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空空跑去抢孩子了, 展风早已坐不住跟着一起去。
临走之前万空空还拉着王一诺的手说, “夫人放心, 一定都抢回来让你挑。”
王一诺坐在村民大勇家里,看万空空和展风缩地成寸跑了,他们一时半会儿回不来, 王一诺到了院子里去逗弄篱笆边呆愣愣直挺挺站着的红花儿。
“红花儿。”王一诺站在红衣女童跟前喊她小名, 已被炼制成活尸傀儡的红衣女童并不应声,这是一尊失了神的娃娃, 死亡的气息侵蚀了这具躯壳, 营养不良而瘦弱的脸颊惨白皮肤下可见青紫的血管,里面是早已凝固的血液。
王一诺搬了小板凳坐在红花儿身边,无声无息运用自己的外科治疗能力为红花儿修复生前所受的伤, 她的头骨遭到钝物重击而骨折,那是她的死因。
日头偏向地平线, 昏沉的夕阳把红花儿瘦小伶仃的影子拉得长长的,王一诺吹着山间晚风,看最后一丝余晖散去, 深深的夜色扯满头顶的天空,风渐大, 稀薄流云遮蔽了一轮圆月。
又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
王一诺转头看红花儿, 白日里呆滞无神的活尸傀儡此刻眼底有一丝猩红的幽光, 在黑夜的小山村中邪恶而恐怖。王一诺瞅了一会,红花儿这样的状态,还得好多年才能成精。
这边王一诺把红花儿当景色看着, 另一边万空空和展风却遇到了麻烦。
寻常的凡人没事抓什么孩子?万空空和展风从山贼的寨子一路追查下去,发现有修士指使凡人抓童男童女,他们还在山中找到了隐蔽的迷踪阵,一路破关斩将闯过迷踪阵,逮住了指使山贼的修士。又是一番打斗制服了敌人,问及为什么抓孩子,那名修士仰天大笑自绝了。连个线索都没留下一命呜呼死透了,而在他自绝之前放出了一个大招,召唤来无数妖兽。
兽群如潮涌大浪黑压压的补上起来,展风这样的炼气期身上还带伤的小剑修当下苍白了脸,觉得死期不远,只能紧紧扒在万空空身后,期盼她能抵挡住兽潮杀出生路。万空空面不改色放出自己祭炼成器的大活尸,那具活尸栩栩如生,皮肤柔软富有光泽带着健康的气色,剑眉星目,甚至唇角隐隐带着一丝笑意,与活人无异,叫展风惊叹不已。
挡在万空空身前直面黑压压兽群的大活尸拔+出身后背负的长剑,他尚未有动作,突如其来,只见天边一道惊鸿剑光斩下,剑气冲霄,剑光所及之处妖兽如烟如雾烟消云散。
这是何方高人出手相助?!展风惊疑不定之时,万空空沉着脸向剑光来处望去,远远见一道颀长身影走近,万空空看见一座冰山走过来。而展风所见,是面若霜寒的剑修走近,他很年轻,但他的名字在每个门派弟子间流传,仿佛一个时代最明亮的新星,一个惊才绝艳的人物,玄剑宗首席弟子季惊寒。
季惊寒的出现让展风激动得苍白的脸色多了一丝微薄的血色,他不由高呼出声,“大师兄!”
同样是玄剑宗的弟子,但展风的修为境界与季惊寒相差甚远,所处的层次天差地别,季惊寒从未注意到过微不起眼的展风。
季惊寒的目光掠过展风的面孔,最终停留在万空空的活尸傀儡身上。
那具活尸此时挥斩三尺青锋,将剩下的妖兽击溃,顷刻间狰狞妖兽在他朴实无华的剑锋下分崩离析。待最后一只妖兽被斩杀剑下,万空空收起大活尸,从密室中把被抓来的孩子全部拎出来,一个不落全带回去。季惊寒沉默着跟在她身后,让展风摸不着头脑大师兄这是做什么。看到能与季惊寒结交的机会,展风却是高兴得脸上的红晕始终没有褪去。
等王一诺坐在小山村的院子里,以她夜能视物的眼睛远远看到万空空带着一大群哆哆嗦嗦吓坏了的孩子回来了,除了孩子还有展风和一个背剑的陌生人。王一诺一眼分辨出分神期剑修,境界比万空空还高一层。
孩子们的哭闹声惊醒了这个入夜后的小山村,村民们争相起来查看发生了什么事。
而万空空把一群哇哇大哭的孩子放在院子里,把随她回来的展风和季惊寒抛到脑后,她拽住王一诺的手,“夫人,你喜欢男孩女孩?”
王一诺面不改色回答,“孩子的事情不急,以后我给你生几个,这些孩子还给村民们吧。”
我给你生几个?!!!在旁听到的展风猛地转头见鬼一样盯着王一诺,真没想到这个小白脸能说出如此厚颜无耻的话!!!
而万空空被王一诺说服了,等村民们围过来后,让他们把这些孩子全领回去了。
等村民们带着失而复得的孩子,以及隔壁村的孩子们回到各自家中,这个院子再次冷清下来,展风站在季惊寒身后瞪着厚颜无耻的王一诺,谁都没注意到季惊寒看着王一诺眉峰微皱若有所思的模样。
万空空拽着王一诺的手就没松开过,“当务之急,还是得找到我师父拿到双修宝典才行。”
王一诺点点头表示万空空说的对。
“事不宜迟,我们即刻出发。”万空空说。
即刻出发的两人被季惊寒拦下了,满身剑意的剑修出声道,“两位且慢。”
有人拦路,万空空要拔剑了,王一诺把万空空拔+出半截的剑按回去,对季惊寒疏远而礼貌道,“小兄弟有何指教?”
“在下玄剑宗季惊寒,方才见这位道友所驱傀儡似是我派一位前辈,还请道友将尸首归还安葬。”季惊寒不容置疑道,刚才他看万空空将孩子救出暂且按捺下问题,现在也无顾忌当即提出。
万空空最憎恶别人惦记她的东西,她的就是她的,除非她心甘情愿送别人,否则谁也别想从她手里拿走什么东西。万空空悄悄又把剑□□半截,准备找机会捅这冷脸的剑修一个透心凉,但是被王一诺温和地按了回去。
王一诺大概明白季惊寒所说的,万空空手里的活尸傀儡恐怕有好几个,其中一个生前是季惊寒认识的人。
炼制活尸傀儡并不容易,何况是已经炼祭成刀枪不入水火不侵威力巨大的傀儡,那就像是万空空的法器,保命的底牌,并不是说给别人就给别人的。
“季小兄弟所说并非易事。”王一诺正准备把季惊寒忽悠走,万空空不悦于季惊寒一个路人甲敢跟她要傀儡。
万空空沉着脸,“我师父说过外面的人什么东西都抢,我却没想到连爹都抢。”说着她召出大活尸傀儡,栩栩如生,剑眉星目,唇角隐隐含笑,仿若活人。如果这个人还活着,他是一个风度翩翩英俊的男人,同时是一个强大的剑修。万空空道,“这是我死得早的爹。”还被炼制成了活尸傀儡,躯体内尚且封存着一丝残余的魂魄。
只要她一声令下,这具拥有合体期修士实力的活尸傀儡能为她抵御天下所有劲敌。
万空空是被大魔头万花花捡回来养的,一起捡回来的还有她爹的尸首。当时她爹经过一场大战,抱着尚在襁褓的万空空逃出来,万花花找到他们的时候,她爹已经死得身体都僵硬了,但直到死他还维持着把万空空护在怀里弯曲着脊背的姿态。
尸体还是新鲜的,大魔头万花花把尸体捡回去炼成傀儡,再看襁褓中的万空空根骨不错,就捡回去当徒弟养着。后来万空空长大了,万花花就把她爹的活尸傀儡转交给万空空,直到现在。
细看之下,万空空的眉宇真的与活尸傀儡有几分相似。
季惊寒不是不讲理的人,但万空空是,不管季惊寒接下来要说什么,反正万空空准备砍他了。她很生气,拉着王一诺抱怨,“夫人,你看这人,居然跟我抢爹!厚颜无耻!”最后四个字铿锵有力。
季惊寒还是头一次被人骂厚颜无耻,他的表情微微动容,倒是诚恳地先向万空空道歉。他本意是把同门前辈的尸首带回去安葬,可若是尸首在血缘至亲手中,季惊寒也不能强抢。
气头上的万空空气场全开,分神期修士的威压震慑得整个山林噤如寒蝉,炼气期的剑修展风本能地去惧怕实力远远凌越于他的修士,咬紧了牙关却无法制止手臂的颤抖,这样的状态他甚至无法举起自己的剑。
王一诺摸了摸万空空的脑袋,“没人能抢走你的东西。”
就像按下了开关一样,万空空恢复成了平时的那个不爱说笑做事一板一眼意外执着的万空空,“总之先去找师父要双修宝典。”
“前几日路经无极门,得赠几册双修秘典,如若不弃作为失礼赔罪还请收下。”季惊寒从袖里乾坤中取出几本书册。
无极门这个门派展风听说过,无极门的门栏很高,门中人才济济,在修真界中也是位列前茅的修真门派。听起来挺高大上,其实有着合欢宗那样带着桃色的独家双修秘笈。
展风好像第一次认识季惊寒一样,大师兄你这样一本正经的拿出小黄书真的对得起你一贯的形象吗!
王一诺含笑道谢,从季惊寒手中接过那几册双修秘笈当即翻阅了几张,纸张上是两个小人摆着露骨的动作,展风这个旁观的感到微妙的尴尬,可偏偏王一诺和季惊寒表现得再是自然不过。
展风看到王一诺同样一本正经的收下小黄书,他内心生出异样感,他开始怀疑世界,是小黄书成为了世界的大流,还是他太保守跟不上世界的步伐。或者说,是他的觉悟跟不上季惊寒、王一诺这些人的思想层次?
王一诺随意翻看了几页,不出所料是带着经脉奇穴走位和口诀的小黄书。万空空好奇地在边上跟着看了几页,“这就是双修法典?”
书上画着一男一女两个小人在摆动作,万空空把每本书大致翻了一遍,她诚恳地问季惊寒,“这些秘笈我们用不上,没有没性别不一样的?”
季惊寒以为万空空想要看龙阳篇双修秘笈,正巧无极门也有男弟子爱慕季惊寒这样实力与颜值并存在修真界横着走的真男神,存了私心而一并把龙阳篇双修秘笈另外送给季惊寒,季惊寒本身性子冷淡对这些并不在意,一视同仁全部收下了。
季惊寒把龙阳篇双修秘笈交给万空空。
万空空看了看画里两个八块腹肌的小人还在摆姿势,她诚恳地问季惊寒,“这本我们也用不上,可还有其他的功法?”
季惊寒的目光望向始终带着浅淡笑容在一旁站着的王一诺,继而对万空空说道,“恕我愚钝,不明白姑娘之意。”
万空空耿直地把自己想要的说出来,“女修与女修之间的双修法典呢?”
展风惊疑不定地瞪着王一诺的那张俊美面容,还有她轻而易举能俯视他的身高,以及她一直以来表现的凡间王公贵族的做派,展风不想说话了:“……”
季惊寒的目光再一次回到王一诺身上,他嘴唇翕张,最终什么都没说出来,免得说错话,“……”
王一诺始终保持着一副归然不动的闲静之态,嘴角带着些许弧度似笑非笑,仿佛无论发生了什么事都影响不到她一般。王一诺适时地开解万空空这种双修法典世间少有,不如找到她师父万花花再讨教不迟。
顺其自然王一诺又岔开了话题,和季惊寒交谈片刻,彼此知晓对方姓甚名谁,再上路的时候,又是顺其自然地邀请季惊寒加入了他们这支小队伍。季惊寒从王一诺口中得知万空空的师父万花花无故失踪,从中推测暗中有人设计袭击了万花花,并且把万花花囚禁起来。而能活捉囚禁渡劫期大魔头万花花的人肯定是认识的,乘其不备才能得手。
接着王一诺罗列出这些年来和大魔头万花花有血海深仇的人名单,而后又罗列了一张大魔头万花花的暗恋者名单,通过多方排除,最终把目标锁定在跟万花花作对多年同时暗恋他的,看起来没有作案动机的人身上。当年从中作梗,害万花花和他的道侣反目成仇,又让万花花声名狼藉从此脱离门派隐居起来的正道有名望的女修士——万花花道侣、万空空师娘的师妹,天妖宗玉面狐狸玉小狐。
展风好歹也知道王一诺其实跟万空空认识只比他多一天,短短几日之内她究竟是怎么把这些信息调查出来的!其中不乏万花花和那些风极一时的修士之间不为人知的隐秘纠葛情仇。
展风一时之间觉得王一诺此人深不可测,实在可怕。
显然心存疑问的不只展风一人,万空空也很奇怪王一诺究竟是怎么知道这么多的,好多事情连她都不知道。万空空问,“你从何得知我师父被玉狐狸关起来了?”
王一诺从衣襟里掏出一封血书,

作者有话要说:  确切说是一叠厚厚的血书,“你们前去捉拿山贼之时,一只灵宠送来这封书信,写信人自称万花花,或许是觉得自己脱身无望,书信之中交代甚多。难为他如此唠叨还写的血书。”
万空空端详血书,“不错,的确是师父的字迹。”她拿着厚厚一叠来自师父最后的关切的血书,赶紧查看,“他可有把双修功法一并写下来?”
看完以后她大失所望,“趁我师父还活着,得赶去救他出来。”
展风大约能理解她师父为什么会写这么厚厚的一叠血书,恐怕是写的时候就知道以万空空的性子,根本就不会想着去救他,除非有意外情况发生。
比如万空空惦记着师门双修法典。
------------------------------------------
我的书友群247367191,每次更新带全体功能,敲门砖书名或角色名。
感谢各位投的霸王票-3-
么么哒
醉卧奈何君莫笑扔了1个地雷
陆过扔了1个地雷
我只想静静扔了1个地雷
阿七岁扔了1个地雷
yuyu扔了1个地雷
hignao扔了1个手榴弹
桥氯扔了1个地雷
青楚扔了1个地雷
萤光扔了1个手榴弹
阕搂扔了1个地雷
丧尸屠城扔了1个地雷
良辰必有重谢扔了1个地雷
青中鲤扔了1个地雷
青中鲤扔了1个地雷
青中鲤扔了1个手榴弹
青楚扔了1个地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