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逾明身负重伤是事实, 作为江寻芳的专属老王, 王一诺除了吊着慕容逾明一条命, 并没有额外给他开挂治疗伤势。
等慕容逾明从濒死的伤势中恢复清醒已是三日后,关城仍在,百姓安好, 敌军犹如潮水般退去。这场规模不大不小的战役过程惨烈, 结果神奇般的打退了敌人。
小厮端了汤药喂慕容逾明,他躺在熟悉的卧房养伤, 仿佛那场殊死之战没有发生。
慕容逾明面色凝重喝着滋味难以言表的汤药, 看着对面江寻芳炖了鸡汤给王一诺喝。已为人母的江寻芳在面对王一诺的时候,清澈的眼睛望着王一诺忍不住向她撒娇,仿佛还是当年那个羞涩敏感的少女。
慕容逾明将汤药一口灌下, 而这个京城一别多年未见的红花楼东家,现在喝着他媳妇炖的鸡汤, 还抱着他的小儿子在逗,时不时捏捏儿子的包子脸,摸摸江寻芳的脑袋, 仿佛他们才是相亲相爱的一家子,而他这个病号是多出来的。
慕容逾明低低咳嗽了一声引人注意, 江寻芳这才端了一小碟蜜饯给慕容逾明, 江寻芳笑眼弯弯往慕容逾明嘴里塞了一颗, “小明,这是东家特意给我带的蜜枣,可甜了。东家这次来还给小宝带了好多京城时兴的小玩意儿呢。”
慕容逾明虽然伤得厉害, 但记性好着呢。他想起沙场上王一诺所到之处,残肢鲜血漫天飞进了屠宰场一般的恐怖,以王一诺当时的气势,恐怕是用非人的力量把所有目击者灭口了。想到尸痕遍野的情景,这让江寻芳给他喂的蜜饯滋味都古怪起来了。他看着王一诺目光复杂。
江寻芳嫁人前是王一诺的小可爱,嫁人后是慕容逾明的小棉袄,虽然慕容逾明刚醒来,她却明白他们之间有话要谈,“东家好不容易从京城来一趟,小明可不准欺负东家。”说罢抱着儿子小宝离开,给二人留下谈话空间。
王一诺仍然慢条斯理喝着鸡汤,那闲情逸致万般皆风云的姿态,莫名让慕容逾明看了牙痒痒。慕容逾明最先开口,“你是跟着芳儿所来?”不是指从京城到边关,而是问是不是老早王一诺就盯上了江寻芳。
王一诺总算是把汤碗放下了,王一诺对待慕容逾明的态度,和对待江寻芳的柔风细雨截然不同,江寻芳一出去,王一诺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神色冷冷,“既然你发觉了我对江寻芳不一般。”
王一诺很是不满慕容逾明把自己弄得差点战死沙场的结局,本以为慕容逾明活了几辈子会是个能滋润地活很久的老姜。或许人生经历丰富,反而造成了他对自身夸大的自信,导致了对突发事件的大意。王一诺并不想去了解慕容逾明的心理状态。
“有些话我未曾告知于你和寻芳。”王一诺迎着慕容逾明惊疑不定的目光继续说到,“你也知我来历不寻常,我的确是为了江寻芳到此。”
慕容逾明听着王一诺接下来的话心中剧震。
“江寻芳在轮回之中颠沛流离苦苦求不得与你相识相守,穷其一生也得不到与你一次擦身而过的机会。于是她许了一个愿望。她愿意用灵魂跟我换和你白头偕老的一世。她用她的所有,换和你的几十年。”
王一诺面无表情说着,“看在江寻芳的份上,我能帮你的时候自然帮你一把。可若是你自己要死,那这一世就结束了。你有你的无数轮回,江寻芳就这短短几十年了。你自己想清楚,接下来朝堂江湖妻儿如何抉择安排。”
王一诺没理会慕容逾明接下来的什么反应,她端着汤碗跨门而出,重新扬起微笑,又是那个江寻芳熟悉的红花楼东家。
慕容逾明养伤期间再也没见过王一诺,只知道自己夫人江寻芳整天跟着王一诺带着儿子小宝玩耍,全然把作为丈夫的他给抛到脑后去了。慕容逾明的手下几次见了感到不妥,就怕他们的大将军养伤期间京城来的小白脸上位,把绿帽送到慕容逾明脑袋上去。
慕容逾明心情可想而知,很是不痛快的,却得大度,不然江寻芳会哭给他看。他不仅要大度,还得让手下们也大度,要相信江寻芳对他一心一意。
直到有一天他的副将大惊失色地冲进他房中,“大哥,不好了,我看到姓王的那小子穿着女装跟嫂子去买胭脂了!”
慕容逾明忍住了牙疼,“……她本就是女子。”
等慕容逾明伤势好转能下地走动了,边关战役已平息,王一诺始终没有再见他一面,很快与江寻芳告别离开边关回到京城。心知王一诺不想见他,慕容逾明夜里抱着睡得沉沉的江寻芳彻夜无眠,如果王一诺说的是真的,这是江寻芳最后的一生。
白驹过隙,一年又一年,慕容逾明凭手段官拜镖旗大将军,携带妻儿去京城受封之时,心想这回无论如何都要与王一诺再面对面谈一谈。然而到了京城才知红花楼散了,东家远游大好山河无踪无迹,江寻芳也收到了来自王一诺的最后一封书信,信中告知江寻芳自己要远游海外,恐怕数十年不归,望她保重。
如她书信所言,此后几十年果然没人知道王一诺的踪迹下落。随着年纪越大,慕容逾明越发担忧某一天王一诺会突然跳出来带走江寻芳。
生老病死人之常情,江寻芳垂暮之年,一日午后晒着阳光打了个盹,就此长长睡去不醒,苍老脸庞犹带温柔笑意,那是光阴予她的馈赠。已成威严老将军的慕容逾明守在一旁久久不动,仿佛不能接受江寻芳的离去。
阳光明朗,风也柔和,院子里高大的枇杷树下树影婆娑颤颤,阳光照得身上暖融融的。慕容逾明凝视着江寻芳含笑的脸庞舍不得移开眼,这几十年的相守终归太短暂。
“你来了。”年老的慕容逾明说。
王一诺站在树下影子里,望了眼万里无云的碧蓝天空,“是个好天气。”
时光给深爱彼此的二人留下了深刻的痕迹,满头华发在阳光下光泽耀目。而站在影子里的王一诺依然如同数十年前,不受时光侵蚀,年轻依旧。
慕容逾明设想了无数方法都是白费功夫,都不知道如何去解除江寻芳和王一诺的关系,如今只有恳求王一诺,“我用自己的灵魂交换,请不要带走她。”
王一诺的心软从来不是留给男人的,但她愿意给江寻芳。
王一诺回答,“人很有意思,无数的恨和不甘呼唤了我的到来。”
话中停顿,她似乎想起了什么,沉默片刻又道,“既然你愿意付出代价,我也愿意给你们一些帮助。”
“你们可以在每一个世界找到彼此,开始一场新的人生,江寻芳也会保留每一世的记忆。直到你们不再为彼此坚持轮回,你们的爱散了,我就会去回收你们的灵魂。”
微风徐徐,树影婆娑,转瞬树影里的人隐去身影,仿佛从未来过一般。
慕容逾明抵着江寻芳的额头,目中含泪,“等着我,很快我会找到你。”
……
有情人终成眷属,他们已经落幕,新的故事翻开篇章。
世界辽阔,人生际遇各有不同,各有各的奇遇。
多么小概率的事情,都有可能在料想不到的地方发生。
张妮从一场飞机失事的空难中醒过来后,整个人是懵逼的。
人生打击接二连三,她以为自己绝对会死在空难里,尸体掉落在太平洋的某个角落里随着飞机残骸沉入海底。但她的确是醒过来了,不是在灾难中奇迹般地生还,而是奇迹般的复活在另一个世界,另一个人身上。
张妮意识到自己穿越了!
她盯着自己的双手,双手因为她的情绪在小幅度颤抖。
活着是多么美好的事情,她还年轻,她还有很多事情想去做,谈不上梦想这么高大上的东西,她一平头百姓,就是想安安稳稳活着。哪怕她的小日子沉淀在宅家中追剧和织毛衣中。
她还活着真是太好了。
她遏制住了双手的颤动,为生命而感慨的时候,低头发现自己身穿黑白条纹服饰。
多么简单的款式,多么直白的颜色,多么眼熟的造型。
张妮环顾四周,白色平整的墙皮没有窗户,一个马桶一个洗手台,小小的房间两张窄小的铁床,另一张床上沉睡的陌生人同样穿着黑白狱服。
一道紧闭的铁栅栏隔断了小房间和外面的走道。
人生打击接二连三,这个新身体,在蹲大牢!!
张妮眼前阵阵发黑,剧烈的头痛袭来,纷乱嘈杂的记忆直往她脑袋里钻,她在酷刑一般的头疼中倒下了。
在剧烈的头疼中张妮接收了原主的记忆,但穿越后的一段时间张妮依然过得浑浑噩噩,以前她是一个小市民,大学毕业后几年沉迷于宅在家中做手工,以此谋生,爱好织毛衣。
难得出门旅行一次遇到空难不说,还穿越了。
穿越后人生的起点是对她而言相当玄乎的天蝎座星际六等原始星球上的一座监狱,狱友是一群形形色|色的暴徒。
张妮的新身体联邦记录身份名字是詹妮弗,因为入狱前被家族除名失去了姓氏,身高一米八几,四肢健全,金发碧眼皮肤白皙,b罩杯,身材修长健美六块腹肌,五官深邃而貌美。
本来应该好好的。
但人生打击接二连三,她发现自己胯|下长有大鸟!!!
是的,就是你所想的那种大鸟。
她现在的合法身份,联邦身份登记信息。
姓名:詹妮弗
性别:alpha

作者有话要说:  诸君久等了,2018新年快乐,祝各位2018财运人气桃花各种旺。
感谢各位仙女的打赏-3-笔芯mua
陆过扔了1个地雷
陆过扔了1个地雷
云夕扔了1个地雷
孤林居士扔了1个地雷
阿千扔了1个地雷
流觞扔了1个地雷
茗若萱扔了1个地雷
0西蒙扔了1个地雷
墨影扔了1个地雷
すみません.扔了1个地雷
苏谨羲扔了1个地雷
未成年扔了1个地雷
暗扔了1个地雷
我是酒窝君扔了1个地雷
路人甲扔了1个地雷
22151526扔了1个手榴弹
20067504扔了1个地雷
白木墨林扔了1个地雷
白木墨林扔了1个地雷
舞织扔了1个地雷
舞织扔了1个地雷
黑兔子扔了1个地雷
黑兔子扔了1个地雷
九玉姬扔了1个地雷
月饼扔了1个地雷
黑兔子扔了1个地雷
安静点扔了1个地雷
张奈殷扔了1个地雷
我是酒窝君扔了1个地雷
红茶包扔了1个地雷
诶嘿嘿扔了1个地雷
すみません.扔了1个地雷
我是酒窝君扔了1个地雷
21171923扔了1个地雷
20518960扔了1个地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