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独/家/谢/绝/转/载
王一诺后来送李冠玉去医院, 她那辆实价跟低调外观成反比的豪车让李冠玉着实艳羡了一番。陪李冠玉在医院里做完一系列检查后, 王一诺送李冠玉回酒吧, 这一程下来虽然只有2小时,但李冠玉得知王一诺是一名心理医生,从首都来本市暂住一段时间, 从王一诺的言行举止穿戴隐约可见她非富即贵。李冠玉对王一诺很有好感。
回程的路上李冠玉与王一诺闲谈起本地适合一日游的景点、好吃的饭店、有名的土特产等话题, 而闲谈之中李冠玉想起王一诺对市里医院的科室了若指掌仿佛时常去医院的样子,他好奇地问了王一诺这个问题。
“你看起来对这里的医院很了解, 经常去医院吗?”
王一诺开车的时候回头望了副驾驶座上的李冠玉一眼, 温和地回答,“我有个邻居是孕妇,丈夫婚内出轨不回家, 她一个人实在可怜,加上住的偏僻不好打车, 我就陪她去医院做产检。”
李冠玉听了并没有联想到蒋乐正身上,他感慨道,“你这样好心帮助孕妇, 假如她的丈夫知道自己老婆身边有你这样的男人存在,夫妻之间的感情不是更加恶劣了吗?”
王一诺回答道, “这对夫妻之间有名无实, 丈夫更爱的是不能光明正大娶进家门的那个人。他们之间有我没我境地差不了多少, 离婚只是早晚的事情。”
不能光明正大在一起?这会儿李冠玉有了感同身受的惆怅,“不能为世人祝福的感情,的确艰难。那个妻子虽然可怜, 但她的丈夫也不好受。”
“是吗。”王一诺的语气隐隐带了点笑意,“你觉得那个丈夫和他的情人之间的爱情,能禁得起多少考验?”
对此深有感触的李冠玉不其然侃侃而谈,说起了自己身为同性恋不为世人所认同的性取向,多方描述了他的情感之路艰难,并表示他和自己的同□□人交往多年,情比金坚,有白头偕老的决心。
之后王一诺问起同性之间的上下问题,状似对同性情侣之间如何解决进行生理接触的好奇。李冠玉对此并没避讳,攻受关系在他看来本就是坦然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王一诺说,“难道你不想在上面吗?“
李冠玉摆摆手,“他比我高,比我壮,力气比我大。”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意思。
王一诺思考了一会,“如果你们的感情足够深,是上是下不过对方乐不乐意的问题。相信你们会白头偕老,而你得偿所愿的。”
没多久车到了酒吧附近,王一诺没有把他送进去的想法,只稳稳地坐在车里向李冠玉道别。李冠玉还惦记着医药费没给王一诺,叫王一诺等等他回酒吧取钱。王一诺只道一点小钱不必在意,径直倒车离开,把李冠玉向她要联络方式的声音留在车窗外。
李冠玉看着车尾灯远去消失在街道拐角,心想只要王一诺留在这个城市,下次一定还会光顾他的酒吧,两个人必然还会见面。
然而王一诺从那一天之后仿佛消失了一般,再也没有出现在李冠玉眼前,只是在他的生活中留下短暂而明亮的小片段,偶尔想起这个人会心痒痒的。
……
蒋乐正的性向在父母面前曝光之后,他的生活就很不好过。
他的父母强势要求他住在家里,不准回酒吧,不准和李冠玉联络。为了看管他,蒋乐正的父亲蒋先生甚至要求蒋乐正跟他去公司上班,当助理,在父亲的眼皮子地下忙得没有停歇的时间。每天西装革履忙得停不下来的日子,让蒋乐正苦不堪言。
他数次想要扔了办公桌上堆得满满的文件,抛下一切回去找李冠玉,但又想到两鬓斑白的父母为了他食不下咽夜不能寝终日愁苦的面容,蒋乐正就狠不下心。
他的父母既要愁苦于儿子的性向,又要担忧着商悦肚子里蒋家的孙儿。除夕之后商悦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带着她肚子里的孩子彻底从人前失去了踪迹,只有偶尔的电话联络才得知她依然好好地活在世界某个角落。
在知道蒋乐正是同性恋的前提下,蒋先生和蒋太太就很紧张商悦肚子里的孩子,在他们看来,这个孩子的存在无疑是难得可贵的,一旦失去这个孩子,蒋乐正可能再也不会有传宗接代的想法。
蒋先生和蒋太太无论如何都要蒋乐正把商悦找回来,不管怎么样都要商悦把孩子生下来。在他们四处寻找着商悦踪迹的时候,他们并不知道他们在乎那个传承蒋家血脉的胚胎已经在一所保密性高的私立医院流产。
在春节后的一个月,商悦始终没有出现,蒋先生和蒋太太也没放弃改变蒋乐正性向的想法,在他们这样老一辈的眼里,同性恋就是精神病。通过权威专家的介绍,他们给蒋乐正找了一个心理医生,意图让医生开导蒋乐正,“治愈”蒋乐正的性向。
蒋乐正初中开始懵懵懂懂发觉自己性向异于常人后十几年来,从未想过自己的父母会有逼他去看心理医生的一天。他去看心理医生的时候身边有两个人看送着他,一个是精明的秘书,一个是身强体壮的司机。蒋乐正逃都没功夫逃,就这样被送进了心理医生的地盘。在治疗室门外挂着医生的单寸照,下面备注了医生的姓名的和职称,蒋乐正一眼扫过并没有仔细看,他来得心不甘情不愿,没有敲门径直推门而入。
一个布置得干净整洁摆放着鲜活盆栽和舒适沙发的房间,占据整面墙的开阔落地窗挂着浅咖色的窗帘遮蔽明亮的阳光,给室内留下恰到好处的光线。
蒋乐正来的时候,他的医生已经早早等在那。他看到医生的时候有点出乎意料,因为医生跟他印象里穿着白大褂充满学术气息的人不一样,首先这位医生太年轻了,样貌出众,而且没穿白大褂。不像一个医生,更像一个富有涵养的矜贵文艺爱好者。
从穿戴到举止都带着舒缓的优雅的医生在双方分别坐在两张沙发椅上后,才开口用公式化的腔调做自我介绍,“我叫王一诺,是你今天的心理治疗师。”
蒋乐正耳朵里听着医生的声音,他的眼睛在看着医生年轻而俊美的面孔,他的目光捕捉到医生在短暂的自我介绍之后对他勾起唇角露出一个微笑,本该是表达友好让人放松的微笑,却让蒋乐正脊背蹿起寒气,直觉感到危险。
在蒋乐正自由的大学时光里,他曾经看过一部风格诡异的美剧,这部美剧的剧情如今他已经忘得差不多,但剧里有个文质彬彬绅士一般的心理医生给他留下深刻印象。那个充满智慧的医生在高雅的表皮下,是一个美食家以及连环杀手,他不为人知的生活乐趣在于谋杀他人,从受伤者身上取走一部分零件带回家烹饪成美食。
蒋乐正依然记得那个角色给他留下颤栗的深刻印象,他看着眼前翘着二郎腿靠坐在沙发上的年轻医生,平静的面容沉着的气场,和记忆里那个美食家医生重叠在一起。蒋乐正心底有一个声音在说,他们是同一类人,用优雅高贵的表象隐藏了真实性情的残忍魔鬼。
这个发现让蒋乐正有点发现了别人秘密的飘飘然,然后他发现自己盯着医生时间过长的专注,显得不礼貌。于是他把目光落在医生身后墙壁上的一幅壁画上,现代印象派的画风,运用了大片的银灰色和少量鲜明的朱红,模棱两可刷出了稀疏的不知名花朵的轮廓,宁静祥和。视线向另一侧移动,在落地窗的斜对面有一块壁式书架,上面错落有致整齐地摆满了书,蒋乐正眼尖地看到除了大部分外文书,还有一部分是菜谱。
蒋乐正把目光回到油画上打算把那副画里有多少花数一遍,医生开口了,“这里是做心理咨询的场所,当我们交流的时候如果你愿意看着我,人们面对面的眼神接触也是沟通的一部分。”
蒋乐正接着光明正大看起医生,从医生的眼睛开始,那是一双瞳仁乌黑的眼睛,当那双眼睛凝视着蒋乐正的时候,蒋乐正有了一种自己正被绝无仅有地关注着的错觉,仿佛那双眼睛只看得到自己一个人。
他没意识到王一诺的每一个小动作,每一句话,都在暗示他看着她。
蒋乐正的脑子仍然留存着那个危险的美食家心理医生模糊的影子,他悄悄地握住自己的右手,他的手在刚才有细微的颤动。在王一诺的注视下,蒋乐正深深地呼出一口气。
最近蒋乐正的确堆积了许多烦恼和焦虑,尤其是商悦逼他把性向对父母坦白的事情,让蒋乐正的生活彻底乱了。当蒋乐正对王一诺有所顾虑的时候,王一诺发挥她的才能引导着蒋乐正吐露心声。
当王一诺主导着谈话终止的时候,蒋乐正后知后觉才发现时间已经悄然过去2个小时,这2个小时里他对着王一诺述说内心想法,络绎不绝。而王一诺充当着一个倾听者,偶尔开口问一些问题,以平和的话语让蒋乐正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所在,像是一场自我剖析,中心围绕着蒋乐正的性向展开的种种烦恼和顾虑。
作者有话要说:  时间一到,王一诺结束了今天的治疗后送蒋乐正离开,几步路,只送到治疗室门口。两人简单道别后蒋乐正跨出门去,房门轻缓关上。蒋乐正没有急着离开,他再次看起门口挂的医生简介,在王一诺的照片下标注了医生姓名和职称,照片里的年轻医生凝视镜头的时候面庞沉静,嘴角的弧度丝毫没有微笑的影子,冷漠得狠。
蒋乐正离开的时候只觉得今天一吐为快,心里畅快。
第二周的心理治疗时间,蒋乐正不再反感看心理医生,主动去的时候,蒋先生和蒋太太庆幸起来,给儿子找的女心理医生起了作用,他们仿佛看到了儿子回归正常的希望。
-----------------------------
防止盗文,记得看作者有话说的结尾。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