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段奇妙的经历。
当叶以寒行走在浮空的泡泡上时, 她预感到今晚将是一个神奇的夜晚, 这个晚上所发生的奇妙事情, 都会是现在正牵着她手的人带来。
想到这里叶以寒忍不住低头去看那个举高手臂托着她手掌的人,王一诺同样仰着头在望着她,似乎目光从未从她身上离开过。居高而下, 叶以寒能轻易看到王一诺乌黑的眼眸里倒映着一片天空, 还有在那深邃的黑色中一个属于她的小小人影。
那一刻叶以寒似乎感觉到心里有个地方柔软了一下。她抬起头不再看王一诺,初夏傍晚的风吹过她的脸颊, 柔和而清凉。王一诺始终看着她, 当叶以寒转开目光后,王一诺发现了叶以寒嘴角悄悄的有了细微的笑容,王一诺托举着叶以寒的那只手突然拽住了偷笑的人, 把她从泡泡桥上拽了下来。
突如其来的动作惊到了叶以寒,短促的惊呼还卡在她的喉咙里, 她以为自己要直接摔在地上疼上一疼。然而眼前天旋地转,王一诺的双手托着她在半空中转了大半圈后,把她搂在了自己怀里。王一诺弯着身把自己的下巴搁在了叶以寒的肩膀上, 一个紧紧包围了她的拥抱。
叶以寒:“……”
她等了一会也没发现王一诺有放开她的意图,叶以寒问, “你准备抱多久?”
她等来了王一诺在她耳旁的声音, 带着点鼻音, 像是撒娇,“你好可爱。”她能感觉到王一诺的头发蹭了蹭自己,像一只大型猫科动物。
“……”叶以寒一时半会不知如何回应。在她过了稚嫩的幼儿园时期后, 就没听过有人用可爱形容她,她似乎从来和可爱沾不上边,人们提到她总是把成熟、有主见、智谋、强势等套在她身上。随着年纪的增长,阅历的丰富,逐年来自己公司的发展和在事业上的建树,一个妆容简丽西装加身自信又精明的叶以寒形象越发深入人心。
叶以寒个性里的好强和执着让她像是巡视领地的国王,连她自己都不会想到把可爱两个字联系到自己身上。
此刻她仍然被王一诺拥抱在怀里,脖子旁能感觉到王一诺轻柔的呼吸。叶以寒拍了拍王一诺的背示意她放开,不知什么时候那些汇集而来的肥皂泡已经消散空中,天色暗沉下来,步行街上乳白色的路灯整齐罗列延伸向街道尽头,两旁的商店点起了明亮的橱窗,高处的霓虹灯闪烁着五彩。往来的行人停驻脚步,为刚才神奇的一幕而献上惊叹。
王一诺拉着叶以寒回到那根绑着彩蛋的灯柱下,她拍了拍手对往来的陌生人扬声而道,“喜欢魔术的朋友千万不要错过,今晚我和我的女朋友将为大家献上精彩的魔术表演!”
两个听到魔术就迈不开腿的孩子拉着他们的父母围凑到王一诺身边,仰着小脑袋好奇地望着王一诺等着她的表演。
打扮得像个小潮男的正太雀跃地问王一诺,“姐姐,你会表演帽子里飞出鸽子吗?!”
孩子的父母尴尬地看了看王一诺在灯光下虽然显得有些娘气但俊美出色的五官,还有她一米八的个头,“不好意思啊,孩子的认知有时候会偏差。”说着赶紧纠正孩子,“叫哥哥,不是姐姐。”
坐在王一诺身后长椅上的叶以寒轻笑出声。
王一诺摆了摆手丝毫不在意这个,弯腰对正太说,“今天我没带帽子,所以不表演帽子戏法了,给你表演点其他的吧。”她指了指孩子手里端着的大杯冰镇果汁,“这个能借我吗?”
孩子二话不说把还没喝几口的果汁递给王一诺。端着那杯红色的西瓜汁,王一诺站直身挪了两步,好让叶以寒也能看清她的动作。
对面弹吉他的年轻人已经抱着吉他摘掉墨镜凑到王一诺身边近距离观察了。
王一诺端着果子侧过杯子,一副要倾倒的样子,她对正太说,“伸出你的手。”
小正太就伸出了两只手,仰着小脑袋眼巴巴地盯着那个杯子。
王一诺一手端着果汁,另一只手掌心对着自己虚握着放在杯口下面,“要来了。”
“嗯嗯!”小正太用力点点头,小脑袋上头发乱翘。
王一诺缓缓倾倒杯身,杯中红色的果汁连着一道细流落进了王一诺虚握成拳的手中,西瓜汁穿过她的拳头继续落下,然而从她的拳头里落下的却是一粒粒西瓜红的水果软糖,不一会小正太双手里捧满了沾着白色糖霜甜甜的水果软糖。震惊的孩子立刻大呼小叫,低头咬了一大口手中捧着的糖果堆,“是西瓜味的!”
一旁好奇望着的小女孩咬着手指,羡慕地看着男孩手里的软糖,她拉了拉王一诺的衣角,“哥哥,能给我也变糖吗?”
王一诺温和地笑道,“把手伸出来。”
小女孩迫不及待伸出双手,杯子的果汁倾泻而下,最终从王一诺手里洒下的一颗颗软糖五颜六色,口味众多。
弹吉他的年轻人探究着穿短袖且衣物轻薄没有口袋的王一诺究竟是从那里弄出这些糖果的,同时不忘伸出手自己的大手掌,“我也要我也要,我要大白兔奶糖。”他年轻的脸上神采飞扬,一点也不觉得自己和孩子们争糖有什么不对的样子。
王一诺似笑非笑瞅了他一眼,同样倾倒杯子变戏法,但是掉到吉他青年手里的是一大把的白色药片。
托着双手的年轻人愣了愣,“啊,你给我药?”
王一诺回答,“是柠檬味泡腾片。”
年轻人低头把一大把泡腾片塞进自己口袋里,“那还有大白兔奶糖吗?”
“这糖体积大,我不好握着。”回答完后王一诺不再搭理他,等两个孩子大呼小叫着也把糖装进口袋后,就成了王一诺今晚的忠实小观众,围在渐渐增多的人群前面等着王一诺继续变魔术。
天色终于彻底暗了下来,王一诺回头请叶以寒帮忙把带过来的拿几盒荧光棒拆开折亮。叶以寒配合地拆开它们,数量之多一时折不过来,倒是请周围的几个群众帮忙折亮了颜色不一的荧光棒,并应王一诺的要求套成圈。顿时荧光成片,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里开演唱会。
“这是干什么?”
“听说表演魔术。”
不明情况的路人围聚起来,好奇地看着王一诺手里挂着着几个圈成手环样的荧光棒。
很多时候魔术不需要说话,只需要让观众们看到就行了。王一诺没有解释的意向,只是手指上挂着荧光环望着夜空。接着她有了动作,她拿起一只荧光环向着天空高高地投掷而去,观众的目光随着抛弃的发光物向上,看到那只荧光环像是用胶水黏在了透明的玻璃上一样停留在了半空中。
紧接着王一诺接二连三高高抛弃荧光环,每一个都准确无误,以不符合常理,匪夷所思的角度紧密排接起来。站在远处的人能看到步行街的一角围拢了黑压压的人群,人群中不断有发光的物体抛上天空,最终停留在了人群上空,排列成了两个目的直接明了的大字——卖艺。
字旁一个大箭头,王一诺把那颗系着绳子的大彩蛋挂了上去,再一次把剩余的荧光环抛上天空,这会又是两个目的鲜明的大字——打赏。
人们纷纷议论这些东西是怎么固定在半空中的,绝大多数人认为上面一定有玻璃板,更是有人用手里轻巧安全的小物件往天上扔,企图证明他们的猜测。但他们扔出去的东西符合物理规律,到了最高点就毫无阻碍地落回地面。证明上空并不存在所谓看不见的玻璃。
有个鼓掌很卖力一直在叫好的大叔挤出人群塞了一张纸币到那个挂在大箭头上的彩蛋里,这是王一诺今晚的第一份收入。
在远处的人被悬空的字吸引的同时,坐在特等座上的叶以寒发出了一串省略号,“……”
她一辈子都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和别人一块上街卖艺。
接下来的时间就是王一诺的魔术时间,随着表演的深入,人们的惊叹此起彼伏,更多的人拿出了手机现场拍摄起来了,甚至有人打开了手机app进行了现场直播。
王一诺很实在,每表演完一个魔术就勾着那个大彩蛋在人群前转一圈,始终不急不躁声音带着笑意,“各位朋友要是觉得我表演得好,就打赏一些,今晚图个热闹,你们看得尽兴就好。”
叶以寒就看着那个大冬瓜体型的彩蛋里头渐渐塞满了各种纸币和硬币。有好事者认为那些荧光环之所以能固定在天上,就算没有玻璃,那也肯定有透明的线,往彩蛋里多塞一些硬币增加重量,肯定能拆穿这个魔术。
但是随着彩蛋里的纸币硬币增多,它们仍然悬浮在半空中,纹丝未动。
叶以寒坐在长椅上,她是离王一诺最近的观众,看着王一诺用那双灵活的双手创造了一个又一个让人们奋力鼓掌的魔术。临近晚上八点半,彩蛋几乎已经装满了,王一诺为大家展示最后一个魔术。
“感谢大家的支持,今晚最后一个魔术,我需要一位志愿者!”王一诺大声道。
背着吉他的年轻人看了一晚上的魔术,早就忘了自己今晚卖唱的目的,他算是折服在王一诺那些找不出破绽的魔术里了,一听王一诺要志愿者,他立马举起双手,凭借着他中气十足的嗓音从积极响应的人群中奋勇挤到王一诺身边。有个差点能拉住王一诺手的女学生被他挤到了边上,苦大仇深地瞪了他一眼,不过背着吉他的年轻人没有发现。
他站在王一诺身边,面对着观众不太好意思地吉他背到身后去,他跟王一诺说,“我看了你一晚上了,特别崇拜你,你还收学徒不,或者魔术表演的助理?能让我跟着学两手就行了。”
王一诺拍了拍年轻人的肩膀,“你唱歌那么好听,不用把精力浪费在魔术里了,这个行业要琢磨很多道具和视觉效果,有些魔术师还得学好物理。”说着她抖了抖手里的床单,这块床单是在之前的表演项目中由隔壁床上用具店店员所赞助,她把床单披在年轻人身上,由于他背着吉他的缘故显得身形臃肿有棱有角。
在正式表演魔术之前,王一诺问披着床单只露出一个脑袋的年轻人,“你觉得接下来会在你身上发生什么事?”
他想了想,“床单下面钻出你找的托?”说着他瞄了瞄在长椅上坐了一晚上,现在抱着一盒巧克力在吃的叶以寒。
叶以寒目光从年轻人傻乐的脸上扫过,继而看向王一诺,王一诺也在看她,向她露出微笑。叶以寒见了,低头又吃了一块巧克力。
“这块布底下不会出现除了你以外的人。”说着床单翻飞被王一诺一把扯下,背吉他的年轻人站在原地,只是他背在身后的吉他在众目睽睽之下不知所踪。他摸了摸自己突然空了的后背,在原地转了几圈东张西望,“我的吉他呢?!!”
“不用着急,等魔术表演完了,我会把吉他还给你。”说着她再一次把床单披在年轻人的身上。只是这一会儿傻乐着的年轻人后知后觉,觉得接下来会发生非常惊悚的事情。
王一诺问他,“你知道接下来要消失的是什么吗?”
年轻人下意识的,在床单下面紧紧拽住了自己的裤头,“我已经抓紧我的裤子了!”
顿时人群哄堂大笑,被他逗乐了。
王一诺只问他,“你真的抓紧裤子了吗?”
随着她的问题床单再一次揭开,只是这一次背吉他的年轻人,他的左手如他所说的确紧紧抓着运动短裤的一头,但是他的右手不翼而飞了。他低头看着自己右手的位置,在肩膀连着胳膊的地方嘻哈风的t恤右袖子软踏踏的垂落,他的右手彻底消失了。他不敢置信地伸手摸了摸,他的右手真的消失了!
而王一诺依然用不温不火的声音对他说,“不用着急,等魔术表演完了,我会把你的右手还给你。”
背吉他的年轻人再一次披上了床单,他这会有点怕怕的了,“我有点慌。”
临近的观众安慰他,“小伙子别怕,魔术表演而已,你的胳膊肯定丢不了。”
等床单再次掀开,这一次背吉他的年轻人运动短裤下,他的双腿连带着鞋袜一起消失了。他看起来就像一个长了透明的腿才能站起来的奇特人。他真的好慌,“我感觉不到自己的腿了!!!”
有几个观众上前查探,用手在背吉他的年轻人短裤下方扫了扫,畅通无碍,他的腿真的凭空消失了。有个孩子好奇地摸了摸他的短裤,裤管被孩子揪着抓成一团。
王一诺把床单披在年轻人身上,再一次问他,“你知道接下来要消失的是什么吗?”
年轻人的脸上露出了惊慌的神色,他大喊着救命的同时,王一诺用这块大床单把他从头到尾彻底包裹起来,王一诺退后一步,床单下还有年轻人伸出唯一的左手挣扎的姿态,但他最后的姿态在王一诺的倒数三秒后截然而止。床单飘然落地,而床单下的人不知所踪。
后排的人踮着脚尖簇拥着往地上看,那块白色床单掉在地上,一出活生生的大变活人。
紧接着消失掉的年轻人出现在了步行街一侧的楼房屋顶上,他高举着自己失而复得的吉他,四肢俱全,大声对楼下的群众呼喊我在这的时候,气氛达到了最高点,雷鸣一样的掌声,不断投入彩蛋的纸币和硬币,是今晚王一诺所有的收获。她抱着那颗彩蛋,连着绳子向下拽,那些滞空了大半晚上的荧光环如同下雨一般,纷纷往下掉,掉在人们的头顶,肩膀,脚下。他们有人举起手挡在脑袋上躲避,有人跳起来抓住掉下来的荧光环,趁着这会功夫王一诺拉着叶以寒抱着装满钱的彩蛋挤出人群,眨眼的功夫进了商城。
她们来到卖钻戒的专柜,在明亮的灯光下,陈列在橱窗里的钻石闪闪发光,黑白的标签注明价格。叶以寒看了看那些标价,这些戒指放在平时她看都不会看上一眼,但是今天她从王一诺手里接过那颗有着五彩斑斓花纹的大彩蛋,在导购错愕的注视下把里面满满当当的钱小心翼翼倒在干净明亮的柜台上。
她一张张按着面值开始整理纸币,“我想要右下那颗四爪镶嵌的0.5克拉钻戒,先数数钱够不够。”
王一诺瞄了叶以寒说的那颗钻戒一眼,那枚钻戒是经典款四爪镶嵌的款式,白金的指环纤细秀美,先不论钻石的品质,它看起来很是小巧,五位数的价格,同时是这个柜台里最便宜的一款。
王一诺着看叶以寒,她正低着头认真地在数那一堆各种面额的钱币,王一诺着手整理硬币,双手灵活飞速地把硬币码成整齐的塔,“我应该用自己两个月的工资为你买一枚钻戒。”
叶以寒并不嫌弃这个,“没关系,钱不够我们明天再赚,毕竟你的魔术很精彩。”
导购小姐看了看叶以寒,又看了看王一诺,干脆帮她们一起整理这一堆零碎的钱币。三个人花了二十几分钟清点完毕彩蛋中的所有钱币,算上大大小小的硬币,一共八千七百块。
这些钱,是不够买走那枚钻戒的。
面对这些钱,叶以寒点了点头给出了肯定,“就这么几个小时的街头表演你就赚了这么多,你的确是个潜力股,剩下的钱我出了,就当投资。”她对导购小姐说,“麻烦那枚戒指拿出来让我试戴一下。”
王一诺指了指另外几款戒指,“那些也请拿出来试戴。”
导购小姐的素质的确很优秀,她并没有因为从彩蛋里倒出来的皱巴巴零钱而带有眼光,依次取出了王一诺点到的钻戒,在叶以寒试戴的时候介绍它们的材质,说明了钻石的品质和工艺。
和它们高昂的价格匹配的品质,才是叶以平日里会挑选的首饰。
那枚经久弥新四爪镶嵌款式的钻戒戴在叶以寒骨肉均匀的手指上显得很是秀气。叶以寒伸长胳膊自己欣赏了一会,像是还算满意的样子,接着又试戴了王一诺挑出来的其他钻戒。其中一枚镶嵌着三颗钻戴着大气的戒指让她多欣赏了一会,等她摘下戒指叫导购小姐包装一开始就看到的0.5克拉钻戒的时候,王一诺把信用卡递给导购小姐让她把三钻的戒指一块包装上。
导购小姐微笑道,“这枚戒指寓意三生石,给缔结婚姻的新人带来过去、现在、未来的美好祝福。”说着她更详尽地介绍起这枚价格突破六位数三生石戒指。
叶以寒听得有点愣神,转头问王一诺,“你买得起吗?”并不存在讽刺,只是单纯的询问。
王一诺很坦诚,“我当然应该用两个月的工资为你买一枚钻戒。”说着她示意导购小姐刷卡买单。
叶以寒懵逼于自己花钱雇的男朋友其实挺有钱的消息,“你是做什么的?”
王一诺无辜回望,“我是农家乐老板。”
“这年头农家乐这么赚吗?”
“可能是因为我的农家乐菜特别好吃,下次带你尝尝。”
两人站在柜台边闲谈了一会,导购小姐回来了,王一诺签字的功夫里,叶以寒已经打开包装自发的把那枚0.5克拉的钻戒戴手上,自己来回转着手看,任由三钻的戒指静静躺在包装里。
本应该是轻松愉悦的购物,从选购到结束,但是却出现了一个不讨喜的家伙。
“叶以寒,跟男朋友买钻戒吗。”说话的男声带着轻佻的口吻。
是叶以寒曾经很熟悉的声音和语气,叶以寒寻声望去,看到一个拥着性感女郎的帅气青年,他还是跟叶以寒记忆里的一样,总是吊儿郎当的,一副花花公子的做派。
李浩京瞅着叶以寒戴上无名指的0.5克拉钻戒,“买的是求婚戒指还是订婚戒指啊,太寒酸了吧。叶以寒,我听说你是破产了,破到这个档次也是够可以的啊。”
叶以寒看李浩京的眼神就像看一个智障,她挥了挥手像在赶狗,“去,一边玩去,别出来碍眼。”
跟导购小姐交流完毕的王一诺可算回头看李浩京了,她问叶以寒,“这位是?”
叶以寒也没觉得有什么好瞒的,“李浩京,我前男友。”
李浩京是个不折不扣的富二代,叶以寒刚出校园的时候和他有过一段感情,交往了一年后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叶以寒却发现李浩京是个花心大萝卜脚踏两条船,当即就跟李浩京一刀两断,直接把他甩了。
李浩京纵横情场这么多年,也就叶以寒这次是被甩,

作者有话要说:  分手那会叶以寒是以公告的形式从他家中到公司到处贴满,高调宣布由于李浩京滥情脚踏两只船她深感痛心,于是把他甩了。一并把他的脸子甩地上了,让许多人看了他的笑话,此后李浩京始终记着叶以寒的这一笔。
王一诺打量着李浩京的同时,李浩京也在打量着王一诺,他哼哧一声,“小白脸。”
王一诺不咸不淡,“比不得你的不要脸。”
-----------------------------------------
感谢各位投的霸王票-3-
一只黑色的猫扔了1个地雷
一只黑色的猫扔了1个地雷
陆过扔了1个地雷
阕搂扔了1个地雷
zero扔了1个地雷
lucrezia扔了1个地雷
帅气的清水君扔了1个地雷
帅气的清水君扔了1个地雷
实在想不到不被吐槽的扔了1个地雷
一只黑色的猫扔了1个地雷
穷酸的蘑菇君扔了1个地雷
舞织扔了1个地雷
舞织扔了1个地雷
半夏扔了1个地雷
阕搂扔了1个地雷
阕搂扔了1个地雷
阕搂扔了1个地雷
萧瑀扔了1个地雷
艾黎西娅扔了1个地雷
陆过扔了1个地雷
请输入您的昵称扔了1个地雷
蠢渣子扔了1个地雷
433扔了1个地雷
scarlet扔了1个地雷
墨ζ?°冷兮茗扔了1个地雷
月夜未眠扔了1个地雷
舞织扔了1个地雷
疏楼家阿莫扔了1个地雷
醋蘸纸老虎。扔了1个手榴弹
醋蘸纸老虎。扔了1个火箭炮
牧涩扔了1个地雷
墨钰潇扔了1个地雷
韶华碎扔了1个地雷
施主有礼了扔了1个地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