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一诺微微一笑,清冷的眉目柔和地舒展开来,她笑着凝视着一个人的时候带着让人怦然心动的温柔缱绻,王一诺问商悦,“你想让他们付出代价吗?”
那一笑晃花了商悦的眼,她甚至没有经过思考就脱口而出,“想。”
“那么我会让他们付出代价。”
商悦望着王一诺的脸,提起蒋正乐时的火气神奇的消去了,只觉得一桌子菜肴配着王一诺的脸秀色可餐,她往嘴里扒了一大口饭,“没人能抵抗住你笑起来的样子。”
而王一诺若有所思地回答,“这么多年来,我还没泡过基佬。”
商悦端着饭碗:“啊?”
她花了几秒才反应过来王一诺说了什么:“啊!!!”
王一诺轻笑,“惊讶什么,通过性别来骗感情而已,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商悦把这句话理解成了:王一诺这个“直男”要去泡一个基佬。
王一诺本人的意思是,她这个拥有隐藏boss一般“男二号”设定的女人,刷过直男直女,但还没刷过基佬。
可能蒋家乱成一团了,那天之后就没人联系过商悦。
而这段时间里,王一诺不想把事情拖着,趁着商悦怀孕的月份还小,陪着商悦去医院把孩子流了。
从医院里出来的时候商悦的脸色有点苍白,她闷闷不乐坐在车里问王一诺,“我以后还会有孩子吗?”
“不要胡思乱想,等你以后遇到对的人,生儿育女也就顺其自然地发生,没有担心的必要。”
再等蒋家那边有动静的时候,春节假期都已经结束了。
他们一家三口为儿子是同性恋的事实达成共识后,终于想起还有一个要离婚并怀了蒋家血脉的儿媳妇。
给商悦打电话的是蒋乐正,流产后商悦就把自己的东西搬到王一诺的家的客房住下安心调养身体,隔壁的婚房就那么空着。
蒋乐正回过婚房找商悦,但是见她搬走了自己的行李,没见到她人。也去过商悦的父母家,商悦似乎没有对他们说过什么,这对老人家依然很和善地接待了这位“女婿”,仍然没有找到商悦的蒋乐正最后匆忙离开丈母娘家。
商悦接起蒋乐正电话的时候正和王一诺一起坐在地毯上玩拼图,她很是讽刺地对话里说,“结婚到现在一直是给我你打电话问你什么时候回家,难得你打给我。”
自从商悦把他同性恋的身份暴露给父母后,蒋乐正对她的态度很是不耐烦,“要不是家里催着结婚,我的确看不上你这样的女人,学历长相也就这样。我在我爸妈那这样整我,我肯定不会放过你,你想离婚?我偏偏就不离了。”
商悦皮笑肉不笑,“噢。可以啊,你开心就好。”
然后她把电话挂了,把蒋乐正的号码拖进黑名单。
做完这件事商悦抬头看面前的王一诺,王一诺盘着腿弯着身子耐心地拼凑着密密麻麻的拼图碎片,侧脸专注平静。商悦自己玩拼图的时候喜欢沿着边缘的方形轮廓一点点往中间铺图,而王一诺则从中间开始往外围把拼图补得完整。
商悦挂了电话后,王一诺才开口对她说,“你觉得蒋乐正跟他的情人之间的爱情,稳固吗?”
对于这些,商悦也说不上来,但她现在对蒋乐正恶心得紧。
隔了几天一份来自私人侦探的调查结果摆在了商悦面前。
“这是什么?”商悦问。
“我请人查了蒋乐正的情人。”王一诺轻巧地回答。
也不知道王一诺请了什么侦探,在商悦看来这份调查结果内容完善到仿佛一个人的生平记事,记载了一个人从小到大的成长经历,附带了许多照片。
蒋乐正一口一个小宝贝的同性情人是一个容貌偏向阴柔而秀美的男人,眉宇之间有一股商悦说不出来的勾人味道,从照片上甚至看不出来他比蒋乐正还要大两岁。农村户口,家境贫寒,原名叫李德寿,上初中的时候改了名字叫李冠玉,从小学霸,知名大学毕业。
由于小时候家境贫寒而他本人聪慧长进始终是优等生的缘故,李冠玉的性格相对比较高冷,又带点小矫情。五年前在夜店和还是个大学生的蒋乐正相识。两个人从那时候互相看对眼,不久后开始交往同居,算是被蒋乐正包养了。
等蒋乐正大学毕业回到这个城市,李冠玉也跟着一起回来。
这两个颜值高的同性情人在本市圈子里挺有知名度。
看完了这一份调查报告,商悦放下后叹息,“学历相貌我的确比不上他。”
王一诺摸了摸她的发顶,“这不是你受伤害的理由,在我心里你比他们可爱许多。至于他们,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我。”
……
自从蒋乐正在商悦的助攻下出柜后,他的日子就很不好过,他的父母根本不能接受这个事实,每天把他看得紧紧的,既不让他回酒吧,也不让他和朋友聚会,隔三差五就会打电话问他在哪里和谁在一起,还要视频为证。蒋乐正苦不堪言,只能留在父母家中,想着过段时间等父母慢慢接受了就会好的。
而蒋乐正被扣留在家的那段时间里,李冠玉一个人守着酒吧,他明面上是酒吧的二老板,但店里的伙计都知道他是大老板的男朋友,店里的伙计对他很是客气。
然而对李冠玉不客气的人也大有人在,人如其名有点肥壮的马宏壮也是酒吧的常客,他看李冠玉不爽时日已久,以前他有个交往大半年的男朋友,他男朋友后来看上了李冠玉而跟马宏壮分手了。
马宏壮觉得是李冠玉这个娘们兮兮的小白脸勾引了他男朋友,才会导致他们分手。
这几天得到消息蒋乐正向家里出柜后被父母关家里出不来了,趁着蒋乐正不在马宏壮觉得自己是时候打李冠玉的脸了。
这天晚上马宏壮带了几个朋友在人最热闹的时候到了酒吧,他坐在老位置上,大刀阔斧招呼服务员点了小几万的白兰地马爹利。
等酒的那会功夫里马宏壮几人扫视四周寻找着李冠玉,一时半会没看到李冠玉,倒是看到僻静角落的一桌坐着一个生面孔。
率先看到生面孔的人推了推马宏壮的胳膊,指着那边角落说,“哎哎,看那边,生面孔,极品!”
坐在僻静角落的那人五官隐约暴露在柔和的灯光下,乌黑的半长碎发,细致的皮肤,眉目俊美,身量修长,通身气场温文尔雅书卷气,眉宇之间却带着不容错视的冷清疏远,引人瞩目却让人不敢轻易接近。那人独自坐在酒吧的角落,闲适地摆弄着手机,桌面上摆放着一杯软饮料 ,像是在等人。
马宏壮和男朋友分手后已经单身有段时间了,他身旁的几人怂恿着他去试试,要是勾搭上了还有一晚上销魂夜,足以在这圈子里吹嘘上一段时日。
马宏壮蠢蠢欲动的时候,服务员端上了酒,马宏壮这才记起今天的正事。小几万的酒几人随意灌了几口,几人大声嚷嚷起酒吧卖的是假酒,叫来服务员要他把酒吧老板喊出来说清楚。
被为难的服务员认得马宏壮这个常客,自然也知道他和酒吧的二老板李冠玉有点过节,心里清楚马宏壮今天就是趁着大老板不在来找二老板的麻烦。
马宏壮这帮子人砸杯子拍桌子大呼小叫,把酒吧里原本舒适又暧昧的氛围彻底打破。
今天酒吧大老板蒋乐正不在,二老板李冠玉最终出来应付马宏壮。马宏壮存心闹事,带着狐朋狗友把胡搅蛮缠的本事发挥到极致。李冠玉本来是个心高气傲的读书人,最看不上马宏壮这种做派,他对马宏壮的鄙夷毫不掩饰,刺激马宏壮额头青筋直跳。李冠玉也认得方头阔耳四肢粗壮的马宏壮,马宏壮说他男朋友之所以和他分手是因为李冠玉勾引了他男朋友。
事实上李冠玉根本不记得马宏壮男朋友这一号人,照李冠玉看来,马宏壮的男朋友要跟他分手,全是因为马宏壮自身丑又粗俗的缘故,估计早就想和马宏壮分手了,只是找不出合适的理由,干脆把常去酒吧的二老板拉出来当理由。毕竟在他们这个圈子里,这家酒吧的大老板和二老板的相貌一直是他们心头好,想跟他们有点什么的人多了去。
双方人马经过几轮唇枪舌战,却是马宏壮几人在李冠玉的嘴皮子底下纷纷败下阵来。李冠玉的姿态始终很高,把马宏壮批得一文不值,刺激得马宏壮不管其他直接撸起了袖子,说要打到李冠玉毁容,声称李冠玉没了那张面皮就什么都不是。
服务员们大惊失色,二老板李冠玉这相貌就是大老板蒋乐正的心头好,平日里宝贝得紧,今天他们要是让马宏壮伤到李冠玉,工作必然保不住。
当马宏壮朝李冠玉挥起拳头的时候,服务员们纵身一扑想把两个人拦住,然而马宏壮带来的几个人个个体态壮实,张开臂膀轻轻松松把几个服务员拦下了。
马宏壮虽然个头才一米七,但他四肢粗壮少不了几分力气,第一拳落在李冠玉脸上,打得李冠玉身子一歪摔在地上,脑袋还磕碰到了桌沿。李冠玉摔得没能爬起来,马宏壮握得紧实的第二拳就砸在了李冠玉背上,打得李冠玉胸腔闷疼,刚爬起来一点又重新趴在了地上,不由地埋怨起来为什么蒋正乐这会不在他身边。
当马宏壮第三拳即将砸在李冠玉脑袋上的时候,眨眼的功夫间,谁也没看清发生了什么,只见马宏壮已经被人搁倒在地上捂着胳膊哎呦呦地呼疼。
为马宏壮助阵增士的狐朋狗友们愣了愣,机灵的服务员趁机越过他们的阻拦去扶李冠玉。李冠玉脑袋晕乎着,一时半会没能站起来。
就这么几个喘气的时间里,马宏壮的狐朋狗友们也被见义勇为的人搁了一地,像是一出功夫秀,但看见义勇为的人拳脚利索迅速神色平淡,丝毫没有作秀的感觉。
李冠玉趴在地上耳边听到桌椅翻倒的动静,紧接着是男人此起彼伏痛呼哀嚎的声响,尤其是马宏壮喊得最大声。这是有人把这些混子收拾了?李冠玉捂着碰伤了的脑门抬头,刚把脑袋抬起来一点,眼前一花就被人从地上捞了起来,半依半靠在别人的怀里。
李冠玉茫茫然抬眼,一张眉目清冷带着疏远之意的面孔闯入眼中。当对方扶着他的腰身,微笑着问他是否伤到哪了的时候,清冷的眉目柔和地舒展开来,那双乌黑的眼睛凝视着李冠玉,带着让人怦然心动的温柔缱绻,李冠玉呼吸一滞,觉得自己脸颊在发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