞完了自己的早饭,然后在巴罗控诉“你疯了吗”的目光下, 她举起椅子冲向恶意殴打她,导致她重伤住院的费奇。
詹妮弗伤好出院,费奇也从禁闭室出来了, 连续在漆黑的小房间里挨饿受冻待了十天,饿得消瘦的费奇吃早饭的样子狼吞虎咽, 架势一如几分钟前的詹妮弗。
费奇大口咬下压缩粮, 还没来得及咀嚼, 他背后一脸狠意的詹妮弗已经扛着椅子朝他脑门呼去。
入狱前费奇是个黑帮打手,他的身手和危机意识比在场的绝大部分人都强。他躲过了詹妮弗的偷袭,反身一记重拳把詹妮弗击倒在地。詹妮弗仿佛不知道身体的疼痛, 立马从地上弹跳起来,再次扑向费奇。她发了狠,毫无计划,不计后果,只想报仇,活像个疯子。
没有人觉得她能从费奇手中讨到好,很快她就被打得头破血流,从来只会嫌事情不够乱的犯人们在起哄,不乏有人叫费奇打死她。
连续受到重创的詹妮弗眼看着就要被废了,狱警恰到好处地出现。
随后詹妮弗又被抬进了医疗室。
今日值班的是体型像拳击手的大胡子医生,他见到詹妮弗断手断脚头破血流惨兮兮的模样幸灾乐祸起来,“真是弱鸡,这么快又送进来了。”
比上一次好,詹妮弗这次是清醒着被送进来的,她呸了一口,吐出一口参杂着血液的唾沫。
据说本职是兽医的大胡子大夫很快为詹妮弗处理好伤势,还是那间病房,两个床位,一个病人。
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医生没给她止痛药,到了寂静的夜里,被放大的疼痛占据所有感官让她根本无法入眠。
詹妮弗数着时间,大约到了凌晨两点,病房里的鬼出现了。
冰冷的吐息贴着她的耳畔,“你回来了。”
灵异事件恐怖的气息再度漫延,这滋味很不好受。
詹妮弗眨了眨眼,有生理性的眼泪从她眼角滑落,她像是问鬼,又像是在问自己,“我做错了什么,才会遭遇这些?”
鬼的手抚摸过她眼角,依然冰凉得像尸体,轻而易举让人联想到墓地,鬼轻轻地回答,答非所问,“你还活着。”
“……我还活着?就这样活着?”跟人打一次架就差点被打死,关在狭小的牢房里,失去自由,人生地不熟,没有家人没有朋友,看不到希望的未来,这样活着?
詹妮弗迟钝地转动眼珠,床头仪器微弱的信号灯在足够近的距离下,让她能够看到床边俯着一个人影,紧紧贴着她。
她不知道“鬼”的名字,也不知道“鬼”长什么样子,讽刺的是,她来到这个世界后,与她接触最多的却是病房里虚无缥缈的鬼魂。黑暗之中,她泪流满面。
“真是爱哭。”鬼这么说着,抓起她盖到脖子下面的薄被,动作大开大合地帮她擦了擦眼泪。
饱受恶灵害人恐惧的詹妮弗没想到病房鬼还能来这一出,詹妮弗:“……”说起来也对,一个会给熊猫喂食的鬼,肯定也是一个有爱心的鬼吧?
压在詹妮弗心里的问题终于脱口而出,“你……是不会害人的鬼吧?”
鬼沉默了片刻,给出了答案,“傻孩子,世界上怎么会有鬼呢。”
詹妮弗:“!!!!!!”
詹妮弗无论如何都没想到鬼一上来就否认了自己的存在,这样真的好吗?!!
她不信,她强烈地想开灯一探究竟,但她的伤势让她动弹不得,更可怕的是,鬼掏出了一支哪怕在黑暗中也散发着诡异荧光的药剂,詹妮弗还看到药剂一端配了一根大号的尖锐注射针。
“鬼”凉凉地说到,“傻孩子,被人欺负了,总是在我面前哭着撒娇,真是拿你没办法。这支强化剂,就给你用吧。”
詹妮弗花了几秒钟去理解,这一晚的惊悚在这一刻达到了最高点,吓得魂飞魄散的詹妮弗瞪大了眼睛,眼泪飙得更凶了,她恐怕也明白自己今晚凶多吉少,“不不不不,我没有跟你撒娇!也不想打针!冤有头债有主你放过我吧!”
那支散发着诡异青色荧光的药剂配着大号针头缓缓逼近,鬼幽幽地叹息:“你哭得更厉害了,真是爱撒娇啊。”
说着,注射器稳稳地扎入动弹不得的詹妮弗心脏,她眼睁睁地看着玻璃管内青色液体流入自己的心脏,仿佛是往心脏里灌入了夹杂碎冰的冷水,随着这股难忍的冷意,如同在冰湖中溺水的窒息感淹没了她。
床头检测病人生命迹象的仪器响起了尖锐的警报,詹妮弗张大了嘴呼吸,但吸进肺里的空气越来越少,身上越来越冷,脑袋沉闷闷的,五脏六腑剧烈疼痛起来,就像有人从内脏开始撕扯她的身体,不把她撕得四分五裂决不罢休一般。
而给她注射了不知名药物的罪魁祸首无声地站在病床边,落在詹妮弗的瞳孔中,犹如凝固一般的漆黑人影。
走廊里传来匆忙的脚步声,值班的医生收到警报赶来,詹妮弗用上所有意志睁大眼睛,至少在临死之前,知道害自己的究竟是什么鬼!
紧急赶到的医生打开了灯光,刺眼的光线驱散满室黑暗,刺激着詹妮弗的眼球,漆黑的人影显出真面目,不是面目可憎的鬼怪,漆黑的头发,漆黑的眼睛,漆黑的制服,活生生的人类,在病床边居高临下,静静看着她垂死挣扎的模样。
病床的边的仪器尖锐的警报不停歇,昭示病人生命垂危,披着白大褂的医生忙碌在病床前,无暇顾及这个时间病房里多出来的人,全力抢救着病人。
詹妮弗以为自己又死了一次。
她在熟悉的病床上醒来,有一种恍如隔世的茫然。
恰好医生查房,今天值白班的是詹妮弗喜爱的善良亲切的beta 女医生,她褐色的眸光充满了人性的温暖,她的微笑抚慰詹妮弗的伤痛。詹妮弗热泪盈眶,“医生,我昨天被人注射了不明药剂,是不是要死了?”
白衣天使微笑回答,“不用担心,你已经脱离危险了。”
“那个随便给人打药的家伙你们抓住了吗?”
白衣天使的微笑令人难以捉摸,“不行哦,我们没权利逮捕那个人。说起来,你一直说房间里闹鬼原来是我们误会你了。”
“恩?什么意思?”詹妮弗有点紧张,生怕医生嘴里冒出来什么恐怖的鬼故事。
然后詹妮弗听白衣天使把事情细细说来。原来这间双人病房时常闲置,可以说是很清净的一个地方了。于是夜深人静的时候有个人经常来这坐一坐,据说是个手里拿着最高权限通行证的家伙,所以来去自如,没人发现。
詹妮弗听了半天,只觉得因为病房闹鬼而每天担惊受怕夜不能寝的自己被人耍了。而且这个家伙还给她注射了不明药物,不会是k粉海x因啥啥的可怕违禁药品吧?!会不会害她半身不遂
总之好想打人!!!
詹妮弗心里憋了一口气,追问那个装神弄鬼的人是谁,她要记在小本本上伺机报复。詹妮弗使劲回忆昨晚那个家伙的脸,却只能想起模糊的印象,黑头发黑眼睛黑制服,想不起长什么样了。
白衣天使没透露别人的信息,话题一转,“不过那个人居然给你使用了难得的基因药剂,一定是你有什么优点,让那个人看上眼了吧。”
“基因药剂?”基因药剂!!!!
詹妮弗内心的震惊犹如惊涛骇浪,她从记忆里挖了挖相关名词,脸色越发地精彩了,“你说的难道是那个有价无市少之又少的基因强化修复药?”
詹妮弗的记忆里关于这种药的用途相当了解,这个身体天生基因缺陷是个废材,原主想过用基因药剂改变体质,然而基因药剂之稀有昂贵不是她所能想的。
事到如今自己居然得了一支梦寐以求的基因药剂,詹妮弗心中感想复杂,赶紧把记仇的小本本那个装神弄鬼的家伙划掉,要是有机会遇到这个人一定要好好感谢。她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身上的绷带已经去除,昨天还很严重的伤势,今天居然好得差不多了,就是身体有些发软,像一场高烧后的虚弱。
白衣天使的笑容是如此美丽,仿佛新一天升起的太阳,她说,“在过几天,等你身体稳定了可以重做体质测试。”
詹妮弗仿佛看到了未来的希望。
在詹妮弗充满憧憬希翼的目光下,白衣天使继续说到,“如果体质达到b级以上。”
詹妮弗有点小激动,联邦军队入伍最低体质要求是b级,体质a级还能开机甲,简直就是灿烂辉煌的未来啊。
白衣天使温柔地笑着,“你就可以去农场种地了。”
詹妮弗:“………”
妈蛋,她忘了自己还在蹲大牢。
几天后,詹妮弗在alpha大胡子医生的见证下做了体质检测。大胡子医生确认了测试结果后告诉詹妮弗,“体质等级a+,精神力a+,真是奇怪,没听说过使用基因强化剂还能提升精神力。”
体质强化后的詹妮弗觉得自己能一拳打爆一个沙包,可劲地高兴于自己和人打架斗殴有一战之力。
顺利出院的她很快分配到一个工作。
是一个对体质有要求的工作。
她并没有如白衣天使所说去种植场种地,而是去养殖场给大象铲屎。
对于詹妮弗这么快出院,还得到了新工作的事情,她的室友巴罗怀疑詹妮弗和狱警存在什么肮脏的交易。
比起巴罗不切实际的猜测,詹妮弗更想知道给她基因强化剂的人是谁。詹妮弗奋力向监狱老油条巴罗描述她昏迷前瞥到一眼的人样貌。听了詹妮弗的描述,巴罗回想了一下,“如果穿黑制服的话,这里只有狱警了。而黑色头发黑色眼睛的狱警,我见过的有两个。两个都在beta牢房区域,b区犯人出来放风的时候可以看到。也不排除omega区域,o区可是禁地,我们不可能过去。”
在找人的事情有进展之前,詹妮弗和费奇在早餐时间斗殴数次,詹妮弗强化后的体质加上她打架时候的疯劲,虽然大部分时候在挨揍却让人充分认识到她是个硬茬子,她的牢狱生活步入正轨。
这段时间巴罗依然没有放弃怂恿詹妮弗去啪啪啪别人,实在是啰嗦又坏心思,为了躲避巴罗强暴别人的言论纠缠,詹妮弗把大部分时间花费在大象园子里。终于在铲了大半个月大象粪便后,她在大象的活动园子内隔着围墙看到b区犯人在草地上放风,她聚精会神找了一会,在较远的地方看到巴罗所说的黑头发黑眼睛的两名狱警。
得益于基因强化,詹妮弗不仅逐渐能分辨每个人的信息素,也提升了视力,詹妮弗辨认出那两名狱警高个长腿长发有胸,应该是两名beta女性狱警。并不是她要找的人,她要找的人应该是一个alpha平胸男人。
詹妮弗隔着围墙在找人,草地上放风的beta犯人也注意到了她,有大胆热情的大胸beta冲她吹口哨。詹妮弗赶紧转过身去,继续把大象屎铲进小推车里,然后推着小推车去动物粪便处理点,那边的机器会把大象粪便处理成肥料,她得把肥料装进桶里整齐码放在肥料机器边的小仓库里。
她把肥料堆进仓库准备收工的时候,路过的狱警叫她把几种肥料送到菠萝种植区去。
詹妮弗一边感慨于监狱内居然种了菠萝,一边把肥料堆上小推车,往种植区过去。这段路有点距离,并不是她平时走的路,沿途一路看过去,她发现法厄同监狱内不仅有大象熊猫,还有长颈鹿非洲狮美洲豹梅花鹿北极狐哈士奇等等动物,各自划分园区安排了犯人照顾它们,活像个动物园。路过北极熊园子的时候,詹妮弗还看到穿着狱服的大兄弟一副撸猫的猫奴姿态在撸毛色雪亮的巨大号北极熊。那如痴如醉的模样,也许照顾动物不仅仅是工作了吧,是给毛绒控们的福利。
这些古地球原始生物在星际时代都成了濒临灭绝的珍奇异兽,据说现在的典狱长是个古地球迷,巨资引进养殖古地球生物和植物。作为一个偏远星际监狱头头来说,这个典狱长作风也是一言难尽了。
等詹妮弗推着肥料拐进了农作物种植区,枝头坠满或是成熟或是青涩的水果,地里整齐生长的葱郁蔬菜,让每天营养液压缩粮嘴里淡得没味道的詹妮弗眼睛都绿了。她很想偷个果子吃吃的,不过想想要是偷个果子被发现恐怕要脱一层皮。
送完肥料离开种植区的路上,经过一片竹林,詹妮弗听到林子里窸窸窣窣的声响,好奇看去,就见林子里蹿出来一只体态圆鼓鼓的熊猫崽。这么一个小体格的熊猫崽居然跑出了风驰电掣的架势,唰地从詹妮弗脚边蹿过去,以不符合它圆滚滚憨肥体格的灵活爬上了一棵足有六七米高的大苹果树,直把詹妮弗看得目瞪口呆:我勒个去,这熊猫厉害了!
个头不怎么大的熊猫崽从大树上叼了个苹果,又从树上蹿回詹妮弗脚边,那小眼神瞅着詹妮弗,显然是认出了这是跟它有同病房之谊的病友,它顺着詹妮弗的裤管爬上她的肩膀趴着,嘎吱脆地啃起苹果来。
詹妮弗哄了几句希望这只熊猫下来,熊猫不为所动在她肩膀上牢牢趴着不挪地方。詹妮弗伸手拽也拽不下来,费了一番功夫,熊猫就像认准了她肩膀一样不走。
詹妮弗好怕走出去让狱警看到了,直接给她扣一个诱拐小动物的罪名。她强装淡定地走着,狱警见了她肩膀上挂的熊猫也就瞟了一眼,视若无物地让她带着熊猫过去了。有点古怪,他们就不怕她把熊猫这样那样吗?
等她洗完手浑身不自在的带着熊猫去食堂吃饭的时候,她第一次知道引人注目还有这种方式,来自四面八方灼热的目光汇聚在她身上,詹妮弗还听到有人用充满少女气息的语气说了声好可爱……
她承认熊猫崽的确是个萌物,这样一个可爱的小动物应该很受欢迎吧,可所有人只是远远看着,对她退避三舍,就仿佛……熊猫是吃人的猛兽一般。
詹妮弗不明所以,她在排队打餐的队伍里找到了好室友巴罗,她原本只想跟巴罗说几句话,没想到一靠近,巴罗周围的犯人自动空出了位置,默认了她插队。前所未有的待遇啊!
詹妮弗板着一张脸,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顺其自然插队站到了巴罗身后,“喂,巴罗。你为什么看起来很害怕?”
整日颓丧着脸的巴罗表情更丧了,“詹妮弗,你从哪里弄来了这只可怕的黑白熊?”
“别跟我开玩笑了,这是熊猫,人人都爱熊猫。”
巴罗对不知道黑白熊多么可怕,还把黑白熊当成像熊的猫的詹妮弗致以敬意,“你的确不怕死。”然后和詹妮弗拉开了更远的距离。
詹妮弗:“????”
她立刻表示了不满,“喂!你为什么又跟我拉开距离,你对我有什么不满吗?你的行为在伤害我你知道吗?”
看在室友的份上,颓丧脸的巴罗还是给了詹妮弗警告,这只熊是典狱长私人宠物,异常凶猛的生物,别看它毛茸茸无害的模样,实际吃起人来一点也不含糊,一顿饭能吃十个人。为了生命安全快把这只熊丢了吧。
真好笑,熊猫就算吃人也一顿吃不了十个人,哪有那么夸张,平心而论,熊猫崽萌爆了好吗。
詹妮弗不欲同巴罗多说,打完餐巴罗就跑了,于是詹妮弗今天的晚餐分外清静,没有人愿意跟肩上挂着“吃人猛兽”的詹妮弗拼桌。詹妮弗第一次一个人独占一张桌子,她面前摆着餐盘,肩上挂着熊猫,目光远远注视着又一次抛弃了她坐的远远的好室友巴罗。
巴罗对上了她的目光后挥手致意。
真是一个见风使舵毫无室友情谊的室友啊,詹妮弗低头安静吃饭,不多时对面的空位放下一个餐盘。詹妮弗抬头看了看,居然是之前在北极熊园撸北极熊的大兄弟。
这位大兄弟虎背熊腰肌肉虬结面容硬朗,冷着一张脸不苟言笑的模样,很是唬人。
詹妮弗知道他,监狱里的独行侠,叫布朗。
法厄同监狱犯人之间势力错综复杂,拉帮结派,说的出名头的势力大佬就有五六个,布朗是其中最独特的一个。他独来独往,但他背后有个小团体是他的迷弟。
詹妮弗的法厄同好室友巴罗这么科普的:布朗疯狂的小弟们为了他能做任何事,哪天布朗说要越狱,我相信那群疯子会直接杀到典狱长面前。
詹妮弗没跟这种大佬打过交道,她也不想跟他打交道,现在这位大佬用热切的目光注视着熊猫,于是詹妮弗低头用上她骄傲的绝技狼吞虎咽式吃饭,飞快地往嘴里塞东西,餐盘里的食物几下就少了一半。眼见再几秒詹妮弗就会吃完走人,她走了会带走熊猫。
布朗目光深沉地把自己的一块压缩粮放在詹妮弗的餐盘里。
詹妮弗:“……”什么鬼???
她面无表情把那块豆黄色的压缩粮还了回去,“不了,谢谢。”
监狱里条件艰苦,每顿饭管八成饱,詹妮弗刚好是其中胃口好比较小的,别人八成饱,她是真的饱了。
眼见食物贿赂詹妮弗不成,布朗把自己领到的水灵灵的萝卜递给了熊猫。果然熊猫接过去了,摇头晃脑吃得欢快,憨态可掬。对面的布朗已经看得如痴如醉,控制不住想伸手摸摸熊猫崽了。
那只手即将摸到熊猫崽脑袋时,熊猫崽亮了亮小爪子,虽然它还小,但熊掌也是厚实的,弹出来的爪子也是尖锐得能挠人一身血痕。
布朗嘴唇一抿,颇为失落地收回手,这位年轻又满身肌肉的大兄弟居然有点委屈,主动跟詹妮弗搭起话来,“我是布朗。”
“……詹妮弗。”詹妮弗不太热衷地回应自己的名字。总感觉跟这种监狱大佬搭上关系容易出事。
詹妮弗已经解决完晚饭,带着还在啃萝卜的熊猫飞快退场,转身离开时还能感觉到那位绒毛控大兄弟恋恋不舍的目光粘在她背后。
一天的劳动和晚饭之后,睡前的时间消遣不多,看书或者去集体活动场打打球看看电影之类。活动场很多人吃饱撑着没事干,就爱招人挑衅斗殴发泄多余的精力,加上alpha这类人天生的好强不服输,斗殴事件发生得太频繁,狱警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闹出人命就行。
监狱这种地方狠角色多,不小心闹出人命也说不准。詹妮弗背着熊猫想去借本书,窝在牢房里打发时间,顺便见到狱警把熊猫还回去。
等见到狱警说明情况,狱警颇为怜悯地看着詹妮弗说,“不要紧,你可以带着它。”
詹妮弗顺利把熊猫背回了房间。
她在自己的单人床上坐着沉思了一会,这会儿功夫,熊猫已经占据了对面巴罗的床,在上面尽情打滚了。
圆滚滚,毛茸茸,真可爱。
但看大家的态度,熊猫真的很可怕的样子,也不知道可怕在哪里。
比起这个,还是多看书多学习多了解一些这个世界吧。
说来也奇怪,照理讲纸质书浪费资源又不实用,早被时代淘汰了,这种旧物件居然在法厄同有一图书馆。
晚上巴罗回来,发现自己床上躺着一个熊猫,那表情就仿佛看到一只成精的猩猩在他的床上跟他的老婆偷情一样。
他的表情难得的愉悦了詹妮弗。
熊猫的存着让巴罗非常紧张,“詹妮弗,你怎么把黑白熊带回来了,狱警没找你麻烦吗?!”
詹妮弗也不懂,“没人找我麻烦,他们甚至很乐意让我带着熊猫的样子。”
“可以麻烦你把黑白熊弄出去吗。”巴罗往詹妮弗身边靠近了一些,大概是觉得詹妮弗身边比较安全吧。
詹妮弗可还记得巴罗时不时就丢下自己跑了的事情,“很抱歉巴罗,这只生物太过凶猛了,我也不敢轻举妄动。”
巴罗一副你别想骗我的样子,“胡扯,你今天还背着它四处走。”
“不不不,你说错了,不是我背着它四处走。而是这只凶猛生物骑着我四处走。我是受到猛兽胁迫的柔弱的人类,根本不是它的对手。”
巴罗一边觉得詹妮弗这个弱鸡说的很有道理,一边又否定了詹妮弗是弱鸡的想法,至少上次从医疗室回来后,詹妮弗的战斗力不知道为什么提升了一大截。按照最近几场詹妮弗和费奇的斗殴来看,尽管詹妮弗打起来毫无章法像个疯子只会抓挠撕咬,但她在进步,她知道要躲开费奇沉重的拳头,逐渐懂得了如何回击。
巴罗怀疑詹妮弗和狱警有什么肮脏的交易,每次詹妮弗和费奇或者其他谁谁谁打完架,无论起因是什么谁先动的手,詹妮弗都会被拖到医疗室去,而其他人会被狱警毫不留情地丢进禁闭室几天。
詹妮弗还卯上劲了总是在早饭后去跟费奇打,导致费奇的日子在禁闭室和去禁闭室的路上反复,几乎是他出禁闭室后的第二天早晨让詹妮弗看见了,她就会不顾一切冲上去厮打。
詹妮弗有点疯,哪怕她很弱,但狱警和禁闭室不是吃素的,几次下来费奇也怕了詹妮弗了,如今见到詹妮弗顶多嘴上骂骂,不愿意再跟詹妮弗动手。
这晚巴罗是避开熊猫捡回了自己的枕头和被子,在地板上睡的。熊猫崽亮着肚皮在巴罗的床上睡得舒服。
当监狱上空鸣笛短促地响起,又到了清晨起床时间,巴罗看着四平八稳地坐在马桶上解决生理卫生的熊猫,那表情仿佛看到自己老婆又跟大猩猩偷情一次一样震惊。
在巴罗震惊的注视下,熊猫崽上完厕所,还会冲马桶。
巴罗有点害怕,“虽然黑白熊是凶猛的稀有生物,但教科书上可没写这种生物智商高。太可怕了。”
詹妮弗郑重其事地点点头,“嗯,也许它的主人训练过它上厕所呢。”
巴罗回忆了一下黑白熊的主人现任典狱长的光荣事迹,因为是个古地球迷,于是合法引进、非法偷渡搞回来很多地球动植物品种回来,联盟大财阀也没这样的势力财力收集到如此多地球珍奇。多到几乎把法厄同变成了典狱长的私人农场,服刑的犯人就是农场里充沛的劳动力,任意调配,让种地就种地,让铲屎就铲屎,把“农场”经营得风生水起,也是很厉害了。黑白熊是众多动物中典狱长最喜爱的动物,平时养在身边,给了它很大的自由,放着它在法厄同到处跑。
有一回有几个alpha在偏僻的小路遇到这只自由的黑白熊,心生恶意想弄死典狱长的宠物,结果这只小小的黑白熊活生生吃掉了那几个犯人身体的一部分,不会马上致命的身体部位。狱警及时赶到才保住了犯人们的性命,但他们落下了终身的残疾。
这样的典狱长训练爱宠上厕所似乎没毛病。尽管这个典狱长深居简出……
巴罗突然注意到一件过去没人在意过的事情,“说起来,我从没见过典狱长,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只从狱警口中听说这个人。
“高层人员都是传说中的人物,没见过很正常。”詹妮弗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
毕竟巴罗是监狱老油条,对于身边处处有典狱长的影子,而谁也没见过这个人的情形,巴罗开始上心有意收集起典狱长的信息。
背着熊猫负重马拉松晨跑,詹妮弗全程能感受到形形色色打量的目光汇聚在后脑勺。依然是出于对猛兽的规避,詹妮弗身边有一小片真空,无人靠近。跑着跑着,詹妮弗感到身后有一道视线如刺芒让她不自在。她试探地回头,就看到紧紧跟在她身后明明是个硬汉却偏偏是个绒毛控的布朗。这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她身后来了。
詹妮弗抽了抽眼角,假装没看到,埋头跑步。刺芒一样的目光跟随了她一路。
打餐的时候布朗也站到詹妮弗身后,他尝试跟詹妮弗搭话,“你是怎么搞到黑白熊的?”
“都是缘分。”詹妮弗含糊地回答,她现在比较在意的是要不要给熊猫崽喂点什么,她一点也不想看到熊猫崽饿到饥不择食生啃人类的画面。
这边还在纠结着,那边来了一个狱警高喊,“黑白熊,你的饭盆。”
狱警手里颜色花里胡哨的脸盆吸引了众多目光,几乎是看到脸盆的同时,挂在詹妮弗背后的熊猫迈着四条小短腿,屁股一扭一扭欢快地跑过去叼回了脸盆。
所以这是让熊猫也排队打饭吗?
詹妮弗为狱警对宠物过分的人性关怀吐槽无力。
等轮到詹妮弗打餐的时候,她把熊猫的脸盆也摆到打餐人员面前。打餐的犯人有点蒙逼,因为他们不知道该给熊猫一脸盆营养液还是一脸盆压缩粮,这会儿爬到詹妮弗脑袋上的熊猫崽吐着小舌头盯着窗口内的食物,显然是馋了。
他们给了熊猫2块压缩粮,这两块巴掌大的压缩粮放在脸盆里,依照熊猫的饭量恐怕只够塞牙缝,熊猫崽不太满意哼哼唧唧地叫起来。负责压缩粮的打餐员赶紧又往脸盆里追加了几块压缩粮。
最后一个窗口摆着去好皮的红柚,果肉鲜亮饱满,詹妮弗见了嘴巴里口水泛滥。因为她上岗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大象铲屎官后,每天也能分配到新鲜的农场品尝尝。她想到昨天看到种在篱笆边上红艳艳的草莓,估计过几天也能吃到。
轮到熊猫的脸盆了,几瓣红柚肉,熊猫哼哼唧唧不满意,直到装满脸盆它才不哼哼了。
詹妮弗两手满满找了位置坐下,熊猫坐在桌面上从脸盆里掏柚子吃。对面跟着坐下的布朗,他盯着熊猫一脸宠溺……好室友巴罗一如往常在很远的位置跟詹妮弗挥手,再远一点老仇人费奇在瞪她?!!!在瞪她!!!
好好吃着早饭,布朗突然发现詹妮弗开始疯狂加速往嘴里塞饭,她大口咽下,隔着大半个食堂的费奇看到詹妮弗突然加速器的用餐速度后,他赶紧大口吞咽食物。三两下的功夫詹妮弗丢下空了的餐具抄起凳子跑了。干咽压缩粮噎住的费奇看着抄着椅子跑近的詹妮弗,心里有一大堆买麻痹想骂。
不多时战斗平息,詹妮弗鼻青脸肿,熟门熟路被狱警带去治疗室,费奇被往禁闭室带,这种差别待遇让费奇大声叫骂起詹妮弗和狱警有肮脏的屁|眼交易。
一脸冷漠的狱警转身给了费奇一警棍,打到他自动闭嘴。
在关满穷凶极恶之徒的监狱里还想要公平待遇,是不是吃饱了撑着。关照詹妮弗怎么了?她上头有人罩着。
在詹妮弗看不到的地方,熊猫崽吃完了一脸盆粮食,抛下痴迷于它的布朗,跑出了食堂往法厄同最高的建筑去了。
食堂里平息了一场斗殴后很快又热闹起来,因为昨晚飞船押送了一批新犯人入狱,他们在连夜的身体检查和规章教育后,穿上统一的狱服,在几名狱警的看管下来到食堂用餐。
在狱警目光下,没人对新人出手,等出了食堂,一切都不一定了。“关照新人”一向是这里的重头节目。
作为治疗室的常客,詹妮弗跟医生打了招呼,她伤得不严重很快治好伤势,还有空闲跟医生闲聊几句。她还在打听那天夜里给她注射基因强化剂的人身份,医生嘴巴比锁还牢靠,无论詹妮弗怎么问都得不到消息。
那个家伙闹鬼吓唬了她这么久最后给了她一支基因强化剂,詹妮弗很想流着感动的泪水打那个家伙一顿以慰担惊受怕的心灵。
出了治疗室上岗去大象园铲屎,路过食堂的时候听到里面闹哄哄的动静,估计又有人打架了吧。
辛苦一早上,在食堂用午饭的时候詹妮弗看到几张新面孔,大多数鼻青脸肿也没得治疗,还有一个神色平静无所畏惧独自坐着。没了熊猫的威吓,巴罗终于主动跟詹妮弗坐到了一块,“看看那些新来的,刺头一早被教训了,现在怂得没脾气。那边还有一个很厉害,布鲁克斯那伙人去找他麻烦,他全身而退。”布鲁克斯是a区小团伙老大之一,最会挑事。詹妮弗刚入狱的那会也被布鲁克斯教训过。
巴罗口中很厉害的那个家伙神色平静独自坐着,詹妮弗仔细瞅了瞅,黑色短发,黑色眼睛,皮肤白到病态,瞧起来也不怎么壮实,是个安静的小青年。詹妮弗问到,“他叫什么?”
“他叫马克斯,在附近星域被捕的星际海盗,杀人如麻,血案无数。布鲁克斯那伙人找他麻烦的时候,有个被划开了脖子,血流一地,差点被杀。”
“可怕。”詹妮弗点头评价。
“当然可怕,星际海盗是一流的恶徒,跟他们一比,我们也算是良民了。”
詹妮弗:“……”詹妮弗知道自己入狱有蹊跷,本质上的确是个良民。至于巴罗,巨额经济诈骗,把别人害得家破人亡,被判终身监|禁。他可不是什么好人。
巴罗又开始跟她分享他今天的收获,“我查了查,发现这个监狱里的怪事。你知道吗,这么多年了,没人见过这里的典狱长,也没人知道他的名字,查不到任何信息,像个幽灵,像个阴影,存在监狱里。这很不正常。”
詹妮弗听他的描述,有一丝似曾相识的感觉。
不等她说些什么,詹妮弗看到一个很眼熟的狱警过来记录新犯人的农场技能,以后好分配工作区域。詹妮弗连忙举手,狱警见了也没不耐烦,过来问她有什么事。
体质提升后,她开始做苦力劳动,天天给大象铲屎,詹妮弗急着想换分工作。
狱警得知她的意图,问她,“你会什么?”
詹妮弗郑重回答,“我会织毛衣。”天知道热爱织毛衣的她,穿越之后忍耐至今,多么多么想织毛衣!
“织毛衣?”狱警从未听说过织毛衣,这种耗时的手工艺技术早已遗失在人类飞往太空的路途上。
尽职尽责的狱警立马打开随身光脑查询织毛衣,看了简介后,对自称会织毛衣的詹妮弗投以怀疑的目光,最终还是把詹妮弗会织毛衣的信息记录上传。
信息上传后也就几秒钟的时间,狱警接到了新传讯,他顿了顿,转而对詹妮弗说,“会织毛衣的詹妮弗,典狱长现在要见你。”
巴罗手里的勺子滑进了餐盘,他张开了嘴,“哇噢——”有史以来,典狱长第一次点名要见犯人。
而在那一刻有一股冷意爬上了詹妮弗的后背,皮肤不自觉地立起鸡皮疙瘩,就好像……
就好像她独自一人躺在病房里的深夜,恐惧于幽灵的出现一般。
詹妮弗站了起来,来自四面八方的目光盯着她,她手脚僵硬跟在狱警身后,走向法厄同监狱最高的那座建筑。
洁白无瑕的墙壁,高耸的建筑,踏入那片区域,环境变得安静无比。来自身体的本能直觉告诉她,那座建筑里有一个非凡的存在,静谧之中藏着不为人知的洪水猛兽,来自alpha的本能驱赶着她,叫她不要靠近这里。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小天使们投的霸王票,么么哒-3-
懒惰的熊罴扔了1个地雷
安稳扔了1个地雷
26274447扔了1个地雷
玖九扔了1个地雷
薛歧扔了1个地雷
对斑爷实施后-入……扔了1个地雷
艾西伊扔了1个地雷
云夕扔了1个地雷
微微李扔了1个地雷
慕风烟扔了1个地雷
苏清珏扔了1个地雷
阿千扔了1个地雷
温酒扔了1个地雷
墨影扔了1个地雷
疯子扔了1个地雷
漫天彼岸花扔了1个地雷
原渊门副门主青钞扔了1个地雷
漫天彼岸花扔了1个地雷
f.y扔了1个地雷
疯子扔了1个地雷
九玉姬扔了1个地雷
惜字如金扔了1个地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