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惊寒与妙真法师、小剑修展风经过坐落八座巨大石雕人像的天道广场之后, 峰回路转, 有豁然开朗之景态, 放眼望去灵山七十二峰在飘渺云雾中若影若现,隐约可见几座巍峨宫殿。展风第一次来第一大宗天道门,觉得看什么都感觉比别处好。
东张西望四处打量, 不经意间抬头一望, 仙雾缭绕之间,灵山七十二峰之上居然还有一座浮岛, 阳光为它镀上宁静祥和的柔光, 有一道银白瀑布自岛上垂落,垂流而下,几道七彩虹光浮现, 不似人间景象。
“那是……”展风睁大了眼睛。
带路的天道门弟子却是见多了第一回来天道门见到浮岛的人惊异的模样,只微笑道, “那是我们天道门镇派之宝,由灵山中天地灵气构筑支架而能浮空的宫殿,生死殿。”
生死殿。展风自己呢喃着这三个字, 他曾经也听说过天道门生死殿,天资纵横之辈过生死殿知生死, 大彻大悟, 此后道途顺畅。传言只要能走进生死殿, 活着走出来,无论你的灵根多杂品级多低,都会获得一次洗筋伐脉提升灵根和体质的机会, 比如让四品水灵跟的展风进生死殿一趟,如果他能活着出来,极有可能提升灵根品质到七品水灵根,八品亦有可能。机缘与资质,可不就是修士的根本吗。
展风满心想着有生之年,如果有机会一定要在生死殿中走一趟。
当季惊寒几人赶至天道门议事大殿之时,只见老老少少安安静静坐着,掌门位下第一个座位上正稳稳当当坐着王一诺和万空空。
这与他们所想,名门正派与魔修万空空一个照面,万空空被打得魂飞魄散的场面相差甚大。
季惊寒等人与天道门各位前辈、道友见过礼后,杂役弟子搬上椅子供他们坐下,天道门长老表示大家坐着好一起说道说道,毕竟能用嘴巴说道理解决的事情,就不要打打杀杀闹开了。
不要打打杀杀?心里琢磨着哪怕动手了,人多势众的天道门何以畏惧万空空、王一诺两人。
这番顾虑倒是叫人不免心惊肉跳,季惊寒看了一眼万空空,这姑娘原本也以为自己要和天道门打上一场的,没想到进了门居然一路畅通无阻到了掌门面前,现在还有太师椅坐,还有灵茶和灵果供着,心很大的万空空坐着在啃果子。季惊寒的目光又落在王一诺身上,这个全身感觉不到一丝灵力犹如凡人的人,此刻正和天道门掌门说话,那张清贵的面孔始终不温不火,稳稳地压住了场子。
在天道门一群门派精英当中坐着,小剑修展风极力想像季惊寒他们一样稳重从容,然而第一次见到这么多修真界中有名望的高手,他有点按耐不住自己,时不时这个看看那个看看,一不小心对上别人的目光就挤出讨巧的笑容。展风少年模样,男生女相,漂亮的小脸倒是让一个修士对上他的笑容时候,没有冷漠地转开脸,而是回以温和的微笑。对方这一笑,展风受宠若惊,不由多看了那位修士几眼,对方中年模样,五官平凡无奇,但看道袍上的衣饰,在天道门恐怕地位不低。
分心之下,展风都没听到天道门掌门和王一诺说了什么,就见一名天道门弟子小心翼翼捧上一盏古旧的魂灯,灯芯仍在,但烛火早已熄灭不知多少年月。天道门掌门从弟子手中接过这盏古朴青铜古灯,它真的很老了,在天道门的魂灯长廊上供奉了七千多年,随着年月时光的无情流逝,灯中那一缕灯的主人留下的精血和法力一起烧到熄灭。
天道门弟子对魂灯长廊悉心打理,如今虽有千年时光,但这盏青铜古灯一尘不染,铜青色的灯身有蝇头小子纹刻灯主人的姓名。天道门掌门看着灯身上的名字确认了这是属于王一诺的那一盏后,转而交给王一诺,“这盏魂灯供奉在门中,时日之久,灯中的法力也烧尽了。还请前辈再续魂灯。”
掌门的举止挑不出丝毫错处,请王一诺把这盏魂灯再点上,可不就是为了证实现在眼前这个王一诺是否是七千年前那一个“王一诺”。
这一切对炼气期的展风而言如此新奇,魂灯这样的物件也只有一派之中精英才有的待遇,一盏魂灯,只要融入主人的血就能烧上三千年。
三千年,对修士而言是能否得证大道登仙的一个寿的壁垒,如果不能修行大满渡过雷劫成仙,下场也只有耗尽寿元化作黄土。天道门开宗立派的那个年代,到了如今已经是两轮三千年,而王一诺的出现,就像老祖宗诈尸,惊悚又让人惊喜。
王一诺单手把玩着那盏青铜古灯,她的目光慢悠悠在每个人脸上走了一圈,“三千年与我不过弹指,点了这盏魂灯也不过是三千年后熄灭。”王一诺不敢托大自己能只手遮天,她的确没那样的能耐,唯独命长一点她敢打保票。
不管听了她这番话的别人是怎样的反应,王一诺继续说道,“诸位莫怪,今日上门叨扰,是有一事相求,借生死殿一用,我这小友要登天梯。”
展风心中一跳,心知王一诺这是想让万空空进生死殿,他留了一个心,等下想求一起去。
万空空闲坐着啃完一盘果子了,这些灵果都是天道门中药峰弟子自己培育,待客用的果肉饱满,汁水甘甜,咬进嘴里再是爽口不过,当即万空空把空盘子举起来,“再来一盘。”
机灵的杂役弟子看掌门的神色,很快又给万空空端了一盘灵果回来,这次还多了好几个种类的果子。
生死殿的珍奇之处是天道门总所周知的事情,生死一念,九死一生,能活着从生死殿参悟回来的人十中无一。此中凶险,修士们仍然趋之若鹜,只求资质精进,多得一分成仙机缘。
每几年天道门都会留几个名额给一些关系密切的其他门派弟子进生死殿,让万空空进生死殿也是好说的。
不过,登天梯是什么?第一次听闻的天道门掌门询问,白胡子白眉毛的老道士慈眉善目的和气。
王一诺干净的手指摩挲着青铜古灯,“生死殿在天道门这么多年,你们不知何为天梯?”
天道门修为高深的长老们面面相觑,看到了彼此的茫然和不知情。
“登过天梯,才知仙缘,进了生死殿,才能悟生死道,出了生死殿,半步真仙。”王一诺从自己的记忆中把生死殿挖出来,她漫不经心刺破指尖在青灯古灯中留下自己一滴血,无火而明,星星点点火光在灯中闪烁,不消一会 ,已从星星之火壮大成一簇明亮的火苗。
魂灯中的火昭示着灯主的状态,此刻再度点燃的魂灯昭示着王一诺是她本人,一个消失了七千年又再度出现的人,并且状态处于巅峰。
王一诺把青铜古灯搁置在案台上,青铜灯座磕在红木的桌面上发出清脆的一声响,紧接着又是一声响,季惊寒抬起眼皮瞅了一眼,只见王一诺把她的刀也搁在了案上。
王一诺语气缓缓,像是拉家常一样平和问道,“生死殿一事之外,青云道尊何在?”方才大殿上有所缓和的气氛再次微妙起来。
老掌门乍然从王一诺口中听到门下弟子的名字微微一愣,到底是名门大宗的掌门,心中虽然疑惑也按捺下了,他沉声道,“青云何在?上前见过刀宗前辈。”
青云道尊正是天道门七十二峰之一的峰主,每座峰以峰主实力排位,青云道尊的实力在天道门诸多精英弟子中也是名列前茅,排位第三。
展风就见之前与他微笑相貌平凡的青年男子起身,他五官平凡却也顺眼,中等身材,气质儒雅,青云道尊与王一诺见礼,虽不知王一诺实力修为几何,却也心知王一诺这辈分高到开宗立派那个年代去了,“青云见过前辈,不知前辈唤青云何事?”
王一诺不答,坐在一旁啃果子的万空空目光如刀,凝在青云身上,“你就是青云道尊?”
青云道尊颔首。
万空空冷下脸,“听说你好色。”青云道尊脸色微变。
接下来她的声音压低了,莫名可怕,“喜欢抓相貌昳丽的女人和男人做鼎炉。”
刚刚还和青云道尊对上脸得到一个微笑的展风脸黑了。
青云道尊的脸色亦是不好的,既惊于自己上不了台面的事情被万空空知晓,又怒于万空空当众把事情抖搂出来。他必然是不认的,青云道尊佯装盛怒,怒视万空空,“你无凭无据岂能血口喷人!”
万空空可不知道什么是害怕,亦是凶狠地盯着青云道尊,“你既然没有做,就无需动怒。我只问你敢不敢用你的道心发誓,你若用鼎炉采补修炼仙途止步于此,此生永不成仙。”
满堂修士表情凝重。
修士前几阶修体,后修心,这以道心发的誓言如若有误,恐怕道心有瑕渡劫无望。如果万空空没有冤枉青云道尊,他发下道心誓言,他将为他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除非他入魔了。
青云道尊冷哼一声,却是甩袖举起手,誓言,“我青云以道心为誓,如若以鼎炉采补修炼,仙途止步于此,此生永不成仙!”
青云道尊平日虽然清高,但也不是一个难说话的人,加上入门以来从未有过什么差错,没人相信他会用鼎炉修炼。天道门掌门刚松一口气,那边王一诺好整以暇站了起来,“甚好,你随我去登天梯,且看你的道心是否担得起你的誓言。”
王一诺拿起案台上的刀,有雁翎之形而名雁翎刀,她的刀从来不配刀鞘,刀身狭长挺直,雪亮的刀身上带着两道凶狠的血槽,却没刀镡,似乎是未铸造完成的刀,但在王一诺的手里刀刃冷锐缠满凶气,分明是见过许多血的利器。
“登天梯知仙缘,生死殿悟生死,九死一生,半步真仙。”王一诺的眸光很冷,冷得没了人气,她看着青云道尊又仿佛没有看到他,寥寥众生,他是如此微渺。王一诺的目光掠过一张张陌生的面孔,最终停留在万空空的脸上,这姑娘明明有一张小姑娘的脸庞,却一向板着脸要严肃和英武。王一诺看着万空空,眼中的冷意顿时消散,待她的不一样明眼可辨。
王一诺带着人去找他们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天梯,浩浩汤汤身后跟着全是天道门长老和精英弟子,其中参杂着万空空、季惊寒、妙真法师、展风几个外人。万空空走在王一诺身边,时不时回头看看这一群修为很厉害的人,有一种带他们去搞事情的冲动。
她的若有所思让王一诺发问,“在想什么?”
万空空很耿直,“带他们斗法一定有趣。”
这是想打群架了?王一诺只说,“会有机会的。”
天道门掌门:“……”
路上天道门掌门问王一诺关于天梯的具体事宜,寻常弟子进生死殿都是直接御剑而上,而不是从所谓的天梯走上去。生死殿浮岛在灵山之上存在这么多年,天梯的奥秘也没被天道门门徒摸到边缘,自然有它的独到之处。
王一诺曾经来过这个世界,对着灵山延绵不绝的山势思索与记忆吻合之处,才找准了位置带着人到了地方。
那是一处平凡无奇的悬崖上,既没生长灵果,也没修士停留入定,光秃秃的崖壁上甚至连筑巢的鸟都没有。普通到没人会多看一眼。
站在崖顶,仰头就见天空上的浮岛,银白瀑布垂落山间,水汽缭绕,薄雾绵绵,它太高太远,却能在清朗的白日里隐约看到浮岛上那座生死殿金色的顶盖,不由令人心生敬畏,浮岛上的仙宫会有多么高大巍峨。
万空空抬头也在看浮岛,令她感到奇妙的是,明明浮岛很高很远,她看着它,却一会觉得它真的很远很远,一会又觉得它其实没那么远,总是能走到的。
所有人都以为王一诺会用通天手段架起一座惊世天梯来,没料到王一诺拍了拍万空空的肩膀,指着天上遥遥浮岛说,“去吧,走上去。所谓天梯,就是你心中的道,脚下的路,你知道自己能走完它,你终能一步一步走到生死殿中去。至于其他,我自会处置妥当。”
万空空回头望着王一诺,她额间佩戴的珊瑚珠额带在阳光下有着鲜活的红色,小脸上一派郑重,万空空什么也没说,学着王一诺的样子,她小小地踮起脚拍了拍王一诺的肩膀。万空空对一个人的信任,是不会怀疑任何东西,她义无反顾向着悬崖外有山岚清风的虚空踏出了那步。她师父万花花说她是个看似精明的傻子,傻得哪天被人骗也不知道。她的确傻,她这样的人,却是最适合走修仙这条路的。
万空空向着虚空踏出了一步,在她脚下有星光渐起,实实在在地踏在了看不见的阶梯上。万空空仰望着头顶遥不可及的浮岛,踏步而上,走着自己心中的道向生死殿缓缓接近,黑色的衣袂在山风中飘摇,这个死心眼的姑娘心性不怎么活泼,但她对自己修的道清清楚楚。
“天梯问仙缘,道心诚路则远,星光越灿烂,仙缘越深厚。”王一诺喟然而叹。
那拾阶而上的黑衣女修身后已是星河璀璨如踏银河之上,与自浮岛垂落人间的银白瀑布遥遥相印。
等万空空远远走去之后,王一诺看向人群中兀自惊疑的青云道尊,“青云道友,你以道心发誓不曾以鼎炉修行,你问心无愧就以天梯证仙。”
王一诺可不像是要开玩笑,她手里的刀已经转了个姿势单手负在身后。
青云道尊继而看向天道门掌门,从辈分上喊,天道门老掌门是他的师叔,宗门之间难免有些弯弯道道,但掌门在所有关乎宗门颜面的事情上秉公处理让人无法落下话柄。青云道尊看到掌门师叔的脸,就知道掌门不会为他在王一诺面前多说一句话。
一时之间天道门众说纷呈,有人说情况不明不应该让青云道尊冒险走天梯,又有人说身正则道途通达,天梯之上的星光是仙缘不该放弃。
王一诺在一旁耐心等着,小剑修展风小心翼翼从季惊寒、妙真法师身后寄到王一诺身侧。他资质一般修为不高,但生得一副唇红齿白的姣好相貌,展风软着声音轻声同王一诺说话,“前辈,不知道天梯我能登否?”
之前还对王一诺爱理不理,这会儿前辈喊得很顺溜。
王一诺弯了弯嘴角,似笑非笑的模样,“你尚未筑基,只比凡人好上些许,何处来得仙缘?”
“这……展风斗胆请前辈指点一二。”展风倒是心中想得多,如王一诺要是看他顺眼了收他做徒弟也是很好的。
展风却忘他一开始时对王一诺的不屑一顾,和王一诺一向对他的不假辞色,就好比现在,王一诺的语气颇为冷漠,“仙途容不下投机取巧之人,你好自为之。”
展风还想再说些什么,那边青云道尊越过同门师兄弟,在老掌门的注视中,形势所迫无论他愿不愿意,这天梯必须登。
青云道尊像万空空一样,踩着看不见的天梯渐渐向浮岛走远,与万空空不同的是他脚下的星光黯淡岌岌可危。当他越走越远,发现自己的脚步越来越沉,沉得迈不开步子,重得像是要压垮了看不见的天梯。他不由忧心,自己沉重的步子是否会真的压垮了天梯,他心中的优思在下一步成真,他的脚踏空了,眼前再无路。而在那一刻,他的紫府元婴崩裂,道心四分五裂,灵气急剧散去,登仙无望。
远远地看着青云道尊从天上坠落,王一诺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知道他登不上去一样。看着青云道尊的身影坠进云雾之中再也看不到,王一诺回身和老掌门说话,“青云之事无凭无据难以服众,我自当拿出实证,他洞府之中必然留有蛛丝马迹。”
此后的事用不着那么多人看热闹了,老掌门带着执事长老跟王一诺几人前往青云道尊的洞府,发现洞府之中另辟蹊跷,有一处地牢关押着十几名美貌男女,其中几人更是不久前失踪的名门弟子。
王一诺惦记着万空空的师父万花花,几番询问,终于找到了混迹于天道门普通弟子中机智逃生的万花花。
见到万花花之前,王一诺几人也曾听万空空提起过她的师父是当世不可多得的美男子。修士之间也的确有流传着大魔头万花花的美貌之名。
然而当万花花站在他们面前,王一诺绷住了脸皮才维持住了面无表情的从容之态。
“我那蠢徒弟没给你们添麻烦吧。”说话的男人站在他们面前犹如一座肉山大魔王,肌肉结扎虎背熊腰,国字脸上络腮胡子,更有一道狰狞疤痕贯穿半张脸,与“美男子”丝毫扯不上关系的粗犷相貌。
“你就是万花花?”展风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
肉山大魔王淡定地瞥了眼展风,“我不是,难不成你是?”
等万花花把事情一一说明,几人才得知他的确是被青云道尊用不入流的手法禁锢修为关押了起来,好在他机智,身上留着一颗塑身丹,择日不如撞日干脆给自己重塑了一个梦寐以求完美无缺威武不凡的肉身。他老早就嫌自己本来的模样太弱,等青云道尊发现已经晚了,万花花把自己变成了一个肉山大魔王后藏在天道门普通弟子中。
青云道尊想破脑袋也不会想到万花花下得了狠心把自己整成这副吓人尊容。
另一边坠下天梯的青云道尊被天道门门徒寻到时,他的道心已裂修为骤然退至金丹,且身上魔气无法遮掩,明显早已堕入魔道。天道门掌门大为震惊,即刻将他逐出宗门,又恐他在造孽业。妙真法师对此全盘接手,将青云带回佛寺,将他镇压在锁妖塔中。
待事情安排完毕,替万花花和万空空以后在天道门落脚生活打点好事宜,王一诺就此告别万花花以及天道门门徒,破空而去,踪影全无。
……
万空空跨过最后一步天梯,登上浮岛仙宫,所见琼楼玉宇,飞阁流丹祥云,更是有仙鹤绕云而飞,唳鸣振九皋霄汉远,不似人间。她走近仙宫,却见大殿门匾所书并非生死殿,而是一块厚重黑匾鎏金字书——昆仑仙宫。
她凝视片刻,推门而入,凛然剑意透门而出,门后一身蓝白道袍的道士仙姿盛容叫她坐下听道。
……
万空空从浮岛上下来,她自己不知已经过去多少年岁,只知自己分神期的修为进阶,已是实打实的合体期修士。
见她从浮岛御剑而来,天道门弟子行礼告知她已经在浮岛上待了十年。
修行无岁月,她心知肚明,又问王一诺在哪里。
天道门弟子对此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道当年万空空上了浮岛之后,王一诺找到了她的师父万花花,再之后王一诺去向不明,而万花花还留在天道门中。
万空空赶去见了她师父万花花,不似记忆中眉目细长身材修长的美男子,而是一张络腮胡子凶神恶煞的脸,万空空严肃的小脸绷不住了,她倒抽一口冷气,“师父,是谁把你打成了这副鬼样子?”
万花花抚摸着自己的络腮胡子,“蠢徒弟,这是我用塑身丹重塑的肉身,英武否?”
万空空仔细瞧了瞧,直言不讳,“确实英武,见了你这副模样师娘大概永远不会回头找你了。”
听闻此言万花花挎下了脸,又是不舍地摸了摸自己的络腮大胡子,心想在塑身丹失效之前,他可不能让玉萝看见自己现在的模样。万花花长长叹气,“唉~~”
“师父,你可见到王一诺?”
“她十年前已经离去,留了一句话叫我转告于你。”万花花粗糙的大手掌摸了摸万空空的发顶,“她说:不告而别,望空空珍重,来日再会。”
万空空转身要走,“我去找她。”
见她这样,万花花大手把她拎了回来,“急什么,你想想她那境界的人物,还能困在一界?想必早已超脱生死,入了三千世界。先跟我讲讲你在生死殿遇到了什么,现在修为巩固如何?”
被万花花拘着,万空空只能老实坐下给万花花讲她在浮岛上遇到的事情。
她上了浮岛并没有见到什么生死殿,只有一座昆仑仙宫,进了昆仑仙宫后见到了两个人,一个是仙人留在人界的化身,不苟言笑地给她讲道,督促她修行早日飞升仙界,另一个则是整天醉醺醺的乞丐,总是叫她别修仙了,长生乏味,不如人间快活。
于是仙人的化身给她讲道督促修行,另一个乞丐规劝她人间更好,她虽然觉得那个乞丐比较好玩,但修行才是正事,就把乞丐弃之脑后。等她听仙人讲道之后,十年眨眼过去,她成了合体期修士。待她跨出昆仑仙宫的宫门,那座美轮美奂的仙宫犹如一缕烟云,霎时间烟消云散,不可追寻。
万花花听了只觉得奇妙,而万空空仍然心里惦记着王一诺,想着要去哪里找她。
万花花倒是意料到自己徒弟的执拗,他开解万空空的姿势相当娴熟,给万空空说,“徒弟啊,你那朋友不是说了么,来日再会。你好好修行,只等踏破虚空飞升成仙,天下何处去不得?到时再去找她,不更好么。你心里记着她,终有一日会再相逢。”
万空空沉思了片刻,觉得她师父说的有道理,于是点头答应,“你说的不错,我不应该急于一时。师父,你先把双修功法传授给我,免得到时又没得准备。”
万花花一脸懵逼:“你说什么???”
----------------------------------------
爱你们么么么么?~
丧尸屠城扔了1个地雷
月下步微凉扔了1个地雷
晴天扔了1个地雷
墨影扔了1个地雷
不语扔了1个地雷
黑白格子扔了1个地雷
阕搂扔了1个地雷
流觞扔了1个地雷
陆过扔了1个地雷
孤林居士扔了1个地雷
tartarus深夜扔了1个地雷
夜暮扔了1个地雷
上善若水扔了1个地雷
小伙伴们~~扔了1个地雷
丧尸屠城扔了1个地雷
之初扔了1个地雷
小伙伴们~~扔了1个地雷
薇薇安扔了1个地雷
薇薇安扔了1个地雷
唯有爱和美食不可辜负扔了1个地雷
青中鲤扔了1个地雷
丧尸屠城扔了1个地雷
君何愧扔了1个手榴弹
君何愧扔了1个手榴弹
鱼森·扔了1个地雷
晴天扔了1个地雷
流年易老扔了1个地雷
流年易老扔了1个地雷

作者有话要说:  我亲爱的朋友们你们居然没告诉我把设定也给放进正文里去了
心疼自己智商
为了挽回我所剩不多的智商我把原【作者有话说】的内容放在正文里
原谅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