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抓走师父的凶手是未曾蒙面的师娘的师妹, 那么首先得找到师娘, 接着去收拾师娘的师妹。
万空空把事情捋了一遍, 发现事情又绕回了投奔师娘。
说起来,万花花收养了万空空后的一百个年头里,万空空从来没有见过这位师娘, 平日里也不曾听万花花提起过。也只有在大魔头万花花喝醉酒的时候, 才能从他口中听到师娘的消息。
万空空的师父万花花在隐居之前还是个叱咤风云的大魔头,那时候的万花花有个道侣, 只是后来分了。
但一直表现得浪荡又漫不经心的万花花却总是在喝醉酒后抱着酒罐子眯着眼睛笑:小宝贝儿~怎么又跟我置气~~快回来, 整日不好好修炼,花哥哥带你双修~~
再或者是抱着酒罐子哭:小妖精~我心里除了你怎么还会有别人,你怎么能不信我, 这么久了还不来哄我回去嘤嘤嘤~~
总之师父一定是有师门相传的双修功法的。万空空转念一想,既然师娘跟师父双修过, 那么师娘一定也是知道这套师门相传的双修功法。找到师娘拿到功法,也就不必再费力去找师父了。简直机智!
万空空对这套处理方法很满意,带着点小骄傲跟王一诺说了。
王一诺顺着万空空夸了她聪慧, 人间难得的小机智,她师父有她这样的徒弟真是三生有幸, 夸得万空空绷着脸面上不显露继续维持她的威武, 心底却是心花怒放。
而展风却是打心眼里开始同情万空空的师父, 养出这样一个徒弟,肯定费了很多心思吧。
有了目标,他们赶路也就不再徒步行走, 纷纷祭出自己的飞剑御剑飞行。
王一诺以凡人之躯,听万空空的指挥站上了她的飞剑,万空空感受到王一诺站在了她身后,怕飞得快王一诺会摔下去,她对王一诺说到,“抱紧我。”
王一诺就伸出双臂环住了万空空,甚至图轻松把下巴搁在了万空空肩膀上,咋一眼望去就像她把万空空整个人搂在怀里一样,声音隐隐带着些许笑意,“抱紧了。”
万空空点点头,“别松手。”
季惊寒看到她们搂成一团的样子,未曾发言。
伤势未愈只能蹭季惊寒飞剑的展风瞟了眼那边伤风败俗搂搂抱抱亲密无间的一对,他接着瞄了一眼季惊寒宽厚挺拔的腰背,有多少人想和季惊寒从近了相处一番,却被他不近人情的冷气逼退,求而不得。如今这样一个人人艳羡的人物就在自己身旁。
展风又瞄了一眼季惊寒挺拔的腰背,堪堪把自己胳膊抬起来几寸,季惊寒似有察觉回头盯住了他那只胳膊,那双无情无欲而显得冷酷无情的眼睛盯着展风,就仿佛在告诫他,敢把胳膊抱过来,就别想完好无损的要回去了。
展风干笑一声放下胳膊赶紧站好。
季惊寒的剑就如同他的人,刚而直,冷而锐,身上的剑意从近了感受更是如同头梁上悬剑一样,叫人心生惧怕,不敢造次。御剑飞行之快,穿云破风,迅如闪电,几息的功夫已是千里之外。
虽然快但对低阶修士而言是难捱的经历,等他们到了天妖宗的地界,下了飞剑,展风捂着胸口脸色苍白如纸,仿佛即刻就要一命呜呼一般虚弱。而凡胎肉体的王一诺却面色如常,丝毫无异,让展风的自尊心有点受打击。
见展风虚弱如此,季惊寒给了他一瓶养伤回灵的丹药,等展风服下丹药立刻好了许多,脸上多了几分血色,白净秀美的脸庞有着柔弱的美丽。然而跟他走在一块的三个人都是视美色如无物的耿直人,直接给掠过了。
他们徒步走上天妖宗的山门,万空空见到天妖宗守门弟子后说出自己的目的,“我来寻我失散多年的师娘。”
守门的弟子问万空空师娘的名讳,好往门内禀报。
万空空答:“我找玉罗刹。”
守门的弟子面面相觑,思来想去天妖宗的确没有这号人物,“这位仙子,天妖宗没有此人。”
没有叫玉罗刹的?万空空屏住眉头,“那小宝贝儿呢?”
“!!!”姑奶奶别闹了!展风吐槽无力,转头看同行的王一诺与季惊寒的反应,没料到这两个人一个比一个严肃,仿佛天妖宗里真的有叫小宝贝儿的人一样!
小宝贝儿一听就是情人之间的亲昵称谓,硬是要说小宝贝儿,天妖宗里美貌的女修、男修多了去了,可不都是彼此的小宝贝儿吗。
守门弟子见万空空的修为之高,表现得很是恭敬客气,“仙子莫要开我们玩笑了。”
万空空皱眉,也没有小宝贝?她若有所思,“那可有小妖精?”
“……仙子玩笑了。”
万空空开始绞尽脑汁回想她师父万花花还用什么称呼她师娘的,“总该有母老虎吧。”
“……”守门弟子觉得万空空其实是上门来找茬的,天妖宗里全是求道的精怪,的确是有一只母老虎精怪,人称虎姑姑,因为性格火爆的缘故也有人骂她母老虎。不过虎姑姑每回听人如此喊她,对她不敬,都是要发好大一通脾气,加上她修为高深,寻常修士根本不敢惹她。
守门弟子恭敬地行了一礼,想请万空空从哪来回哪去,别过来闹腾了:“……”
万空空看天妖宗守门弟子的反应,拿不准天妖宗究竟有没有她师娘,她回头问王一诺,“莫非我记错地方了,我师娘不在天妖宗?”
王一诺看万空空闹不清师娘的姓名,都开始自我怀疑了,她不再看热闹转而同守门弟子说道,“我们是来见玉萝仙子。”
守门弟子问清几人身份后放出隼鸟向山门内禀告,转眼的功夫已经收到回复,便放了几人上去。
万空空这还是第一次到别人的山门里,看什么都新鲜,天妖宗的修士不拘一格,就连代步的坐骑都千奇百怪,万空空一路走来看到许多怪模怪样的坐骑,甚至有修士自己长出翅膀在天上飞的。
天妖宗门人听说今日有访客上门,其中有玄剑宗的季惊寒,各个跑来远远打量着。季惊寒出门习惯了这样的仗势,视若无物,不受影响。而万空空站在那看千奇百怪的坐骑,和千奇百怪的天妖宗修士,看得津津有味,大有看到天荒地老的架势。王一诺牵着看得走不动路的万空空继续走,直到玉萝的洞府门口。
玉萝门下的一双侍童早早在洞府外等候,见了万空空几人,两个小童先行礼问好,但两双圆滚滚的眼睛却是止不住好奇地往几人身上瞅,瞅瞅表情严肃心里跑马的万空空,瞅瞅面皮白净秀美如女子的炼气期小剑修展风,瞅瞅一身剑意仿佛披霜戴雪的季惊寒,最后瞅着毫无灵气的凡人王一诺。
“我家仙师在洞府内等候诸位。”说着在前引路,带几人穿过洞府外的阵法。
穿过洞府外的结界,只见眼前湖光波澜,玲玲水色铺展而开,映着通透湛蓝的天空和游走的流云。碧绿荷叶,婷婷荷粉,微风徐徐,湖水微波,荷叶浮澜,简简单单的湖光山色,却生动入微,让人不由随着微风与湖光,心绪宁静下来。
湖面上有雕花长桥,蜿蜿蜒蜒,直达湖中水亭。
两位包子脸的小童迈着小脚步在前头引路,时不时回头看看,像是确认他们有没有好好跟着。万空空四处张望,看看天空,看看水里的游鱼,看看两个小童头顶突然冒出来两双毛绒绒的尖耳朵,再看看王一诺。两个小童捂住头顶冒出来的毛绒绒的尖耳朵,又是小心翼翼回头瞄了一眼王一诺。
起初展风见两小童频频回头,尚未发觉什么,后来万空空也跟着频频回头看王一诺,他才发现这两童子是在看王一诺。不由心中疑惑,这凡人有什么好瞧的,莫不是看上王一诺的皮相了?
可天妖宗中尽是妖修,化为人形天生美丽,最是不缺美貌的修士,可谓美人遍地。
直达湖中亭,见着了万空空的师娘玉萝仙师,万空空面不改色对着宛若十六少女的玉萝一礼,高声呼唤,“师娘!”
玉萝的寿数比万空空大上好几轮,只是脸颊生嫩带着婴儿肥,哪怕她生气竖着眉毛瞪着眼,也带着几分娇憨。
玉萝大大用力地拍了身前案牍一掌,震得案上紫铜熏香小炉铜盖子腾空一跳,她对一上来就喊师娘的万空空怒喝道,“无礼小儿,谁是你师娘了!你说说,你师父又是谁!”
万空空对玉萝的愤怒没什么反应,就事论事回答,“我是万空空,我师父是万花花。”
一听万花花的名字从万空空嘴巴里蹦跶出来,娇小的玉萝火气直冒,伸手就把沉木的案牍整个掀了出去,“再说一遍!你师父是谁?”
这么大的火气吓得展风心里一突,可偏偏一起来的三个人就跟没事一样。
“我师父是万花花,每回喝醉酒我师父就喊着要找师娘。”万空空从自己的百宝袋里掏出几样万花花的旧物件,玉佩、笛子、折伞、喝空的酒罐子。万空空道,“等我师父驾鹤西去,我大概不会替他收尸,这些师父的物件留给师娘,给师父立个衣冠冢。”
万空空实在不是一个会聊天的人,话题一下就跳到给万花花收尸了,饶是听到万花花的名字就恨得咬牙的玉萝也吓了一跳,她的火气更旺了,咬牙切齿问万空空,“你师父要死了?”
“前些天收到师父的血书,以信中师父所言,他约莫是要被劫财劫色抵死不从而自寻短见了。”
玉萝两只拳头握得咯吱响,“还有人劫财劫色!嗯?”
“对,就是那个玉面狐狸捉走师父要劫财劫色。师父信里都说了,他大概是命不久矣。”
倒不知是万空空话里的哪一句戳中了玉萝,她收了怒容,平静地坐回蒲团上,眉宇之间一派宁静祥和,气质高华,凌然似仙,“既然你师父危在旦夕,你且不去搭救,来寻我做什么?”
万空空可算是等到进入正题了,连忙诚恳说道,“我找了一道侣,来见师娘求我师门的双修功法。”
玉萝设想了万空空说好话让自己去救万花花那个混蛋,万万没想到万空空却说出这样一番话来,“……你不求我救你师父?”
没人会怀疑万空空此时的诚恳,“我来求双修功法,师父随他去吧。”
万空空虽然天生是个不走心的傻子,但大魔头万花花最满意这个徒弟的一点,就是她心性豁达,修为境界晋级极快,如此下去,有望千年内做飞升仙界的第一人。
一时之间,水上亭中沉寂无声。
展风有了大气不敢出的压抑之感,生怕这几个大能打起来。
玉萝沉默半晌,才又对万空空说道,“你师父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
“师父说了,他哪天若是死了,那是他命里有此一劫,叫我不要放在心上。”
这何止是不要放在心上,跟本就是把万花花从心里扔垃圾一样扔出去了!
玉萝沉着脸坐着,两个包子脸的童子合力把掀飞的案牍搬了回来,紫铜香炉重新燃了香摆回去。忙活完,回头对上王一诺的目光,两个童子如同受惊的小动物躲到了玉萝身后。
这两童子虽然年幼,但玉萝带在身边教养多年,从未如此失礼过。玉萝这才注意到随万空空来的王一诺,上下打量一番,瞧不出个所以然来,“凡人?”再细细地看,似乎没灵根。
王一诺施施然抬臂行礼,“仙子慧眼。”不卑不亢从容风姿,让玉萝眼前一亮。
万空空开口道,“这是我的道侣,王一诺。”
玉萝感觉脑子要炸,“你找了一介凡人做道侣?”
万空空纠正道,“她不是凡人,她是我夫人。”
仙凡有别,是有多想不开才找一个凡人做道侣,还喊“他”夫人!
玉萝真心觉得这个万空空,心太大!万花花究竟收了一个什么样的徒弟!简直再糟心不过!
最终万空空也没能从玉萝手里讨到双修功法,因为玉萝说可以把功法给她,但前提是万空空得去把万花花救出来才行。
万空空听玉萝说完后,丝毫没有犹豫,马上点头说好,要去救师父。
接着玉萝说起她的师妹玉面狐狸玉小狐,这是一个长长的故事,得从一百多年前,她和万花花初遇相识说起。万空空面无表情打断了玉萝的追忆,“师娘,师父危在旦夕刻不容缓,长话短说吧。”
究竟是谁一路上蹉跎时光慢慢悠悠用两条腿赶路置师父于危机中不顾!还有闲情逸致在路上捡个双修道侣回来的!展风捂住了脸。
万空空的正经神色让玉萝也跟着坐直了身体,神色郑重快速说道,“五十年前玉小狐叛离师门后就销声匿迹,你们要找她恐怕不容易。不过她有一个同胞妹妹住在幽州城内,不妨去打探。”
万空空带着王一诺几人告别师娘,前往幽州寻找线索了。
等这几人离开了玉萝的洞府,两个童子才钻进玉萝怀里,两双圆溜溜的大眼睛里泪汪汪。玉萝不明所以,问两个童子怎么了。
没了外人在场,两个童子才缩在玉萝怀里泪汪汪哭诉,身后两条毛绒绒的尾巴也跟着冒了出来,炸着蓬松的绒毛,“大魔王好吓人。”
大魔王?
离开天妖宗后径直往幽州去,御剑飞行半日后从一处鬼气森森的旧城上空经过。城中邪煞鬼气实如黑烟笼罩了旧城上空,一看就知不详,危机重重。季惊寒神色凝重凌空停滞,万空空低头看着下方犹如鬼城的破旧城镇,她转眼就把“师父危在旦夕刻不容缓”给抛到脑后,“害及一城,如此厉害的邪煞,收来作为己用,是难得的好物。”
说着万空空带着王一诺一头冲了下去,转眼之间消失在黑烟鬼雾之中。展风作为一个炼气期的小剑修,连筑基的门栏都没踏进去,看到鬼城的状态知道鬼影迷障危机四伏,他这样的小修士去了也是送菜。但他什么话都没说出口,季惊寒掐了剑诀,紧随其后,冲进鬼雾之中。
直到他们在城中落地,已是四处找不到先行一步的万空空、王一诺的踪影。
偌大鬼城既无人影,又无犬吠,青天白日,却悄然无声。
展风跟在季惊寒身后,费尽心思跟季惊寒搭话,然而季惊寒如若未闻,不理睬展风这些讪媚讨好的言语,径直走在前头。
跟在季惊寒身后被鬼城氛围感染得疑神疑鬼的展风都发觉了此地不同寻常之处,他原本想着趁着万空空这个糟心的不在,赶紧讨好季惊寒,在他面前刷上好感。不过季惊寒的冷气让人退避三舍,展风硬着头皮说了好半天话也不见季惊寒有反应。自讨没趣,他这才闭上嘴巴。
季惊寒似乎一点也不着急,在城中走了一圈,一个人影都没遇到,不仅不见活物,连城门都消失了,将所有进入这座城的人围困其中。季惊寒找了一处宽敞的地方席地打坐,闭目养神等待时机。
展风虽然有诸多担忧和疑问,但见季惊寒毫无压力的样子,想着在季惊寒身边至少性命无优,于是服下疗伤丹药,打坐调理内息。
随着天色归暮,天上的黑雾似乎更浓重了,直到最后入夜,城中漆黑一片,黑云压满天空,连丝星光都不见。黑暗之中,横置于季惊寒腿上的三尺青锋浮着玄正清明幽光,更衬得闭目静坐的季惊寒眉目冷峻,让人不敢直视。
等到时辰近午夜子时,天色越发不详,呼吸之间吐出的气息遇到空气凝结成雾气,不知不觉气温低如入冬,城中阴风阵阵,仿佛四面八方有无数冤魂厉鬼在哀嚎。
直感觉有什么事情将要发生,展风严阵以待,忽闻鬼城空街有井然有序的脚步声传来,他携剑瞩目,只见一月白僧衣的僧人披着佛光走近。
那是一名佛修,渡步鬼城远远走来,稳重如行走市井,平和出尘,清俊的眉眼不悲不喜。待大师走近了,季惊寒睁开眼睛,起身道,“妙真大师。”
“季施主。”
原来这佛修是灵山寺大乘佛修妙真大师,展风久闻盛名,却是第一回见到这样的大人物。心想自己这次师门历练下山,倒是际遇连连,不仅是见到了大魔头万花花的亲传弟子,以及惊才绝艳的人物大师兄季惊寒,这会还见到了轻易不出世的妙真大师。
若得其中一人青眼,必然获益匪浅,展风蠢蠢欲动。
季惊寒与妙真大师相识已久,此时在鬼城中遇到,相谈几句得知鬼城中魔修作怪,已经杀害数名女修士,近日更是掳走了丹道掌门之女苏木藏匿此地。
妙真大师追踪这名魔修来到此处,正是要伏诛魔修。
话分两头,季惊寒这边与妙真大师结伴而行寻找魔修下落。
另一边,万空空和王一诺在鬼城里鬼打墙到了午夜,万空空手中罗盘才指出明路,两人沿着罗盘在城中行走,罗盘带她们找到一口横列街头的棺木。
万空空从小没有害怕这个概念,径直上前掀开了棺材板子,看到棺木之中躺着一名紫衣女子,这女子面色红润,双目紧闭,额上贴着一张黄符,犹如沉沉安睡着一般祥和宁静。
万空空翻看女子,发现这女子分明是名金丹期修士,可她的金丹却被人挖去,气息全无,分明已经死去多时。
万空空分辨女子额上贴的黄符上的殄文,干涸在黄纸上的凌乱朱砂字迹仍可辨认,“苏木。”
王一诺也跟着凑过来打量,“锁魂聚邪符,这姑娘死后受制于人倒也可怜。”
万空空奇怪问,“你怎么认得这符?”
“平日杂书读得多。”
“哦。”
万空空准备送这名为苏木的女子上路,她揭下控尸符纸的瞬间,女尸原本紧闭的双目怒睁,葱白手指犹如利爪向万空空袭去,凶性大发。
万空空纵身避开,拔出佩剑,她原本就是魔修,学的还是控尸驱鬼的邪道,此刻四下无人她放开了手脚,不急不缓与女尸交手一二后,一剑刺入女尸心口,破开桎梏在女尸身上的锁魂咒术。
咒术一破,那女尸彻底死去,轻飘飘软下身躯伏倒在地。
万空空正要从女尸心口拔出长剑,却见一阵佛光直逼眼前,皮肤触及犹如沸水浇身,万空空尚未及祭出大活尸,佛修大能已达身前,正面抗下这招恐怕受伤不浅,万空空此刻却是规避不开又抵挡不住。眼看万空空重伤在即,一旁的王一诺凌空捞来一柄长刃,力压泰山之势劈斩而下,硬生生斩开那道佛光,逼退那名佛修。
王一诺挡在万空空身前,面上的清闲笑意尽数褪去,没了温和的伪装,只有那个冷冷清清不易接近的王一诺,宽大的袖子垂落,隐约遮了她手中半截笔直的刀身。
随后而至的展风看着与妙真大师形成对峙之态的人居然是王一诺,不由几分惊讶。
王一诺慢悠悠地吐字,“不知大师有何指教?”
妙真大师眉目平和,目光落在此刻伏尸在地的紫衣女子尸首上,月白僧衣慈悲圣洁,“施主,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王一诺的杀意却让人如坠血狱,她已经认出这佛修是谁。如若万空空按她既定的命运,她最终将死在名为妙真的佛修大能者手中。不巧的是王一诺挺喜欢这个傻姑娘的,不乐意让这傻姑娘死。如果非要分辨正邪黑白,魔修终会被正道伏诛,王一诺愿意先用手中刀把前路屠平了让万空空走。
王一诺只道,“我的刀,放不下。”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以下小天使的霸王票么么哒-3-
三个好朋友扔了1个地雷
青中鲤扔了1个地雷
青中鲤扔了1个手榴弹
阕搂扔了1个地雷
陆过扔了1个地雷
夏尘扔了1个地雷
青楚扔了1个手榴弹
果晓狸扔了1个地雷
丧尸屠城扔了1个地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