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不想见, 见了也无话可说, 叶以寒没有跟李浩京扯皮的想法, 拿上钻戒,跟王一诺甩下李浩京离开。
却又不知李浩京是怎么想的,他居然甩下了自己的女伴追了出来, 模特一样的女伴跺着踩着高跟鞋的脚望着李浩京离开, 想不明白这花花少爷为什么要追着早已分手的前女友。
李浩京像块狗皮膏药一样黏在叶以寒身后,“喂, 叶以寒, 你真破产了吗?你就是破产了也不至于寒酸到被一个小白脸的廉价戒指骗走啊。”
叶以寒还是那副赶狗的样子,“一边去。”
“好歹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你破产了我肯定会照顾你一点, 房子、车我都有,你跟了我吧。”
叶以寒的脑子里已经冒出了一大段埋汰李浩京的话, 但是在她开口之前王一诺先对李浩京开口了。
“李先生。”王一诺把李浩京的注意力拉到自己身上。
李浩京瞅着王一诺没有好脸色,“干吗?”
王一诺看着李浩京,这个男人跟叶以寒同岁, 29岁的年纪说老不老说年轻也不年轻的,他看起来高大英俊拥有轻佻风流的男性魅力。他和叶以寒分手后多年来频繁更换女朋友, 却再也没有一个是他带回家见过父母的。直到现在, 他仍然没有结婚。
王一诺知道这个男人从未说出口, 没人会相信他的真诚的所思所想。
王一诺脸上浮现一丝从容的微笑,她揽着叶以寒的肩膀两个人亲密地站在一起,她邀请李浩京参加她和叶以寒的婚礼。
从王一诺口中得知这个消息, 李浩京的表情在一瞬间趋向愤怒濒临爆发的边缘,但他隐忍了下来。
同样的,叶以寒突然听闻自己居然要和王一诺结婚了,她诧异地望着王一诺却没有反驳,静默稍许后她默认了。
李浩京的语气很重,他对叶以寒说,“你那么骄傲,你怎么可能会和一个无名小卒结婚,这个小白脸能给你什么?钱吗?”
面对李浩京的愤怒,王一诺毫无畏惧,她的声音有着骑士一般的信念又轻柔如同叹息,“我所有的,都将成为博她笑容之物。那些你所不能给她的,我都会亲手为她奉上。从我们的婚礼开始,宣誓从今往后每一个日出日落,我们的爱坚贞不渝,直到抵达生命的终点。”
“呵,我就看你们能走多远!”李浩京愤愤而去。
王一诺揽着叶以寒的肩膀继续走,“我们得策划一下婚礼,你喜欢中式还是西式,或者童话类型?”
叶以寒没回答王一诺的问题,她思索着王一诺方才说的那些话,如此肉麻,放在以前叶以寒必然不屑一顾,然而那些话从王一诺口中说出来,却叫叶以寒心头暖暖的,“每一个日出和日落的爱是什么样的?”
“大概是能让你忘却人生之短暂,而尽情享受每一天,又期待着明天吧。”
叶以寒轻笑,对一个癌症患者说期待明天真的合适吗。
她的声音沉着而坚定,“我想要一个简单的婚礼,在湖边,宾客少一点,仪式也从简。但它要庄严和浪漫,能让我用一辈子去记得。”
两个人聊着婚礼去吃了一顿宵夜后王一诺送叶以寒回家休息。她们谁也没提领结婚证的事情。
家中洗漱完毕换好睡衣的叶以寒躺进被窝里的时候恍恍惚惚想起,自己和王一诺还没交换手机号,她心中没有任何担忧的情绪很快沉沉睡去,这是得知自己身患绝症后难得的一夜好梦。
第二天一大早,王一诺敲响了叶以寒的家门,在门铃的轰砸下叶以寒从沉沉的睡梦中爬起来开门,门外是一身舒适家居服还戴着浅蓝色厨房围裙的王一诺。
叶以寒盯着王一诺身上的围裙目光诡异,而王一诺像是没注意到一样喊她来吃饭。
“去哪吃?”叶以寒问。
王一诺抬起胳膊指着隔壁那扇门,“我家。”
叶以寒的瞌睡彻底清醒了,她往隔壁家的大门里看,发现里头果然有人住。叶以寒迅速洗漱后进了王一诺家,她在这栋公寓里住了两年了,从没发现隔壁是有人住!叶以寒在王一诺家走动着参观了一下,发现这里的装修还挺有品位,东西也都很新,细节布置得又很有人情味,新房子和用心的住客。
大致参观过后叶以寒到了餐厅,餐桌上摆放着热腾腾的刚做好的早饭,王一诺已经坐在那里等她了,叶以寒坐下后看起桌上的早餐。
煮得米粒饱满晶莹的核桃粥,配上形状秀气的包子馒头,个头比市面上卖的都小,看着就觉得可爱,还有几样清爽的小菜。王一诺在讲包子是什么馅的,叶以寒拿起筷子,“都是你做的?”
王一诺把一个鲜美的豆腐菜包夹到叶以寒手边的小碟子里,说到,“我其实没什么优点,就是爱做饭,手艺尚可。”
“真谦虚,知道你会魔术已经很惊讶了,难得还会做饭。”缓冲了一晚上,叶以寒都没能想明白那些魔术的原理,她是一个聪明人,隐隐约约摸到真相的边缘时候就放弃再思考下去。在死亡的阴影面前,思考那些东西已经不再重要,至少她昨天晚上玩得挺开心。
王一诺的做的包子馒头和核桃粥很是符合叶以寒的口味,等她放下筷子的时候,已经有点吃撑着了。她摸了摸自己的肚皮,“等会我们去试礼服,再找个司仪。”
虽然两人都没想过领结婚的事情,但各种事宜还是认真地去准备这场注定不会热闹的婚礼。
她们先是预定了一位司仪,之后跑婚庆店挑婚纱和摄影师。
跑了好几家婚庆店,叶以寒终于把婚纱看下来。
叶以寒在婚庆店里试穿婚纱,那些有着华丽大裙摆和闪亮水晶、白色蕾丝花纹的她统统不喜欢。试来试去挑了一件裁剪立体没有多余花纹的一字肩式礼服,无暇的白丝绸搭配着柔和的白纱,这件婚礼丝毫没有甜美的元素,倒是显得过于干净利落了,像她的人一样。
叶以寒站在立体试衣镜前打量自己,镜子里的女人一身洁白裙装端庄而高雅,白得神圣,让看惯了自己深色西装制服的叶以寒有点恍神,仿佛连镜子里的人都陌生了。
她转了个角度换了几个姿势,修身的裙子包裹着她匀称的身段,勾勒婉约的曲线,丝绸和白纱自然垂落在她身后形成一个好看的鱼尾。
叶以寒摆姿势摆出了乐趣,站在镜子前自己玩了好一会,通过镜子的折射,镜子里有穿戴着黑色西装礼服的王一诺身影,窗外阳光大好,室内亮堂,镜子里分毫毕现,叶以寒问坐在身后沙发上的王一诺,“这身好看吗?”
王一诺的目光落在叶以寒身后,“看看你自己,你难道还不明白你有多美吗。”
叶以寒又转了个身照着镜子,“这种鱼尾裙不会显得我屁股很大?”
“那是一个充满了魅力的挺翘臀部。”
叶以寒翻了一个白眼给王一诺,倒是她自己瞧着身上的婚纱越看越满意了,最终敲定,“就这身吧。”
挑完婚纱还有捧花胸花等等零零碎碎的物件,叶以寒抱着图册跟王一诺一块看,橱窗旁阳光明媚,带着初夏的燥热,室内打了冷气。两人交头相谈,谈笑自如,阳光落在她们脚下,晕染她们眼底的光,似乎和王一诺一起挑捧花都是一件兴致盎然的事情。
挂在婚庆店门口的铃铛触动,丁玲作响,一个跳跃而欢快的女声随之进入室内。
“嗨~~店长,我们来试婚纱!”说话的女人有一张苹果脸,显得年轻孩子气,她一手挽着自己的未婚夫,灵动的眼睛四处打量着店内的装饰,墙上照片里的婚纱,还有站在窗边穿戴全套婚礼服宛若一对璧人的叶以寒和王一诺。她的目光在叶以寒身上裁剪立体装饰简洁的婚纱上流连,露出羡慕的神色,她对自己的未婚夫说,“那个人穿的好好看啊,语堂,我也想穿那身。”
接待他们的店员微笑道,“那身婚纱店里只有一件,已经被那两位客人订走了。”
杨曼儿是一个待嫁的新娘,小康家庭独生女,有一个比她大六岁的未婚夫,由于年纪的差距未婚夫对她很是疼爱,她一直觉得自己能遇到自己的未婚夫是极为幸运的事情。跟他的婚礼,她希望每一件事都能完美,包括一件美丽的婚纱。
她心里喜欢那件衣服不愿意就这么错过,她拉着自己的未婚夫向窗边的人靠近,“语堂我们去跟他们说说吧,或许他们愿意把那件婚纱让出来?”
杨曼儿挽着自己未婚夫向窗边那对新人走近的时候,她没注意到自己未婚夫的神色些许不对劲。她满心满眼看着那身简简单单洁白无瑕的婚纱,直到对方看到他们的走近,率先开了口。
“终于你要结婚了,左语堂。”
杨曼儿疑惑地问自己的未婚夫,“哎,你们认识吗?”
叶以寒虽然不认识杨曼儿,但她却是认识杨曼儿未婚夫的。她戴着丝绸手套的细长手指轻轻点了点左语堂,有点漫不经心,对王一诺大方介绍道,“左语堂,我前男友。”然后她拍了拍王一诺英挺的腰背向左语堂介绍道,“王一诺,我对象。”
左语堂从最初看到穿着洁白婚纱的叶以寒的恍惚中回过神,他是一个充满了书卷气的男人,文质彬彬而显得温吞无害,相貌俊秀,眉眼清和,说话的样子慢条斯理,“没想到在这样的场合见到你。”他的目光落在叶以寒不施脂粉的脸上,带着柔和的微笑,“你决定结婚了吗?”
杨曼儿发现自己未婚夫对叶以寒的态度不像是对待前女友,仿佛他们曾经亲近过,如今也不曾疏远过一样,有着自然而然的对彼此的熟悉与了解。她用力挽住左语堂的胳膊,拽得左语堂低头去看她。
左语堂这才向叶以寒二人介绍,“这是我的未婚妻,杨曼儿。”
叶以寒带着微笑,“恭喜你们。”
“也恭喜你们。”左语堂走的时候目光从王一诺的脸上扫过,王一诺的相貌的确好看,但眉宇间的冷漠多多少少能为外人所见,左语堂微微叹息着。他最后深深看了叶以寒一眼,把她穿着白婚纱的样子记下来。
他的未婚妻杨曼儿嘟着嘴巴还在咕哝,“那件婚纱真的好漂亮,我好喜欢。但是想想只要她那种个子高的穿才好看,像是我的话得踩多高的高跟鞋啊。还有啊,她老公,颜值好高,不会是个明星吧。等会我能去跟他合张照吗?其实想想也很对,像是那些颜值高的配一对,我们这些有内涵的配一对,你说是不是。”
左语堂:“……”
看着左语堂和杨曼儿去了二楼的空间后,叶以寒才和王一诺说起自己和前男友的二三事。叶以寒前后一共有三任男朋友,而左语堂正是第三任。
交往了两年的第一任男朋友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却发现他出轨了,于是叶以寒把李浩京甩了。有李浩京在前,叶以寒发誓绝对不会再和满口甜言蜜语体贴的同时玩得一手好浪漫的富二代交往。
于是有了她的第二任霸道总裁男朋友,沉稳可靠不废话,要能力有能力,要实力有实力,颜正身材也好,许多女人的梦中情人。在当时他们是霸道男总裁和霸道女强人的组合,他们非常欣赏彼此,许多人以为他们这是强强联手,然而交往了一年后,因为他们性格里的自我和强硬让这段恋情磕磕碰碰,谁也不愿意服软。最终忍无可忍大吵一架后分手。
有了霸道总裁男友的前车之鉴,后来叶以寒找男朋友的要求就是性格互补类型。左语堂是大学教授,满身书卷气,有着文人的温和气质。叶以寒第一眼看到他的温文尔雅就喜欢,她主动追求左语堂,追上之后两个人交往了大半年,感情一直很好,直到两个月前分手。他们分手的原因却是左语堂觉得两个人感情已经差不多,可以准备结婚生孩子了。而以事业优先的叶以寒并不想那么早生孩子,本来两个人好好交流互相理解,问题却处在左语堂有一个迫切想要抱孙子的母亲身上。叶以寒向左语堂坦白想要婚事延后两年再谈,这使得左语堂以为叶以寒不愿意嫁给他。
叶以寒向王一诺提起了分手原因,“他可能觉得我太强势,不可能当任贤妻良母的角色所以跟我分手。现在想一想,我有那么差劲吗?交一个分一个。”
王一诺是一个充满耐心的聆听人,她伸手将叶以寒散落下来的发丝拨到耳后,说到,“在我眼里你是比任何人都优秀的女性,尤其是你穿着婚纱的样子,我相信你的三任前男友见了都会怦然心动,并且后悔为什么当初没有立马拖着你去结婚。”
叶以寒开怀道,“你也有一张甜嘴。”
她们的婚礼订在一个阳光大好的午后,在市中心一个自然公园里,靠着绿草茵茵的草地和澄净的一弯湖水,远远望去湖水中央有一块浮台,台上站着一位神父。
湖边搭起了缠满翠绿藤蔓和玫瑰的拱门和白色的遮阳棚,仅有几排座椅给观礼的宾客,显得简单到寒酸。收到突如其来请帖的人来到这里都掩饰不住自己的错愕。谁都不相信那个叱咤商场的叶以寒会在这种地方,如此简陋地进行婚礼。包括新娘本人的父母和兄弟姐妹。
伴随着树梢鸟儿清脆的鸣叫,叶以寒和王一诺沿着湖边缓缓而来,她捧着一束小小的鲜花,穿着洁白的丝绸和白纱做成的婚纱,脸上有淡淡的妆容,带着健康粉润的微笑走近,显得如此轻盈和细腻。
当一对新人走近后,受邀请而来的宾客纷纷起身上前,没有人带着祝福而来,他们所拥有的只有对这场婚礼的惊讶和不赞同。
叶以寒在人群里看到自己父母严肃的面孔,还有自己的哥哥,两个弟弟妹妹,以及自己交好的几个朋友,无一例外,他们都没有笑。叶以寒挽住王一诺的手臂,这给她带来安定的力量,她对他们说,“当我决定把公司转手的时候,你们改变不了我的决定。现在我想结婚,你们同样改变不了我的想法。我的每一个决定都是对自己的负责,请你们相信我。”
“但是你就这么突然结婚了。”叶以寒的父亲紧皱眉头,“你结婚这么大的事怎么可以不跟家里说,我们连你嫁的是个什么人都不知道。”说着老人家看了一眼王一诺的面孔,只觉得自己女儿挑的对象阳刚不足。
叶以寒抿着嘴唇,然后扯起大大的笑容,“爸爸妈妈,你们有大哥和弟弟妹妹关心,我长这么大哪件事情不是自己做决定自己去解决,包括结婚这件事。
说完她不再看自己父母兄弟的表情,她的目光扫过人群外围站着的三个各有英姿气质不同的男人,他们西装革履打着领结,衣带整洁合乎礼仪,表情凝重肃穆看着在人群之中的一对新人,仿佛不是在参加一场婚礼,而是是一场战争。
叶以寒的胳膊肘顶着王一诺的肋骨,小声同她说,“你怎么把我前男友都喊来了?”
王一诺低头到她耳旁说悄悄话,“我得让他们看看娶到你的究竟是哪个幸运的家伙,他们得嫉妒我。”
“我比较惊讶的是你居然能请到他们。”
王一诺微笑,“除了让人把请帖送过去,我什么都没做。”
叶以寒仍然在奇怪着,“他们居然会来。”
“我也很惊讶。”
王一诺牵起叶以寒的一只手放在唇边亲吻,乌黑的瞳仁注视着叶以寒,“他们曾经一定很喜欢你,带着想与你共度一生的信念去喜欢着你。不过他们错过了,你是我的。”她说话的时候没有压低声音,她对叶以寒宣告的所有权落入所有人的耳中。
李浩京就像被激怒的狮子,他扯开了让他呼吸不上来的领结,推开人群大步走来。
而王一诺轻笑着,毫无预兆地弯身打横抱起叶以寒,向着湖水奔跑去,叶以寒双手搂住王一诺的脖子,手中的捧花跌落在草地上,粉红色的玫瑰碎了几片花瓣。温暖刺目的阳光落在脸上,风在吹拂,草木的芳香还在鼻尖,叶以寒睁大了眼睛看着王一诺,王一诺低头给了她一个带着恶作剧得逞般的坏笑。
抱着叶以寒,王一诺的行动丝毫不受阻碍,矫健得追在她们身后的李浩京都没能追上,看着王一诺抱着叶以寒一脚跨入了湖水,踩着波光粼粼的水面如履平地,向着湖水中央站着神父的浮台走去,留下身后水面上踩出来的一朵朵涟漪。
李浩京觉得这种把戏必然是有覆盖在水中的玻璃平台做了辅助,
作者有话要说:  他沿着王一诺走过的路向湖水中跨了几步,一脚更深一脚,清冷的湖水淹没了他的腿。他站在越行越深的湖水中看着水面上腰背挺拔的修长身影抱着叶以寒踩碎阳光渐渐走远,洁白的鱼尾裙角蜿蜒成一道刺目的白。李浩京突然之间很想哭,他知道这一次叶以寒是真的跟另一个男人许诺了婚姻的庄重和神圣。
------------------------------------
感谢各位小伙伴投的霸王票,么么哒-3-
scarlet扔了1个地雷
舞者墨扔了1个地雷
虐妹狂魔扔了1个地雷
陆过扔了1个地雷
阕搂扔了1个地雷
请输入您的昵称扔了1个地雷
临渊扔了1个地雷
艾黎西娅扔了1个地雷
别那么认真扔了1个手榴弹
墨钰潇扔了1个地雷
冰河纪扔了1个地雷
韶华碎扔了1个地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