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空空凭借手中那一缕宗门秘制追魂香追踪玉离儿的下落的同时, 玉离儿在幽州城中躲躲藏藏最终躲进了城北一座院落中。
她落在院里恢复成人形一刻, 屋门打开出来一位满身病容的男青年, 虽然病弱但无损他的眉目俊秀,见了玉离儿突然出现,他很是惊讶, “玉娘, 你怎么来了?”
在万空空面前哭了好一会的玉离儿这会儿眼眶还是红的,她纤细的手掌握住青年的手腕, 我见犹怜, 期期艾艾低声唤了一声,“堂轩道友。”
眼见她眼泪就要下来了,韩堂轩连忙问怎么了。
“我姐姐的仇人来寻我, 他们逼我说出姐姐的下落,可我又如何得知姐姐的下落呢, 我们许久未曾联系了。”
“你别急,待在我这没人能伤你。你且说说仇人是谁?”韩堂轩自结丹以后在幽州城居住了近百年,金丹的修为在幽州城的散修之中足够说得上话, 他也算是本地比较有名望和实力的人了。玉离儿虽然修为不高,但胜在人美, 韩堂轩早有与她结为道侣的心思。
“寻仇的人是……”玉离儿话尚未说完, 只听韩堂轩家的大门被人敲得邦邦响, 玉离儿顿时有了不详的预感。
果然随着邦邦的敲门声,外门有人大声问话,“玉小仙子在否, 天妖宗玉萝仙子道侣之徒有事请教,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还请出来把话说清楚。”
玉离儿倒抽一口冷气,“就是门外的人。”
韩堂轩并不慌张,“你先到屋内暂避,我去应付门外的人。”
玉离儿忙不迭地点头,而后进了屋内,韩堂轩见她把门关得严实后,捏了手决开启屋子的禁制,以免门外的人闯进去。
“玉小仙子,开门吧,我知道你在里面。”门外万空空的声音还在继续,“不要以为能躲过去,你剥了我师父灵宠的皮做围脖,就要小心主人上门。”
韩堂轩气愤地打开大门,对上了万空空有事没事都很严肃的一张小脸,又见她身后还跟着好几个人,他怒道,“你们是何人?为何追着玉娘不放?”
“你又是什么人?”万空空冷冷反问,“不管你是谁,把玉离儿交出来,否则别怪我打你。”
韩堂轩在幽州城住了这么多年,凭着自己金丹的修为,在此地鲜少有人对他不敬,被万空空对脸这么一呛,他颇为恼怒,“我乃……”
他话刚起了个头,对面的万空空被人往后拽了一步,接着韩堂轩面前就换了个人。韩堂轩不悦地瞪着面皮白净俊俏的“男人”,继续说道,“我乃弄玉玄仙韩堂轩…”
然而他的名头只报了大概,被王一诺无情地打断了,王一诺是笑着开口的,表现得温文尔雅,姿态却高极了,让人不容反驳,“韩道友,我们几人追查杀人夺食金丹的妖物而来,你可以护着玉小仙,但你从现在起说的每一句话做的每一件事都将成为呈堂证供。我问你,你与食人金丹的妖物是否有所牵连?”
开门就被盖了一顶大帽,韩堂轩面对王一诺尤其唬人的面孔不由心底打鼓,接着又是不由自主侧开身让了路,目送着王一诺一行人大摇大摆入了他的院子。
韩堂轩天生一副病容,说话底气总是弱上一分,他对王一诺几人说道,“玉娘是心善的人,绝不会做出杀人夺丹这等罪恶滔天的事。”
“是与不是,当面对峙就知。”万空空大步上前站在屋子门口,韩堂轩刚想说门上禁制未撤,就见万空空抬起胳膊用力敲起门来,那一层防御禁制触及她的手散发出阵阵荧光,却不想禁不起她几下敲门,荧光渐渐弱后径直消散了。虽说这层禁制只是韩堂轩临时所设,可也不该如此不禁用,至少也能阻挡与他同等修为的全力一击。
韩堂轩惊疑不定地望着万空空,不由怀疑这佩戴长剑身形小巧的女修是名锻体的修士,每一寸皮肉骨骼硬如玄铁,且力大无比,所以能抬手破禁制。
万空空敲了一会门也不见屋子里躲着的人应答,她失去耐心抬脚就把屋子两扇门踹开了,“妖精,快出来还我师父!”
随着屋门敞开,玉离儿已经哭得泪水点点的脸庞再次落入众人的眼睛。
小剑修展风眼角一抽,问到,“见她一直在哭,不觉得眼睛疼吗?”
王一诺意味不明地瞥了他一眼,回答,“眼泪本来就是女人的武器。”
不知为什么,展风觉得一股寒意从背后窜上来,他下意识移开了几步远离了王一诺,正好躲在妙真大师的身后。慈眉善目的俊秀和尚看了他一眼,并未发言。
韩堂轩尚且想上前拦住万空空,不想万空空一推手就把他推到了一边,韩堂轩踉跄了几步站稳,再看万空空已经很是利落地拽着玉离儿的衣领把哭得一脸眼泪的姑娘提到了眼皮子底下。万空空很不善,“你把实情都说出来,否则我就搜魂自己看。”
大凡是这一界的修士都不会把搜魂放在明面上说,毕竟是魔修的手段,多是损人利己,被搜魂的人心神会受创对修行不利。
听到万空空说搜魂,神色一点也不像说笑,除了王一诺,其余几人神色皆有变化。被万空空拽着领子提在手里的玉离儿颤颤巍巍,却咬紧了嘴唇硬是一声不吭。
可能是觉得在季惊寒、妙真大师面前表现的时候到了,小剑修展风正义凛然开口阻拦,“此等手段未免太阴损,还是从长计议吧……”后面的话再万空空冷冷的注视下逐渐收声。
玉离儿求救的目光转向韩堂轩,“救我。”美目盈满泪水,尽显令人怜惜的柔弱。
毕竟心里对玉离儿有情,韩堂轩心中琢磨着要使些什么手段从万空空手中把玉离儿救下来。韩堂轩虽然有金丹期的修为,但在幽州城中闭塞多年而不知道方外人,如果你认得季惊寒、妙真法师,他心里就生不起什么念头了。
但此刻他生了念头了,韩堂轩不善地打量着几个陌生人,藏在袖子下的手中悄悄握上了法器。然而他什么都来不及做,前一刻他的目光在打量别人,下一秒他的目光骤然升高,他看到玉离儿脸上震惊的神情,就连那个进门开始就一直冷着脸面无表情的剑修也露出了错愕的神情,他还看到门边上自己失去了头颅的身躯徒然倒下,以及白衣广袖的王一诺手中握着长刀的身影,刀刃上一缕阳光折射的星芒,刺得韩堂轩眼睛生疼。
王一诺一言不发就把人脑袋砍下来的行径吓坏了展风,无论如何这名叫韩堂轩的修士也有金丹期的修为,王一诺又是如何令人反应不及就把他脑袋砍下来?展风越发感到怪异。
万空空注意到王一诺虽然把人脑袋砍飞了,但是横截面整齐到连一丝血迹都没迸出来,实在诡异。她抛下玉离儿伸长胳膊接住了韩堂轩的脑袋,却见这个身首分离的脑袋保持着脑袋飞出去后的惊恐之状,待万空空把韩堂轩的脑袋端正,这颗脑袋还能哆哆嗦嗦地说话,“我死了么?”
一时之间室内噤若寒蝉,季惊寒的目光落在王一诺手上那柄雁翎刀上,世上灵宝法器功效不一,千千万万,他从未见过斩人而不死的刀。
万空空提着韩堂轩的脑袋想了想,“生机仍在,算不得死了吧。”她回头看王一诺寻求答案。王一诺嘴角带着一抹浅浅的笑意,一如她表现给人的文雅之态,胳膊一甩,手中长刀雪刃划过一道残影给人一种刀锋很利的感官。
王一诺对玉离儿说,“被我的刀割下头颅不会死,甚至有再造之能。你若不招,我就割下你的脑袋按在这具身体上。”手中刀尖斜指向倒在门边的无头男尸,“让你下半辈子做个男人。”
万空空:“咦?”
这一句话简直比毒打玉离儿一顿更有效,玉离儿几近晕厥,直接招了,“我确实是玉小狐……”
韩堂轩虽然身首分离,但并未死去,他的脑袋活动如旧,目能视耳能听,口能言,听闻“玉离儿”说自己叫玉小狐,他喃喃道,“这…玉娘莫不是你在骗我,我们相识几十年,何曾听你说起过玉小狐,你是玉离儿啊。”
玉小狐幽幽地瞅了韩堂轩一眼,缓缓说来,“我本是天妖宗弟子玉小狐,几十年前被逐出师门,此后四处漂泊。”
她讲到被逐出师门后四处漂泊,遇到了天道门大能修士青云道尊,这青云道尊极爱美色,且男女不忌,修炼的功法更是需要借助鼎炉采补。玉小狐不甘于与青云道尊为伍,却受制于他,不得已四处寻找鼎炉交于青云道尊,以求青云道尊放过她。如此,就有了修真各界修士频频失踪。
说到这里妙真大师手中捻着一串玄色佛珠,干净的手指慢慢拨弄着,佛珠在他手中日积月累染上了佛光,看起来色泽浑厚而温润,亦如这个和尚给人的印象。
他问道,“既然是为鼎炉,又为何杀人夺丹?”
妙真大师记起鬼城之中乍然见万空空一剑刺穿紫衣女尸苏木,误以为她滥杀无辜之事。后得知苏木的金丹被夺,分毫缕析,仿佛有偌大阴谋隐藏。
为什么要杀人夺丹?玉小狐整个人的精气神仿佛垮下,她麻木地开口,“我妹妹离儿资质不高,修为再无精进,只是苦熬寿元罢了。青云道尊交给我们姐妹一部秘法,可取他人修为……鬼城之中那名为苏木的女修本被我抓去给青云道尊做鼎炉,青云道尊采补一番之后便厌弃了,于是我夺走了她的金丹。”
之后的时候万空空他们也知道了,鬼城之中现身的四足三尾妖兽就是玉小狐孽业缠身的本体,被万空空的尸将毁去了真身后,玉小狐侥幸元神还在就夺舍了同胞妹妹玉离儿的肉身。
此时的玉小狐用的正是她妹妹的身体。
随着剧情,小剑修展风心思几转,“还道是你们姐妹情深,你为了活命却连亲妹妹也下手夺舍。”
玉小狐丝毫不动容,“我为她做了那么多事,她也该回报我一二呀。”
万空空可不在乎她们是否姐妹情深,她追问道,“快把我师父万花花的下落说来。”
听到万花花的名字,玉小狐的眼中多了几分神采,“你师父……当真是再好看不过的男人了。当年我心悦于他,恨不得掏心掏肺只求他对我一分怜惜,可他眼里只有玉萝。”
谈及自己在天妖宗无论资质还是地位都压自己一头的师姐玉萝,更是跟她抢男人,玉小狐咬牙切齿,“他再喜欢玉萝又如何,我略施小计他们就分开了。花费数年,我终于寻到万花花的踪迹,可恨青云道尊却也瞧上了他的美貌,强行掳去了。”
万空空绷紧了脸皮,早知道师父那张脸这么会惹事,她就应该帮他把脸打坏。万空空下定决心见到她师父万花花,一定要为他毁容,“我问你,你口中的青云道尊又身在何处?”
“他乃天道门副门主。”
“天道门又在哪?”万空空继续问。
玉小狐:“……”
“咳咳。”万空空的无知让小剑修展风看不下去了,虽然畏惧于万空空的暴力,但他还是开口了,“久负盛名的天下第一大宗,天道门。就在幽州城不远处的灵山上。”世上居然还有没听说过天道门的修士。
“既然离得不远,那今天就把事情办了吧。”王一诺轻飘飘地开口。
万空空一向是说走就走,眨眼的功夫就见万空空以御剑术带着王一诺化成天上一颗星星远远消失了。那速度是众人拍马也不及的。
遗留在一旁的韩堂轩的脑袋弱弱开口,“我怎么办?”
化成一道虹光的纸鹤从天上掠至屋内,带着万空空的灵力为她传信:【我夫人说,把那人的头放回身上就长回去了。】
这么随便的砍下来就长回去的吗?展风保持着怀疑的态度把韩堂轩的头按了回去,肌理整齐被切开的断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长了。韩堂轩迫不及待从地上爬起来,一副鬼门关回来的样子来来回回地摸着自己的脖子。
“事不迟疑,得在万空空大闹之前赶到天道门。至于这狐妖。”季惊寒冷得没有人气的目光看着玉小狐,似是准备直接杀了为民除害。
妙真大师自然记得自己此行的目的,“贫僧将她封在法器之中,等此事了了就将她押送镇妖塔。”
季惊寒颔首。
眼见妙真法师收了玉小狐,几人就要离去,平白遭难的韩堂轩喊住了他们,“且慢,几位道友,还请问那位白衣执刀者是为何人?”也不知他是不是有向王一诺寻仇的念头。
季惊寒只答不止,而后几人往天道门赶去。
路途之上,沉思半晌的季惊寒问老友妙真大师,“你是否认得王一诺是何许人?”鬼城中妙真大师和王一诺一个照面时候的迟疑,季惊寒一直记得。
妙真大师平静道,“似是眼熟,可平生未见。”
一如季惊寒第一次见到王一诺时候的感觉,似乎觉得见过这个人,可记忆里又没这个人。
同行的小剑修展风听了,不明所以。
……
灵山,天道门。
汇集天才的修真宗门,门徒千余人,渡劫期半步真仙一人,大乘期老祖五人,合体期高手二十三人,八百门内弟子,一百零二金丹。这份战力,足以横扫修真界每一个门派。
今天对天道门而言是个稀罕的日子,因为有人一路踢馆踢进了大殿。
恰逢今日天道门掌门、长老,以及三代亲传弟子齐聚大殿议事,万空空对着满殿的人丝毫没有落了气势,冷声道,“废话少说,快叫那个老妖精把我师父交出来!”
季惊寒三人赶至天道门,得知万空空已经一路闯进大殿。以天道门的实力,就算万空空有分神期的修为,也不该能一路畅通无阻的闯进大殿。
而天道门弟子面面相觑,互相懵逼,告知季惊寒几人,不是没人能拦住万空空,而是没人敢拦。
展风听了心中暗惊:魔修居然这么厉害,天道门这么大的宗门无人敢拦。
看来抱大腿不止要抱季惊寒、妙真大师,那个魔修万空空的大腿也是要抱上才行。
小剑修修为不高,这还是第一次来到天道门,能进山门也是托了季惊寒、妙真法师的福。天道门不愧是天下第一大宗,占地广袤,犹如仙境,灵山七十二峰,门徒千百人,似乎走几步就能遇到金丹期高手。就连杂役弟子的穿戴也比其他门派普通弟子要好些。
听闻他们三人是来找前个时辰闯进山门的魔修,天道门守山弟子赶紧往门内通报引他们前去大殿。抄了捷径从天道广场穿过去,这天道广场是门中弟子听道之处,财大气粗铺设着平整青玉砖,阳光从峰顶落下刚好落在天道广场以八卦之形坐落的八座雕像上。
传闻天道门开宗立派七千年,气运深厚,多亏了这千百多年前八位修道前辈。
时光悠悠,千百年已逝,但这八位前辈的雕像停留在天道广场上,日日受弟子擦洗敬拜,正东位的巨大雕像,石头雕刻更显古朴,道骨仙风的老者手持一卷书册,开宗门广布道法,正是天道门开宗第一代掌门。
展风第一次来天道门不免好奇,把这八座雕像一一看过,直到正西位的雕像,广袖长衫,身姿凌然,手中长刀,目光平视前方,超然入境。那雕像的五官竟然与王一诺有八分神似。
“那石雕是谁?”展风像那座石雕走近了几步去观察,就怕自己想太多了认错了。
季惊寒与妙真大师早年来过天道门,也从天道广场上走过,听过这八位千百年前作古的前辈事迹。凝视着正西位的巨大雕像,季惊寒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会觉得与王一诺似曾相识,只因为来过这天道广场,听过修真大能流传至今的传闻。
“刀宗,王一诺。”
……
天道门大殿之中,诸多弟子盯着王一诺的面孔反应不一,精彩纷呈。
王一诺温和有礼,“在下王一诺。”
万空空当然察觉到了不对劲,她怒斥道,“臭道士尽是不要脸的,

作者有话要说:  抓我师父,还敢窥觑我夫人。再看就留下你们的眼睛!”
---------------------------------
感谢各位小天使投的霸王票爱你们(づ ̄3 ̄)づ╭?~
阕搂扔了1个地雷
谦默扔了1个地雷
丧尸屠城扔了1个地雷
姜牙子扔了1个地雷
半夏扔了1个地雷
纳兰墨雨扔了1个地雷
纳兰墨雨扔了1个地雷
纳兰墨雨扔了1个地雷
零七扔了1个地雷
零七扔了1个地雷
玄十九扔了1个地雷
陆过扔了1个手榴弹
20041058扔了1个地雷
阕搂扔了1个地雷
ni.扔了1个地雷
小说和牛奶扔了1个地雷
君何愧扔了1个手榴弹
王小纯扔了1个地雷
棒棒糖miao扔了1个地雷
连忘扔了1个地雷
北冥以南扔了1个地雷
北北北北扔了1个地雷
酸汤臕扔了1个地雷
青中鲤扔了1个地雷
老和尚隔壁荷包扔了1个手榴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