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州城内, 玉离儿的居所。
王一诺推门而入, 登堂入室, 万空空桎梏着玉离儿紧随其后。
玉离儿的住所和普通修士的一般无二,入门神清气爽,房宅下有聚灵阵将灵气留在一定范围内, 以供修士修炼。
有条件的修士会为自己安置舒坦的洞府, 就比如万空空的师娘玉萝仙子,她的洞府瞧上去只是半山腰上开辟的一处岩洞。但入内后自成小境界, 湖光万里, 碧荷莲叶,更是春风融融,清朗的天空, 有风,有云, 每一次的呼吸吐纳都含着纯正灵气。
玉离儿的住所却让人出乎意外,她的住所除了一个聚灵阵外,居然平凡得如同凡人的住所, 大屋里整齐适当摆放着桌椅板凳、屏风、寝具、梳妆台等,梳妆台上还有胭脂水粉, 十足的女人房间。大屋旁甚至带了一个小厨房, 其中柴米油盐酱醋茶样样俱全。
此时万空空等人围在大屋中, 季惊寒、妙真法师、展风几个男人僵硬地站在靠墙的位置看万空空威逼利诱让玉离儿把她师父的下落说出来。
万空空除了修炼的功法较邪之外,她看起来是一个很正派的人,跟妖艳的小妖精截然相反的画风, 她平时表情不多让人有一种严肃郑重,说话一板一眼的错觉,她身材娇小模样清秀,但没有半点女人该有的娇气,行事作风颇为硬朗爽快。
就像现在,她在威逼利诱拷问玉离儿,万空空一只脚踩在凳子上,她把自己的佩剑狠狠地拍在桌子上,然后一只手捏起了玉离儿小巧的下巴,玉离儿被迫抬起了梨花带雨的脸庞。玉离儿哭得满脸泪水,而万空空捏着玉离儿的下巴恶狠狠道,“说!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不然今天有你好受的!”说着她的目光下滑,停留在玉离儿把衣服撑得满满当当的胸脯。
三位男修僵硬在了墙边上,王一诺却在这会功夫里,不知道从哪儿搜出了一套茶具,坐在一旁烧水冲茶,水用的是沿途从一处高山之中一眼灵泉中收集来的泉水,茶叶也是沿途从仙家修士手中收罗来的阳羡茶。
初沸的泉水浇透茶杯,把温度浸润进瓷杯中,用茶匙将茶叶拨进壶中,泉水冲泡,丝丝缕缕水雾升起。王一诺垂着眼睑漫不经心冲着茶,动作却是行云流水赏心悦目。用泡好的茶招待季惊寒三人,万空空还在威胁哭得眼泪停不下来的玉离儿,王一诺起身挽着袖子往厨房去。
期间抽空喝了一杯王一诺亲手泡的茶的万空空第一个注意到王一诺,问,“去哪?”
“去厨房看看。”王一诺回答,还问了万空空想吃点什么。
万空空费力地想吃点什么,发现自己从小到大吃的都是饱腹的丹药和灵果,后来辟谷之后更是不用吃东西了,连最初级的烤肉、水煮花生等也鲜少有机会吃,修士不重口腹之欲。她实在想不到要吃什么,只能摇摇头。
王一诺站在门口等万空空的回答等了一会,当万空空摇头的时候,王一诺逆着光没人看清她脸上的表情,些许怜惜,又似乎果然如此。
王一诺在厨房里倒腾着清淡的饭食,屋里万空空的威逼利诱还在继续,但玉离儿只会给一个反应,她哭,使劲地哭,但哭得一点也不难看,泪水不断滑落她娇嫩而苍白的脸颊,娇小的肩膀随着她每一次轻轻的啜泣细微颤抖,不堪重负一般。
玉离儿的眼泪没有让万空空心软,对于她的表现万空空准备上大刑了。虽然不排斥万空空是魔修,但魔修的手段在眼前施展在刑讯上,季惊寒出言阻止,接着“威逼利诱”的人变成了季惊寒,不过这位剑修的冷气也没能撬开玉离儿的嘴,她仍然在哭泣,哭得仿佛在风雨中颤颤巍巍的白嫩花朵。
当王一诺将灶台熄火,洗净手端着馄饨回来的时候,玉离儿泪眼朦胧闭口不答,让屋里的几人束手无策。见过嘴巴硬的,却没见过这么能哭的。
万空空的目光从玉离儿脸上转移到跨进门的王一诺手上端的青瓷碗上。万空空嗅了嗅鼻子,“这是什么?”
王一诺将冒着热气的青瓷碗放在桌上,“我家乡的馄饨,请你吃。”
闻言,万空空坐到了桌边,王一诺把勺子放进万空空手里。
万空空端详了手里普普通通的勺子一会,接着瞅着碗里的馄饨。汤水很清透,馄饨皮很薄,薄得晶莹剔透,包着微红的一点肉馅,像柔软的花一样沉浮在汤水里,两根细长的绿菜点缀在清汤里,鲜亮可口,简简单单却是色香味俱佳。
万空空从没见过这样的食物,她拿着勺子盯着青瓷碗如临大敌,而王一诺似乎没瞧见她这般的反应,问玉离儿是否说出了万花花的下落。展风的性子最耐不住,抢言回答玉离儿哭得死去活来却是半点消息未透露。
王一诺又问严刑逼供了吗,万空空这才瞥了眼一旁喝茶的季惊寒和妙真法师,显然是不满的,“他们说严刑逼供是以为不耻。”
“岂能严刑逼供,这样的姑娘,应当小心怜惜的。”王一诺笑了笑,嘴角那抹弧度称得上温和雅致了,说罢起身蹲在玉离儿身前与她平视。
王一诺的声音中性而带着磁性,当她刻意放缓了语气说话的时候会给人一种深情款款的错觉,“玉姑娘。”
玉离儿柳眉轻皱,雾蒙蒙的杏眼里又落下一串泪水。
“你可认得这颗妖丹是谁的?”王一诺举起手中一颗光辉流转的金红珠子,正是之前在西泽南边的鬼城中万空空斩杀四足魔物后得来的妖丹。
玉离儿的目光凝滞在金红妖丹上,她似是悲恸难以自己,捂着胸口艰难吐声,“你、你对我姐姐做了什么!”
王一诺轻叹道,“我们又能做什么,无非斩妖除魔。”修长干净的手指玩转着那颗溜圆金红彩珠,衬得手指修长白皙,妖丹金红如火如血。玉离儿的目光下意识随着金红妖丹而左右。
王一诺脸上的笑容渐渐隐去,可她的声音却依然温柔到蛊惑,“玉姑娘,吞下这枚妖丹,你的修为必然精进不少,或许能进阶境界突破筑基,到时候一切截然不同了。你寿元将至,难道不想为自己谋划一条出路吗。”
吞食他人的妖丹进阶?!妙真法师似是幡然醒悟,心底疑云解开不少,此刻端着茶默然不语。
展风暗自感慨世上居然还有这样的功法,吞食他人的妖丹提升自己的境界,邪魔歪道多捷径,倒不是空穴来风。想到此,他记起身旁可不就有个现成的分神期魔修。展风望向万空空,万空空正在吃馄饨。她对着碗里的馄饨干瞪眼一会后可算用勺子捞起一朵馄饨,连着清汤,把皮薄如透明的馄饨吸溜进嘴。爽滑的口感,鲜味十足,万空空尝出了滋味,满意地点点头,细嚼慢咽继续捞馄饨干脆把玉离儿忘到脑后。
王一诺捏着那颗金红妖丹凑近玉离儿的嘴唇,似乎准备喂进她口中,玉离儿颤颤巍巍惊恐万分,“不……”
“不?”王一诺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你的意思是,你不想要这颗妖丹?这颗与你同属性的金火妖丹只会让你受益匪浅,你当真不要?”
“我……”玉离儿吞吞吐吐半晌没说下文,含愁带怨地瞅着王一诺。
“看来玉姑娘的确是不稀罕这颗妖丹的,既然如此,我给你换个吧。那位分神期修士的紫府元婴如何?”王一诺轻轻一指那边淡定喝茶的季惊寒。
展风被她的话吓得浑身寒毛都炸了,而季惊寒连眼皮子都没抬,像是没听到一样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坐在他对面的万空空吃馄饨吃得香,等再也不能从碗底捞出馄饨后她端起碗呼噜噜大口喝汤,喝汤的声音相当豪放。
另一边玉离儿像是被王一诺的话吓住了一般瞪大了眼睛,王一诺的话太过于骇人,她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玉离儿的沉默让王一诺以为她仍然不满足,王一诺接着温和地询问,“如果一个剑修的紫府元婴不足够,这里还有。一个佛修,一个魔修,以及一个炼气期的小剑修。你要吗?”
玉离儿听得直摇头。
万空空放下手里的碗和勺子,她摸了摸肚子想再来一碗。
见玉离儿摇头,王一诺颇为惋惜,“真的不想要吗?”说着她把手上捏的那颗金红妖丹向玉离儿更近一些。
“我不能要,哪、哪有吃妖丹的道理……更何况,这是我姐姐的……”说到伤心处她低下头抹泪,目光所及却见一撮金红被捻成了灰烬落到了地上。那样的画面让玉离儿心头狂跳,不敢置信地抬起头,王一诺正看着她。
玉离儿从未见过有人的眼睛能拥有如此漆黑的颜色,黑得仿佛不透光,压得人喘不过来气。而王一诺的指腹捏着那颗金红妖丹,慢慢收力捻磨着。
妖修到了一定境界会结妖丹,如同人类修士的金丹,而妖修的修行更为磨砺艰难,但结出的妖丹唯有以真火才能炼化,否则丝毫不能毁其一分。
然而玉离儿眼睁睁看到王一诺徒手捏碎了那枚她心心所念可贵的金红妖丹,碾成齑粉,从指尖落到地上,成了地上的灰。玉离儿看到的是一甲子修为在眼前被人毁了,她即是心疼更多的是恨。
王一诺的声音还是那般彬彬有礼的温和,然而她的话让玉离儿如坠冰窟,“玉姑娘,我究竟该喊你玉离儿,还是玉小狐?”
“玉离儿”的反应可谓快,王一诺的话音刚落下,她化成一阵疾风朝屋外扑去,转瞬便消失了。展风猛地起身追到院落里,却追不到“玉离儿”的踪迹了。返回屋里,展风见屋里的几个人喝茶的喝茶,发呆的发呆,居然一个也没想过要追,他不由急了,
作者有话要说:  “你们怎么不追?”
万空空把注意力从再来一碗馄饨中拉回来,“不急,逼她显形了就是要让她跑,不然如何知晓她把我师父藏哪了。”
说完她手中翻出一支香点燃,一缕浅浅如丝般细软的烟袅袅升起,屋内无风,而细细的烟向着东方飘去。万空空抓起自己的佩剑,随着香飘去的方向远眺,“等我抓住这只狐狸,就扒了她的皮给我夫人做狐裘,谁再拦我,我打谁。夫人如何?”她邀功一般最后问王一诺。
王一诺笑了笑点点头不置可否。
而万空空显然是以为王一诺很满意即将有一身狐裘的,万空空接着问,“既然夫人高兴,那夫人什么时候再煮一碗馄饨?”
这会又惦记上吃了吗。
--------------------------------
感谢各位投的霸王票么么-3-
阕搂扔了1个地雷
陆过扔了1个地雷
阿七岁扔了1个地雷
杂然相许扔了1个地雷
19758085扔了1个地雷
纳兰墨雨扔了1个地雷
墨元扔了1个地雷
青中鲤扔了1个地雷
李昌谷扔了1个地雷
丧尸屠城扔了1个地雷
采蘑菇的小魔鬼扔了1个地雷
拘鸭扔了1个地雷
小伙伴们~~扔了1个地雷
小伙伴们~~扔了1个地雷
小伙伴们~~扔了1个地雷
贪狼星扔了1个地雷
墨影扔了1个地雷
舞者墨扔了1个地雷
龙啸弦铮扔了1个手榴弹
猎人r扔了1个手榴弹
ni.扔了1个地雷
不语扔了1个地雷
夜暮扔了1个地雷
猎人r扔了1个地雷
猎人r扔了1个地雷
猎人r扔了1个地雷
猎人r扔了1个地雷
猎人r扔了1个地雷
丧尸屠城扔了1个地雷
凯撒大妹扔了1个地雷
凯撒大妹扔了1个地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