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一诺告别了霍从灵脱离了那个世界, 她再睁开眼时候, 她正躺在暮秋清晨的湖岸旁, 灰扑扑的麻雀在树梢低鸣,狐狸轻巧地穿过草丛细碎的声响尽收耳底,流水潺潺, 金色的阳光驱散了清晨的寒气让王一诺的四肢回暖。弥漫在山河天地间的浓郁灵气, 让她感慨久违了。
幕天席地的一个新世界并没有让她慌张,她躺在地上望着在日光渲染下逐渐蓝透的天空, 再次回想起霍从灵这个年轻的姑娘, 她的人生刚起步,平凡又平顺的一生亦是幸福,愿她安好。
等太阳彻底越出地平线, 王一诺才收神缓缓坐起身,露珠从她发梢滑落, 一袭白衣半数染了露水。她没顾身上衣服半湿半寒,捡起躺在身旁的白皮书翻阅《万空空生平》。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凡人以求长生, 修者以求悟道,凡尘碌碌, 红尘滚滚, 大道难求。
在这样一个修真门派林立, 修者比比皆是的世界背景下,万空空作为万鬼门亲传弟子,师门修习控尸驱鬼的法术, 从而名声不好,被视为邪门歪道。她的师父万花花在收养万空空之前就是一个人人得而诛之的大魔头,后来收养了万空空就归隐山林,安分了好多年。
在大魔头的用心栽培下……
大魔头发现他根本不需要用心栽培,他的小徒弟万空空天生就是个小魔头。万花花叫六岁的万空空去杀可爱的小兔子,万空空手起刀落就把软软白白的小兔子大卸八块,让大魔头烤给她吃。万花花很是满意自己这徒弟的心狠手辣,自万空空七岁引气入体正式踏入修真行列后,她也没有让大魔头失望,大魔头很满意自己的小徒弟在修魔的道路上突飞猛进,在修行的一百个年头踏入化神期高手行列。
这样的资质,放眼整个修真界都是千年难遇的天才。万花花有这样一个徒弟本该骄傲自得带出去到处炫耀的,但他在收养万空空教她修真后,随着万空空的长大,万花花发现自己的徒弟有一个天生的,足以致命的缺陷。
谁都想不到拥有九品雷灵根的万空空,这样一个在修行上顺畅无比轻而易举得以突破境界的天才,在她的心狠手辣冷肃无情之下,她是一个傻子。
没人会相信万空空是个傻子,因为她口齿清晰,条理分明,目光如炬,取人性命抬手之间。
大魔头万花花一直担心哪天自己不在了,万空空会被人骗走。
直到有一天万空空真的被玄剑宗一名男弟子以一个可恨至极的理由骗走了。
王一诺心平气静翻阅着《万空空生平》看后来发生的事情。
万空空被玄剑宗弟子骗走之后,这名修为低劣的剑修为满足自己私欲,怂恿万空空杀人夺宝,抢来各种灵器、宝物、丹药,以填补他资质的不足,提升自己修为,后成为一名强大的剑修。
而万空空因为坏事做太多,从小魔头变成大魔头后,她被正道伏诛,魂飞魄散。
王一诺合上白皮书,回想万空空生平文书所述那名自私自利剑修蒙骗万空空的理由,骗万空空以真心相待,王一诺不由叹惜,真是一个傻子。
说罢抬头望向天色,日上三竿,阳光照耀下清澈湖水上浮笼一层轻薄的雾气。
身上被露水打湿的衣裳贴着皮肤,令人不适。王一诺褪去衣袍鞋袜,待身上衣物尽数除去,缓缓踏入凉澈的湖水,向湖水中渡步而去,直至湖水淹没肩膀,她舒缓着四肢血液适应着冰凉的湖水。捧水洗面,长发披散,一双丹凤眼此刻水光涟漪,如果非要一个人骗走万空空的真心,王一诺只希望那是自己。
……
万空空离开了从小生活的山头,因为她师父不见了。
万空空闭关两年出来发现师父的洞口有干涩的血迹,而她的师父大魔头万花花不见踪影,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也不知道究竟是死是活。
万空空从懂事起就跟大魔头相依为命,长到这么大突然发现师父不翼而飞,她思索片刻,觉得师父大约是被仇敌杀了。她也没想着去追究师父失踪的真相,也没想到仇恨这样的问题,而是想着师父没了,她可以收拾行李去找师娘过日子去了。
她师父万花花虽然是一个大魔头,但也有双修道侣,万空空记得她师娘是天妖宗的玉罗刹,听说能徒手撕碎两百个壮汉,厉害得不得了。
说去投奔师娘,万空空收拾好自己寥寥无几的行李后就启程出发了,她一路徒步而行,没有御剑飞行,万空空日夜兼程走出了自己修行所在的坤鸣山脉,路经一处灵气荡漾的湖泊时,天光正好,日上三竿,她看到湖岸边散落着一袭白衣。万空空再往湖中望去,薄雾浮动,湖水透澈,湖水中的年轻人正望着她,一双漆黑的丹凤眼目光清寒像是湖水,无情无欲。
或许是湖水太冷,那人两瓣薄唇透出艳丽的瑰红,四目相对的时候,万空空不为美色所动然又一眼不眨地看着,自带威武霸气的气场,目光流连在滑着水珠的锁骨,披着打湿了的黑发的肩膀,微微扬起的脖颈,还有那双漆黑的眼睛。
王一诺丝毫不在意自己此刻坦诚的状态,在万空空的注视下起身渡步上岸,直到湖水从她脚踝滚落,她已站在万空空面前,王一诺微微低头凑到万空空神色冷肃的面孔前,低声询问,“看清楚了吗?”
万空空回应,“纤毫毕现,清清楚楚。”
王一诺这才捡起地上的衣服披上肩头,“那你可看清楚了,我是男人,还是女人。”
“你是女人。”
王一诺沉默着为自己穿好衣物,而万空空就站在一旁看着,她的目光清透,仅仅是看着。
王一诺把随着世界背景变化而变成长及后腰的黑发拢到脑后,这才说到,“我叫王一诺。”
“万空空。”
“我无处可去,暂且跟你可好?”王一诺又问,说着她抬手整理了一下衣襟,从万空空的角度正好能看到一抹锁骨。
原先一口拒绝的万空空转而同意了,“好吧,暂且我带着你。”
两人徒步望北行走的第二日,她们在路边捡到一个人。
起初这人俯卧在草丛之中,咋一眼看不到他的人影,万空空瞥了一眼当没看到,王一诺也是同样的做派。然而那个人从草丛中挣扎而起,呼声道,“救命。”
那是一个能以花容月貌来形容的男人,少年人的身量,美丽的脸庞,此刻衣不遮身藏身在草丛中,露着大片柔细皮肤,本该很狼狈的姿态,他做的却别有一番动人魅力。
万空空如同昨日遇到王一诺那样,一眼不眨的看着,看着入秋后打了霜而发黄的草叶为那个男人半遮半掩,但遮不住多少,他前几日遭难好不容易拼死脱离,但身上的法衣毁了,储物的百宝袋也被抢走了,伤势沉珂拖不起。他得求救,好不容易遇到两个人,黑衣的女子是名修士看不出修为境界,而白衣的“男人”怎么看都是一个没有丝毫灵气的凡人。想来一名修士愿意带着一个凡人,品行应该不至于太差。
万空空用她的目光把草丛中姿容迤逦的男人看了个清清楚楚,问道,“你要跟着我走?”
“求前辈救我一命,晚辈玄剑宗弟子展风。”
万空空又是端详片刻,那目光流连在展风身上,稍许露出满意的神色,让展风误以为自己遇到了贪恋男色的女修,他心中鄙夷脸上却半分不显。他却是不知道万空空是万鬼门亲传弟子,控尸驱鬼之术学得精透,她一路徒步而行可不就是为了能在路上捡几具新鲜的尸体吗。
这展风的确挺新鲜,万空空准备暂时带着他,她虽然没有杀人的那种心思,但要是他自己嗝屁了,尸体可不就是她趁手的新鲜材料了吗,到时候做一个尸傀儡,帮她从乱葬岗捡更多尸体。
万空空让展风站起来跟她走,别躺着晒太阳了。
只见展风面露微赧,美丽脸庞别有一番诱人姿态,“我……衣衫不整,能否借前辈衣物一用。”
万空空甩了一件自己不穿的衣服过去。
万空空她师父大魔头万花花是一个典型大男子主义,穿衣风格干净利落的黑衣,但是他看万空空的时候还是觉得女孩子穿红什么的比较好。然而给她准备了几身柔美点的女装,万空空都不曾穿过,只因为万空空把她师父的那套大男子主义学了十足,她心想:我这样的人物怎么能穿这样花哨娘兮兮的衣服,真是侮辱我的英武。
展风伸手接过万空空扔过来的红衣,女装。让他不由暗自咬牙,他的目光从信手立在一旁围观的王一诺身上转了一圈,当他目光与王一诺对上的时候,王一诺冲他微笑,颇为冷漠的贵族式矜傲的笑容。
展风把那身红衣往自己身上套,而这个过程中万空空仍然一眼不眨看着。展风目光流转间瞅着万空空,白净脸颊上浮现一抹动人的红,“前辈你……看光了我的身子。”
“是啊。”万空空回答,她配合极了,“那我娶你好了。”
“娶……我?”突如其来的答案让展风诧异,但心思一转,现在身无法宝又受了伤,先把这个女修抓牢在手掌心利用一番,等他伤好了再做其他打算。
听到万空空这简简单单就被厚颜无耻小妖精骗走的台词,王一诺还是很想叹气的,
作者有话要说:  但此刻她轻声说道,“看光了就要娶吗?”
万空空表情冷肃目光带着锐意,看着很是精明难以糊弄的样子,但她的想法却和常人大不相同,“看光了别人,当然要娶。”感谢她大男子主义的大魔头师父万花花对她多年来的悉心教导。
王一诺又问道,“你看光了一个男人,又看光了一个女人,你又该娶这个男人,还是这个女人?是男人的清白重要,还是女人的清白重要?”
万空空闻言豁然开朗,“我自当娶这个女人的。”她一点也没觉得自己的逻辑有误。
--------------------------------------------------
感谢各位投的霸王票-3-么么哒
阕搂扔了1个地雷
蛋蛋儿扔了1个地雷
枫叶倾扬扔了1个地雷
玄十九扔了1个地雷
陆过扔了1个地雷
月下步微凉扔了1个地雷
风语扔了1个地雷
阿七岁扔了1个地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