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得的晚餐时间。
靠海吃海, 在酒店餐厅里吃的海鲜大餐。
灯光朦胧, 桌上花瓶中一支玫瑰鲜嫩, 穿着笔挺制服的英俊男侍微笑服务在一旁。一道道烹饪精致的菜肴井然有序摆上桌面,小罗伯特高高兴兴地埋头大吃,开朗的性格让他和谁都说得上话, 哪怕他嘴里塞满了食物说话的时候腮帮子鼓鼓的, 王一诺看他的目光就像看宠爱的孩子颇为包容。
另一旁有乐队演奏着舒缓的音乐,对面的王一诺与三位意大利姑娘相谈甚欢, 说的意大利语, 张天雅听不懂。她敲开蟹腿,往嘴里塞了一口蟹肉,有点搞不清楚王一诺究竟是一个冷漠黑心的家伙, 还是一个花花公子了。如果一切都是演给观众看的,那这个家伙就太可怕了。
张天雅胃口大开, 她可没有淑女这种难为自己本性的作风,大开阔斧吃得爽快,时不时看一眼对面的俊男美女开胃。
大餐吃到末尾, 三位意大利姑娘拉着张天雅用带着意大利口音的英文提出合影的请求,张天雅有点茫然她们不是迷着王一诺吗, 怎么要跟她合影。
身材最为火辣的意大利姑娘笑言, “伊诺斯一直在赞美你, 你是一个很棒的明星,也是一个很好的姑娘。”
“咦?”转眼被意大利姑娘团团包围的张天雅疑惑望向王一诺。
王一诺举着摄影装备对她们微笑,“看着我。”
张天雅下意识对着镜头露出笑容。
“嘿!”小罗伯特挤进镜头露出两排牙龈, 笑得颇为搞怪,手里还抓着一只没来及敲开吃掉的巨大蟹钳子,讨人喜欢的家伙。直播前小罗伯特的歌迷观众们赶紧截图留下他的笑容。
愉快的晚餐结束,王一诺用今天游戏赢得的奖金支付了账单,因为他们小组还有事情要商讨,王一诺遗憾地告别了三位意大利姑娘,带着张天雅和小罗伯特到自己的房间中去。
到达房间,锁上门,王一诺掏出从导演那里拿到的两只信封,“我们都知道今天取得成绩算不了什么,成败看三天后的最终游戏结果。现在我们所做的,是为最终胜利积累优势,我们已经取得了2个关于最后一天游戏的线索。”
小罗伯特急不可耐想要打开信封看答案,“我们现在打开看看吧。”
王一诺把两只信封一人一只塞到张天雅和小罗伯特手里,很有分压岁钱的架势,“拆开吧,孩子们。”
小罗伯特拍了一下手,拆起信封,张天雅低头打开自己手中的信封,里面只有一张不透光卡纸,纸上简短印着一句话“九人中有一个杀手”。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张天雅等着小罗伯特手里的线索能不能连上。
小罗伯特读道:“鲍勃也不知道杀手是谁。”鲍勃是导演的名字。
张天雅:“……”
王一诺把两张卡纸集合在手中查看,比起张天雅对导演的无语,王一诺更显从容,“9人中有一个杀手,说明杀手是谁都有可能,并且只有1人。至于鲍勃也不知道杀手是谁,这句话可以理解为鲍勃他本人不知道杀手的身份,也可以理解为整个节目组没人知道杀手的身份。你们怎么看?”
张天雅说道,“有没有可能鲍勃不知道杀手是谁,是一条作废无用的假线索?”毕竟一个节目的导演在有最终关卡游戏的设置下,给出了有一个boss一样的玩家隐藏杀手身份设定,却不知道杀手是谁,怎么想都不可能啊。
参加这个节目多期,是个资历老道成员的小罗伯特给出意见,“虽然鲍勃有些什么不太靠谱,但节目组从来不给作废的线索,因为他们会直接给空白卡纸告诉我们运气不好,线索是空白。”
王一诺晃了晃手里的卡纸,“那么在条件成立的情况下,这两条线索真实有效,我们9人中有一个是杀手,鲍勃不知道杀手谁,相对的推测是杀手也不知道自己是杀手。杀手身份可能是在接下来三天内随机产生,或在特定条件下指定一名玩家为杀手。我们要留意一下其他人。”
小罗伯特连忙举手,“我!我!我!我有话说!我知道鲍勃最喜欢找老成员当最后的反派,我已经统计过了,这两年来伊丽莎白当过5次反派,唐3次,贝克汉姆2次,汤姆4次,金1次。”
张天雅问,“你呢?”
小罗伯特有点不好意思,“我没当过。”
张天雅若有所思,除了小罗伯特是藏不住事的性格,其他人个个是能演又能装的角色,为了避免游戏还没开始,反派就被识破的窘状发生,导演的确不会把宝押在小罗伯特身上。如此想来,现在也不用怀疑小罗伯特会是最后的杀手了。张天雅看着小罗伯特颇为亲切。
同样想到这点的王一诺表达方式更为直接,她往小罗伯特手里塞了一根草莓牛奶味棒棒糖,“吃糖。”
小罗伯特:???
晚上他们三人又去吃了一顿宵夜,在酒店周围玩了一圈后见天晚了回房休息,路上遇到大晚上提着啤酒出来打秋风的莱拉、唐敏志、贝克汉姆这一组。这三人都是擅于交谈的人,转眼就跟张天雅、小罗伯特聊上,张天雅手里被塞了一罐啤酒,小罗伯特很快跟熟识的唐敏志、贝克汉姆打打闹闹的闹开了。
较之这一边的热闹,张天雅目光追随着王一诺观察了一番,如他所料,黑夜女神莱拉拉着王一诺在不远处头顶满天繁星侧畔谈笑,清静两人。
面对莱拉在夜色与灯光下迷离的美貌,王一诺瞥一眼啤酒的酒精度数,属于开始无感一罐下去却能断片的威力。王一诺笑了笑,打开啤酒易拉环,跟莱拉二人靠着栏杆,享受着夜风和远处的海浪声,友好地交谈上。
作为一个女人,莱拉的魅力毋容置疑,像个邪恶的魔女,带着邪气的美貌,眼神交错间勾魂夺魄。不过王一诺能欣赏她的美貌,却做不到沉迷她的美貌。王一诺抬眼看她,眼中始终一派清明。谈到花言巧语与调情的技巧,王一诺风度翩翩不经意间自己喝完了那一罐啤酒,莱拉跟着喝完了,两人打开第二罐,王一诺笑着看莱拉喝下第二罐。
直到最后莱拉喝得迷迷沉沉目光涣散,另一边没料到啤酒后劲的张天雅已经醉了,她喝醉了也不发酒疯,就是坐着背以前早课的课文。没喝酒的小罗伯特倒是清醒得很,他跟张天雅说话,但张天雅自顾自盘腿坐地背课文,知道张天雅这是喝醉了,小罗伯特求救般地望向王一诺。他一抬头就直接对上了王一诺的目光,倒是让小罗伯特愣了一愣,恍然明悟原来王一诺始终关注着他们。王一诺回以安抚的手势。
莱拉自认酒量不错,从未惧怕挑战,她很有信心给文弱的华国戏曲家灌点酒,再使点美人计,套出他们得到手的两个线索来。不料最后她扶着树在花坛里吐了,王一诺脸色始终如旧,不咸不淡。莱拉捂着造反的胃,抬头看去,王一诺还有闲情回以客套的微笑问,“要回去休息吗。”说完,不等莱拉回答,王一诺拎过没喝多少人很清醒的唐敏志,让这个满肚子小狡猾的家伙送莱拉回去。
眼看着就能从小罗伯特和张天雅嘴里套出消息了,唐敏志可不想就这么离开,他准备挣扎一下。王一诺按着唐敏志的肩膀,轻而易举镇压下他的挣扎,王一诺冲他微微一笑,唐敏志眼前一黑仿佛看到魔王的死亡召唤。
“送莱拉回去休息吧。”王一诺嘴角的微笑更深了一些。
唐敏志小憔悴地扶着莱拉,一步三回头走了。
然后王一诺抓住了人高马大的贝克汉姆,请他跑腿去买点醒酒糖回来。
两位队友已出局,深感探查对方手中线索的重任在身的贝克汉姆表示自己身强体壮可以先送张天雅回房间,小身板的小罗伯特或者王一诺去跑腿比较合适。
“这样啊…”王一诺微微一叹息,俯身问坐在地上背课文的张天雅,“早课做好了,天也黑了,回房间休息吧。”
张天雅这才困顿地看了一眼王一诺,思维粘稠好一会儿才说话,“天黑了,的确该休息了。”
然后王一诺毫不犹豫打横抱起张天雅,就这样抱着张天雅迅速离去。贝克汉姆想帮忙来着,他小跑几步跟上,不等他说话,王一诺似笑非笑看着他道了一声晚安,贝克汉姆就顿在原地迈不开脚,看他们走远了。
送张天雅回了房间安顿在床上睡好,王一诺打发走小罗伯特后,回了自己房间,去洗了一个澡,这个点还在追直播并把镜头设置在王一诺个人身上的观众心细的就会发现,她进浴室洗澡脱衣时候,摄像机镜头直接盯上了浴室空荡荡的一角,连王一诺的一寸皮肤都没给露一下。
洗完澡换了一身衣服的王一诺坐在房间大床上看书,似乎不打算睡了。凌晨三点,节目组分配给每个人的手环响起接收信息的滴滴声。睡得沉的听不见,王一诺没睡意第一时间打开了手环信息查看。
【信息一:晚上好,亲爱的成员们。经过一天小打小闹的热身活动,我们激烈的游戏竞技终于开始了。请在周三晚上20:00之前到达以下地点。】
信息后面附带了一张地图,沿途标注出了5个城市,最终目的地是距离此时所在的海岛度假酒店300公里外的一处城市。
王一诺继续阅读。
【信息二:离开美人鱼岛的游艇一日两趟,一次只带三人,下一趟班船将在凌晨4:00,南码头,第二趟班船在上午9:00准点。请准备好你们的装备和钱物再出发,爱你们的节目组工作人员已经为早起的各位打包好了早餐存放在酒店前台处,祝你们有个愉快的早晨。】
此时王一诺浏览完毕信息,丝毫不见焦急,反而熄灯安稳睡下了。另一边莱拉酒醉睡得沉,同组的唐敏志和贝克汉姆也在各自房间里呼呼大睡,没有被手环上的消息惊醒。人到中年有着早睡早起良好作息的汤姆听到手环的滴滴声从睡梦中清醒,等他眯着眼看完信息,立马从床上跳了起来套上衣裤,等他敲着队友伊丽莎白、金的房门时候,他嘴里还叼着牙刷。
这一组的人在汤姆的紧急叫醒之下,匆匆忙忙起床打包好行李,怀里揣着早餐凌晨3点半冲出酒店,这个时间没有酒店代步车服务,他们只能背着行李徒步赶去南码头。凌晨4点之前他们跑得气喘吁吁终于赶上了离开美人鱼岛的游艇,成为第一批出发的人。
当清晨的阳光落满高大的棕榈树梢,莱拉带着宿醉的轻微头疼从床上爬起来,去洗手间把自己收拾干净又喝了一杯水感觉好了一点,才查看起亮着提示灯的手环。
她的目光停留在信息中第一趟游艇航班时间凌晨4:00上,一脸wtf什么鬼的错愕,发觉已经8:30,距离第二趟游艇出海时间只剩下30分钟,她匆匆忙忙去把隔壁房间把自己的队友喊醒。再也顾不上宿醉的不适,把散落在房间各处的行李衣物等等物件塞进背包,跟队友们奔跑着来到酒店大门口,冲上酒店观光代步车,向着码头赶去。
酒店外有大片的草地和小道,热带草木丰茂,花丛千姿百色,生机勃勃,不乏一些游客在晨跑、散步锻炼身体。坐在代步车上,莱拉不断催促司机快快快。离开美人鱼度假酒店时,唐敏志眼神好,看到了王一诺在一片草地上打太极,那副慢悠悠淡然之态让他差点怀疑自己手环上收到的是假消息。
贝克汉姆也看到王一诺了,“这家伙怎么还有时间悠闲?”
唐敏志脑子过得很快,“伊丽莎白那组恐怕搭凌晨4:00的那班船走了,我们得快点,无论如何都得搭上9:00的船,谁知道第三班船是什么时候,何况王一诺他们第一轮游戏拿得奖金最多,还有2个线索在手。”
三人相视一眼,异口同声催促司机快快快。
司机一脸苦逼,“客人们,我们岛上交通是限速的,这是最快速度了。”
目送莱拉他们乘着代步小车消失后,王一诺打完一套太极拳,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去敲门把睡懒觉的小罗伯特从床上拎出来丢进洗手间叫他速度洗脸,然后去喊张天雅。
张天雅挣扎着爬起来去开门,她靠着门一脸困乏,仍未睡醒。王一诺也没客气,把她推进洗手间挤好牙膏放在睡意朦胧眯着眼的张天雅手里,张天雅低头刷牙的功夫,王一诺顺手把她睡得凌乱的头发顺了顺,等张天雅漱口放下牙刷,拧好的湿毛巾糊上了她的脸,王一诺手掌一撑轻柔给张天雅把脸洗了。
对比几分钟前王一诺一点也不温柔把小罗伯特从床上拎起来扔进洗手间的情景,看直播的观众心情复杂:“……”
被冷毛巾刺激彻底清醒过来的张天雅又被王一诺推进了浴室,门外传来王一诺的声音:“你先清洗一下。”
张天雅:“……”
张天雅就冲了一个澡,一身清爽从门缝里接过王一诺替她搭配好的衣服。
带着睡醒了收拾干净了的两人,他们先去吃了丰盛的早餐,填饱肚子,整理好背包,不紧不慢开始今天的行程。
小罗伯特不停地问第三班船是几点,张天雅提醒这个有点心急的大男孩,“信息上写着一天只有2班船,只能等明天的船,或者另外找方法离开这座海岛。”说着她看向走在前面几步远的王一诺。看队长气定神闲的样子,恐怕王一诺是另有方法离开美人鱼岛的。
小罗伯特跳到王一诺面前,勾搭着王一诺的肩膀,“我们要怎么离开?”
王一诺不说话,指了指前面。
顺着王一诺指的方向,张天雅和小罗伯特看到一块大大的提示牌。
【民用飞行器停机坪直走,乘坐一次收费300美金,工作时间9:00-15:00,无论你去哪,我们都提供服务。】
张天雅这才明白,难怪王一诺淡定成这样,300美金的费用也只有第一轮游戏大丰收的王一诺才付得起。
三人乘坐上飞行器,这个世界科技发展造福生活,飞行过程中毫无噪音,平稳无颠簸,让王一诺很满意,路上顺便把地图给背了,算好了前往目的路线和交通方式。
乘坐游艇离开海岛需要30分钟,根据地图提示他们离开美人鱼岛到达陆地后,要先后经过5个城市内的指定地点取得最终游戏线索,先到先得,行程大约300公里。采用什么交通工具,由小队自行解决。
由于节目组规定禁止节目成员向粉丝求助,各小组在交通费用上就要考虑第一轮游戏中获得的奖金情况。
飞行器只能把王一诺他们送到陆地,他们背着行囊戴着墨镜行走在陌生的城市里。认出他们的行人纷纷拍照热情打招呼,却也礼貌地不会过于接近纠缠,这个世界有着直播文化的基本礼仪。
为了接下来的任务方便,王一诺他们没有考虑多种多样的交通工具,而是选择去大型租车行租了车。价格昂贵,王一诺身上的钱币大部分花了出去,但也舒坦地驾车出发,不会遇到在街上被行人围观而移动缓慢的情况。
考虑到最先出发的莱拉那组很有可能已经到达第一个城市获取到了线索,其次出发的伊丽莎白这一组直接跳过1号城市,直接奔向2号城市。
而王一诺这一组以驾车自由行的轻松心情,小罗伯特点唱机一路嗨着歌,以最先达到300公里外的目标地点为优先任务,完全放弃前3个城市,直接向4、5号城市前进。
节目组给了他们2天时间去完成这个300公里的任务。
在第二个城市,莱拉小组和伊丽莎白小组遇上了,通过消息交流得知张天雅小组最后出发,莱拉他们表示幸灾乐祸哈哈哈哈哈一番。紧接着莱拉小组和伊丽莎白小组展开了争分夺秒抢夺藏在这座城市里线索的激烈竞争,你追我赶又奔赴3号城市。一路追赶,直到5号城市节目组提供的地点。
这一路上莱拉小组和伊丽莎白小组是斗智斗勇九转十八弯互相竞技,让人看了小心脏一惊一乍。另一边的张天雅他们,把好端端的节目直播成了旅行栏目,一路大好风光,美食建筑,风土人情。在路上做了功课的王一诺现学现卖充当上了旅游栏目主持上,正儿八经对着镜头解释起路上的见闻,说得头头是道相当有专业水平,并做了总结:成绩虽然很重要,但开心同样重要,不如快快乐乐地玩到最后吧。
第一次把节目玩出旅行栏目效果的小罗伯特这两天可开心了。
原本伊丽莎白小组以为4、5号城市线索被莱拉小组捷足先登了,没料到最终汇合莱拉小组表示他们也没拿到4、5号线索。没多久他们看到出去吃喝玩回来的张天雅小组一行三人,和他们你追我赶的风尘仆仆不同,张天雅他们气色太好了,丝毫不见疲态,精神饱满。见了张天雅小组这样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恐怕张天雅小组直接截胡了4、5号线索,让他们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累死累活互相追逐了一路。
深夜10点,全员在5号城市的一座大商场内集合,在大家咬牙切齿的瞪视下,王一诺从容地举起自己手中2张写着4、5号线索的卡纸,“很高兴和大家一起来到这里,有没有人想跟我们小组交换2个线索?”
听她这么说,其他两组都不太好了,互相猜忌着,各自小组商讨一番,还嘴炮了一顿,统一意见决定各自小组公布1个线索,和大家交换。
王一诺率先表示诚意,公布了自己小组获得的4个线索中的2个,“第一个线索,9个人里有1个隐藏的杀手。”她没有说4个线索中有1张卡纸写着【未知线索,游戏开局30分钟后向王一诺小组成员手环发送。】
这个杀手线索炸得另外2组人员一脸懵逼,“所以这不是3组之间的竞争,而是一个天黑请闭眼的杀手游戏!”
好吓人,突然游戏性质就变了,那么杀手是谁?
伊丽莎白随后公布自己这组唯一取得的线索,“我们这组拿到的线索是:替身稻草人藏在金属箱子里。”
很好,杀手游戏还融合了道具游戏。
王一诺公布第二线索,“线索二,阴影里藏着能杀死杀手的宝剑。”
唐敏志公布他们这一组的线索,“我们的线索是:杀手无法杀死国王。”
虽然大家表面气氛还是很友好轻松的,但游戏老手们心里已感到棘手,杀手和国王的身份未知,这种游戏最容易发生玩着玩着莫名其妙自己就出局的情况。
导演鲍勃蹲在一边刷手机玩,等着9位成员先交流完毕,一点也不急着开始最后一轮游戏。
9个人都不知道,就在刚刚,

作者有话要说:  节目组面向观众又一次开启了投票活动。
【亲爱的观众朋友们,谁是你心目中的杀手?请为自己心中的杀手投上一票,投票活动将在3分钟后关闭,得票最高者获得杀手身份。】
大部分观众们表示自己的偶像累死累活连跑5个城市拿线索,这个华国戏曲家却一路好吃好喝,轻轻松松仿佛在旅行,这样的行为让他们即好笑又忍不住咬牙切齿想看这家伙狼狈一次。
杀手身份无声无息落到了王一诺头上。
-----------------------------------------
非文章题外话:
祝大家新年快乐,新年新气象,机会多多,幸运多多,大吉大利。
渣叔新年福利回报,这章文下
22楼、33楼、55楼、66楼、88楼、99楼、128楼、155楼、166楼、188楼、200楼发红包
05元、05元、05元、05元、10元、15元、020元、030元、035元、040元、50元
-----------------------------------------
感谢以下各位投的霸王票爱你们么么-3-
菇凉~扔了1个地雷
红豆与菊花扔了1个地雷
我我扔了1个地雷
谦默扔了1个地雷
茗若萱扔了1个地雷
张取怀扔了1个地雷
不语扔了1个地雷
阕搂扔了1个地雷
墨影扔了1个地雷
小禾扔了1个地雷
花花小花扔了1个地雷
阿意扔了1个地雷
最红的毒萝扔了1个地雷
雪非扔了1个地雷
雪非扔了1个手榴弹
晔兮如华扔了1个地雷
阿七岁扔了1个手榴弹
夜暮扔了1个地雷
阿千扔了1个地雷
青中鲤扔了1个地雷
绅士鱼扔了1个地雷
醉卧奈何君莫笑扔了1个地雷
小说和牛奶扔了1个地雷
萧水水扔了1个地雷
青中鲤扔了1个地雷
那就算了扔了1个地雷
施主有礼了扔了1个地雷
19039489扔了1个地雷
我只想静静扔了1个地雷
佘天毒扔了1个地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