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寻芳在他的注视下, 哆嗦着嘴唇, 最终喊出了那个名字, “是小明吗?”
王一诺抿了一口小酒,把即将泄露在嘴边的笑意给压了下去。
那慕容公子生得剑眉星目气势不凡,不似“小明”这个名字一样寻常无害。他一听江寻芳确确实实喊出了他的小名, 看着江寻芳的眼神瞬间柔软得一塌糊涂。一个箭步将生得娇小单薄的江寻芳搂进怀中亲吻着她的发顶像是失而复得的宝物。
慕容记得自己辗转几世为的就是找到自己心爱之人, 但江寻芳元魂不全,每次转世都会遗失记忆, 二人相聚不易, 相守一世更是难上加难。
对于慕容而言,他是找回了自己珍爱的女人,但对记不得前世的江寻芳而言, 初次见面的陌生人突然的拥抱,只有唐突和惊吓, 江寻芳懵得不知道作何反应的时候,慕容开门见山告诉王一诺要给江寻芳赎身,显然他在来之前已经调查过。
“赎身?”第一回听到赎身这个词联系到自己身上, 江寻芳比王一诺更先有了反应,她想也不想推开了自己的情缘, 转头躲到王一诺身后去哆哆嗦嗦地问慕容, “你你你想买我回去当当当填房小妾吗?我我我不去。”说着紧紧拽着王一诺的衣服。
王一诺坐在太师椅上安抚地拍了拍江寻芳的手, “不怕,没人能强迫你离开。”说着,王一诺看向此刻对她目光颇为不善的慕容, 一派讲道理的模样,“在下王一诺,公子有话不如坐下再谈?”
慕容倒也不想这个时候来硬手段把江寻芳带走,两人坐下后意思意思寒暄试探一二,得知慕容“小明”原来叫慕容逾明,朝中任职中郎将,在西北战地担任统领,战功累累这次是回朝升官加爵。不想来了京城,多年来无迹可寻的江寻芳终于被慕容逾明找到了下落,听闻江寻芳流落青楼,慕容逾明赶紧赶来,这才确认了江寻芳就是他要找的人。
慕容逾明自然不能把自己和江寻芳轮回转世的事情告诉别人,他也没能认出曾经在一个世界跟他见过的王一诺,这让王一诺感慨人类就算拥有轮回转世的神通,但也记忆短暂难以永恒。
今夜月明星稀,红花楼中灯火通明,晚风徐徐,水榭上歌女唱腔婉转留韵,亭台楼阁靡靡温柔富贵乡。这里酒色权迷,绝不是一个良家女子该待的地方,江寻芳躲在王一诺身旁眼神小心翼翼地打量着慕容逾明,奇怪于自己对这个人似曾相识的感觉。
当慕容逾明编了一套自己和江寻芳青梅竹马小时定亲后来分别,多年后终于找到自己的青梅竹马的小媳妇的故事后,江寻芳听得泪眼汪汪问,“我们小时候真的是定亲了的青梅竹马吗?为什么我都不记得了呢?”
慕容逾明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你记性不好,只记得我叫小明了。”
听起来似乎很有道理,也许他说的是真的。江寻芳被说服了。
慕容逾明再谈起给江寻芳赎身的事情,王一诺轻描淡写跳过话题,“不知慕容将军是否记得我们曾有一面之缘。”在另一个世界,王一诺陪伴名为断情的女侠行走江湖之时,在边关小城遇见过慕容将军,那时候他是个守卫边疆的将军,后来谋权篡位迎娶了公主。怕是他当时谋权篡位也是为了那位“公主”吧。
“何出此言?”慕容逾明端详了王一诺的面容,虽然相貌出众,但他的确不记得见过。
确认慕容逾明的确不记得了,王一诺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时隔多年或许是我记差人了,慕容公子不必在意。至于寻芳赎身之事,入了我红花楼的姑娘,哪有轻易离去的道理。”
慕容逾明注意到这个红花楼幕后老板前一刻还在称呼他慕容将军,下一句又改叫慕容公子,虽然不日他即将上朝受封将军,可眼下他仍然是个四品中郎将,顶多尊称一声统领,尚且当不得将军之名。
慕容逾明寻思着这人为什么喊了他一声慕容将军后又改了,如果想知道真相,慕容逾明倒是可以使用自己的天赋能力去获得信息……
始终盯着慕容逾明看的江寻芳一见对方眼神落在王一诺身上,福至心灵脱口而出,“啊,小明一碰别人的手就知此人生平,好厉害的。”
这几乎是不能说的技能,就这么说出来了。
慕容逾明:“……”
王一诺很想笑,但是她一丝不漏憋回去了。
对于慕容逾明所谓摸手就能知生平的能力,王一诺更多的是不以为然,这个能力如果真的对她有效,那慕容逾明不可能记不住“王一诺”这个人。
王一诺把话题接了过去,“见手就知生平?莫非慕容公子还会看手相?”
慕容逾明面不改色,“略通一二。”
王一诺简直是瞌睡送枕头,从善如流把自己的手伸了过去,想试探一番慕容逾明的能力,“慕容公子仪表堂堂竟也会此等技艺,不知可否为王某测上一测命中的富贵。”
算命算富贵?慕容逾明来之前早已调查过红花楼,知道红花楼的东家背后关系复杂之外,还是个富可敌国的主,他想硬抢把江寻芳的卖身契抢回来也是不行的,这会听这人说算命中富贵,他倒是不知道王一诺口中命中的富贵还想怎么个富贵法。
慕容逾明带着读取对方过去人生事迹内心想法以及秘密的心思给王一诺看起“手相”,他的天赋能力在接触到对方的时候已经发动,然而不同于以往的万事据悉的信息读取,这次他从王一诺身上只获得一条:姓名代号王一诺,年龄、过去、能力、想法具不详。
这样的情况在慕容逾明相较于普通人无比漫长丰富的人生阅历中仅仅出现过一次。他的记忆开始回溯,终于唤醒了久远的记忆,眼前红花楼东家的面孔与记忆中青衫书生的面容重叠吻合。慕容逾明的目光在一瞬间变得危险无比,但当他的目光触及王一诺身旁的江寻芳,吓人的气势最终收敛,只是沉沉地说到,“是你,那个书生。”或者说,是那个不爱江山只爱美人的九王爷。慕容逾明对此产生了深深的危机感,并生起质疑:王一诺究竟是人是鬼,为什么能辗转世界而不遗失记忆?出现在江寻芳身边又是什么目的?
王一诺的存在对慕容逾明而言绝不是好事,反而像个对江寻芳用心险恶的巨大危害,让慕容逾明担心不已,恨不得除之后快以绝后患。
见他反应过来了,王一诺脸上多一抹道不明的浅薄笑意,“不知王某命中富贵几何?”
慕容逾明冷着脸,“自然富贵非凡。”他已在琢磨怎么除去王一诺,还能把自己和江寻芳摘出去。
也许是感应到了什么,江寻芳突然搂紧了王一诺一条胳膊,依偎在王一诺身后,直到王一诺熟悉的体温传递过来,她才心神安稳了一些,只是脸上犹带心惊,小声道,“东家……”
“嗯?”王一诺回应,自然而然地把不安的江寻芳抱上膝盖拍着后背安抚着。这姑娘总是过于敏感,察觉到别人的恶意与不善。
慕容逾明亲眼所见了江寻芳对王一诺的依赖,而王一诺对她的态度温柔耐心得仿佛……仿佛江寻芳是她珍视的宝物。
危机感一升再升,看着眼前相互依偎的两人,慕容逾明的内心中有一堵墙在崩裂,他恨不得立马把江寻芳抢过来,然后一刀砍飞王一诺的脑袋。
但理智告诉他绝不能这么做,他闭上眼睛强压下愤怒和嫉妒,起身要告辞。王一诺眼也不抬随意应了声慢走,江寻芳从王一诺怀里抬起头见吓人的慕容逾明还站在那看自己。
慕容逾明也知自己吓到江寻芳了,他努力忽视王一诺带给他的怒气,软和了语气问江寻芳下次能不能来找她?
江寻芳犹豫了一下,心底有个声音驱使着说好。见她答应下来,慕容逾明这才大步流星离去。而他走后没一会,江寻芳就后悔了,抱着王一诺不松手,说害怕。
王一诺简直被她逗笑了,“别怕,只要在红花楼没人能伤到你分毫,更何况那慕容心悦于你。”
乍然听到有人喜欢自己,江寻芳的脸立马涨红,“他、他喜欢我?”
她这番模样让王一诺忍不住逗她,“我的好姑娘,你这么可人,他怎么会不喜欢你。看看你的眼睛,水汪汪又乌黑明亮,让人见了就喜欢。瞧瞧你的嘴唇,小小的柔软粉嫩,谁见了都想一亲芳泽……”
江寻芳脸红得不能再红,明知道王一诺在逗自己,还是羞得去捂王一诺的嘴,免得王一诺又说些让她又羞又燥的话来。
“你看你,脸红扑扑的,让人想咬上一口。”王一诺继续逗趣。
见挡不住王一诺的嘴,江寻芳干脆把脸藏起来,假装没有听到。
逗够了江寻芳,水榭上歌女的唱腔也到了尾声,王一诺带着江寻芳转移场地从水榭旁离去。随着二人的离去,以及美貌歌女的谢幕退场,高处楼阁窗栏边看客的目光也追随着直到她们消失在月亮拱门影壁后面。身披轻纱身姿曼妙的舞女们随后登上水榭舞台,又是一场热闹。
第二日,太阳落山不久,红花楼门前的红灯笼刚点亮,跟着王一诺一日三餐作息正常的江寻芳还捧着碗筷吃得正香,王嬷嬷突然来到说有人指明要她作陪。江寻芳傻傻地看着王嬷嬷,想不明白她又没挂牌,为什么有人会点她的名字?
而带来这个消息的王嬷嬷心想以东家对江寻芳的宠爱,必然是不会让江寻芳去作陪的。
不想王一诺不紧不慢咽下口中的饭菜后,神色平平地对江寻芳说,“吃饱了就去简单梳洗一番,跟王嬷嬷去吧。”
王嬷嬷内心惊讶无比却什么也不说。
江寻芳这会吃饭也不香了,磨磨蹭蹭吃完饭,怯怯地问王一诺可不可以不去。
王一诺正在喝饭后的一杯清茶,“你昨日既然答应了见他,又怎么能言而无信。”
江寻芳的内心是那个纠结。
侍女石小雨手脚麻利地替江寻芳重新梳了头发戴上珍珠发簪,还想给江寻芳略显苍白的脸敷粉,江寻芳伸着脖子左右躲闪着不愿意敷粉抹胭脂。侍女石小雨年纪不大个子仍然像个孩童,自然没有那个长胳膊来给江寻芳敷粉的。小侍女有点着急,哎呀傻寻芳姑娘,敷了粉就漂漂亮亮的,怎么还躲呢?!东家最喜欢美貌的姑娘了你还能不知道吗?一定是平时不注意打扮现在才失去东家宠爱的,这不都让寻芳姑娘去陪客了吗。换了从前,东家去哪都是护着寻芳姑娘的,哪里会舍得让她去陪客!
见江寻芳实在不愿意敷粉涂胭脂,王一诺叫年纪尚轻的小侍女别坚持了。小侍女把香粉盒子放回去的时候气囊囊地瞪了江寻芳一眼,傻寻芳姑娘不美美得怎么挽回东家的心?
王嬷嬷带着红花楼最不像红花楼里姑娘的姑娘去见了她人生中第一个客人。王嬷嬷带着江寻芳从东家所在的顶楼下来,最后进了姑娘们见客的众多厢房中的一间,许多人见到了。别有心思的人不由揣测,这寻芳姑娘是不是在东家那边失宠了。江寻芳的嫡姐江琇莹也瞧见了,她比谁都更想知道,如果江寻芳在东家眼前失宠,她必然是高兴的。
这边江寻芳在王嬷嬷的领路下到了厢房见慕容逾明,两人一照面她就被慕容逾明手里的彩色陶偶人吸引了,巴掌大的陶偶娃娃也不知是哪里的手艺,做得分外精巧可爱。
见江寻芳果然还是对这些可爱的小物件没有抵抗力,慕容逾明上来先是送了小礼物,期间始终保持着让江寻芳不会紧张的距离。
不一会跟江寻芳最为熟悉的侍女石小雨被王一诺派来,送了好一些江寻芳喜欢的小零食过来,江寻芳吃着小零食,瞅着坐在桌对面的慕容逾明。
两人互相看着坐了一会,等慕容逾明再开腔的时候,江寻芳神奇地发现自己居然不怎么紧张了,跟着慕容逾明开启的话题逐渐交流起来。
而另一边,抱着送傻女儿去相亲的老父亲心态的王一诺在房间了翻了一会书,知道这会傻女儿跟女婿聊得渐入佳境,同一时间,昨日与江琇莹相认的曾经未婚夫林辰良又一次来到红花楼与江琇莹相见,二人相约厢房把手共诉衷肠。江家未败之前,江琇莹还是江家千娇百宠的大小姐,出落得一副娇俏动人的美貌。那时候林辰良碍于礼数从不敢放肆轻慢于这位江家大小姐,江琇莹也端持着官家大小姐的高傲姿态哪怕是未婚夫也从不与他私相授受。
然而今时不同往日,红花楼花魁娘子的闺房中,薄纱披身千娇百媚的江琇莹依偎在林辰良的怀中,听这年轻公子绵绵情话。美人在怀,林辰良仿佛有着说不完的情话,他说无论何时何日他对江琇莹一心不二,山盟海誓随手就来。最终哄得江琇莹感动不已,两人搂着搂着倒入红鸾被中,到了更深入的交流。
一番香汗淋漓的交流后,江琇莹趴在林辰良的胸前,若是林辰良低头去看,就会看到前一刻与他颠鸾倒凤共赴巫山云雨芳心动荡的江琇莹此时笑得饱含心计。
江琇莹不是傻子,她在红花楼见过比林辰良情话更动人,言辞更情真意切的男人,钱财权势才是真的,林辰良的一番表白又算得了什么。她要的是他对她的迷恋,为她赎身,抬她为贵妾,只要嫁入林家,她相信凭自己能力从妾扶为正室夫人。
江琇莹和林辰良二人,一个好色想要她的身子征服她的心,一个妄想一步登天成为大户人家的夫人,却不知道互相演着戏。
随他人间百态如何,王一诺坐在屋子里看她的书,喝她的茶。约莫一个时辰,江寻芳就带着慕容逾明给他的彩陶娃娃回来了。
她一进屋就飞奔着向王一诺扑过去,靠坐在王一诺怀里却又不说话。
王一诺把看到一半的书放下,问,“那慕容小明如何?”
江寻芳有些闷闷不乐,“他知道我好多事,我却对他一无所知。”
“既然不喜欢,下次他再来不见就是。”王一诺这么说。
江寻芳沉默了一小会,小声说,“我、我……没有不喜欢。”
王一诺笑着逗他,直把江寻芳又说得满脸通红又急又羞才作罢。
此后慕容逾明天天到访红花楼,他模样生得剑眉星目宽肩长腿气势不凡,到哪都有女人瞩目,红花楼的女子也喜欢他这般有男子气概的年轻男子。只是让花魁姑娘们失望的是他每次来都只见江寻芳,从不多看别的姑娘一眼,不止不看,还冷着一张脸,连个乘虚而入的机会都不给。
入京一个多月时日,慕容逾明殿前封从二品镇军大将军后,红花楼的姑娘们看他的眼神更是不一般了。而慕容逾明照常冷着脸径直踏进平日与江寻芳见面的那间厢房。
江琇莹眼见自己庶妹的恩客眨眼成了大将军,而这相貌堂堂的大将军似乎铁了心要给江寻芳赎身娶回去当夫人。这般好事落在处处不起眼的江寻芳的身上,自己这边林辰良再三说要为她赎身娶她进门,总是与她欢好,又不见林家传出消息。对比之下,江琇莹更是觉得林辰良是个纨绔子弟不得用,真是处处不及慕容逾明,这让江琇莹咬牙切齿,妒火中烧。
江琇莹等着林辰良今晚过来再说说娶她的事情,不想她没等来林辰良,来的是一位陌生的美貌公子。
那公子进门便与她见礼,白皙光洁的脸庞犹如美玉,瞳仁乌黑而温润,笑起来的模样犹如春风拂面,令人浑身舒坦,仪态更是美妙。
他开口轻声喊她,“琇莹姑娘。”
江琇莹为此人的好相貌呼吸一滞,被他一唤才回过神来,“公子是……?”
来人笑如春风,“听闻琇莹姑娘心悦慕容将军,在下特来相助姑娘。”
……
江寻芳听说了小明成大将军的事情,虽然她对官员将军品阶没什么概念,但不妨碍她打心底认为小明很厉害。
她欢欢喜喜地去见慕容逾明要恭喜他。等江寻芳见到慕容逾明,她发现慕容逾明今天脸色凝重,问他怎么了,慕容逾明告知他已受封将军,再在京城留半个月就得回西北边疆了。
江寻芳乍然听闻待自己很好的小明要离开的消息,分别在即让她情绪低落,晚上回去就抱着王一诺哭卿卿,她哭也不会情绪外放大声哭,只会埋着脑袋默默掉眼泪。
王一诺问她为什么哭,她说舍不得小明走。
王一诺又问,“慕容公子若是为你赎身,你愿意随他去西北吗?”
江寻芳试想了一下自己跟小明去西北的情形,她眼如泉涌,“不行的,不行的。”
“怎么不行?”王一诺问。
江寻芳抱着王一诺不撒手,“可我更舍不得你呀。”
直到最后哭累睡过去也没撒手。王一诺心想,自从江寻芳见过慕容逾明之后,她夜里再也没有梦靥惊魂冒冷汗,睡得安稳极了。显然潜意识里慕容逾明是她定神安心的存在。王一诺也知道自己待她再好,也不是江寻芳心底的那个人。
睡了一觉起来,要和小明告别的离别情绪仍然影响着江寻芳,她独自失落了一整天,等晚上小侍女来告诉她慕容逾明来了,江寻芳才勉强打起精神去见他。
然而她推开门,看到的是江琇莹近乎赤裸地扒在慕容逾明身上,慕容逾明一脸震怒要把这个莫名其妙溜进来的女人扔出去,转头发现江寻芳目瞪口呆站在门口。
慕容逾明尚未来得及叫江寻芳别误会,江琇莹已经悲伤地高呼出声,“将军,我怀了你的骨肉啊!琇莹知道你与妹妹两情相悦,琇莹不求名分,将军你看在妹妹和我腹中骨肉的份上,不要把琇莹留在这污浊之地。”
江寻芳为这突然的一出大戏惊得持续性目瞪口呆回不了神,
作者有话要说:  还是送江寻芳过来的小侍女石小雨机灵,转头飞奔着上楼找王一诺告状去了。
小侍女可气了,傻寻芳姑娘良缘将成,这个琇莹姑娘居然不安好心做出如此下作的事情,看东家怎么收拾她!
---------------------------------
感谢各位投的霸王票么么哒-3-
阕搂扔了1个地雷
孤林居士扔了1个地雷
尼古丁扔了1个地雷
茗若萱扔了1个地雷
世间虚无扔了1个地雷 x2
慕风烟扔了1个地雷 x2
青中鲤扔了1个地雷
聆弋柒扔了1个地雷
墨影扔了1个地雷
叫我汪扔了1个地雷 x4
墨钰潇扔了1个地雷 x2
夏凉扔了1个地雷
西孑扔了1个地雷x2
路人甲扔了1个地雷
(/w\)扔了1个地雷
尾青扔了1个地雷
西孑扔了1个手榴弹
陆过扔了1个地雷
彼岸花开扔了1个地雷
w等号w扔了1个地雷
陌陌扔了1个地雷
噔噔噔z猫扔了1个地雷
我是酒窝君扔了1个地雷 x8
默默桑扔了1个地雷
游uu扔了1个地雷x2
暖暖小仙女扔了1个地雷 x2
玄凰扔了1个手榴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