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鲁门藏在门外,在王一诺按计划首先引走了一只魔鬼后不见另一只魔鬼追出来,只听见房间里黑皮肤的凯文鬼哭狼嚎,求魔鬼绕他一命。杜鲁门毅然站了起来举起枪,黑灯瞎火却能看到安娜独自站着的身影,距离不远,杜鲁门没有犹豫开了枪,他确信自己打中了安娜。可是安娜仿佛不受影响一般仍然站着,她回过头望着杜鲁门,猩红的瞳仁在暴雨的黑夜中是唯一的颜色,只是充满了恐怖诡谲。对准安娜,杜鲁门连着再度开了两枪,子弹虽然穿透了安娜的身体但没有对她造成影响。
她抛下了凯文向举着枪的杜鲁门走去,犹如吃人的怪物。
魔鬼无惧枪械刀枪不入的模样,让杜鲁门心里的防线崩落,如果枪无法杀死强大凶恶的魔鬼,他还能用什么打败魔鬼?大蒜吗?
安娜似乎在逗弄猎物,她一步步接近给杜鲁门造成了极大的心理压力,他甚至没发觉自己面部肌肉绷紧到了极致,以至于在抽搐。恐惧于魔鬼的杜鲁门把枪砸向安娜,他转身逃跑了,跑过走廊经过地下室,踩着楼梯逃上了楼。安娜用散步的速度跟在后面,她的眼里恶意满满,经过地下室门口的时候她察觉到了些许不对劲往里头看了看。
一支掉落在地下室深处的手电筒散发出灯光,为地下室带来了微弱的光芒。
安娜看到科雷恩被捕猎夹死死咬住鲜血四溅动弹不得的样子,由于恶魔的特殊性,在如此重的伤势和失血量下,科雷恩的胸膛依然起伏着瞪着剩下那只完好的眼球没有死透。地下室的捕猎夹是安娜一手布置,她也没想到步入陷阱的居然会是同为魔鬼的科雷恩。他的惨状让安娜愉悦地眯起眼,欣赏了一会科雷恩扭曲的的身体后,安娜的目光望向地下室的深处,那里有个隐蔽的小房间,而那支开着的手电筒就掉落在门口地面。
她走下楼梯,向着地下室深处的小房间走去,经过科雷恩的时候安娜嘲弄地向他笑了笑,她预感到地下室深处藏着一只猎物。科雷恩完好的那只猩红眼睛恶狠狠地瞪着安娜,他在捕猎夹咬住他半个头颅的咬合力下拉扯着一边脸的肌肉,露出一个丑陋又古怪的嘲弄表情。
他的举动惹得安娜抬起一只脚,准备给他的脑袋来上一脚,残暴地想把他的脑袋从脖子上踢下来。她的确给了科雷恩的脑袋一脚,但没踢断他的脖子,因为她动作的同时隐藏在她头顶木梁上的王一诺向安娜发动了攻击,她双手抓着木架翻身而下,利用下落的重力向安娜的后脑勺重重踢了一脚。单脚站立的安娜吃了这一记袭击,顿时失去了平衡,向地面倒去。
眼看着安娜即将落得科雷恩一样的下场,安娜摇摆着胳膊维持了一个弯腰的动作,她的一只脚踩上了捕猎夹,但她并没有摔在地上,她牺牲了一只脚让自己保持了一平衡。安娜凶恶的目光望向此时已经退到楼梯上的王一诺。而王一诺看着安娜居然硬生生掰开咬在她腿上的捕猎夹,惊叹于魔鬼的力量,在安娜扔掉腿上摘下来的捕猎夹后,她失去了逗弄猎物的心态,迅速地追击在王一诺身后。
她所经之处留下一串血印,安娜仿佛感觉不到腿上伤口的疼痛,动作丝毫不受影响。王一诺被安娜堵在二楼一个房间的时候,她们不得不面对面搏斗上一场,王一诺察觉到安娜的力量比科雷恩更强大,她无视疼痛和身体的伤痕,仿佛没有弱点一般。王一诺想杀死魔鬼却无处下手,她十分怀疑砍下安娜的头颅后能否真的杀死魔鬼。
游戏开始的时候科雷恩曾经杀死过安娜一次,那一次科雷恩能得手的缘故,王一诺充分相信是因为限制牌作用在安娜身上。
但安娜死亡后限制牌被转移到了王一诺身上,而安娜属于魔鬼的那一部分无视伤害的非自然力量回来了。王一诺很清楚自己现在无法杀死安娜,她能做的只有拖着时间,拖到天亮,拖到游戏结束。
你追我赶捉迷藏的游戏在房子里打开了心惊肉跳的序幕,每一个与魔鬼擦肩而过的瞬间都是与死亡跳了一步贴面舞。王一诺甩掉安娜后潜伏在暗处静静观察着房子里所有人的动静。追丢了王一诺的踪迹后,安娜再次游荡在房子的各个角落,寻找着还活着的人。
杜鲁门也藏起来了,他从二楼一扇连接着屋顶的窗户爬了出去,不知道是谁在窗户上安装了刀片,杜鲁门慌慌张张开窗的时候差点被切下一截手掌。虽然他的手没断,但被刀片割开了一道深深的口子。他忍着疼痛,爬到窗户外面,顺着铺着瓦片的三角屋顶往上爬。倾盆暴雨扑面打在他身上,一会的功夫他已经全身湿透,恶劣的天气让他无法睁开眼睛,他只能带着一只受伤的手,眯着眼睛在暴雨和闪电中分辨方向。
最终他爬过了一个三角房顶,到了阁楼窗口下方的一段窄窄的窗台下面,他贴着墙坐在那里,看漆黑的深夜,肆虐的雷电,在大风中呜咽着摇晃出扭曲黑影的树林。雨水冲刷着带走提问,杜鲁门躲在那里冷得哆嗦,景色再是荒凉,他感觉多么糟糕也不愿意回到房子里面去。
另一边,在王一诺引开魔鬼后,凯文连滚带爬从另一侧走廊逃了出来。正面接触过魔鬼后凯文都快吓得血管爆裂了,他甚至不敢站起来跑,四肢并用爬出了房间,哆哆嗦嗦地沿着走廊爬着。他看到了地上有一块黑影,像是一个人倒在那里。凯文想起了可怜的威尔森,他就在这条走廊里被一条铁丝割断了脑袋。同伴的尸体让凯文压力倍增,地上有些湿稠的液体,凯文知道那是从威尔森留下的血液。凯文忍住嚎啕大哭的冲动往边上移动,绕开威尔森的尸体。
然而他在走廊尽头,隐隐约约又看到了一块圆形物体摆在走廊中间。魔鬼布置在这座房子各个角落让人防不胜防取人性命的机关让凯文充满了惊惧。他瞪大了眼睛去查看四周是否存在异样,似乎没有机关。凯文迟疑了一会后才缓缓靠近那个不明物体,他小心翼翼用手轻轻触摸,摸到了长长的带着卷的头发。
凯文不敢置信地发现这是一颗人头,是威尔森。
威尔森的头颅上戴着一顶烫了大波浪卷的假发,凯文轻而易举就把假发揭下来了,他的手指触碰到假发头皮内圈,潮湿粘稠滑滑的黏膜触感,让凯文不寒而栗。这显然是一张新鲜的,从别人头上连着发根完整剥下来的头皮。
凯文马上想到,这是玛格丽特的头发。他扔下那顶头发,匆匆忙忙站起来,缓慢地移动到了餐厅门口,随后不久他看那到王一诺和安娜一前一后跑上了楼梯。凯文想要找一个安全的地方,但似乎整个房子都不安全,他考虑了一会才想起还有一个地下室。
木景秀一直藏在地下室深处,她近乎执着地数着手表上的时间,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凌晨3点15分,她下定决心捡起手电筒,同样小心翼翼穿过捕猎夹的陷阱。地下室已经不再安全,她得另外寻找安全的地方。经过困在捕猎夹间明明伤势足以致死当仍然活着的科雷恩身边时,科雷恩猩红的眼睛直直地望着她,他的喉咙里发出怪异的咯咯声,模糊吐露着一串字眼,“…纪…念品……”
就像走在路上遇到疯狗一样,避免被狗咬到木景秀赶紧离开,她小步跑上楼梯,在地下室门口与凯文不期而遇。
木景秀手里拿着手电筒,光线落在黑皮肤的凯文身上,“凯文?”
“木?是你吗!”凯文有点小激动。
两个人低声交流起消息,木景秀得知王一诺和安娜此时在二楼的消息。凯文提到他们两应该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枪都打不死的魔鬼根本不是他们能对付的。木景秀担忧着王一诺现在的处境,她往二楼的方向望了一眼,走向门厅。大门外的空地上停着车,这样的天气开车很不明智,但如果房子里有杀人魔鬼存在,似乎一切都有冒险的价值了。
凯文也看到了门外停的车,他动了开车离开的念头。木景秀不赞同,这个所谓的魔鬼游戏指明了游戏场地在这座房子里,只有杀死魔鬼或者活到天亮才算游戏结束,木景秀相信,在游戏结束前没人能离开。
但凯文仿佛看到了求生的希望,他不听从木景秀的劝说执意要马上离开。门外有三辆车,一辆吉姆的老旧小货车,两辆越野车,车主分别是死去的威尔森和大卫。大卫死在二楼卧室里,威尔森的尸体在一楼走廊,凯文认为车钥匙很有可能在威尔森的外衣口袋里。
在凯文回到一楼走廊里翻找威尔森的口袋的时候,木景秀留在门厅里,她从门厅的柜子上看到了卡牌。只是柜子的台面上空荡荡的就只剩下一张卡牌了。
木景秀的记忆很深刻,她记得中午他们刚进入房子的时候,一起抽了牌,之后谁也没把“异次元魔鬼游戏”当真,木景秀就随手把卡牌垒成一叠扔在门厅的柜子上。
九张牌,现在只剩下一张,是谁拿走了它们?
木景秀的思考被楼梯那边传来的动静打断,她迅速关上手电筒,拿走了柜台上剩下的一张牌,弯着腰藏起来。没过多久,正门外传来发动机启动的声音。
凯文从威尔森的口袋里成功找到了车钥匙,他从书房的落地窗那儿跑到了草地,绕过房子来到越野车。由于紧张,他第一次发动车子没有成功,等车子启动后,凯文最后望了一眼这座暴雨雷电背景下的别墅,从他的角度他看到阁楼窗台下有个黑色的人影。那是杜鲁门。
凯文在心里对留在房子里的木景秀和杜鲁门说了声对不起后毫不犹豫地踩下了油门。
越野车朝着来时的山路驶去,凯文以为自己死里逃生而狠狠地拍了几下喇叭。尖锐的喇叭声在震耳雷声中穿插,躲藏在阁楼窗台下的杜鲁门眼睁睁看着那辆打着两束明亮灯光的越野车行驶进树林中,留下林中时隐时灭的踪迹。
凯文开车离开进入树林后不久,炽热灼目的一团烈火从树林中暴涨开来,带着爆炸的惊人威力。杜鲁门在高处看得很清楚,是越野车爆炸了。
趴在窗户下的木景秀看到树林上空突然出现的红色火光,她一边祈祷着凯文平安,一边蹲下身藏了起来。
听到汽车离开的安娜从房子里追出来,她走到别墅前的空草地上看着越野车爆炸的方向,猎物又死亡一个。
高处的杜鲁门看到草地上突然追出来的安娜的身影,他整个人都不好了。雨水与冷风扑面而来,他冷得四肢都要失去知觉了。
当树林中爆炸的火光渐渐熄灭,安娜转身回屋,她走了两步路,突然抬头准确无误看向上方,她发现了杜鲁门。
魔鬼猩红的眼睛在黑暗中是如此鲜明,不容无视的危险的红色。杜鲁门与那双魔鬼的眼睛对视着,此刻他的心比身体更冷。
中等身材的安娜就像一只四肢关节扭曲的人形蜘蛛,她徒手顺着屋檐攀爬上了屋顶,逐渐靠近杜鲁门。杜鲁门吓得赶紧朝另一个方向爬去。
同一时间的房子内,王一诺在一楼客厅的沙发后面找到了木景秀,她拉着木景秀回到二楼属于木景秀的那个房间,窗户外面传来杜鲁门惊恐的叫声,为这潮湿血腥的夜晚增添了许多不安与恐惧。
房间床头挂着的那副原本色泽浓郁的油画在雷电的渲染下深深浅浅色块阴暗模糊,画中纯真无害的小鹿也被扭曲成了细长脖子的怪物。
与油画相对的墙壁上挂着金色雕花的大镜子,倒映着一个阴暗的房间。木景秀看着王一诺把安装在墙上的镜子打开了,让木景秀惊讶的是镜子后面的墙体居然有一个算不上大也不算小的空间,刚好能藏一个身材纤瘦的人。
王一诺把木景秀抱上这块小空间,木景秀抱着膝盖才能把自己放进这块镜框后面的空间里。她听王一诺迅速简洁地说,“别墅主人具有偷窥精神,所有卧室统一的装修是为了偷窥。这一侧是镜子,你的另一侧是隔壁房间床头的油画,小心不要碰掉。你藏在这里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出来,除非天亮。如果遇到危险,就大喊我的名字,一定要喊我的名字。”
说完王一诺把镜子重新安装回去,丝毫看不出镜子后面藏了一个人的痕迹。
抱着膝盖坐在墙壁夹层里的木景秀透过镜子,看到了站在外面的王一诺。显然这是一面单向镜,从外面看这只是一面普通的镜子,而从里面看,能看清镜子外面所有的动静。
很快王一诺离开了这个房间。
藏身在狭窄空间里的木景秀从口袋里取出她从门厅拿到的那一张卡牌,卡牌背面是不详的黑色,木景秀翻到正面,利用手表微弱的夜光功能看到正面上印着一个方方正正的“王”字。
正是木景秀一开始抽到的牌。
她重头到尾再一次细细读着卡牌上的提示字眼,非常简短的一句话讲明这张牌的作用:召唤类卡牌,召唤一名守护神来到你的身边。
一个人在黑暗中独处很容易陷入负面情绪,木景秀不敢让自己在这里陷入恐惧,她极力思考些什么转移注意力。九张牌只剩下一张了,是谁拿走了其余八张牌?魔鬼重伤却不死,又该用什么方法杀死他们?
木景秀脑补了一番自己和安娜肉搏的场景,也许她突然爆发了狂战士一般的战斗力一斧头砍下了安娜的脑袋,但她觉得安娜若无其事捡起脑袋重新安装在脖子上的可能性更大。
她又想到了开着越野车冲进树林里在爆炸中丧命的凯文,复活牌的作用可能还没有的凯文的隐身牌好用,凭着隐身牌凯文留在房子里或许能活到游戏结束。
现在这座房子里,活着的人还有多少?
……
杜鲁门死了,王一诺在大门前的地上看到了他的尸体,魔鬼没来得及对他做什么,杜鲁门是在逃跑的途中失足从屋顶上摔下来,他的运气非常不好摔断了脖子而咽气。他苍白的面孔睁着茫然的眼睛望着雷电肆虐的天空,沉寂得像块雕像。
王一诺望了一眼很快绕着离开门厅,她的脚步没有声息,在每一个转角的地方沉静等待,以免转头就正面碰上安娜。她在一楼的洗手间附近找到了游荡在房子里安娜,安娜在耐心翻找房子的每一个角落寻找猎物,任何一个能藏人的地方她都不放过。
王一诺从口袋里摸出一块硬币,她朝着远处的走廊扔了出去,硬币最终砸在尽头的墙壁上掉在木地板上,动静虽然小,但足以引起安娜的注意力。
硬币落地的瞬间,安娜已经从洗手间里闪了出来,追着声音的方向而去,在那里有三扇紧闭的门。安娜选择了其中一扇进入。
房间里空无一人,安娜退出房间后谨慎地关上了房门,她进入第二扇门,这时候王一诺迅速进入第一扇门。她站在门后面默数着时间,在第二间房间里依然没有收获的安娜进入了第三扇门。王一诺从第一扇门里出来进了第二扇门,一切都发生在无声无息之间。
在第三间房间里无所收获的安娜回到走廊里,她生性中的狡诈多疑让她对三扇门抱有怀疑,她再一次打开第一扇门进入查看,里面空无一人让她扑了一个空。
她认为这是自己的疑心作祟,转头离开准备去其他地方找找。
王一诺心中估摸着时间,有了下一步动作,她从口袋里摸出第二枚硬币。
安娜走在走廊里,一块硬币掉落在她脚边,她猛然回头,面对的是三扇原本被她关上了,现在却大开的门。
安娜当然不会愚蠢地以为房子里闹鬼,她知道了大胆的猎物正在和她玩捉迷藏。
围绕着房子,王一诺和安娜的“捉迷藏”游戏持续了两个小时,时间逼近了凌晨5点30分,没有超能力辅助而体力大幅度下降的王一诺已经疲惫不堪,随着时间的拖延,好几次她差点被安娜逮到。然而在距离天亮不到半个小时的时候,安娜最终还是逮到了疲惫的王一诺。
而安娜堵到王一诺的那个房间,不知是出于有意还是巧合,正是木景秀藏身的地方。
木景秀在镜子后面紧紧捂着自己嘴巴,目睹了安娜用尖刀刺穿了王一诺心脏的一幕。受到致命伤的王一诺没多久后闭上了眼睛,而下手的魔鬼感到很不痛快,因为王一诺接受死亡的样子没有恐惧,只是平静地接受了死亡的现实。
安娜随手甩下王一诺的尸体,还有最后一个人类活着,游戏还没有结束。她再一次游荡在房间里,从一楼到二楼,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向着6点接近。
当安娜从二楼经过的时候,她听到阁楼里传来细微的叫骂声,若隐若现,断断续续。她来到了阁楼,阁楼是一个真正的杂物间,所有的废弃物都闲置在这里,久久未经打扫布满灰尘,零碎的大小物件杂乱地堆放在各个角落里。
这里很不好藏人,但是真的藏了人又会很难找。
阁楼里再一次传来细微的叫骂声,安娜在杂物中翻找着,从中找到了一支录音笔。一支定好了时间,来回播放一段录音的录音笔。
录音中的男声时而恳求时而咒骂。
【求求你不要这样做,放过我吧,天啊!】
【□□养的!到地狱里去吧!那里才是你该待的!畜生!】
是第二个遇害的大卫的声音。
安娜感到了愤怒,猎物为了拖延时间胆敢把她支使来支使去。整座房子她都已经找遍了,最后一个人类藏在哪里!
她抓着录音笔,猩红的眼睛里翻涌着暴虐情绪,她想起她被王一诺带着玩捉迷藏有一个地方还没来得及仔细找过。
……
木景秀紧紧捂着自己的嘴巴以免自己的哭声泄露,安娜离开了这个房间后,她透过镜子看着王一诺倒在地上的尸体,这个人已经失去了生命,然后面对死亡如此平静,甚至称得上安详,平静赴死。
木景秀觉得这才是真正的噩梦,她的守护神被魔鬼杀害了,所有的人都死了,就只剩下她。太可怕了,所有的事情都不应该发生的,为什么她们会被这该死的魔鬼游戏选中。她们只是平凡的大学生,有自己的生活,没做过什么坏事,安安分分的市民。为什么要选中她们!
眼泪充盈着眼眶,木景秀捂着嘴巴无声掉眼泪,隔着模糊视线的眼泪她一眼不错地盯着王一诺的尸体。鲜血已经在王一诺身下的地板上蔓延成一块色泽浓重的血迹,木景秀不忍再看,她用力眨了眨眼睛把眼眶里的泪水挤出来,低头看向手表。时间指向凌晨5点58分,天就要亮了,游戏即将结束。
这一个晚上,每一分每一秒,木景秀都如同度日如年。
暴雨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停歇,浓重的乌云随着黑夜缓缓褪去,露出东方天际黯淡的天光,明亮的阳光穿透乌云落下一线光。
凌晨5点59分,木景秀低头数着最后的一圈时间,镜子破碎的刺耳声响在她耳旁骤然炸裂,去而复返的安娜砸碎的镜子轻而易举把木景秀从藏身的墙壁隔层中拽了出来,她的脸上带着狰狞的笑容,“就是你了,我的纪念品。”
仿佛经历了一场地震,房子在震动,大地在低鸣,木景秀听到远处土地崩裂树木倒塌的声响,窗外的明媚阳光像是一场幻觉一般消失不见,只剩下火焰燃烧映红了天空,如同世界末日来临。她哭喊着踢打着,然而安娜的双手抓着她的肩膀如同钢铁禁锢,让木景秀无从脱身,强迫她正面看着自己。
木景秀眼睁睁看着面前的安娜脱离了人皮,从一个年轻的人类女性转变为身高达到三米浑身皮肤如铁皮黑硬面孔狰狞可怕的魔鬼,它漆黑的躯体上却长着一张鲜红的面孔,占据了大半张脸的嘴巴有一个无时无刻狞笑的惊悚大弧度。
魔鬼拽着木景秀来到窗户旁,窗外犹如地狱的场景落入她眼中。大地龟裂,岩浆滚动,死灰的天空看不到一丝阳光的踪迹。魔鬼挥手拍碎了整面墙,它肆意大笑着带着浓浓恶意拽住了木景秀的小腿,要将她拖进地狱中,木景秀双臂使力攀住墙沿,她不想到地狱中去。她宁可马上死去。
超过身体负荷的拉锯痛楚中,木景秀含着眼泪不屈挣扎着爬回屋子里,她的力量不足以和魔鬼抗争,魔鬼只是带着恶意在享受猎物最后垂死挣扎的样子。它没有注意到原本躺在地上的王一诺的尸体消失了,但木景秀看到了,她看到王一诺的尸体化成一捧白光消失在了原地。就连地上色泽浓重的血迹也消失得一干二净,仿佛这里从未有过一个人被刺穿了心脏而死一般。
灌进屋子的风吹起床单,从地上零碎的小物件,一张漆黑的卡牌在风的吹动下飘落在木景秀的眼皮子底下。不可思议的一幕让木景秀忘记了掉眼泪,她的脑子里浮现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木景秀伸出手抓起落在她面前的卡牌,如同握着救命符一般。
她猜想九张牌,其中消失的八张牌并不是被人拿走了,而是被人使用了才消失。她的卡牌之所以没有消失,是因为王一诺并不是她召唤来,而是王一诺在游戏开始之前自己来的。她的召唤卡牌的有效使用次数始终还在。
魔鬼拽住了她的脚,地狱的入口近在咫尺,木景秀握着牌嘶哑着喉咙呼唤着那个名字。
“王一诺!!!”
她的掌心骤然一空,卡牌凭空消失在她手中。
而听从呼唤而来的守护神,随大风而来出现在她面前,长身玉立面容沉静,熟悉的面孔,只是原本乌黑的瞳仁此刻猩红如血,身配长刀,刀刃形如大雁翎羽,劈斩而下寒光耀冰雪,生生斩下拽着木景秀的一只魔鬼手臂。紫红的血液溅落,魔鬼吃疼咆哮,木景秀呆滞地望着王一诺握着雁翎刀把魔鬼打得七零八落半死不活,最终面无表情的脸上露出残暴的微笑,和魔鬼之前所说一般无二,对半死不活的魔鬼说到,“就是你了,我的纪念品。”
她一手抓着魔鬼头上尖角,拖着体型庞大的魔鬼踏入岩浆中。
站在炽热的岩浆中王一诺回头望着木景秀,经过这一晚木景秀的模样很狼狈,脸上擦出了细微血丝,幸而好胳膊好腿地活着,只是受了惊吓。她冲木景秀挥了挥手,“噩梦结束了。”
木景秀喃喃重复道,“噩梦结束了?”
噩梦结束了!
就像一句咒语一般,木景秀混沌的意识清醒了过来,她猛然从床上坐起身,恍恍惚惚却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突然出现在宿舍中自己的床上,明明前一秒她还在看着王一诺把红脸的魔鬼拖进地狱。她望向窗外,屋外阳光明媚,带来暖暖的温度。
她还在发愣,她的室友安娜推门而入,怀里抱着外卖纸袋,见木景秀睡醒了,她温和地对木景秀说,“天气这么好,别睡懒觉了,我带了中餐外卖,有麻婆豆腐哦。”
“……”木景秀傻傻地盯着安娜温和的脸庞。
安娜没有注意到室友的异常,她低着头把外卖盒子从纸袋里搬到小桌上,喋喋不休地说到,“明明我们这里天气还那么好,没想到天气预报说别墅那片地区要来暴雨。现在我们的假期别墅露营计划全部要取消了。下午要不要喊上玛格丽特去逛街?”
久久没有得到室友的回复,安娜奇怪地望去,发现木景秀坐在床上看着手机屏幕满脸的震惊,她担忧道,“木,你不舒服吗?”
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时间震惊到了木景秀,她不敢置信地问安娜,“今天是几号?”
安娜虽然不明所以,但还是回答了这个问题。
木景秀问,“我们不是今天应该早上出发去别墅的吗?”
“计划的确是这样,但是别墅那片地区今天有暴雨,下大雨的山路太危险了。我们的假期计划只能取消了。”
木景秀再三问了几个问题,然后打电话给威尔森、玛格丽特等人确认,挂了电话后她错愕地发现时间倒流了,她回到了他们出发去别墅的那一天,不同的是他们提前知道了天气状况而没去成别墅。
此后过了几天寻常日子,木景秀发现真如王一诺所说,异次元魔鬼游戏仿佛一场噩梦,醒来了,她回归现实。噩梦逐渐远离,成了她日记本中浓重的一笔随着时间她本人逐渐分不清它是真实还是虚幻的记忆。
哪怕这件事是真实的,她说出去恐怕也不会有人相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