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就是身边的好队友王一诺。
这个真相震得对王一诺信赖有加的张天雅和小罗伯特原地发了一身白毛汗, 他们僵硬地瞪着几步外的王一诺。
王一诺不笑的时候俊美的眉目一派疏远淡漠, 她慢条斯理地开始挽袖子, 白色的休闲长衫挽上一截袖子露出手腕,不似女孩子的纤细朱润,她的手掌到手臂线条利落骨肉匀称。张天雅没控制住自己, 盯着看着王一诺的手腕看了好一会。
王一诺整理着袖子的同时目光扫过张天雅, 远远落在站在大厅另一侧的莱拉和贝克汉姆,“既然身份暴露了, 我们撕名牌吧。”
她话音落下, 小罗伯特像一张弓满的灵敏猎豹,瞬间朝远处跑去。张天雅迟疑了一下,跟着跑远了, 情况尚且不明晰,她不打算和王一诺交手, 担心自己下手没轻没重伤到文弱的王一诺。
另一边贝克汉姆大喊着问王一诺是不是就是杀手,得到肯定的答复后他立马来劲了,大步向王一诺走来, 走了一定距离,他张开双臂半蹲着下盘, 一个适合防守和进攻的姿态, 同时堵住了王一诺大半的退路, “没想到你隐藏的这么深。”
贝克汉姆高大强健的体魄或许会给其他人很大的压力,但从王一诺身上看不到她的紧张,她对蠢蠢欲进攻的贝克汉姆说, “你准备动手吗?”
“???”贝克汉姆毫不掩饰的一脸疑惑,他看着王一诺的脸,“说起来,你真的是女孩子?”
王一诺无视了他的傻问题,她看了一眼手环上显示的时间,还有20分钟就要开始第三轮的投票淘汰,她要在那之前把该撕的都撕了。
王一诺说道,“现在场上1个国王1个杀手3个平民,你们想赢…”她侧目望了眼已经躲开距离的张天雅、小罗伯特这2个平民,“就得干掉我和国王。”
话到这里,贝克汉姆扭头去找莱拉的身影,然而发觉情况不对的莱拉已经搭乘直梯躲上楼,他终于意识到比起白国王莱拉,张天雅和小罗伯特这两个平民才是和自己站在同一阵营的伙伴,他对张天雅和小罗伯特大喊,“我来解决伊诺斯,你们去对付莱拉!”
他们显然认为贝克汉姆对付王一诺绰绰有余,追着莱拉上了楼,小罗伯特难掩激动一路上在反复问张天雅,“王一诺是女孩子吗?”
张天雅表示自己也在懵逼中,毕竟相处的这几天,对王一诺的第一眼印象先入为主,她只觉得王一诺体态修长相貌俊美,一举一动文质利落,没有一点小女儿的扭捏在里面,怎么看都不像女的。
小罗伯特还在纠结之中,他们终于追上了莱拉,如同老鹰捉小鸡,小罗伯特和张天雅两边包抄。没想到莱拉的运动细胞也不差,反应很快,闪过了小罗伯特,又跑远了。
莱拉一边飞奔一边大喊着,“不要追我!你们两个人对付我一个不公平!”
小罗伯特这熊男孩可不管什么绅士风度,“哈哈哈哈哈!就是要追着你!”
张天雅:“……”
在他们三人玩老鹰捉小鸡的时候,一楼大厅,贝克汉姆和王一诺,对峙的两个人互相看着。这么多期节目下来,被唐敏志影响而多了嘴炮习惯的贝克汉姆照例开始劝王一诺束手就擒。
导演鲍勃把自己的椅子拉近了一点,前排围观。
在贝克汉姆的嘴炮下,也不见王一诺烦,反而跟贝克汉姆聊上了。
等着看巨人贝克汉姆大战华国戏曲家的导演:“……”
王一诺在跟贝克汉姆拖时间的同时,偶尔抬头看一下楼上追踪一下张天雅的踪迹。在张天雅原来的命运中,她被另一位女艺人推下楼导致脊椎受到不可逆转的伤害,半身瘫痪,事业和人生跌入低谷。而另一位当事人毫发无损,甚至蹭了一波热度上了头条,最后以意外事故不痛不痒赔偿了钱了之。
贝克汉姆发现王一诺频频看向楼上明显在走神,当王一诺再一次把目光望向上方,贝克汉姆当机立断大跨步欺身上前,手中道具黑色的宝剑扬起,“嘿!攻击伊诺斯!”
这么近的距离,贝克汉姆一点也不觉得王一诺能逃脱,然而现实是当他的道具剑差一点就能碰到王一诺肩膀时候,王一诺迅猛抬手锁住了他的手腕,贝克汉姆的手腕酸疼,不受控制地把道具剑甩飞出去。贝克汉姆有点懵,但看王一诺提拳击向自己脸,他训练有素地侧身躲过。
接下来的发展直到贝克汉姆被送进小黑屋和出局的大家一起坐着看了好几次回放,他都是懵的。王一诺的动作就像演练了无数次,分毫不差精准又灵敏,格挡开贝克汉姆的攻击同时让他的武器脱手后,王一诺一脚踢向贝克汉姆的下盘,重重地把这个高壮的青年搁倒在地,仅仅是眨眼间发生的事情,贝克汉姆的名牌被撕了。
王一诺把贝克汉姆的名牌扔在他眼前,她仰着脖子目光鸣锐地盯着楼上。张天雅对莱拉的追捕已经进入白热化,总是在关键时刻掉链子的小罗伯特,在二对一的优势下大意被莱拉撕去名牌出局,眼下张天雅已经把莱拉堵在三楼扶梯口。鉴于对普通人不能太粗暴,张天雅没有用自己练家子的力气去欺负人,而是两只手和莱拉笨拙地推拒拉扯着。
莱拉一直在小声地尖叫和笑,仿佛玩闹一般,“别这样,别撕我好不好,我们先去喝杯咖啡冷静一下。”
“现在不合适。”张天雅对莱拉的反抗很无奈,只是坚持不懈地打压下莱拉不规矩的手,免得步上小罗伯特的后尘,被这个长胳膊长腿的姑娘撕去名牌淘汰出局。
莱拉一边推拒一边后退到了扶梯边上,她小心翼翼地往身后看,准备甩开张天雅乘着扶梯逃跑。张天雅一眼就知道莱拉打的什么主意,她的安全意识比较高,怕逼急了莱拉会在扶梯上摔倒出事故,要是摔伤了就不好了。她扣着莱拉的手腕把人从扶梯的方向拖回来,没料到莱拉居然用力跺向张天雅的脚面,结结实实踩了一脚。这种小动作,可不像莱拉一贯表现的冷艳高贵姿态。
张天雅一时吃疼松开手,因为惯性莱拉踉跄地跌了一下,又马上爬起来冲向扶梯,她跑得太急在扶梯上差点一脑袋扎下去,被赶上来的张天雅拽着衣服给提了起来。张天雅正想提醒她扶好站着,不想莱拉扭头看到张天雅,第一个念头是自己的后背贴着的名牌就在张天雅眼皮子底下,生怕马上被张天雅撕了名牌淘汰出局,心里有着在这个节目赢到最后拿到冠军上一次热门的莱拉怎么肯就这么认输。
张天雅的手被莱拉甩开的时候她不明所以,她又被急急忙忙挣脱的莱拉推了一把,张天雅微微皱眉后仰着身子让了一下,不料莱拉居然不急着跑,而是突发神力更用力地推了两下,直接张天雅推得跌出三楼的扶梯。张天雅一只手指尖勾着边沿挂在半空时候,她有一种把这傻妮子打一顿的冲动,然而眼下自救最要紧。
电视屏幕前盯着看直播的观众为这突发的惊险一幕吓得惊呼不已,坐在一楼大厅视野最广的导演鲍勃看到张天雅突然跌出扶梯挂在三楼半空更是吓得坐不住了,当机立断让工作人员准备急救设备,又见刚撕完贝克汉姆的王一诺跑了起来,隔着大半个商场的距离冲向张天雅的位置。
张天雅挂在扶梯外一点点突出的边沿上,只靠指尖攀附着以免自己摔下去,她的指尖因为用力而发白,想往上爬又有缓缓移动的扶梯挡着,莱拉傻乎乎地站在那已经被自动移动的扶梯送去了二楼。不能指望莱拉拉自己上去了,张天雅低头只见三楼的高度空落落的没有着脚的落点,勉强可以看到二楼扶梯的黑色扶手,挂在边沿的手指因为出汗滑掉了一个指头的着力,恐怕等不及救援用不了一会就得摔了。
等无名指也从着力点上滑下来,张天雅凝重的脸庞有点发白,稳了稳心神她低头看准了二楼扶梯的位置,准备自救了。
当她松开手跌落,直播屏幕前的观众放声尖叫的时候,救援的工作人员抬着充气垫设备尚未赶来,张天雅伸手要去够二楼扶梯,手心湿滑让她从打磨光滑的扶梯上摸了一下又因为下落的重力滑开。这回她再无阻碍仰面摔下去,心想自己这次要倒霉了。
百米冲刺而来的王一诺踩着移动的扶梯栏往上急跨了半层楼的高度飞跃而起,把跌落眼前的张天雅揽进怀里,似乎只是眨眼的功夫,王一诺已经抱着张天雅稳稳当当地落地站在光可鉴人的瓷砖地面上。张天雅趴在王一诺怀里愣愣地看着人,脸上可见后怕的心悸。王一诺拍了拍她的后背,“没事了。”张天雅这才越过王一诺的肩膀往更高的地方看去,她看到莱拉站在二楼一脸惊慌地看着自己。张天雅抽了抽嘴角,但终究什么都没骂,只郑重地向王一诺道谢。
大肚腩的导演鲍勃小跑着过来问张天雅没有没受伤,路程并不长却跑得一脑门汗,张天雅伸伸胳膊腿脚,表示自己很好没有受伤。导演一个个问过来是否有大碍,莱拉惊魂未定意识到自己究竟干了什么,她的脸色很不好。
张天雅看了眼王一诺,见她半垂着眼帘,置身事外的模样。
导演宣布游戏继续,这会张天雅可不再手下留情,直接冲上二楼到了莱拉的面前,把人按住了,三下五除二把人淘汰出局。莱拉被工作人员带走的时候,张天雅还站在边上,莱拉看着张天雅最后也没说话,连声抱歉也没说上半个字。张天雅的眉头皱得更紧了,脸色不愉,这几天相处下来她对莱拉的印象不差,但因为方才的事情,所有的好感都清零了。
她重新回到一楼大厅,王一诺正在和导演分享饮料,凝重的氛围早已经散去,两人举着杯子有说有笑很是轻松自在。
导演鲍勃见张天雅回来了,知道平民和杀手的最终对决即将开始,识趣地端着杯子一溜小跑把地盘让了出来。
夜早已经深了,但灯光明亮如昼,把商城妆点得富丽亮堂。
张天雅再一次向王一诺道谢,王一诺面对张天雅的时候总是温和的,就像现在,张天雅一到她面前,王一诺就微笑起来散去了冷漠,让张天雅又一次不自觉地去信任这个人。
“就剩我们了,来打一场吧。”王一诺说。
张天雅反问,“是我想的那种打一场吗?”
王一诺抱拳一礼,华国古老的武侠风范,直叫外籍的观众看得津津有味,虽然他们看不懂,“以武会友,实乃人生乐事,请赐教。”
张天雅微微动容,这个年代各路传统武学没落,她学武至今鲜少有和其他武学后人交手的机会,这次遇到王一诺已经是意外之喜,能在国外录制节目中遇到同好她这得运气多好。
张天雅郑重抱之以礼,“我会全力以赴。”
当这两个人交手上,由身到心,由魂到魄,自强而气盛神精,古老演练而来能强身健体、防卫与进攻的武术,在两人的对战中一展风采。
导演原地跳起赶紧让工作人员给她们两再增加两个隐形随身镜头,把直播拍摄模式调整为电影拍摄模式,他连着喊了好几声,工作人员才从那边打得明明没加特效却比特效更震动人心的动作现场回神。
这个年代镜头下并不缺少人体极限运动,甚至很多超乎想象的事情也能通过特效制作出来,缺的只是让人更直观感受到那种力量、速度、反应的真实。
张天雅很强,看过她的电影的人都知道她是近几年国际电影大荧幕上的动作明星,从来不用替身,从荧屏上能感受到她的厉害。但那些厉害都建立在电影剧情、特效、无数次尝试拍摄的基础上。当脱离了那些美化,在直播的镜头前张天雅的强悍真实地展露给观众,没有人不惊叹。王一诺要通过这个高收视率的热门节目,把张天雅当代最强动作明星的形象深刻地留给世人。
等王一诺假装体力不支露出破绽被张天雅搁倒在地的时候,张天雅没有趁机下手,她疑惑地问,“你是不是让着我?”
王一诺可不觉得自己放水会露出马脚,她演得真真的,这一会为了打消张天雅的疑惑,王一诺躺在地上掀了掀眼帘,几分忍耐地说,“是我输了,甘拜下风。”
张天雅见王一诺似乎不太舒服的一样,蹲下身去扶她,“是伤到哪了吗?”
王一诺勾着张天雅的脖子顺势坐起身,她的一只手臂放在张天雅的肩膀上,轻轻松松就能撕掉张天雅的名牌。但王一诺没有这么做,她让张天雅动手淘汰她。总觉得王一诺是让着自己,胜之不武,张天雅不愿意动手,王一诺倒是料到这个年轻的姑娘会有正派的坚持,于是捞出一枚发夹卡在张天雅的发顶。
道具一到张天雅的发顶就触发了效果,【红国王的王冠】一顶红水晶王冠戴在了张天雅的黑发上。
王一诺在张天雅错愕的目光中说到,“好了,现在你是国王,杀手不能杀死国王,所以只能你撕掉我的名牌结束游戏。”
张天雅为这场变故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可……你不应该让着我。”
“本来就说好了让你和小罗伯特登上胜利的宝座,可惜这个傻男孩被出局了。”
小黑屋里小罗伯特懊恼地捶起沙发。
张天雅撕掉王一诺赢得了胜利,导演宣布节目结束,大家散了洗洗睡吧。
再过几个小时天就亮了,忙活了一晚上大家也都累了,收拾好东西赶回酒店洗洗睡下。张天雅睡到第二天中午才起来,下午去录制了节目后的采访,这个节目的工作算是正式完结了。张天雅倒是不急着回去,跟大家又聚了一顿晚饭,张天雅注意到莱拉没来,得知她连后面的采访也没录就赶飞机离开了节目组。
聚餐中小罗伯特一改之前不想学功夫的态度,一直缠着张天雅要拜师学功夫。毕竟他也算是亲眼看到两个功夫高手对决时候带来的震撼,心里羡慕地厉害。这一阵风一阵雨的,让张天雅摇摇头,也知道小罗伯特不是学武的料。
聚餐结束的时候大家分别加了私人联系方式,表示大家多联系。张天雅对交际不太灵敏,见大家对自己友好,自然也报一分好。这天晚上节目全过程剪辑精致版也开始在各大视频门户网放送,增加了生动有趣的字幕,节目视频下载量超前,依然大火。
这个节目组的工作告一段落,张天雅订好机票准备回国了,离别之际在机场又遇到了王一诺。张天雅原以为王一诺也回国会跟自己是同一班机,问了才知道王一诺是要去欧洲某国旅行。
“节目刚做完就去旅行,不会太累吗?”张天雅问。
王一诺温和地看着她回答,“和你相遇也是我人生旅行中的一站,哪有累的说法。很高兴认识你。”
“我也是。”张天雅的脸颊有些红,她一向不习惯表达自己,“谢谢你这段时间对我的照顾。”
张天雅的航班广播已经提醒登机。
“你该走了。”王一诺说着张开双手最后抱了抱这个年轻的姑娘,
张天雅坐上飞机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眼睛湿润有泪意。
作者有话要说:  在她耳边送上告别,“祝你鹏程万里,一帆风顺。”那一刻张天雅感到很温暖。
----------------------------------
感谢各位投的霸王票爱你们么么-3-
慕风烟扔了1个地雷、苏厢湘扔了1个地雷、茗若萱扔了1个地雷、世间虚无扔了1个地雷、阕搂扔了1个地雷、妞妞雷扔了1个地雷、施安扔了1个地雷、孤林居士扔了1个地雷、22380309扔了1个地雷、阿千扔了1个地雷、vivi扔了3个地雷、墨影扔了1个地雷、聆弋柒扔了1个地雷、我我扔了1个地雷、烟涩勿语扔了2个地雷、夜暮扔了1个地雷、施主有礼了扔了1个地雷、鸦骸扔了2个地雷、萧水水扔了1个地雷、施主有礼了扔了1个地雷、妞妞雷扔了1个地雷、舞织扔了2个地雷、
一叶半夏扔了1个地雷、棒棒糖miao扔了1个地雷、最红的毒萝扔了1个地雷、艾黎西娅扔了1个地雷、22482844扔了1个地雷、默默桑扔了1个地雷、礼司扔了4个地雷、花香自来扔了1个地雷、
ming扔了2个地雷、小说和牛奶扔了1个地雷、之初扔了1个地雷、云夕扔了1个地雷、暗掠空寂扔了1个地雷、玄十九扔了1个地雷、暗掠空寂扔了1个地雷、辣个苏苏扔了1个地雷、鲜花馅饼扔了1个地雷、锦小东锦扔了1个地雷、陆地上蹦哒的鲸扔了1个地雷、高步楼扔了1个地雷、22643823扔了1个手榴弹、影月扔了1个地雷、蝶聂扔了1个手榴弹、聆听扔了1个地雷
-3-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