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蒋先生老一辈的思想观念而言,他可以接受儿子黄赌毒,他也宁可自己的儿子沾染的是这些恶习,而不是他是一个同性恋,这种有违天理的恶心事!
商悦把蒋乐正在父母面前维持多年的迷茫揭穿了,她对沉浸在儿子和男人上床的打击中的蒋先生说,“无论如何我都要离婚,而且这个孩子我也不会留下。”
事情涉及到未来的孙子,蒋先生很快恢复了他在商场上运筹帷幄的镇定,他想先把商悦稳下来,“我能理解你现在的愤怒,我们蒋家会给你一个交代。至于这个孩子,他毕竟是我蒋家的血脉,是我未出世的孙儿,也是你的亲生骨肉。我们不要急着定论孩子的去留,先冷静下来想清楚,孩子是无辜的啊。”
“那行,孩子的问题滞后再谈,先说我和蒋乐正离婚的事情吧。”
两个人隔着书桌坐着,蒋先生听商悦从相亲开始说起,直到商悦发现自己“不举”的丈夫是同性恋,而且有一个交往良久的男情人,以及有意隐瞒商悦,让商悦给那个男情人生下孩子。蒋先生的脸色始终阴沉着。
商悦言辞之间态度即有苦涩也有豁达的部分,本是一个好说话的人,但在离婚这方面的态度很坚决,看来是下定决心了。
蒋先生脸上表情有些凄苦,哪怕平日保养得宜,眼角依然添加上了深刻的皱纹,“你今天说的我都记下了,但离婚不是小事,你妈……蒋正乐他妈妈身体不好,这些消息我得慢慢告诉她。商悦,作为你的公公我也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看在我年纪大了的份上,我们先把这个年过好。离婚的事情我们放在后面再谈好吗。”
商悦点了点头却不置可否,不再言语其他离开了书房。
鬓角斑白的老人独自坐在桌前,为儿子选择的路感到深深的沉重。
这个年终归没有过好。
守完岁后这一家人各自回房间睡觉。
虽然蒋乐正、商悦夫妇不和公公婆婆住在一块,但这座别墅里始终留着他们的房间。
商悦洗漱过后依然没有睡意,她坐在飘窗上看着城市地平线上升起的烟花,目光麻木不知疲惫地追寻着骤然亮彻天空一角色彩。
蒋乐正换好睡衣就先睡下了。
而在另一个房间,心事重重的蒋先生终归是把实话向自己的妻子全盘托出。
蒋太太的反应就像一包炸药,迅速又剧烈的作出了反应,她高声咒骂着不顾丈夫的阻止闯进了儿子的房子,惊醒了蒋乐正。
“妈,你干吗?”在自己母亲尖锐的高声叫骂中醒来的蒋乐正懵了。
蒋太太气急败坏上前要打坐在飘窗上的商悦,“我干吗?你知不知道这个臭丫头往你身上泼脏水!她说你是同性恋!臭丫头你嘴巴怎么就这么贱!不想嫁进我们蒋家你就滚呐!”
她高高扬起的手被自己的丈夫拦了下来,蒋太太的注意力全在商悦身上,而没有注意到蒋乐正此刻震惊又慌乱的表情。
“死丫头这个事情我告诉你别想就这么算了!说我儿子是同性恋?我儿子要是同性恋你肚皮里的种是哪来的?你也不照照镜子,要不是我儿子看上你了,凭你还想进我们家门?”
她对商悦试管受孕的事情全然不知。
“滚啊!我们蒋家要不起你这种儿媳妇!”蒋太太推搡着大声呵斥她的丈夫,没有放弃打商悦的意图,虽然一时半会打不着她,但她还有一张利索的嘴,“死丫头!贱丫头!跟你的穷鬼爹妈一样骨子里犯贱的下等人!从我们蒋家滚出去!”
这边商悦听到蒋太太居然连她父母也骂,她红着眼圈大声骂回去,“你儿子是不是同性恋你这个当亲妈的难道都不知道吗!你儿子就是一个同性恋!他不仅是卑鄙无耻恶心的同性恋,他还跟男人上床了!”
这简直是给火里加油,蒋太太简直要气炸了,叫骂之声更盛不绝于耳,然而她的叫骂在一个巴掌声里骤然而止。
那一巴掌,是蒋乐正打在商悦脸上的,他此刻表情并不好看,没了平日里温和成熟的伪装,他几乎用恶毒的眼神在瞪商悦,“商悦!你对我妈胡说八道什么!你就算要闹脾气也该跟我闹,别扯些莫须有的东西气我妈。”
他那一巴掌没有留情面,毕竟是个一米八几的大男人手劲不小,打得商悦脚下不稳脑袋磕在墙面上。
蒋先生的火气也压不住了,他怒声呵斥着蒋乐正,“混账东西!你还敢动手!我养你这么大就是教你打自己老婆的吗!混账东西啊!我怎么就养了你这么个混账东西!”说着蒋先生潸然泪下。
“爸。”蒋乐正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的父亲,“爸,是不是商悦对你说了什么?你别听她的鬼话,我怎么可能会是同性恋。爸,你要相信我。”
商悦摸了摸自己红肿的半边脸颊含住眼泪冷笑,“你不仅是个同性恋还是一个孬种,你有本事开一家同性恋酒吧和男人上床,就别怕别人知道啊,你自己没胆我就帮你出柜。你当初骗我感情嫁给你就该有今天的觉悟。”
气得蒋乐正浑身发抖,指着房门冲她吼,“滚!”
商悦也嫌他恶心,捞起自己的外套和包就走了。
大半夜的了,这还出门太危险了。蒋先生原本想把商悦喊回来,但应付蒋太太已经心有余而力不足,再加上自己的儿子脸色难看得紧,无奈放任商悦离开。
商悦把外衣扣子扣好,戴上了帽子,幸好雪停了。她沿着小路埋头苦走,路上别提人烟了,车辆也看不到几辆。
路灯昏暗,路上还没其他人,反正也没人看见,商悦干脆边走边哭,哭得鼻涕眼泪糊了一脸。
她走了大半个小时,发现蒋家的别墅无论是离自己父母家,还是离自己和蒋乐正结婚的那套房子都距离遥远,凭她的脚力得走到天亮不可。
她继续往下面走,想着要是运气好路上能拦一辆的士,就不用忍受这风寒和脚累的苦。走到后来,她脸上的眼泪在寒风里干在了脸上,她自己用袖子抹了抹。一直走到一座横跨大河的大桥上。
面对这座往日里车流不息的大桥深夜时的萧索空无,商悦心底道不明的荒凉之意再次触动她的泪腺。她沿着桥走下去,桥下大河水流湍急向远处奔流,沿着宽阔的河面往远处看,能看到一簇一簇绚丽的烟花越出漆黑的地平线。
这个春节,商悦就这么看着别人万家灯火的热闹独自走着夜路,直到她在桥梁上看到另一个矗立在那望着远方灯火的人。
“王一诺?”商悦惊讶地喊道。
王一诺的目光从远处收回来,她望着商悦,一点也不奇怪会在这里看到商悦,她对商悦招了招手,“撕破脸皮准备离婚了吗?”
商悦站到王一诺身边,就一个字回答,“离!”
而王一诺的目光落在商悦在寒风中受过冻,还被打了一巴掌的哭花了的脸,并不急着说话。
商悦率先问道,“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在这里干什么?”
“放灯。”王一诺回答。
商悦这才注意到王一诺的脚边还摆着一个盒子,里面装着惟妙惟肖的荷花灯,这是要在桥上往河里放灯?
“在这里放吗?”
“恩。”
“你不觉得这里太高了吗?”
桥面到水面的距离少说也有15米,加上风的外力影响,要用怎么姿势把荷花灯美美地放到水里去,而不是把灯正面糊进水里去?
商悦还没提出自己的疑问,王一诺已经掏出打火机,点燃了固定在荷花灯里蜡烛,单手举着灯伸出桥面 ,等她放手的时候,那盏荷花灯稳稳当当飘落在水面上,粉色的花瓣里灯蕊明黄通透,一盏荷花灯摇曳着顺水而下。
王一诺把打火机塞进商悦手里,把箱子里的荷花灯一个一个拣出来递给商悦,等商悦点亮了第一个荷花灯,放手之前她带着忧虑,“会不会半空就翻了?或者正面掉进水里熄灭?”
王一诺告诉她,“今天的灯一个都不会翻。”
商悦认为灯翻不翻都是概率性的问题,但是听王一诺这么一说,莫名的有一种可信感,真的感觉灯不会翻。
当商悦把一盏一盏荷花灯点亮抛入河中,星星点点的荷花灯顺流而下,铺展开一条灯河,商悦放了一个尽兴,灯居然真的没有翻掉一盏。
她靠着围栏支着下巴看夜色乌沉沉的河水中带着那些明亮的灯光流淌向远方,直到它们消失在河水的尽头,王一诺开口,“孩子流掉吧。”
商悦的目光没有离开乌沉沉的水面,似乎目光能穿透这段距离再看到那些荷花灯,她点了点头。
接着王一诺说,“回家吧,我有做宵夜。”
商悦跟着去了王一诺家,蹭了一顿热腾腾的宵夜,然后洗了个热水澡换上了舒适的睡衣,在王一诺家布置素雅的客房温暖的被窝里睡了过去。
第二天日上三竿,商悦才不甘愿的在外面的新年爆竹声中从被窝里爬起来,她到洗手间里照了照镜子,因为昨天熬夜又哭过的缘故,她的眼睛红肿着,脸颊上被蒋乐正打得那巴掌印更显眼了。她捋了捋头发,试图遮挡一点。
不过吃午饭的时候,王一诺凝视着她脸上的巴掌印,良久才说话,“他打你了?”那张素来沉静的脸上难得有了不悦的表情。
“恩……”商悦咬着筷子,然后把昨晚在蒋家发生的事情一吐为快。
提起昨天的事情,商悦的情绪就大,她对蒋太太和蒋乐正充满了愤怒。
紧接着王一诺微微一笑,“你想让他们付出代价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