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以寒不知道别人的父母对家中女儿如何, 反正她父母对她算不上差的, 至少从小到大吃穿用度上从未苛待过她, 她想上什么兴趣班也是直接掏钱,知道她从小有经商的梦想都给她存了成年后的启动资金。可要是说贴心关怀什么的,她仿佛像是个捡来的孩子了。
她家里有个将来要继承家业的大哥, 最初父母的注意力全放在培养大哥了, 后来她的双胞胎弟弟妹妹出生了,这才是贴心的小棉袄小可爱, 父母分给她的关注更少了。加上她从小自立自强, 自己的事情一手操办,还办得挺好,父母也更懒得把注意力分给她了。长此以往, 她的父母记得她大哥的生日,记得弟弟妹妹的生日, 就是不记得她了。
最能显示她在家里受关注度的大概是父母给他们兄妹几个的零用钱吧,她是最少的,因为她没有买买买的习惯, 还能自己挣钱,比谁都省心。再比如家长会, 因为父母对她太放心了, 叶以寒从小到大的家长会她父母一直缺席着, 以至于有几回她的同学偷偷问她是不是孤儿,让心理素质强大的叶以寒也难得的纠结了,哭笑不得。
叶以寒知道自己离开后, 有哥哥弟弟妹妹照顾他们,承膝下之欢,她倒是能走得安心。
只是被王一诺牵着手,连行李都没能带径直上了飞机的叶以寒有点恍惚,她隐隐约约有一种自己跟王一诺私奔了的错觉。
她不知道,她的父母认为王一诺绑架了她。
叶以寒还沉浸在“私奔”的假想中,不知道为什么这个词居然给了她一丝浪漫的感怀。她在高空航行中睡去,在王一诺的肩膀上醒来,来到了星月之国。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王一诺养成了牵着她手的习惯,带着她在七月的日光下,地中海的微风中,走在热情洋溢异域风情的土耳其街头。叶以寒的目光流连在街头,这个国家仿佛如同她的国旗,揉杂着挑逗的红和忧郁的蓝,带有厚重的异国他乡历史感的浪漫。
她们品尝了这里的葡萄酒,吃了土耳其地道风味的烤肉,看了皮肤微黑而性感的姑娘们跳肚皮舞,参观了别具一格的寺院,慢慢走过这里生生不息的集市。生命所剩不多自己却身怀巨款,这让叶以寒改变了她只买需要的和能升值的原则,属于女性的购物欲大爆发,她想买所有看得上眼的小物件。
在人流不息的集市上,叶以寒停留在各种摊位和小店里,从首饰到地毯,从陶器到香料,总能挑选上好一会。等黄昏的色彩染满城市的时候,叶以寒停下手才发现王一诺身上已经提满了大大小小的购物袋,身后背着两卷地毯,咋一眼看去仿佛一个拎着全部身当搬家的人。
买的太多了,叶以寒自己并不需要这些东西,所以她分门别类当成礼物寄回去给自己的朋友和家人们,就当是报平安了。
跟着王一诺似乎所有的行程都不着急了,她们去了卡帕感受了洞穴酒店的魅力,之后前往有着奇特岩石地貌的小镇登上热气球俯览这片土地的壮阔。
远离地面,高空让叶以寒腿发软,她把目光从逐渐远去的地面收回,转头看向身旁的王一诺。高空的风猎猎,吹乱了王一诺的头发,但那张清俊的面孔始终带着微笑,目光平静而从容地看着远方的风光,仿佛高度和大风对她没有丝毫的影响。
“以寒,看那里。”王一诺指向远处,叶以寒随之望去,那里有着造型奇特的巨大岩石矗立于地面,墨绿色的低矮灌木丛贴着地面生长仿佛一块块不规则的地毯盖在阳光照耀下发白发亮的地面上。这样的画面延绵着直达目光所能及的地平线,再远处唯有含糊不清的灰色融化在天空的蓝里。
耳旁有风的鼓动,王一诺的声音隔着风传入叶以寒的耳朵,“在那个方向,在北欧大陆沿海的尽头是海岸线曲折的挪威。挪威的极光很美,还有那里的日出和日落,在接近北极圈的地方午夜12点能看到圆圆的太阳浮现在地平线上,沿着地平线平行移动,仿佛永远不会落下。”
王一诺指向另一个方向,“那个方向是埃及,与土耳其隔着地中海所能到达的地方,以神庙和陵墓闻名于世的国家,她留给人一种仿佛微黄的甘蔗糖的印象,甘甜之中带着些许苦涩的滋味。感觉那是炽热的沙漠,却又有尼罗河浇灌甘泉的绿洲,感觉那是贫瘠的土地,那里却又是文明的摇篮。那个国家的金字塔,粗犷、雄厚、而宏伟,以超乎人类想象的规则、完整、雄厚建造,由以吨为单位的石块砌成。数以万计的人花费大半生去完成这些如今享誉世界不可思议的陵墓。18世纪的时候金字塔差点被拆了修下水道。”
“那个方向,横跨陆地后到达的海域叫波斯湾,在那里的海边……”王一诺的声音平缓所述,讲述的是她在漫长的岁月里曾经所见过、经历过的那些景致,叶以寒听得入神,跟着王一诺的声音去感受这个世界各个角落独有的风格。听得她心旷神怡,想要亲自用脚去丈量那些土地,听那里的语言,品尝当地的美食,感受风土人情,看四季的迥异。
直到最后叶以寒问王一诺,“你所说的地方,你曾经去过吗?”
这时候王一诺转头看着叶以寒,那双乌黑的瞳仁里盛载着柔软的天空,“我去过很多地方,有些是和别人一起走过,但更多的是我一个人去过。哪怕同一个地方同一个风景,在不同的季节,和不同的人一起,都会有不同的感受,让我期待着下一次的再会。”
猎猎的风吹得叶以寒的长发纠缠在一起挡住了她的视线,王一诺把那一缕头发撩到叶以寒的耳后,叶以寒能感觉到王一诺的手指碰触到她耳朵时微凉的温度,但王一诺的眉目在叶以寒眼里始终温暖。
“世界那么大,去看你所想看的景象,去追逐你期盼的每一个地方,我多么希望你的笑容能永远存在。”
那一刻叶以寒的内心有一种酸涩感触在膨胀,她的眼睛湿润了,为了掩饰自己的失态她主动伸手抱住了王一诺,把脸往王一诺的衣服蹭了蹭,“风太大,眼睛都疼了。”
此后,被王一诺对世界各地的描述带起了浓厚热情的叶以寒,源源不断在她的遗愿清单末尾添加上若干项目,她想亲自去看看王一诺口中的那些地方,无论是永不落下的午夜太阳,还是深藏溶洞中的萤火虫星辰之境,或是冻结在海水里宛如神秘国度的海底泡沫,夜幕下如同吸纳了满天星辰而在沙滩上闪闪发光的海浪。所有的所有,她都想亲眼所见。
每当叶以寒来到一个新的地方,她就会生出更多的想法,那张写着她的遗愿的纸写满了她的字迹,当这张纸被她的字迹覆盖再也没有落笔之处,叶以寒的身体也到了强弩之末。
她想做的事情还有那么多,可她的健康不再允许她随意走动,最终她回到了从小生长的城市,在亲朋好友悲伤的探视中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艰难喘息着她进入倒计时的生命。
那张记载满满她心愿的清单就压在她的枕头底下,在她和王一诺经历的一个多月行程里,她反复摩挲着这张纸,它变得毛糙,有许多折痕,旧得仿佛一碰就会碎成几片。
那里面藏着她对人生的奢望,是她无论如何都舍不得丢掉的。
又一次的昏迷,叶以寒醒来了,夕阳西下,太阳的余晖透过窗户在室内留下一角。
病痛折磨着她身上的每一根神经,她虚弱得每一次微弱的呼吸都要花上力气,消瘦的不成人形。叶以寒的目光聚焦在洁白的天花板上,她的意识回笼,然后看到床头坐着的男人,线条硬朗充满阳刚之气的面孔。
“你怎么来了?”叶以寒问赵风,她的霸道总裁前男友,跟得病前的她一样是一个工作狂,每天都在办公室里忙碌着时常连饭都忘记吃。
赵风没有回答她的问题,他坐在床头看了叶以寒一下午了,他带了煲得细软可口的营养粥来,问叶以寒要不要吃一点。
入院后的叶以寒食欲每况愈下,没了吃东西的兴趣,她表示先放着现在不想吃。
病房内一时陷入沉默,直到赵风开口询问,那个在湖边和叶以寒宣誓了婚姻的王一诺去了哪里。
是啊,王一诺去了哪里?这个问题叶以寒回答不了。她只记得自己身体机能下降得厉害,两天前她刚回到这个城市就陷入了生命垂危的状态,等她从医院里醒过来王一诺就消失了,仿佛这个人不曾存在过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
叶以寒并不生气,“大概是走了吧。”
赵风抿紧了嘴唇,他心里充满了对抛下叶以寒的王一诺的愤怒,但他在叶以寒面前克制住了自己的愤怒,“如果你想见这个人,我去把人找出来。”
叶以寒释然道,“不需要这样做,毕竟我跟王一诺……没有法律上的婚姻关系,我只是在最后的日子里雇了一个男朋友。”
只是这么一会的功夫,她又觉得累了,她缓缓闭上眼睛,轻声道,“王一诺啊……真的是一个很会照顾人的人,我过得很开心,很感动……很开心……”最后的话音落下她又一次睡着了。
赵风掖了掖被角,他一言不发坐在那张椅子上,没人看到他此刻红了眼睛,他低下头在西装袖上擦了擦眼睛,等他再抬头还是那个不苟言笑意志坚定的霸道总裁。
之后了几天里叶以寒很惊讶赵风居然整日整夜留在病房里陪着她,对前女友还这么好干什么呢,叶以寒为赵风的举动感到可气又可笑,油尽灯枯之际却还有调笑的心情,“整天在这混日子,工作怎么办?”
赵风轻轻握了握叶以寒瘦弱的手,“你比较重要。”
叶以寒哑然片刻,不期然问到,“当初我们为什么会分手?”
赵风回答,“你嫌我沉闷不懂浪漫。”
叶以寒很是诧异,“难道不是因为一个投资项目我们意见不合大吵一架后分手的吗?”
赵风很肯定地说,“你当时把策划案扔进垃圾桶后说‘整天就知道工作,你能不能放下工作约我看一场电影,我要的是男朋友不是工作伙伴’。然后你把我甩了。”
叶以寒喃喃低语,“哎……好像是这样的。”
那注定会是一个让人心碎的晚上,赵风坐在病房连睡都不敢睡。他紧紧地盯着叶以寒,病房里的灯光已经关闭,唯独独立洗手间里的灯为室内带来一些微弱的光芒。他看着叶以寒呼吸着而存在起伏的胸腔,他对接下来的可能发生的情形充满了恐惧,为什么生命如此脆弱,为什么是自己喜欢的人遭遇这样的事。
赵风宁可看着叶以寒嫁给别的男人,也不想看到她被疾病夺走生命,只要她能健健康康地活下去,他都会为了她的幸福去祝福。哪怕陪着她过完余生的人不是他,只要她能健康地活下去。
赵风睁着眼睛守在床边彻夜未眠,当午夜后万物俱籁,他却听到窗户旁传来轻微动静。他转头望去,漆黑的夜空下朦胧了一层城市独有的薄光,穿着白衣的王一诺一脚跨上窗台,她的衣服白得惊人。王一诺似乎不意外会在叶以寒的病房里看到赵风,她对赵风微笑。
赵风甚至来不及说话,他的眼前陷入彻底的黑暗,昏倒在地。
王一诺跳进屋里,转身把窗户关好。
梦乡,是一个黑甜的心灵栖息之处。
叶以寒深陷在意识昏沉的梦中,直到她听到有人在她耳旁不知道疲惫一般,一声一声温柔细语叫着她的名字。叶以寒艰难地掀开眼皮,在昏暗的环境里她似乎看了王一诺。她张了张嘴无声说到,你回来啦。
王一诺举起叶以寒的手,亲吻她布满输液针孔的手背,她的手是如此冰冷,以至于叶以寒觉得王一诺的嘴唇炽热如岩浆。
叶以寒吐着气声说,“我怕。”对死亡的恐惧。
“别怕,我在这里。”王一诺握着她的手说,暖洋洋的温度源源不断从那双手传递,让叶以寒在一瞬间以为自己置身在热带的海水里随波逐流晒着日光浴,海水里美丽的生灵游走在波澜中。
叶以寒在海洋里睡着了。
第二天太阳依旧升起,赵风从地板上惊坐而起,他扑到病床前去查看叶以寒的呼吸。叶以寒在呼吸着,胸膛平缓而有规律地起伏着,她憔悴蜡黄的脸色居然有了一丝生机血色。她仍然在睡着,嘴角带着微笑,似乎梦见了好事。
赵风在那一刻松了一口气,仿佛从死神里夺回了叶以寒一样。
等叶以寒睡到自然醒来,赵风问她是不是做了一个好梦。
叶以寒还记着梦里放空灵魂后暖洋洋的感觉,“我梦到自己晒着太阳在海水里飘,还梦到王一诺跟我道别了,说以后再来接我。”
赵风对昨晚自己所见到的闭口不谈,只是这一天他时不时站在窗户边,对窗外距离地面高达二十层楼的高度出神。
叶以寒醒过来之后出乎意料的有了胃口,吃了一点东西,还看了一会电视。
接下来的日子,她的状态一日比一日好,她在恢复健康的状态,直到她生机勃勃地出院,回到她的生活轨迹里,她成了一个奇迹。
叶以寒视自己是得上天眷顾的人,她由衷地感激着帮助过她的人,经历的死亡的洗礼,知道生命的可贵,她珍惜着每一天,珍惜着身旁陪伴她的人。
当三十岁的叶以寒再一次步入婚礼的殿堂,这一次她拥有了一张写着双方姓名的结婚证,还有一场盛大而浪漫的婚礼,以及所有人的祝福。
在司仪的祝福中,叶以寒等着赵风为她戴上结婚戒指,赵风的手在发抖,对于赵风紧张得手脚不知道放哪里好的样子,叶以寒等着镌刻着彼此姓名的指环套上无名指,她迫不及待亲吻赵风的嘴唇。
“我们结婚了。”叶以寒说。
赵风紧紧拥抱叶以寒,“我们结婚了!”
……
时光悠悠,岁月经年。
当老来迟暮,子女孙辈绕膝,享尽天伦之乐。
叶以寒从曾经充满了干练冲劲的女强人变成了满头银发长满皱纹的老妇人,她睿智而仁爱,与丈夫恩爱,与子女尽心教导。等她老到走不动路的时候,她躺在床上戴着老花镜看看财经报纸,偶尔她的丈夫会推着轮椅跟她一起在花园里晒晒太阳,讲讲时事,再讲讲谁家的孩子最近有什么作为或者又闯了什么祸。
最近叶以寒的精神头不太好,赵老头子也比以往更稀罕黏着妻子了,老了反而多了几分老头的任性,不管叶以寒怎么赶他都不离开。他们的孙女看他们这样总是捂着嘴偷偷笑。
赵六一是叶以寒和赵风的孙女,由于她出生在六一儿童节,于是她有了一个六一的名字。她还在上大学,从小有一股伶俐劲,特别讨老人家的喜爱。每逢暑假总是要到爷爷奶奶家住上一段时间,今年赵六一提着行李箱蹦跶着来了。
盛夏的季节,花园里种的月季开得妍丽,花香摇曳。赵六一就很喜欢爷爷奶奶家这个花园,虽然不是名贵的花,但爷爷奶奶把花园打理得很好,草木茂盛。
爷爷奶奶都是近八十的岁数了,两个人坐在花园里日常拌嘴,赵六一给老人家送茶和水果的时候就坐在一边和他们说一会儿话。赵六一知道自己的爷爷奶奶在年轻的时候去过很多地方,劳逸结合很会享受生活,她的一大乐趣就是听爷爷奶奶说那些去世界各地的所见所闻。
有些几十年前的事情,在她听来还是很有趣的。
坐在花园的大树下,晚风徐徐,带来夏日的气息。叶以寒抬头看了看天色,“又到了这个季节了。”
赵六一托着腮帮子,“是呀,又快开学了。时间过的好快啊,我都还没玩够呢,不过学校里也挺好玩的。”
到了晚饭的点保姆来喊他们吃饭了,今天赵六一注意到作息规律的爷爷意外的拉着奶奶在花园里多坐了一会。赵六一高高兴兴的先进去看看今天有什么菜色,回来看到花园里两个老人家互相依偎着凑头说话。赵六一看了一会,乖乖回餐桌边坐着等爷爷奶奶。
一顿口味清淡菜色丰盛的晚餐后,晚上九点是爷爷奶奶的就寝时间。赵六一想不明白为什么今天奶奶要赶爷爷去其他卧室睡,她是一个夜猫子,不到凌晨是不会睡的。等她从自己的手工爱好里回神,已经过了凌晨12点,她肚子饿了到厨房找点吃的。
赵六一抱着零食关上厨房的灯,抹黑回房间的时候,从贴着花园的走廊路过,不知道为什么今晚花园里的蝉居然不叫了,让这个夜晚安静得过分。而月色好得过分,霜华满地,为花园带来静谧的浪漫色彩。她扭着头从每一个经过的窗户打量今晚的花园,然后她看到花园里有一个白衣服的年轻人,长身玉立,在一扇窗户下对着室内的人说话。
赵六一瞪大了眼睛去看那个出现在她家花园里的陌生人,那个人身材修长,风度翩翩,过耳的碎发在月光下泛着朦胧的光圈,让人看不清五官。赵六一看着那个人对窗户里的人说话,过了一会儿后对着窗户伸出双手,像是要接住窗里的人一样。
赵六一一眼不眨地看着,直到窗户里的人似乎被说服了,从窗台上一跃而下落入那个人怀里。这一次赵六一看清楚了,是一个看起来有些眼熟的年轻女人,她的脸上带着开怀的笑容拥抱着白衣服的年轻人,然后两个人牵着手踏着月色眨眼就消失了。赵六一揉了揉眼睛,花园里空无一人。她嘟哝着是不是困疯了出现幻觉,于是回房间昏昏沉沉睡下。
次日起来,她却迎来了奶奶昨夜安详过世的消息。
明明昨天奶奶还好好的,为什么今天就离开了。
赵六一想起昨天夜里自己以为是幻觉的一幕,

作者有话要说:  她想着昨晚那个女人眼熟的面孔,明明感觉见过,却根本不记得家里有这一号人。直到她转身看到走廊的墙壁上挂着的照片,这条走廊里挂了很多照片,都是他们家里人的照片。当然也有赵六一的照片,从她刚出生红彤彤的小猴样的照片,到她上高中后的全家福。赵六一的目光凝聚在一张历史悠久但保存得很好的照片里。那是她的爷爷奶奶的结婚照。
那个时候的爷爷还是一个英俊的男人,她的奶奶也是一个美丽的新娘。
有一种颤栗让赵六一的头皮发麻,昨晚出现在院子里的女人,跟奶奶年轻的时候长得一模一样。
-----------------------------------------
感谢各位投的霸王票么么哒-3-
阕搂扔了1个地雷
一只黑色的猫扔了1个地雷
废人苏楠扔了1个地雷
崎篱扔了1个地雷
陆过扔了1个地雷
请输入您的昵称扔了1个地雷
18307038扔了1个地雷
九尾最萌扔了1个地雷
同人叔扔了1个地雷
竹子练剑扔了1个手榴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