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刀, 放不下。”
王一诺笔挺地站在那, 修长的身影牢牢地遮住了万空空, 她手中那柄开了两条血槽的雁翎刀已经做好准备随时应对佛修妙真大师,遥遥与妙真大师对峙。分明是一个连一丝灵气都没有的凡人……
季惊寒身负长剑一言不发在旁看着,只想看王一诺再出手, 是什么招式什么威力。
一个凡人武艺再了得也不可能抵下修士的随手一击, 可刚刚王一诺分明是用手中的刀正面迎上破开了妙真大师的佛印。万空空眼睛发亮,心想王一诺可能不是人, 她对未知的事物有点小激动。
“阿弥陀佛。”眉目祥和的妙真大师宣了一声佛号, 手持的那一串佛珠在他手中泛着柔和的光,“施主…”
王一诺不想听大和尚接下来苦海无涯回头是岸的那番话,她冷不丁开口把妙真未说出口的话堵了回去, “大师,你可是慈悲为怀之人?”
妙真大师的目光落在王一诺神色寡淡的脸上, “出家人,自当慈悲为怀。”
“既然大师是慈悲为怀之人,方才为何对我们出以重手?如果是为了这紫衣女子。”王一诺脚尖轻勾, 把地上被人挖去金丹而死名为苏木的紫衣姑娘尸身翻了过来。
没了锁魂符的镇尸之效,被万空空一剑彻底散去体内残魂怨气后, 原本鲜活如安睡一般肌肤白润的女尸, 此刻彻底恢复了她死去多时的模样, 青白暗沉面色,斑斑点点尸斑浮现,美貌不复。
王一诺没有开打之前和人废话的毛病, 但如果是为了万空空开口解释误会,口水还是得废些的,她继续说到,“若是你想严惩凶手,却是认错人了。这女子早已被人挖去金丹身亡,体内一丝残魂怨气被锁魂符镇在体内,方才我的小友正是打散这女尸体内的残留怨气。总之,王某多时不曾动手不免身手生疏了,还请大师多赐教。”说着王一诺抬起握刀的手,随着她的动作,笔直的刀身上滑过一道雪光。
展风看到这里有点懵,解释得好好的,怎么突然要打起来了?
要真打起来……展风毫不犹豫把自己的立场站到了妙真大师那边,跟一个佛修大能比起来,一个个区区的魔修万空空算什么,那个凡人王一诺又算什么。
王一诺要斩和尚,但和尚从头到尾像个万事万物于我似无物的和尚,比之王一诺的冷清,妙真一直是祥和平静的,他年纪与季惊寒相仿,或许修为不及季惊寒,但心性却是不俗。
无论别人此刻怎么看王一诺蚍蜉撼树自不量力对修士举刀的举动,首当其冲的妙真大师却是从王一诺身上感到了杀意。若有若无,但不容错认,不能掉以轻心,否则,只怕会成为刀下魂。
妙真佛法大成之后,已经很多年没有这样的危机感了,可那举刀的年轻人分明是个没有灵气的凡人。妙真大师只叹世间奇妙,为方才不明真相而向万空空出手的事情表达歉意,接着提出要检查一下苏木姑娘的尸首,是否正如王一诺所言被挖去金丹而亡。
王一诺颔首,直到妙真走近身前蹲下检查紫衣姑娘的尸体,万空空从王一诺身后探出手,想摸一摸近在眼前妙真光溜溜的光头,山中修行这么多年,她还是第一回见到活的和尚。
万空空刚伸出去的手把王一诺握着手腕捏了回来,万空空执着地伸出另一只手,王一诺也抓了回来。那颗光头就在眼皮子底下,不摸觉得可惜,万空空说道,“就摸一下。”
“和尚的脑袋有什么好摸的。”
“没摸过,就一下。”
万空空就那么盯着妙真的脑袋看,平日里虽然是一个不走心到让人觉得冷血的姑娘,这会直溜溜地盯着和尚的光头看,王一诺以为自己看到一只故作冷峻高贵的哈士奇在瞪着肉骨头。
始终听得到她们动静的妙真大师:“……”他清清楚楚听到身后有人举刀的声音了。
万空空也瞅见王一诺突然举起刀来了,“这是做什么?”
王一诺细微地叹了一口气,颇为无奈有带着清晰可辨的宠溺说,“干脆砍下来让你摸个够吧。”
王一诺这形象黑化得令人措不及防,旁边围观的小剑修展风心惊肉跳,然而妙真并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和尚,曾以一己之力伏灭三百魔头的化神期佛修,伏魔诛妖,邪魔歪道听闻他的名字远远避之。妙真如若出手,必然会有一只妖魔被镇进伏魔塔。
王一诺和妙真打起来了,或许是看王一诺只是一个凡人,妙真没有动用修士的手段只和王一诺过手脚功夫,直到王一诺的刀贴着他的头皮过去,要不是万空空突然喊了一句有情况,那一刀恐怕直接削在他脑袋上了。王一诺收了刀,直直望向万空空所指有情况的地方,空寂的街道上空黑雾翻搅,阴风怒号,就连修为最低的展风也看得到妖气如灾凝聚,狂风猎猎掀起万空空的衣角,王一诺看到这丫头弃了长剑举着一枚猩红令旗站到自己面前,背影单薄娇小,可偏生带着一力挡千军万马的巍峨气势。
王一诺浅浅一笑,万花花其实把万空空教得很好,只是人心不古,万空空不适合与人交心。
自黑雾有变,季惊寒已经站在了最前边,他的剑尚未出鞘,人如宝剑,锋芒毕露。
只看妖气,也知这鬼城中作祟的妖邪非同一般。
在大家如临大敌的阵势之前,只听万空空高喝一声,“鬼来。”她手中猩红的旗子在阴风中猎猎舞动,刹那间身旁的空间仿佛抑郁了不少,有无形的物质让空气沉甸甸的,胸腔难以呼吸。流动的殄文在旗上闪现,万空空明明就在身旁不远处,可声音却像是从很远的的地方传过来,“阵成,万鬼听命。”
万空空和王一诺在城里鬼打墙了一整天也不是无所事事,至少万空空直觉接下来会有一场硬仗要打,在这城中角角落落埋下灵石布下阵基。也不知道大魔头万花花平时都是怎么教的,万空空一出手就是土豪杀阵,展风要是看到万空空随手埋下的那些灵石,肯定要跳着脚骂败家子壕无人性。
随着万空空的声音落定,困阵辅杀阵而成,空落落的街道上空黑雾凝结浓郁得仿佛将要有一只狰狞巨兽蹿出,然而未等黑雾中敌人现身。万空空手持令鬼幡,以一己之力驱使百万妖魔呼啸怒吼着扑向黑雾,“魑魅魍魉,听我号令。”顷刻间如同地狱再现,声势浩大,狂风在城上空怒号,刮开了几分薄云,露出一轮不详红月。
直到万空空驭鬼从黑雾中逼出作祟的妖物,那是一只浑身缠满黑色妖气辨认不出本体模样的四脚妖兽,龇牙咧嘴獠牙森森,血红的兽瞳带着疯狂瞪着来扰事的人,三只巨尾在身后舞动。
几乎在它现身的同一时间,万空空召出手下傀儡尸将,尸将抽出长剑,俊朗和煦,嘴角隐隐含笑,身形一瞬而过如飞花,他分明死去多年却栩栩如生,四肢关节未见僵硬,他的剑锋清寂而薄凉有着合体期巅峰剑修的实力,他还活着的时候是当世不可多得的剑修。即使傀儡尸将死去多年,但全力一击之下剑气激荡金兵鸣锐,摧城一击。
还未来得及与妖兽斗法的季惊寒、妙真几人仅仅是看着,看着那个百年前有着不世之材资质的剑修前辈遗留人间的傀儡之体,如何用一剑斩平一座城池,剑锋碾碎妖邪,镇下天地邪气。
尘土随着风四散,尸将从废墟中捡出妖兽染满血怨的内丹,踏步而来走近万空空身前,把那颗难得的内丹放在万空空的掌心之中。尸将比万空空高大许多,两人眉宇相似,他把内丹放在万空空掌心之时倒像是一个父亲把玩具放在孩子手里,王一诺心神微动,清俊面容多了一分道不清的笑意。
万空空捏着妖兽内丹看了看,玻璃珠大珠子,金红交辉似乎彩色在流动,是炼丹冶器的好材料,能卖不少灵石,不过对万空空没什么用,她转头交到了王一诺手里,“好看,夫人你收着。”
被炼制成刀枪不入水火不侵的傀儡尸将面孔转而对着王一诺,皮肤虽然没有血色,但也是光泽富有弹性,剑眉星目,嘴角微微上调,始终带着一抹淡淡的笑意。王一诺对尸将笑了一下,万空空不由回头看了看自己的傀儡大活尸,没瞧出傀儡尸将跟平时有什么不一样之处。
眼看妖兽被尸将杀了,连鬼城都会铲平了只剩下万空空身后几堵残缺墙,展风为尸将的威武所慑,呐呐问道,“就这般结束了?”他都有感鬼城之中妖邪棘手,他觉得或许自己今天要死在这里了,可事情就这么结束了?太快太不真实,还有魔修的能耐都这么快很准吗?
展风看万空空不再像看个傻子,本就是以实力修为境界说话的世界,他看着万空空终于意识到她分神期的修为不是放着玩笑的,她虽然名不经传不曾行走于世,但她的的确确是能与季惊寒、妙真这等天资纵横之辈一争高下的分神期魔修。是他仰望追之不及的修真天才。
展风以为妖兽已除,尘埃落定,但季惊寒、妙真、万空空并没有松懈,他们敏锐的感官仍然注意着四周动静。当隐藏在暗处的人按耐不住有了动作之时,三人如惊虹瞬身而去,追着黑衣人向远处掠去。
留下反应不及的展风,还有不着急的王一诺,以及得了万空空命令留下保护王一诺的傀儡尸将。
展风追了几步,他们的人影已经消失在夜色深处,追不上的展风原路返回,一身广袖白衣的王一诺和同样白袍身量较高的傀儡尸将站在一起,流云之后露出的月光照得白衣晃晃,两人相对而立,远远展风听到一个陌生的男声说,“我似乎见过你。”
直到王一诺回答,“或许在很久前吧。”展风才意识到之前说话的人是傀儡活尸,玄剑宗百年前的人物,也就是万空空的亲生父亲,陨落之后被大魔头万花花炼制成了傀儡活尸,本该无知无觉的傀儡却开口说话了。
“生前之事,我记不得多少了。”活尸傀儡回答。
“不记得也好,反正也只是生前事,本就该忘的。”王一诺却是确定自己从未见过他的,“尚不及问你姓名。”
“并无姓,只叫景逸。”
“在下王一诺。”
“你用的兵器可是刀?”
“是刀,名为雁翎刀。”
一人一尸站在废墟之中旁若无人交流起兵器。沉浸在傀儡活尸成道行真活过来了的展风心中害怕,一时半会儿不敢过去。待到天光乍亮,寂静无物的夜被阳光驱散,不知从何处飞来了鸟兽添加了几分生机。久去的万空空、季惊寒、妙真终于回来了。
他们的气息一接近,原本相谈甚欢的一人一尸默契地中断了话题,沉默得仿佛名为景逸的尸将仍然是一具无知无觉的傀儡尸将一般。虽不知他们弄得什么名堂,展风心下寒颤,不由也为止保持了沉默。
待万空空几人走近,他们的凝重神色叫人奇怪,万空空三言两语为王一诺解释了情况,昨晚他们活捉了黑衣人后拷问苏木姑娘金丹被挖取的事情,得知有人指使四处捕捉落单的金丹修士。
而近期失踪后被找到的修士,全部金丹被取,身死道消。
黑衣人也不知背后人物的真实面目,只说取得的金丹全部送去幽州城了。
万空空这一路是为了找到玉面狐狸玉小狐救出师父,为了找到玉小狐的下落她要前往幽州城找玉小狐的同胞妹妹问下落。妙真大师追查取丹真凶,一时跟万空空几人同路前往幽州城内。
万空空并不知她的傀儡活尸真的活过来了,径直把他收回百宝袋中,王一诺眼观鼻鼻观心,并未多说什么。
御剑飞行,几人在晌午之前赶到幽州城。
幽州城是散修落居的山中城,周围山势磅礴,底下有灵脉贯穿,远离凡尘俗世又灵气浓郁,城中丹药、锻器、符咒、阵法等店铺一应俱全,对没有宗门资源支持的散修而言,居住在幽州城是不错的选择。
玉面狐狸玉小狐的同胞妹妹当年由于资质根骨不足而未被收入天妖宗,练气入体之后转居幽州城内做一名散修。到达幽州城后妙真大师继续追寻挖走修士金丹的凶手,与万空空几人告辞。
万空空心里记着事儿,一口喊住妙真大师,“且慢!”
妙真大师的瞳色很淡,看着人的时候更显得一张俊秀面孔不悲不喜,“施主。”
“大和尚你走之前能让我摸一下脑袋吗?”万空空诚恳道,她一向是心里想什么说什么的人,她的诚恳毫不做作。
这称得上很无礼的问题,季惊寒不由侧目。
然而不等妙真大师拒绝,王一诺眉目含笑,风姿俊雅,自然而然一手搂住了妙真大师的肩膀,另一只手在大师脑袋上摸了一把,“这可是灵山寺绝顶聪明的脑袋,借大师的光了。空空快来。”
万空空立马上手也摸了摸这没头发的脑袋手感,“有点刺。”
妙真大师:“……”
妙真大师抬眼就对上老友季惊寒的目光,两人相视一眼,齐齐转开目光。
摸到了和尚的光头,几人终于和妙真大师告别了。在城中转悠几圈后找到了玉面狐狸玉小狐的同胞妹妹玉离儿的仙居,白墙黑瓦,与城中别处仙居没什么两样,门匾上颇为灵秀写着——梨花小筑。
恰巧的是,他们转悠到了玉离儿的梨花小筑门前,又遇上了妙真大师。
一个照面,展风惊喜地喊道,“妙真大师。”
妙真大师举目望去,看到王一诺端着温文尔雅对他微笑,可妙真大师福至心灵,透过那层温文尔雅风度翩翩的皮,看到王一诺骨子里对他的冷漠和不喜。
妙真大师说道,“就是此地了。”
“看来我们找的是一个人。”万空空说完大力叩响门,传音道,“玉小仙子在否,天妖宗玉萝仙子道侣之徒万空空有事请教。”她力气大,门板敲得震天响,引得路过的散仙狐疑地多看了她几眼。传音便好,何必敲门呢。
万空空敲了好一会,门缓缓而开,一婷婷袅袅清丽女子站在门内,她容貌生得很美,弱质纤纤,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我见犹怜。一身轻罗绿裙勾勒婀娜腰身,肩上搭着一圈白绒绒的狐狸皮,小巧的狐狸脑袋伏在她锁骨处,像是小狐狸酣睡一般乖巧可爱,顺滑的白狐毛皮更衬得她脸庞肌肤如雪粉腻。
王一诺的目光在狐狸皮上走了一圈。
“你们是谁?”她说话声音如同她的人,轻轻柔柔,娇娇弱弱,她的修为万空空几人一看便知,筑基中期。听闻几十年前玉小狐脱离天妖宗时已经有元婴期的修为,而年岁与玉小狐相差无几的同胞妹妹如今只是踏入修真的门栏筑基期,这样的资质怕是没有奇遇,只能生生熬尽寿元身死道消。
“我叫万空空。”万空空抱拳而道,“后边是剑修、剑修、和尚,还有我夫人。你可是玉离儿仙子?”
她眸光闪闪,“我是。”
万空空见没找错人,接着说,“我们找你姐姐玉小狐,你可知道她的下落?”
“你们找我姐姐,又是做什么?”
“我师父失踪了,想问问玉小狐把我师父藏哪了。”
绿衣姑娘眉头轻皱,像是笼了一层烟雨愁思,“自从我姐姐脱离天妖宗后便不知所踪了,我也不知道该去哪儿寻她。”
“玉小仙子再想想,当真没有玉小狐的下落?”万空空说。
“我多年未曾见过姐姐了,确实不知……”
谁也没料到万空空会突然发难一手掐住了玉离儿的脖子,

作者有话要说:  冷酷无情道,“你要不知道,又怎么把我师父的灵宠剥皮去肉做成围脖套在脖子上。你老老实实同我交代,我饶你一命,不然将你剥皮去肉做成围脖送我夫人。”
在他人看来玉离儿脖子上的狐皮非常普通,毕竟人看狐狸都是长得一样的,哪里能分辨哪只与哪只。可偏偏万空空就是有这样的本事认出来。
玉离儿被万空空掐住脖子,泪光点点,她的纤弱和美丽让人怜惜,可在场了几个或是心性,或者本性,全不是怜香惜玉之人。
王一诺轻笑道,“总之,先进去喝杯茶吧。”
说着推开门登堂入室,全是强盗本色。
--------------------------------------
感谢以下小天使的霸王票么么哒-3-
溪山月半扔了1个地雷
陆过扔了1个地雷
阕搂扔了1个地雷
青中鲤扔了1个地雷
丧尸屠城扔了1个地雷
ni.扔了1个地雷
风语扔了1个地雷
没人埋的穆十三扔了1个地雷
纳兰墨雨扔了1个地雷
纳兰墨雨扔了1个地雷
阿七岁扔了1个地雷
青楚扔了1个地雷
纳兰墨雨扔了1个地雷
纳兰墨雨扔了1个地雷
纳兰墨雨扔了1个地雷
讨厌吃鱼的猫扔了1个地雷
纳兰墨雨扔了1个火箭炮
纳兰墨雨扔了1个手榴弹
纳兰墨雨扔了1个地雷
青中鲤扔了1个地雷
纳兰墨雨扔了1个地雷
夏尘扔了1个地雷
纳兰墨雨扔了1个地雷
李昌谷扔了1个地雷
李昌谷扔了1个地雷
纳兰墨雨扔了1个地雷
陆过扔了1个地雷
小伙伴们~~扔了1个地雷
拘鸭扔了1个地雷
龙啸弦铮扔了1个地雷
晴天扔了1个地雷
朝霧之時扔了1个地雷
纳兰墨雨扔了1个地雷
纳兰墨雨扔了1个地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