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以寒和王一诺的那一场婚礼是临时起意, 过程简单, 没有伴郎伴娘, 甚至连伴乐都欠缺,也没置办酒席和彩礼。
叶以寒的父母不敢置信自己的女儿就这样突然的嫁给了一个从未露面过的路人甲,他们非常的气愤, 以至于婚礼刚结束, 他们连话都没跟叶以寒说,就离开了。
叶以寒隔着湖水看自己的父母带着三个兄长弟妹离去, 她的内心非常平静, 似乎对这一幕早有意料。
王一诺摸了摸叶以寒的发顶,把她的注意力拉回到自己身上,“你没对他们说过你生病的事情吗?”
叶以寒闻言, 看着王一诺的目光充满了古怪,“只有医生和我知道, 我谁也没说过,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这时候的王一诺很是严肃,“这件事情告诉我们, 晚上不要随便许愿,会被听见的。”
王一诺严肃的样子让叶以寒也跟着严肃起来, “谁会听见?”
王一诺郑重道, “隔壁姓王的邻居。”
“……”叶以寒心里清楚, 她即使许愿了,那个愿望盘旋在她胸中,从未说出口过。隔壁邻居是否能听到她的心声, 已是匪夷所思。
婚礼后的第二天,应该是叶以寒和王一诺起飞前往土耳其的卡帕多西亚做热气球的行程,然而在登机前,叶以寒昏倒在机场。昨天在婚礼上她看起来光彩照人,但她的病情从未好转,随着时间的推移只会越来越严重,折磨着她剩余不多的每一天,她会渐渐的被病痛脱去人形。
王一诺守在病房里,给她的父母打了电话。
当叶以寒的父母赶来,从医生口中得知女儿身患绝症又拒绝化疗的事实,他们原本傲人的神采瞬间黯淡,然而他们没有歇斯底里,也没有掉泪,表现的过于平静。
叶以寒的父亲接受了女儿患病的事情后再开口时,带着父亲的威严,“病了就好好养着,还出什么国旅游,她必须治病!”
她的母亲拿起电话已是把所有能通知的人都通知了一遍,告诉他们,她的女儿叶以寒得了癌症还不愿意住院治疗只想着去旅行,她希望联系到的人能劝劝叶以寒。
后来认识叶以寒的人前前后后来到医院看望她,从昏迷中醒过来的叶以寒问王一诺为什么要把她患病的事情告诉她的父母。
此后来探望的人都已离去,病房里清清静静,王一诺正在削苹果,她的目光落在看起来清脆可口的苹果上,她反问叶以寒,“你准备瞒到什么时候?”
叶以寒哑口无言。
叶以寒原本想着能瞒一日是一日,然而又想到等她想瞒也瞒不住的时候,恐怕已是她生命危机说不出话的时候了,到时候她的父母所能做的只有看着她死去。她沉默了一会,“我不想让任何人担心,也不想听到别人同情的话语……”说着说着,她突然出神了。削好皮的苹果切成了兔子的形状装在盘子里被王一诺递到叶以寒的眼皮子底下,乖巧可爱,果肉香甜。叶以寒忍不住拿了一块放在嘴里小口咬着,甘甜的味道席卷味蕾。
王一诺清朗的声音落到叶以寒耳边,“我们先住院做一段时间的治疗,把你的身体稳定了再去实施计划。”
这番像是向现实低头的话语,明明是出于实际考虑最好的办法,但叶以寒还是红了眼睛,眼里浮现水雾,她多么担心现在不出发,以后就没机会离开医院了。她小口小口咬着苹果,鼻音重重地同意了,“好。”
王一诺伸手抹去她眼角凝结的泪水,轻柔道,“我们会去做所有你想做的事情,用不了多久我们就能出发了。我向你保证。”
叶以寒却想到了最糟糕的情况,她沉默不语。
晚上叶以寒的吊瓶挂完了,王一诺离开病房去叫护士的那会在走廊里遇到叶以寒的第二任男朋友,那个霸道总裁赵风。
赵风像是匆匆赶来,棱角分明的脸上带着薄怒,阴沉可怕,气势汹汹从走廊中向王一诺走来。他握起拳头冲着王一诺的脸挥拳,沉重的拳头却被王一诺轻而易举接住了。
王一诺掂量着拳头的力道,看来赵风工作之余也没落下锻炼,估计练得还是拳击。她从容地放下赵风的拳头,“来看以寒的吧,她正无聊着,刚好能陪她聊聊。你们应该有很多共同话题。”
赵风的确和叶以寒有很多共同话题,他们俩三观很合得来,兴趣相投,他们感情却失败于彼此性格里的强势和不服软,像是两头倨傲的雄狮。
对于王一诺能够不费力气接住自己拳头的诧异,让赵风再一次打量起这个跟叶以寒结婚的小白脸。哪怕从男性的角度出发,赵风也得承认王一诺的相貌的确优秀,修竹之姿,清而正,秀而劲。
赵风出现在病房的时候,叶以寒打招呼,“你来啦。”
赵风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下,坐姿四平八稳两手搁在膝盖上,一时半会他没说话。叶以寒转头对王一诺说,“吊瓶滴完我得血液倒流了,护士喊了吗?”
“见着赵先生忘记喊护士了。”王一诺自然而然托起叶以寒扎针的那只手,二话不说自己拿着棉签上手把针拔了。动作娴熟利落仿佛天生是个大夫一般。
叶以寒自己捂着棉签,“这么熟练?”
“我没说过自己有医师资格证吗?”
叶以寒忍不住拿起床头柜上的苹果开始削,边削边问,“……你老实告诉我,你究竟是干什么的?”
“约莫是这个会一点,那个也会一点的普通人。”她去洗了一个手,回来接过叶以寒手里的苹果继续削皮,苹果皮削成了连贯的一条。王一诺削着苹果听叶以寒和赵风聊天。
他们俩的话题围绕着公司。
叶以寒前段时间把自己的公司转手了,就是转给了她得以信任的赵风。
他们作为情侣或许不合适,但作为普通朋友却是没话说的。
赵风虽然和叶以寒分手了,但至今留着情。之前叶以寒执意要把公司转手给他的时候,赵风不明白叶以寒这么做的理由是什么,毕竟叶以寒对自己一手创立的公司有多心血,他都知道。
赵风对叶以寒说到,“公司暂且由我替你管理,等你好了,你随时能接手回去。”
“交给你我放心。”叶以寒释然道,“我对工作投入太多时间和力气了,现在我可以放下享受了。”
这时候主治医生过来查看情况,王一诺跟着医生去办公室聊治疗的事情。
一时之间病房里就剩下叶以寒和赵风。
赵风眼窝深邃的眼睛望着叶以寒,“他对你好吗?”
叶以寒知道他口中的“他”指的是王一诺,叶以寒勾着嘴角微笑,“还能有什么不好的呢,会做饭,变魔术,个性鲜明,人品端正,沉静不失幽默,深情起来感觉世界围着我在转。”
“如果他对你不好……”赵风停顿了一下,虽知这些话由他这个前男友来说有点可笑,但他线条硬朗的面孔上带着认真神色继续说道,“你可以来找我,能帮你的我都会帮。”
叶以寒只是点点头,“谢谢。”再无其他表示,平淡如此。
赵风太了解叶以寒了,不多时赵风向叶以寒道别离去,等他离开后王一诺像是掐着时间一样回来了。
“聊得怎么样?”王一诺问叶以寒。
“唉……”叶以寒叹了一口气,“这家伙还是跟以前一样帅,不愧是我曾经看上的男人。”
王一诺只笑不语。
叶以寒安心在医院接受治疗的几周里,受到了来自前男友史无前例的关怀,当然,她本人把这种关怀称之为骚扰。除去知道分寸的霸道总裁赵风,还有一个跟牛皮糖一样黏糊的李浩京。眼红着王一诺能每天跟叶以寒待着,李浩京就非要挤开王一诺自己往叶以寒面前凑。
叶以寒忍了一天,等晚上李浩京居然带饭来还要亲手喂她吃,那狗腿之态把叶以寒恶心得浑身发毛,忍无可忍叫他麻溜地滚蛋。
李浩京仿佛变了一个人一样,花花公子的轻佻不复,此时被叶以寒呵斥后很是委屈,湿漉漉的眼睛看着叶以寒就像被遗弃的小狗,“寒寒……”
“住口,别喊我寒寒。你,马,上,给,我,走!”
“别生气,气坏了身子怎么办,是不是这些饭菜不合你胃口?我记得你最爱吃清炒藕片的啊。”
叶以寒脸上肌肉微不可见抽搐了一下,好在这会从家里做了晚饭带来的王一诺回来了,一见王一诺,叶以寒总算松了口气,“诺诺,快把这人撵出去!”
诺诺?第一回听到叶以寒这么喊自己,王一诺差点噗嗤笑出来,她把饭盒放好,轻轻松松把李浩京拎出了病房。
“唉唉哎!小白脸你够了,我在照顾寒寒你没资格撵我!”被王一诺堵在门外的李浩京仰着下巴,趾高气扬如同一只花孔雀。
王一诺挑眉,“跟寒寒结婚的人是谁?”
她微笑,“是我。”
王一诺再问,“还记得寒寒为什么要甩了你吗?”
李浩京被王一诺踩中了痛脚,他瞪着王一诺眼里几乎迸出刀片来。
王一诺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陈述着事实,“因为你做不到从一而终,你能劈腿一次就能劈腿两次三次四次,寒寒嫌你脏。你和寒寒之间四年前就结束了。”
“即使如此,这也是我和她之间的事情,轮不到你来管。”李浩京倔强地说。
“别把两个人的感情玩得像十几岁的毛头小子一样幼稚。哪怕你这么些年来始终惦记着寒寒,可你的真新心放在她面前,她不屑一顾。”
“难道我的感情就这么不值钱吗,我喜欢她,一直喜欢她。当年是我的错,我祈求她的原谅,一直不结婚等着她回心转意。可她转头又交了男朋友,我……唔额!”
在李浩京的声音越来越大,大到一条走廊都听到之前,王一诺当机立断迅猛出手,一个手刀砍在李浩京喉咙上,一瞬间疼痛和窒息的感觉一起涌来,李浩京捂住了自己的脖子,喉咙里挣扎着发出几个古怪的音节,他以为王一诺把他的喉咙打碎了!
然而此时的王一诺还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晚上病人都要休息了,不要大声喧哗。时间不早了,你也是时候离开了。”
李浩京一手捂着脖子一手推搡着王一诺,想回到病房里。
“如果不马上就医的话,我不保证你的喉咙保得住。”王一诺道。
闻言,李浩京比划着“你给我等着的”手势,跑去挂号,结果刚好诊室门口,他就觉得脖子好了很多不疼了,也能正常说话,想来知道王一诺在耍他。
李浩京心里一把火就这么烧了起来,杀回去准备跟王一诺单挑,然而他来到病房外,透过玻璃,他看到叶以寒正和王一诺说话,脸上带着重来不会出现在他面前的明媚笑容,她的笑容如此自然发乎于心。李浩京心里的那一把火就这样突然熄灭了,一种无力感席卷而来,他在门外站了好一会,才转身离去。
住院的第二周,医生给叶以寒及其家属带来了一个不好的消息。
癌细胞转移了,

作者有话要说:  医生不建议化疗,只提了之后尽量让病人保持乐观,保证她最后时间的生活质量。
这似乎是死亡的邀请,死神高昂的进攻,让叶以寒的胸口闷疼着难受。
她拉住王一诺问接下来该怎么办才好,王一诺亲吻她的发顶,拿出随身携带的那张属于叶以寒的遗愿清单,“我们去土耳其,去所有你心里留了念想的地方,去看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去见证奇迹。”
这一次,她们走得干净利落,快得让所有人措手不及,哪怕有女儿说要去旅行的电话通知,叶以寒的父母坚持认为是王一诺绑架了叶以寒,毕竟叶以寒是一个命不久矣的富婆,他们有理由相信王一诺是为了钱才接近叶以寒。
------------------------------------
感谢各位小天使投的霸王票-3-么么哒
scarlet扔了1个地雷
别那么认真扔了1个地雷
scarlet扔了1个地雷
阕搂扔了1个地雷
虐妹狂魔扔了1个地雷
miuzza扔了1个地雷
巫炼扔了1个地雷
雾雨魔理沙扔了1个地雷
蝙蝠侠的专属痴汉扔了1个地雷
痴汉君扔了1个地雷
痴汉君扔了1个地雷
19184341扔了1个地雷
晚晚晚晚无扔了1个地雷
晚晚晚晚无扔了1个地雷
晚晚晚晚无扔了1个地雷
竹子练剑扔了1个地雷
竹子练剑扔了1个地雷
生病的cd扔了1个地雷
竹子练剑扔了1个地雷
hignao扔了1个地雷
男神夸我紧又湿扔了1个地雷
竹子练剑扔了1个地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