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妮弗躺在法厄同监狱的医疗室病床上, 面无表情思考着, 她穿越过来短短两天昏迷了三次, 接收原主记忆头疼昏迷和被殴打致休克也就算了,昨晚她是被病房里的鬼吓昏的。
虽然有点丢脸,但詹妮弗还是极力恳求医生帮她换一个病房。夜晚值班的白衣天使女医生不在, 白天轮班的是一个大胡子的alpha大汉, 他套着白大褂的体型仿佛一座巨塔矗立在病床边,一点也不像医生, 更像是一个攻击力强大的重量型拳击选手。大胡子医生听了詹妮弗的恳求, 他和蔼可亲地对詹妮弗说,“老实呆着别耍花招,否则我让你在病房里躺着再也起不来。”
被恐吓的詹妮弗心惊胆战熬到了晚上, 她一点睡意都没有,医生还不准她晚上开灯。
黑暗的环境引发她的恐惧心理, 以前看过的恐怖片循环在脑子里播放着各种惊悚画面。詹妮弗捏着被子盯着房间对角线的角落,生怕那片纯粹的黑暗之中会突然冲过来一只面目可憎的恶灵。
深夜,值班的医生查房两次了, 詹妮弗依然没有睡意,独自在黑暗的病房中等着天亮。
毫无预兆, 那片黑暗中响起了那个声音。
在问她, “睡不着吗?”
知道病房闹鬼怎么睡得着!!!
詹妮弗的牙关开始打颤, 寂静的房间里声音很是明显。
下一秒詹妮弗感觉到一只冰凉的手摸上了她的脸,冷得仿佛尸体的温度。那个声音近在咫尺,贴着她的耳朵问她, “你很冷吗?”
尽管离得那么近了,詹妮弗依然看不到对方,只有一个模糊的人形轮廓。
詹妮弗松开紧紧捏着被子边角的一只手,想去阻止脸上那只冰凉的手。当她抬起手的时候,那只冰凉的手却离去了。
詹妮弗的心情非常不美丽,被鬼跟上了绝对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你、你是谁?”
当她开口后,久久,房间里没有回应,病房里的鬼消失了。
后来詹妮弗睡着了,一觉到天亮,那只鬼没有再出来骚扰她。
养伤的日子非常无聊,病房里什么娱乐都没有,詹妮弗只有躺在床上,把原主的记忆翻来覆去地查看。她对这个星际时代的所有认知,都来源于原主留下的记忆。而原主留下的,关于这个世界alpha、beta、omega三种性别的分辨方式让詹妮弗很是迷惑。
詹妮弗的身体虽然是alpha,但体质和精神力评定等级很低,加上天生腺体残疾无法凭信息素去分辨别人的性别。肉眼观察别人的性别很容易出错。
就比如原主因为打了据说很珍贵的omega而被判决入狱,事实上原主根本分不清别人的性别。
詹妮弗从原主的记忆还原这件事,总觉得有人引导这件事的发生。不过细想也无用,她现在已经蹲进大牢了,被打的omega家中很有权势,不出意外詹妮弗得牢底坐穿。
蹲一辈子大牢啊……
烦恼如此多,手工狂詹妮弗好想织毛衣还缓解一下紧绷的心境。
躺在病房里疯狂想织毛衣的詹妮弗,在看到拳击手大胡子医生抱着一只腿上打了石膏的熊猫放在隔壁病床上,詹妮弗的眼睛亮了,“熊猫?”
医生白了詹妮弗一眼,对她的无知很是鄙视,“这是蓝星古物种黑白熊,非常凶猛的原始动物。”
詹妮弗听着无力吐槽,如果非常凶猛,还把它跟一个重伤不能下床的伤患放一个病房,是想制造血案吗。
医生检查了一下熊猫的身体,说到,“这只黑白熊是典狱长驯养的宠物,今天跟典狱长玩的时候被打断了腿所以要住院几天,暂时先跟你住一块吧。”
浓浓的吐槽欲卡在詹妮弗喉咙,为什么会玩着被打断腿?!!这个典狱长是动物虐待狂吧!!!
那只一条腿上包着石膏显得很憨蠢的熊猫在医生检查身体的时候很安静乖巧,黑色的眼睛湿润地看来看去,被医生弄得不舒服的时候还会小声哼哼表示不满。看体型还是一只熊猫幼崽,正处在怎么看都很萌的阶段。詹妮弗假装自己一点也不感兴趣,一边面无表情耐心等着大胡子医生离开。
她疯狂地想等医生离开后摸摸抱抱熊猫,她穿越前都没见过活的熊猫,没想到穿越后还有跟熊猫住一个病房的待遇!
检查完熊猫,医生顺手也给詹妮弗做了检查,伤势恢复状态良好,给詹妮弗调整了几种药,同时嘲讽詹妮弗弱得不像一个alpha。
詹妮弗听了不以为然:我管你什么alpha不alpha的,姐姐现在只想摸胖达。
詹妮弗很想让这个大胡子快点走,她的心愿达成了,走廊里有狱警送了受伤的犯人过来治疗,大胡子医生闻声快步走去,而詹妮弗听到走廊里传来愤怒中夹杂着惊恐的咆哮。
“为什么让兽医给我治疗!我要一个真正的医生!!!”
刚刚咽下兽医配好的药的詹妮弗心里有点苦。
等走廊里的声音隐去后,詹妮弗挪了挪身体,去逗隔壁床的熊猫。熊猫仰着脖子看了看詹妮弗,翻了一个身,用屁股对着詹妮弗,自顾自趴着睡去了,它睡的非常香。
尽管熊猫只留了一个屁股给她,但詹妮弗对着那个毛绒绒的圆屁股蠢蠢欲动。
时间很快到了晚上,医生来送晚饭了,詹妮弗艰难地靠在床头,去吃自己那份营养口服液和压缩粮的晚饭,在想这个世界水果很珍贵,竹子不知道有没有灭绝,熊猫要吃什么的问题的时候。狱警来给熊猫送晚饭了,一脸盆的苹果和胡萝卜。
熊猫坐在床上抱着脸盆吃得可开心了,一只手稳着脸盆,一只手抓着苹果往嘴里塞,咔擦咔擦,啃得清脆。黑溜溜的眼睛却在看詹妮弗。
詹妮弗对上熊猫崽黑溜溜的眼睛,她看了看自己餐盘里口感奇异的口粮,生而为人,有点心酸。
吃饱后的熊猫在床上滚了一会,伸着小短腿下床了,詹妮弗的目光一直跟在熊猫崽身上,看它从床上爬下来后,哪怕一条腿上包着可笑的石膏也不妨碍它的行动,自己进了病房配套的洗手间。
这只熊猫崽进了洗手间回头瞅了瞅詹妮弗,詹妮弗目光炯炯盯着它,于是它当着詹妮弗的面把洗手间门关上了。詹妮弗一脸惊奇。
过了一会,洗手间里传来冲水声,然后熊猫出来了,自己爬上床坐着,小眼神无辜地瞅着满脸震惊的詹妮弗。
詹妮弗内心疯狂打666666666666
这个世界的熊猫居然会自己上厕所!
病房里多了只熊猫后,哪怕病房闹鬼,詹妮弗也没那么害怕了。所以这晚上她早早入睡,直到深夜被一阵咔擦咔擦的异常声音吵醒。
声音来自隔壁床,咔擦咔擦的,听起来挺脆的。
詹妮弗想了想,想起这是熊猫吃东西的声音。不过这都大半夜了,熊猫哪来的东西吃?也没见狱警给它送过宵夜啊。
连续出现几个晚的鬼低低的声音在隔壁床响起,“还吃胡萝卜吗?”
然后熊猫嗷嗷了几声回应,接着又是一阵啃胡萝卜的声音。
詹妮弗躺在床上,浑身僵硬,不敢动,闭着眼睛催眠自己快点继续睡。
但是鬼比她想得更厉害,马上就知道了。
“你醒了。”
似乎有人站在她床头俯身在盯着她,凉凉的呼吸贴着她的额头,非常近。
詹妮弗紧紧闭着眼睛,生怕睁开眼睛就会看到在黑暗中自带光效七窍流血或者缺鼻子少眼的恐怖鬼面,她哆嗦着,“我没、没醒。”
凉凉的呼吸贴着她的额头,那个低低的声音在说,“你为什么不睁开眼睛。”
“冤有头债有主,你放过我吧。我无辜的。”
“既然你不睁开眼睛,我明天再来看你吧。”
隔壁床的熊猫还在啃胡萝卜,詹妮弗用被子盖住头,才感到四肢温暖起来活过来了。她心里祈祷着,拜托了,明天不要来看我!
熬到天亮,可算是轮到美丽亲切的白衣天使值白班了,詹妮弗迫不及待向她打听这个病房以前是不是死过人。白衣天使关爱着傻孩子,微笑道,“这任典狱长任职之前,法厄同监狱的混乱无人管理,每天都在死人。加上医疗物资匮乏,很多人在医疗室得不到有效治疗死在了病房里。”
地缚灵,一定是地缚灵吧!绝对是以前惨死在病房里的地缚灵在作祟!
于是晚饭的时候,詹妮弗悄悄藏了一块压缩粮,供奉在床头桌上,指望着用这块干巴巴的压缩粮孝敬病房里的鬼。
她对着床头柜上的压缩粮双手合十,念念有词的时候,腿上打石膏始终老老实实待在病床上的熊猫啃着新鲜的苹果,小眼神瞅着詹妮弗。詹妮弗回头对上熊猫崽的眼神时候,她居然觉得熊猫崽在同情她。詹妮弗捂着小胸口,放缓声音去哄熊猫,“小可爱,你有这么多的苹果,给我一个好不好。”
熊猫崽仿佛听懂了,它竖起两只耳朵,冲着詹妮弗龇牙,一口白牙发育的很好,犬齿更是尖锐突出发达,咬人一定不止是掉快肉的问题了。
真是怕了怕了,詹妮弗喝完最后半杯水,躺回去瞅着熊猫抱着一大盆新鲜苹果和胡萝卜大吃特吃。
她安慰自己,熊猫就是熊猫,国宝就是国宝,无论是古地球,还是新星际,熊猫总是个人人爱护的大宝贝。
这天晚上,病房里的鬼又出来喂熊猫了,“来,吃压缩粮。”
詹妮弗:“……”想哭。
这天晚上鬼没有跟她说话,似乎注意力全留给了熊猫。
直到次日詹妮弗醒来,发现自己床头柜上取代压缩粮的位置,摆放着一颗红艳艳的苹果。
难道这是熊猫小宝贝送她的礼物!詹妮弗精神振奋,低头一下看,只见床头柜下小小一只的熊猫崽踮着完好的一只后腿伸长了爪子去够那颗苹果。小短腿怎么也够不着,于是熊猫再也不萌了,它的表情非常狰狞凶狠,说它下一刻要吃人詹妮弗都相信。吓得詹妮弗赶紧把苹果的位置推了推,让熊猫顺利摸走。
等熊猫叼着苹果从她床边离开,詹妮弗才放松下来。
她对这个病房的恐惧再一次升级了。
非常害怕晚上闹鬼,非常害怕熊猫吃人。
连着三个晚上彻夜难眠后,鬼魂没有出现,熊猫也出院了,接着詹妮弗也出院了。
长时间的缺少睡眠,对闹鬼的恐惧,和精神的紧绷,导致她非常狂躁。那个状态仿佛连续来了一个月伴随着痛经的大姨妈,对闹鬼极度的恐惧后,她对周遭环境达到了一种“老娘已经无所畏惧”,见了什么都想怼的状态。
伤势痊愈的詹妮弗挂着两个黑眼圈回到自己的牢房后,她那位天生一副很丧模样的室友巴罗只抬头看了她一眼,他们各自坐在自己床位上两不打扰。
首先打破沉默的是詹妮弗,她皮肤很白,导致眼底下的黑眼圈非常显眼。她的目光一别于初来乍到时的无措和惊恐,沉沉得仿佛被暴风式人生打击得到了另一个境界——老娘都活见鬼了,还能怕活人?
詹妮弗如同一座沉闷凝重的雕像,一动不动坐在那,问室友巴罗,“我要怎么立威让别人再也不敢惹我?”
巴罗思考了一下,还是回答了这个问题,“打到他们不敢反抗你。”
詹妮弗:“……”她这个一米八的身板似乎很有力量的样子,其实在法厄同监狱这个环境下,放眼望去人人海拔超群且满身腱子肉,她是其中当之无愧的弱鸡。不过这不要紧,她有跟别人打到头破血流死不罢休的心理准备。
巴罗显然也不觉得詹妮弗能打得过谁,于是他给了第二个方案,“当然了,你还有第二个选择。”
“是什么?”詹妮弗问。
巴罗诚恳地回答他的室友,“你要□□他们。”
詹妮弗本来如大理石一般凝重的冷酷表情逐渐亏掉,“你说什么?”
“你要□□他们,比他们更凶恶,更残暴,让他们知道你的厉害,畏惧你,这里可不是一个遵纪守法的地方,你得让他们心理奔溃,不敢反抗你。”
詹妮弗原本想咆哮她一个跟别人说话大声点都会脸红的姑娘怎么□□别人,但她马上意识到自己现在是胯|下有大鸟的人。
太可怕了!这个世界太可怕了!
她哆嗦着嘴唇,半天说不出话来。
她原本以为空难很慌了,然后她穿越活过来了。
她以为蹲大牢很可怕了,接着她发现自己胯|下长大鸟。
她想□□都长大鸟了,还有什么是她接受不了的,然后她病房闹鬼让她夜夜难眠。
她又想她是经历过灵异事件的人了,

作者有话要说:  活人怎么可能比鬼更恐怖,准备开始自己怼天怼地无所畏惧的监狱人生时候,室友建议她去□□别人!!!!她怎么可能做得到!!!
人生打击接二连三,这个世界,真的好恐怖!
詹妮弗表示自己承受不来!
----------------------------------------
迟到的新年祝福,祝各位小天使新年快乐,身体健康,万事如意,心想事成。
今日本章掉落红包,数额不大,聊表心意,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爱你们。
----------------------------------------
感谢以下各位投的霸王票,暴风式么么哒(-3-)33333333333333
云夕扔了1个地雷
獠牙穿日扔了1个地雷
哒哒扔了1个地雷
孤林居士扔了1个地雷
阿谌扔了1个地雷
浅笑流云扔了1个地雷
墨影扔了1个地雷
すみません.扔了1个地雷
艾西伊扔了1个地雷
我是酒窝君扔了1个地雷
洛星扔了1个地雷
微微李扔了1个地雷
小初扔了1个地雷
世间虚无扔了1个地雷
shero扔了1个地雷
安静点扔了1个地雷
墨钰潇扔了1个地雷
brownie扔了1个地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