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悦发现自己的丈夫是同性恋后,王一诺给了她一个建议,不要顾忌孩子,离婚吧。在知道丈夫是同性恋之前,商悦也是很期待孩子的出生,然后眼下的境况让她迟疑了,她不知道该不该生下这个孩子,一个父母感情畸形的家庭如何抚养孩子。更何况在抚养孩子的之前,她还要考虑离婚的事情。
她坐在王一诺家的沙发上喝了两大杯牛奶,哭掉了一抽纸巾,又蹭了一顿宵夜,她终于平静下来了。商悦反思自己,她年轻而盲目,她年轻所以倔强,她问自己她的爱情在蒋乐正面前有多少份量?
如果从一开始性别就不对,那她的婚姻何其可笑。
商悦知道不能指望蒋乐正为她的幸福买单,离婚和孩子的问题不得不摆在面前,她心乱如麻。
当她问王一诺孩子该怎么办,王一诺回答不要留下的孩子的时候,商悦的内心依然彷徨不定,像海浪中的小舟惧怕着暴雨毁灭性的力量。
她得再想想。
商悦知道这个时候不能一味的恐慌,她得花几天时间冷静地想明白,以免将来自己后悔今日仓促的决定。她回到了她和蒋乐正的房子,蒋乐正依然躺在床上呼呼大睡,商悦望着蒋乐正的脸庞,依然是那张帅气的脸庞,然而商悦此时见到他的面孔内心泛起恶心。
她抱着枕头坐在客厅里一夜未眠。
第二天蒋乐正起床,发现商悦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情绪不佳的模样,他以为商悦有什么烦恼,立刻上前温柔询问,但商悦一点说话的欲望都没有,得不到有效沟通蒋乐正先去做了早饭,他大少爷习惯了自己做不来什么复杂的东西,但蒸个包子煮个粥还是能做到的。但是包子和粥盛上桌,商悦也没吃下去几口。
蒋乐正耐心劝慰道,“如果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可以跟我说,无论如何我都会照顾好你和肚子里的宝宝。”
他说这话适得其反,商悦的情绪不仅没有好转反而更低迷了,有些事情一想就难过得想哭,她极力克制酸涩的情绪,拿着筷子戳了戳碗里的奶黄包,商悦换了个话题说道,“春节都要到了,我们家年货都没备好,还有年夜饭是在我家吃,还是去你家。”
蒋乐正记下了年货的事情,至于年夜饭是在自己父母家还是丈母娘家,蒋乐正说,“你是新媳妇,第一年我们先到我爸妈那过。”
商悦又问,“这几天酒吧不歇业吗,你每天去干吗呀?”
“逢年过节不缺找乐子的人,这几天营业额好着呢,乖,等我给宝宝赚够奶粉钱就回家陪你们。”
“……那,下次想你了我去酒吧找你。”
“都怀了宝宝了,不要到处乱走,一个人不安全。”
“我可以叫朋友陪我。”
蒋乐正吃过早饭后顺手洗了几件衣服就走了,商悦盯着阳台上挂着的衣服发愣,这一愣就愣了大半个小时,她内心终归是有所不甘的。她嫁给蒋乐正的时候以为他是好归宿心甘情愿嫁给他,他却从一开始隐瞒他的性向。
如今想来,商悦只觉得自己的婚姻就是一场无耻的骗局。
蒋乐正和她结婚,为的或许就是向别人隐瞒他是同性恋的事实,掩人耳目的同时他肆无忌惮和同性情人交往,再或者就是为了生孩子。可笑的是如果她生下孩子,还要为蒋乐正养大孩子,她的人生或许就这样毁了。
商悦内心的善良让她舍不得这个孩子,在决定孩子的去留之前,她想亲眼看到事实。
这天晚上十点,商悦敲响了王一诺家的大门,向她提了一个请求,“一诺,我想请你陪我去一趟酒吧。”
“请我喝酒?”王一诺站在门边低头看着商悦的肚子。
商悦摸了摸藏在大衣下的肚子,她回答,“去实地考察孩子的父亲。”
“进来坐一会,等我换身衣服。”
王一诺换衣服很快,等她出来的时候商悦张了张嘴,“唉……你每天宅着太可惜了,不如当模特吧。”王一诺给商悦的直观感觉是,无论什么场合带着这个伙伴都能压得住场。
王一诺没说话,她摇了摇手里的车钥匙。
车子驶出小区,向着市区的方向前进,偏僻的路上车辆稀少,笔直的路灯沿途铺展,光线明暗之间商悦拿着手机,大脑随着窗外一闪而过的风景放空。此刻她不愿再去想多余的东西,她只想知道蒋乐正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他究竟隐藏了什么龌蹉秘密。
在商悦的指路下,她们来到市区一条灯火辉煌的步行街,彩色的霓虹灯点亮了大半天空,往来行人没有因为夜色深沉而停下寻欢作乐的脚步。
找了地方停了车,王一诺和商悦沿着步行街走了一段,然后进了一间酒吧。
这间偏西式的酒吧从装修到灯光恰到好处,的确是个交流感情的好地方,放眼望去客人多是衣着体面的年轻男女。商悦的目标很明确,她要去酒吧后面蒋乐正的房间找人,商悦告诉王一诺她去做什么,让王一诺去吧台喝点什么,她请客。
在商悦离开之前王一诺拉住她,低下身对商悦耳语,“你以前没看出来这是间gay吧吗?”
商悦也是心疼自己的粗心,明明之前的来的时候也觉得自己和酒吧格格不入,她却没有细心发现真相,比如这里的人多是男的和男的凑对,女的和女的凑对。
商悦去后边房间的时候一个人都没遇到,上次来的时候记得是有服务员在这休息,她穿过走廊和楼梯来到房间门口,有趣的是她要找的人就在房间里,两个人。
一个是她的丈夫,一个是她丈夫的同性情人。
他们在房间里谈笑的时候商悦就站在门口,她听到她的丈夫用她从未听过的甜蜜语气在哄着一个男人,“好了,小宝贝别生气,我保证除夕夜的12点跟你一起守夜。”
“跟我一起守夜?你讨回家的老婆呢,不陪她吗?”
“你怎么能和她比,这不是为了应付我妈妈才结婚的吗。宝贝儿,你要相信我心里只有你一个人。”
“那个女人的确没什么,但她肚子里的孩子你难道会不在乎?”
“那也只有孩子是我在意的,宝贝儿你难道不想要一个带着你的dna的孩子吗。等她把我的孩子生下来,我再哄她生第二胎,用你的精子做试管婴儿好不好……”
后面的话商悦没有再听下去了,她快步回到吧台那里,王一诺坐在那里,文雅俊美模样出众,已经有个男人在向王一诺搭讪。王一诺的反应平平,就那么坐着听男人侃侃而谈,都是些没营养的内容。商悦现在恶心透了基佬,生怕干干净净的王一诺被基佬染指,她连忙上前打断他们的交谈,“我们回家吧。”说着她摸钱包要买单。
王一诺手边只摆着一杯柠檬水,没喝几口,她望着商悦强忍着眼泪倔强的小脸,“看来你下定决心了。”
商悦没说话,她咬着嘴唇从钱包里摸出百元大钞压在杯子底下,“我们,回家吧。”
吧台后面的服务生是见过商悦的,他认出了商悦来,有点膛目结舌的慌张,“老板娘?”
商悦没回应,跟着王一诺离开了。
此后的一周商悦不动声色,她的愤怒促使着她做点什么。而王一诺对此并没有规劝什么,在除夕夜前三天还陪商悦做了第13周的产检。
医院出来的时候又下起雪来了,商悦望着已经积了一点雪霜的草木道,“要过年了呢。”这个年她注定过不好了,她也不想让别人好过。
王一诺则在想着,“晚上吃炒素什锦吧。”
……
当雪积了几场后,春节到了,大街小巷都是过年的氛围,商悦有点凸起的肚子藏在厚实的羽绒服下,丝毫看不出这是一个怀有身孕的人。她告诉王一诺年夜饭要在婆婆家吃,下午就出发过去了。
这会可总算是蒋乐正开车来接的人。
王一诺站在窗旁看着蒋乐正的车载着商悦驶出小区,外头的墨绿色的植被上盖了一层冰雪,放眼望去清清寒寒,深冬的寒冷萧条。
蒋乐正的家境殷实,父亲是大老板,母亲是贵妇,家住在市中别墅群,独栋带前后院,很是气派。结婚之前商悦最初来的时候就觉得自己和这里每一处搭的,婚后再来仍然不自在。
商悦的公公蒋先生是一个冷脸很有威仪的人,头发已经花白,但精神气很好,对商悦这个儿媳妇还算不错。而商悦的婆婆蒋太太是一个很讲究门第的妇人,她看不上商悦的家庭背景,连带着看轻几分商悦,总是把门当户对挂在口边,念得商悦都怕了她。
这年蒋乐正娶了媳妇,媳妇怀孕了。恐怕也只有商悦肚子里的孩子能让蒋太太对商悦态度好些,但门当户对的那番话却像成了她的口头禅一般,有了个开头就停不下来。蒋太太对商悦说你家无权无势帮不上蒋乐正也无所谓了,重要的是生儿育女,照顾家庭,商悦不动声色笑着称是。
蒋家上下四口人坐在年夜饭桌上,满桌子大鱼大肉,蒋乐正跟他父亲聊着天,商悦一个人低头小口吃菜,偶尔抬头应答几句,蒋先生问到商悦,婚后两个人住还习惯吗,怀孕了要是不方便就过来跟他们住一起,照顾起来也方便。
不等商悦回答公公的问题,蒋乐正抢着回答,“爸,你放心吧。我和商悦两个人住好着呢。”
蒋先生点点头,“怀孕的时候营养得跟上,你媳妇是头一胎,你得多照顾点她。当年你妈怀你的时候……”蒋先生说起蒋太太怀孕的那时候的事情,蒋太太听丈夫谈起过去,笑声连连,蒋乐正也听得津津有味,就剩下商悦坐在一旁眼眶酸涩,她眨了眨眼睛,眼里有点湿润。
商悦自己偷偷擦了擦脸,没想到眼眶里水汽很快又上来了。
蒋先生发现儿媳妇一个人坐在那偷偷抹眼泪,他方才谈笑的声音立刻低沉下来,带着些关心,“怎么哭了?是饭菜不合胃口吗?”
商悦摇摇头,她总不能说是自己觉得委屈吧,“今天带了隐形眼镜,眼睛有点难受。”
然而蒋太太不高兴了,好好的气氛就这么坏了,“怀孕了还带什么隐形眼镜,小年轻的什么都不懂,这对视力影响很大赶紧摘了。真是的,你也是要当妈妈的人了,平时在家多读点书,别什么都不懂,将来怎么带孩子。大年夜的掉眼泪,晦不晦气,不知情的还以为我们家怎么着你了。”
你家当然怎么着我了!商悦心里咆哮着,面上不发一言低头吃饭,对婆婆都懒得再应付上一言半语了。那态度让蒋太太看了就上火,蒋乐正也有点不高兴商悦的态度,但他没说商悦的不是,笑着打圆场,“今天这鱼做的真不错,妈,你多吃点,补充胶原蛋白。商悦也吃点,皮肤会好。”
饭后一家人围着看电视,蒋乐正和他母亲关系亲近,凑在一起有说不完的话,倒是蒋先生不爱看电视,坐了一会就坐不住去了书房。
商悦站起来说要去趟洗手间,她去书房找蒋先生摊牌了。
“商悦啊,你这孩子是不是心里藏了事要跟我说?”蒋先生坐在椅子上问。
蒋乐正让商悦寒透了心,她直截了当开口,“蒋先生。”
称呼一出来蒋先生心里就有了不好的预感,儿媳妇如此见外根本就不把他们当一家人啊,难道儿子和儿媳之间感情不顺?蒋先生心中百般猜测,然而听到商悦接下来的一番话,他还是狠狠地受到惊吓。
“你知道蒋乐正是同性恋吗?”商悦问。
“你说什么?”蒋先生受到惊吓之后只觉得商悦满口胡言。
“蒋乐正是同性恋。”
他沉下了脸,“我儿子当然不是同性恋。”
商悦的神色颇为愁苦,“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在为蒋乐正的性向做掩护,但是这个视频还是请你看一下。我实话也就说了,我要和蒋乐正离婚。”
商悦递出的手机视频里正静音播放着那段蒋乐正和他的小宝贝高清□□的gv秀。
蒋先生的脸色变了又变,惊怒交加,最终他狠狠摔了桌上的台灯,怒骂道,“混账东西!”蒋先生二十多年来对儿子翘首踵望子成龙的殷切期盼,此刻化为乌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