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以寒这个名字时常出现在z省的财经杂志和报纸上, 这个名字是青年创业家的精锐代表。这个名字的主人年轻、富有、敏锐, 哪怕她是一个女人, 她也是一个拥有独到眼光和宽阔胸怀,具有实力的商人,一个让许多人仰望钦佩的女人。
就是这样一个所有人都看好, 觉得她有可能建立一个叶氏商业帝国的女强人, 突然有一天她把一手打拼做大的公司转手,她脱掉了裁剪修身精致的西装, 把所有的邀请和工作都推了, 准备寄情山水归隐于集市的时候,所有人都觉得她疯了。
而卸下了所有工作和应酬的叶以寒正独自坐在家中,她手边摆着她看了数次的诊断书, 白纸黑字,癌症晚期。
拿到诊断书的那一天, 不详成真,她想了很多。她想到自己二十九岁了,算不上老, 但也不年轻了。她已经过了年少轻狂的年纪,在她的人生计划里她的未来还有很多事情要按部就班发展成她人生履历中精彩的一笔。
她意识到她要死了。
无论她为自己的未来规划了多么了不起的计划, 艰难的现实摆在她面前。医生告诉她经过治疗10%的机会能多活一段时间, 那段时间不会太长, 但比起三个月也足以让人心动。叶以寒想着她拥有财富,但得了不可治愈的绝症,她可以用最好的医疗资源, 但代价是形容憔悴被病痛折磨着苟活上一年半载。
她的人生所剩不多,不会花太多时间在这。所以她很快下决定,她不接受治疗,她要用最后的三个月去完成自己想做还没做的事情。她在诊断书背面为自己罗列了一张遗愿清单,她想去土耳其坐热气球,她想站在水天一境的玻利维亚乌尤尼盐湖看自己的倒影在天空里,她想去北极看北极熊,她想去攀登一次珠穆拉玛峰爬不上去也没关系,她想自己做一次生日蛋糕,她想去泥地里挖一次泥鳅……除去事业,她想做的事情还没有那么多。
窗外夜色迷离,斜月高悬,城市的灯光掩盖了满天星光,夜深人静,而有些人无心入睡。
叶以寒凝视着自己罗列的清单,明亮的眼,带着锐意的眉峰,她的表情专注如同完成一份试卷。她看了又看,最终在所有的句子上划下横线,把自己大半人生奉献给事业的她一笔一划小心翼翼写下心底最隐晦的期望——我想谈一场风花雪月的恋爱。
她要死了,她要去哪里找情投意合的人?
她要死了,哪怕真的找到这样的人,她又如何忍心把死亡留给他?
原本坚毅的女人放下了手中的钢笔,她望着密密麻麻的纸张上最后写下的一句话,最终将脸埋进手掌中悲痛哭泣,她低低的悲鸣在空旷的家中回响,却没人与她分担这一份哀痛。
叶以寒短暂的一次的确有很多值得人称道的事情,她算是半个人生赢家,她拥有成功的事业,但她的感情史却让人可惜。她曾经有过三个男朋友,个个人中龙凤,可终归缘分未到,以分手告终,分手理由甚至她都感到可笑。
第二日打起精神的叶以寒决定花钱买一个男朋友,她的要求很高,人都要死了为什么不干脆找一个理想中的男朋友呢,虽然她自己也不觉得能找得到百分百符合的人。
她想要的男朋友,身高要一米七八到一米八五之间,身材不能太壮也不能太瘦,皮肤如果黑要黑得有味道,如果白要白得健康。要知识广博兴趣广泛,会下厨房做家务,才艺绘画音乐舞蹈书法魔术杂技最少会一个,精通中英双语,无不良嗜好,无前科,身体健康无疾病,性格坦诚,年龄在23岁到30岁之间。最好会甜言蜜语。
叶以寒雇了一个团队为连夜为她筛选合适的人选,到了第三天,筛选出来的唯一人选得到了叶以寒家的地址,为自己好好打扮后前往目的地。
吴简就是筛选出来拥有优质男标签的人选,当他把自己打扮妥当来到叶以寒家楼下,他看到一个人。那个人身量修长,白衣黑发,眉目清俊,完美得不像活在这个世界的人,随意站在那足以吸引每一个人的目光。吴简路过的时候也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当他们即将擦肩而过的时候,吴简被拦了下来。
“吴先生。”
吴简停下脚步诧异地望着对方。
而对方将一张卡递到他眼皮子底下,“这张卡没有密码,里面有100万,叶小姐叫你回去,这张卡聊表歉意。”
吴简仔细看了看对方的神色,看不出破绽,最终他开朗地笑着接过卡,“不麻烦,很遗憾不能和叶小姐交流一番,毕竟我仰慕她许久。”
吴简的确是一个坦诚的人,他收了钱转身就走,没有问多余的话。
望着吴简走远之后,王一诺来到叶以寒家门口按下门铃。
叶以寒把找男朋友的事情全权委托给雇佣的团队,然后她在家安心为之后的三个月旅行安排行程。在这段时间内她拒听任何电话,吩咐团队负责人找到合适的人后让他直接到她这来。
当门铃响起,叶以寒多多少少有一点期待筛选出来的优质男长什么模样。
她打开了门,门外一个身高一米八不胖不瘦白得健康五官俊美气质文雅看起来最多二十五岁的年轻“男人”对她俯下身,脸贴着脸语带笑意道,“叶小姐,你的男朋友送到了。”那双乌沉沉的眼睛带着醉人的深情,仿佛早已与她深爱,拉着她的灵魂沉溺在深情之中。
叶以寒不由后退一步,把自己从对方的注视中摘出来。
叶以寒看到对方眯着眼睛笑了笑,那双丹凤眼弯成浅浅的月牙,眉目舒展开来,看着很是赏心悦目。
“我是王一诺。三横一竖的王,一诺千金的一诺。”
“我是叶以寒。进来吧。”叶以寒侧身让王一诺进屋,带人来到铺满旅游杂志和涂涂改改写了字的纸张的茶几旁。叶以寒从地上端起一台笔记本电脑摆放在王一诺面前,屏幕上开着一个文档,里面详尽罗列了种种旅程安排,精确到每一个小时做什么。
叶以寒当老板当习惯了,指示王一诺先把计划过一遍,然后开始执行。王一诺安静地把文档里每一个计划都记下了,叶以寒的计划从明天开始,她甚至已经订好了去土耳其的机票。
王一诺放下笔记本,她向叶以寒伸出了一只手,像是一个握手的姿势。
叶以寒看着伸到眼前的手,那只手皮肤白净手指修长指甲圆润,对于男人而言过于秀气,但比女人手掌更大。叶以寒看了王一诺的脸一眼,把自己的手搭上去准备为未来三个月合作愉快而握手。
当她的手落进王一诺的手里,王一诺握着她的手顺势单膝跪在她身前,低头亲吻着她的手背。
温热而柔软的嘴唇像一片羽毛,温柔地落在叶以寒的手背上。
温和清朗的嗓音带着说不出的魅力同她说,“我亲爱的,为什么的我们的旅程不从一个甜蜜的婚礼开始呢。”
叶以寒呆滞地看着单膝跪在她面前的人深情询问自己,“你愿意嫁给我吗?”
叶以寒眨了眨眼睛,她突然明白了王一诺为什么是最合适的人了,她没有笑而是板着脸,“你连一枚钻戒都没拿出来。”
王一诺学着叶以寒的样子眨了眨眼睛,披着一张文雅的皮却像一个坏小子,“那你愿意陪我这个穷小子去赚买钻戒的钱吗?”
“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叶以寒的脸仍然板着。
王一诺诚恳地望着叶以寒,把另一只手贴在心口,“只要你说愿意。”
叶以寒原本想拒绝做这种没意义的事情,但是她没能拒绝掉王一诺望着她的眼神,她最终说,“好吧,但是给你的只有一天时间。”
然后王一诺拉着叶以寒出门了,直奔最热闹的步行街。
临近傍晚,初夏的季节步行街上行人渐多。她在一家零食给叶以寒买了一些零食,又向店老板要了一个复活节彩蛋一样的半透明糖果盒,牵着叶以寒的手到步行街中央一张空的椅子那,让叶以寒坐下。
叶以寒坐在长椅上,边上摆着若干零食,几乎都是她爱吃的。还有几盒荧光棒,一瓶儿童吹泡泡玩具。以及一个空的复活节彩蛋样子的糖果盒,椭圆形的塑料制品,一侧有个盖子能打开,蛋形的盒身上一圈一圈包裹着花纹繁复色彩鲜明的包装,偶尔留一段空白能从透明的盒身看到内部。叶以寒把这个大大的空的复活节彩蛋抱在怀里,像是在抱一个轻飘飘的冬瓜。
她不明所以问王一诺这是要干什么。
王一诺抿着唇角露出浅浅的笑容掏出手机给叶以寒拍一张照,晚霞满天,为世界涂抹上绚丽的金红色,为叶以寒染上一层暖色。眉宇坚韧五官明艳的叶以寒坐在青色石头长椅上,她身后复古柱式造型的路灯已经早早点起柔和的灯光。照片中的叶以寒没有化妆,她依然年轻,但她的气质很成熟。她穿着白色t恤黑色修身长裤,挽起头发,露出修长的脖子,和纤细的手臂,怀里抱着大大的彩蛋,她看着镜头时候表情称不上好。
王一诺坐在叶以寒身边注册了一个微博账号,id直接明了“我和她的回忆”。她发出了这个账号的第一条带照片的微博:这是我女朋友,我想挣到能塞满彩蛋的钱,为她买一颗钻戒。
看着王一诺做完这一切,叶以寒口吻平淡地问,“你想从网上募捐?”在她平淡的口吻下,她发誓如果王一诺说是,她就脱下鞋子用鞋底抽这家伙的脸。
王一诺把手机塞回口袋,“这是我们一起做的第一件事,当然要记下来。”
她把那颗大彩蛋绑上绳子,系在长椅后面的灯柱上,开了盖子,让人伸手可触的高度。晚风徐徐,当那个空的塑料糖果盒悬空挂在灯下,轻飘飘的重量让它在风中晃晃悠悠转着圈。
叶以寒有了一点兴趣,“你准备怎么做?”
王一诺两手指尖相贴,她细长的手指灵活地活动着,“向你展示我的才艺,魔术。”
叶以寒好奇地问,“什么样的魔术?”
王一诺拿起那瓶吹泡泡的玩具,她打开盖子,在吹出一串透明的泡泡前,她问叶以寒,“你恐高吗?”
在得到不恐高的答案后,王一诺站在那吹起了泡泡。
一串串透明的泡泡浮在空中,跟着风的痕迹飘飘荡荡沿着步行街远去。有几个孩子看见泡泡欢笑着追赶着泡泡,不时跳起来打破浮动在半空的泡泡。
叶以寒静静地看着,王一诺吹泡泡的时候会微微仰着脖子,似乎一点也不担心泡泡水会滴到她嘴上。她不停地重复着吹泡泡的动作,带着些许童趣。在她们对面有一个弹吉他卖唱的年轻人,他轻轻拨撩着琴弦停下了高歌改成低低的哼唱,音箱里回荡着他低沉的嗓音,他同样好奇地注视着不停吹泡泡的王一诺。
当行走在这段步行街的人发现身旁浮动着一些透明泡泡的时候,这些泡泡已经多到不可思议,它们晃晃悠悠飘动在风中,缓缓移动在空气中,漂浮在人们身旁、头顶、脚下。也不知道是用什么原料做的,过了好一会了也不见它们破碎。
王一诺放下泡泡水瓶子,拍了拍手吸引到了身旁一圈的目光,她对叶以寒伸出双臂,以表演形式的夸张台词说,“你是轻盈的流霞,飘渺的梦中人,在睡梦中呼唤我的呢喃。我,朝思暮想的那个人。当我抬头,月亮里有你的身影,当我低头,湖水里有思念你的眼睛。于是风把你送到了我身边。”
叶以寒心想这的确是一个会说甜言蜜语的人,听得她都要飘飘乎了。直到她惊愕地发现她的确从椅子上飘起来了,像一个肥皂泡一样轻盈的,在晚风中飘向王一诺的怀抱。叶以寒睁大了眼睛,看着这一切的发生。
而这个时候王一诺什么都没解释,她牵起叶以寒的一只手,扶着漂浮在近地面一米高的叶以寒站直身体。
“你想走走吗?”王一诺抬头问。
“可以吗?”叶以寒居高临下,对现在发生的带着新奇。
“只要你想。”王一诺牵着叶以寒的一只手,等着站在半空的她迈出第一步。
作者有话要说:  叶以寒低头看着脚底下,那里都是空气,她看不到玻璃或者其他固态物质,她甚至没明白自己是什么飘起来的。接着她迈开了脚步,仿佛在云端行走,浮荡在四周的透明泡泡有意识一般,汇聚到了她的脚底下,在她脚下铺成了桥。那一刻所有人回头看她,她万众瞩目。
弹吉他的年轻人从头到尾目睹了这一幕,他一时之间忘记了唱到哪儿,拨动琴弦的手指也停下了动作,他眼睁睁看着叶以寒踩着泡泡桥行走在半空中。音箱中扩散着他惊讶之余发出的内心直观感受:“卧槽尼玛太叼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