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天雅回国后日子恢复了平静, 她的经纪公司在为她联络下一部电影, 因为电影技术发展的成熟, 这个世界拍一部大制作电影前后制作一年足以,张天雅的工作日程倒是安排得满满的了。
张天雅照常作息早睡早起,天亮就起来练功, 这天她练完功夫就接到小罗伯特的视频通话请求, 张天雅接起,视频里小罗伯特咧着嘴笑得正嗨, “张, 快看我发你的信息。”
张天雅用干净的毛巾擦了擦汗,打开了小罗伯特所说的信息,是条娱乐版的爆料新闻, 大标题配上大图,主角正是前不久见过的莱拉。
张天雅快速浏览了一遍, 前些天节目直播中莱拉失手把张天雅推出扶梯险些遇难的事情,让看到事情始末的人观众认为莱拉蓄意伤害,事后莱拉毫无表示的行为更让人愤怒。网上民众大肆讨论的时候, 莱拉似乎也没料到网友会有这么大的反应,赶紧发表公开道歉, 然而歉意都是对自己当时太紧张了而错手推了张天雅, 而非对张天雅表达对不起。虽然道歉了, 但没道歉在点子上,让一些网友很不满又是一阵讨论。
本来过段时间,这件事情失去关注就会销声匿迹。这个时候, 以前和莱拉同一个剧组的匿名人士接二连三跳出来,抖露指出莱拉为了红,为了拍电视剧和客串某大牌导演电影干的离谱事。爆料的内容爆点不断,让人看了叹为观止,下面网友评论一边倒的形式,张天雅随便翻了几个热门评论,都是在痛骂莱拉人前冷艳高贵大明星,背后无礼低俗不学好。
总觉得这些黑幕八卦离自己很远的张天雅为这篇报道惊得都忘记理会视频通话中的小罗伯特了。
小罗伯特当歌手有个嘹亮的大嗓门,非常富有感染力,“我的女神!!!你还在吗吗吗吗?!”
“当然,我在!”张天雅被突然的大嗓门给吓回来了,赶紧关掉新闻界面。
“嘿,这期节目太有趣了,我买了全集精剪版视频集,还有你的个人精剪版,伊诺斯的个人精剪版。”小罗伯特还在絮絮叨叨地说着,“你看过你和伊诺斯最后对决的时候出的功夫短电影版吗,酷!太帅了,我安利了身边每个朋友去看,他们看了都想跟你学功夫。对了,我一直没要到伊诺斯的联系方式,你有她的通话id吗?”
王一诺没把联系方式给任何人,得知张天雅也没王一诺的联系方式,小罗伯特但也不失落,“没关系,反正混我们这个圈子的,以后有机会还会再见面。”
跟小罗伯特通完电话,张天雅想了想,在网络上搜索起王一诺的信息,通常公众人物都会有个人词条人物简介,像是张天雅自己就有一个,上面规整介绍了她的姓名、出生日期、参演电影等等。
她在熟悉的交互界面上看到了王一诺的词条,打开一看,里面的介绍仅仅短短几行。
王一诺(伊诺斯),华国戏曲家,其他资料未知。于2027年5月参加了《全明星》大型直播节目,为本期特别嘉宾。节目前期表现平平,后期角色大反转,而大受欢迎。
张天雅看了一眼词条编辑时间,就在前几天。
她不由又想起在机场最后一次和王一诺见面的情形,那时候王一诺脸上表情淡淡,但张天雅还是从对方身上感到了温暖,以及王一诺在她耳边的告别。她说,祝你鹏程万里,一帆风顺。
至此想来,张天雅想到当时王一诺说的应该是:祝你今后鹏程万里,一生一帆风顺。
王一诺给她的告别,是很久很久。
但那份温暖,张天雅一直记着。
……
白皮书状态:
张天雅幸福感:☆☆☆☆☆【热爱人生】
莱拉幸福感:☆【失意低迷】
因观众对【伊诺斯】的喜爱额外获得☆x5
宿主成功获得幸福感☆x9
在新世界醒来的王一诺查看完上一个世界的情况,很快合上白皮书。人生风风雨雨,她为张天雅避过一道大难,后程还是要看她自己的。见她过得好,王一诺也不再挂念,转而翻开新的一页书。
《江寻芳生平》
江寻芳,京城官员庶女,父亲犯法而被削官夺爵,府中男丁发配,女眷为奴。江寻芳至此和她的嫡姐江琇莹流落青楼。还是闺中小姐时候,和嫡姐江琇莹的受父亲家人宠爱不同,江寻芳是一个无人问津的庶女,在小院里自生自灭,两人性格一个娇蛮,一个默默无闻。
江寻芳生性敏感内向,她的嫡姐却生得相貌艳丽又能左右逢源,很快在青楼中站稳脚成为当家花牌之一,得恩客几分薄幸。江琇莹从前是娇贵千金,流落青楼心中怨愤难平,平日没少在江寻芳身上发泄,将庶妹当成奴婢,非打即骂。
姐妹两双双落难,银钱和皮肉的生意没有你情我愿之说,红尘勾栏里苦苦求生。但江琇莹一直看不上眼的江寻芳却被中郎将看中,不仅要为她赎身还要娶她为正妻脱离贱籍。
江寻芳以为自己可以从良过上普通的日子,不想她的嫡姐江琇莹嫉恨于她,毒哑了江寻芳的嗓子,刺瞎了她的眼睛,丢在无人的院落遭护院恶狗撕咬,最终求救无门惨死在无人问津的角落。草席一裹,尸身丢到城外,再多情意也无处说,生如浮萍,死如尘埃,此身了了。
王一诺看了一眼白皮书附带江寻芳的单寸照,照片里的姑娘约莫十五六岁,纤细瘦弱,清秀年幼,懵懵懂懂,不知事的模样。
身在此局,若非奇遇,难求善终啊。
王一诺收起白皮书,扫了房间一眼,房间颇为宽敞,雕花纸窗漏进一些阳光,采光明亮,芙蓉红帐轻纱缦缦,乌木家什制式精美,黄铜熏炉燃了细腻檀香,余香缭绕带着一丝甜腻,尽显奢靡华贵,贵而不正派。
低头再看自己,一身海棠红深衣罩着同色金丝软烟罗纱衣,广袖长袂,松松垮垮露着小片锁骨,长发披身,风流不羁,相当不端正。
此时听门外有少女叩门,嗓音轻糯,“王妈妈,起身否?小雨伺候你起身用饭。”
王一诺弯了弯嘴角,不知是笑还是不笑,“进。”倒是对王妈妈这声称呼坦然接受,毕竟她现在是京城烟柳街红花楼的东家,兼老鸨。
门外的少女得了应声这才推门进来,十岁出头的年纪,团着两团稚气的头发,因在青楼的缘故穿的也不似一般人家的丫鬟那样素净,反而穿了一身杏粉色的衣裳,她端着洗漱的热水低着头小心翼翼的模样。
等王一诺用热帕洗净脸,小丫鬟继而递上漱口的茶水时候抬头看了王一诺一眼,这眼正好和王一诺对上了视线,小丫鬟红透了脸马上低下头不敢再抬头,王一诺看着小丫鬟又是那副小心翼翼的模样静默了一会,想着整顿整顿红花楼。毕竟她在这里,不是要做一个逼良为娼的老鸨,而是为了江寻芳。
……
江家败了。
当官府衙役闯进江家门房,驱散了仆役,江家的男丁被落上镣铐拉了出去,女眷被一个个搜出来绑上了绳子,江寻芳一张小脸青白青白,心里七零八落,被凶恶的衙役绑上了双手推搡出生活了十几年的门院,她终于明白自己在京城做高官的父亲被摘了乌纱帽全家落难。
男丁发配,女眷为奴。
何为奴?教司坊的妓啊。
江寻芳瘦小的肩膀因为她的惧怕而瑟瑟发抖,她脸上血色褪尽,虽仍然懵懂,但也知道只要离开了这江家的门院,她就不再是江家的小姐,会有很可怕的事情等着她。
她从未见识过世间的险恶,又怎么会不怕。
江寻芳的思维在打结,仿佛脑子都冻僵了一般无法思考,所有的想法都凝滞。此时她听到一道高昂的女声尖叫着,“我是江家的大小姐!你们做什么!放开我!放开我!”是她的嫡姐江琇莹的声音。
江寻芳愣愣地望去,就见一名高瘦的衙役扬着手臂一巴掌落在江琇莹白润的脸上,打得她摔倒在一旁。
那衙役鄙夷嗤笑着,“江家所有女眷充入奴籍,哪还有高高在上的千金小姐,你就是一个奴婢。”说着拽下江琇莹手腕上的金镯子收入自己怀中,扯拉起不敢再叫的江琇莹推搡着出了院门。
江寻芳怕得说不出话,只在衙役的推搡下跌跌撞撞往前走。这就是了,今后没有江家小姐了,只有人尽可欺的奴婢。身边江家女眷哭喊一片,她们的丈夫或是父亲兄弟被流放边境,而她们自己也将充入奴籍,似乎都知道离了父兄丈夫此生再无相见,离了这锦衣玉食的富贵,她们都不会好了。
夹在抹泪哭喊的人群之中,瘦小的江寻芳显得呆呆傻傻,仿佛刺激过大痴傻了一般。
呆呆愣愣之中江寻芳只知道自己和以往待她冷言冷语的江家女眷一起被带走了,去了哪她甚至不认识,似乎有人牙子找看守的衙役说买卖,嘴角有一颗大黑痣瘦得像猴的人牙子往人群里一看,指了指夹在一群女眷上了年纪或是出阁女眷中花一样的江寻芳和江琇莹,往衙役手中塞了一袋鼓鼓的银钱,转而衙役把她们两从人群里提溜出来。
江琇莹的生母,江家的主母哭得最是凄厉,拽着江琇莹的衣不让女儿走。衙役一脚踢开了这位养尊处优的妇人,恶狠狠地拽出了哭得泪雨涟涟的江琇莹。
江寻芳孤苦伶仃一个人站在人牙子身后傻愣愣地看着她们哭。她的母亲只是一个姨娘,过世得早,江寻芳在江家像个透明人一样蜗居小院默默活着。
人牙子用一台小轿挤了两个人,把江寻芳和江琇莹抬到了红花楼不起眼的后门,和红花楼的管事嬷嬷一番嘴皮子,人到中年但身段依然苗条婀娜的管事嬷嬷掀起轿帘看了看挤在里头的两个年轻姑娘,江寻芳相貌清秀并不出挑,江琇莹却像一朵崭露头角的艳丽花儿,眉目艳丽,此时泪水涟涟红了眼角,平添几分楚楚可怜的媚态。
管事嬷嬷的目光在江琇莹脸上停留了片刻,可算是满意了,痛快地交了银子到人牙子手中,收了两人的奴籍文书。
人牙子拿着银钱心满意足走了,管事嬷嬷招呼刚买下的两个姑娘走。很快又有小厮和丫鬟迎了出来,带着两人去沐浴换衣裳。
红花楼的富贵和靡丽是处处能瞧见,青天白日楼里的花魁娘子都在屋里歇息,偶尔也能瞧见几个衣裳浅薄风情糜艳的姑娘从游廊穿过,那几乎破衣而出的半个胸脯和大腿就这样暴露眼皮下,薄薄的纱衣绸裙抹胸遮不住多少,不知羞耻低贱放荡模样,让江琇莹不耻。
江琇莹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哭出声,见自己的庶妹仍然一脸痴痴傻傻的模样,也知这无能的庶妹是指望不上的了。
小厮打来热水注入浴桶,丫鬟捧来新衣裳备在一旁,江琇莹打眼看去,那些新衣裳竟然也只是薄薄的几片布。
等两只浴桶热水注满,小厮退出去关上了门,丫鬟们撩起衣袖强行扒去两人的衣裳,让她们在外人面前坦胸露体赤裸裸的,解开她们的发髻,将她们按在浴桶里让她们自己搓洗。江琇莹从未遭遇这样的羞辱,此刻瞪着那个丫鬟。
丫鬟并未在意,在这地方,高贵的只有恩客,不是她们。无论她们之前是千金小姐还是王侯郡主,到了这里,都是一些可怜人罢了。
屋内昏沉,绢布的窗轩漏了些微的光,水汽袅袅,雾气朦胧,倒是给屋里增添了几分暧昧。
忽闻门外有人说话,“东家,新来的两个姑娘在里头沐浴换衣,您可要瞧瞧模样?”
随后门开,透过水汽那门口一身红衣几乎晃花了江琇莹的目光,门吱棱着在那人身后关上。江琇莹这才看清门口站的人身量颇高,身段修长,黑发披肩,那身红衣松松垮垮露出一片锁骨和莹白肤色,风流不羁,那张脸……
美色当前,江琇莹一时忘了沐浴时被“男子”闯入该有的尖叫和羞愤。
江寻芳受了刺激似乎傻了,坐在浴桶里也只是愣坐着不知道清洗自己,丫鬟干脆上手帮她搓洗,手劲有些不知轻重,把江寻芳的皮肤搓得红彤彤的。王一诺见了这个姑娘痴愣的模样,也知这个敏感内向的姑娘一时不能接受现实,得有些时日来恢复。
王一诺摸了摸江寻芳泡了热水而粉润回来的脸颊,瘦瘦小小的模样,她的一只手就能盖住江寻芳一张小脸。也不嫌她身上湿,王一诺把这瘦弱的姑娘抱进怀里,柔声而问,“我的好姑娘,怎么不说话,恩?”
江寻芳似乎是听见了王一诺的声音,靠在她的怀里眨了眨眼睛,眼底漫上来眼泪,可算是会哭了。
有反应就好。王一诺亲手把人擦干了,套上衣服抱走。
瘦瘦小小的江寻芳,
作者有话要说:  把王一诺的身形衬得异常高大。
王一诺抱着江寻芳,踏出满室雾茫,海棠色的红衣褪去了妩媚,只留下消不去的柔情,像淬了剧毒的醇香酒,明知有毒,甘之如殆。
---------------------------------------
前排提醒,你们这么机智看到现在也清楚了。怕你们没看到,说三次。
本文没有男主,王一诺万年单身没对象,只干活不谈恋爱。
本文没有男主,王一诺万年单身没对象,只干活不谈恋爱。
本文没有男主,王一诺万年单身没对象,只干活不谈恋爱。
---------------------------------------
感谢各位投的霸王票爱你们么么-3-
茗若萱扔了1个地雷
慕风烟扔了1个地雷
世间虚无扔了1个地雷
施主有礼了扔了1个地雷
谦默扔了1个地雷
阿千扔了1个地雷
阕搂扔了1个地雷
孤林居士扔了1个地雷
一叶半夏扔了1个地雷
花香自来扔了1个地雷
逝水&流年扔了1个地雷
逝水&流年扔了1个地雷
逝水&流年扔了1个地雷
逝水&流年扔了1个地雷
逝水&流年扔了1个地雷
逝水&流年扔了1个地雷
锦小东锦扔了1个地雷
逝水&流年扔了1个地雷
辣个苏苏扔了1个地雷
墨影扔了1个地雷
木木扔了1个地雷
木木扔了1个火箭炮
北冥以南扔了1个地雷
reddeer扔了1个地雷
棒棒糖miao扔了1个地雷
棒棒糖miao扔了1个地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