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尔森和工程师杜鲁门从厨房拿到防身的菜刀后,他们小心谨慎地搜查起房子,首先去查看的正是威尔森的表弟科雷恩失踪的地方。那是客厅里的一扇窗户,玻璃已经被打碎,地上没有血迹,窗帘被扯落在地,风吹着雨水落进屋子里,把沙发背面打湿了。
“科雷恩一定被凶手带走了。”威尔森担忧着表弟的境地,他想到了最坏的情况,他的表弟可能已经遭到毒手。
杜鲁门拍了拍威尔森的肩膀,示意他不要说话注意去听,似乎通往厨房的走廊里有声音。在风雨之声中走廊深处的动静听得不真切,但的确有人活动。他们对视一眼,各自握紧了刀了,以最轻的脚步侧着身贴着墙,向走廊深处移动。
没有任何的照明工具,唯一的光源是时不时撕裂夜空的闪电,只是一瞬的苍白光芒。
他们很快到达了走廊底部,那里有一间书房,身体更强壮一些的杜鲁门打头阵,他缓缓地打开了门,房间里的摆设很简单,书柜桌椅,一面墙的落地窗再无旁的物件,如果要躲藏也只能躲藏在窗帘布后面。尽管如此杜鲁门和威尔森还是保持着警惕,吉姆不同寻常的死法让他们不得不担心自己会不会踩中隐藏在暗处的致命机关。
在这间书房里没有藏人,但威尔森和杜鲁门还是听到了刻意压低了的声音,那个声音在喊他们,“威尔森……杜鲁门……”
威尔森认出了那是他的朋友黑皮肤的凯文的声音,他环顾这个房间,根本没有凯文的身影,他也压低了声音回应,“凯文?你在哪?”
又一次闪电划破天空带了一瞬光线的时候,杜鲁门看到了黑漆漆空荡荡的墙角位置,在黑色的背景中浮现了两排白牙。由于凯文的皮肤太黑了,他又穿了一身黑衣服,当他蹲在黑暗的墙角的时候,这位黑皮肤的凯文完美的和背景融为了一体,黑成了背景板。
杜鲁门:“……”他碰了碰还在四处寻找凯文身影的威尔森。
威尔森终于注意到角落里的大白牙。
三个人蹲在书房的角落里,说着悄悄话,凯文担惊受怕到现在反而情绪稳定了一些,他想威尔森和杜鲁门说出他的发现。在吉姆被杀死,客厅里有枪声响起后他就躲藏到了这里直到现在。就在威尔森和杜鲁门来到这里的不久之前,凯文目睹了一个戴着面罩的男人从落地窗进入了房间,到了走廊里。
别墅是为了度假而建的,一楼有些房间很有趣味性的存在两个门,同一个房间两扇门分别通往左右两条走廊。威尔森和杜鲁门来书房的路上小心翼翼没有发出动静,很有可能就是在这个过程中恰好和凶手错开了。确定了凶手手上有枪的他们认为躲藏是最好的办法,不过别墅也就这么大,不管是躲在地下室还是躲在阁楼上,总是会被凶手发现。
拥有隐身卡的凯文的确自身安全系数高了许多,但他的隐身卡只是让他看起来透明了,用手触摸依然触摸得到。
时间约莫过去了十分钟,平静再一次被打破。这一回他们听到的是女人连续不断的惨叫。
“玛格丽特?!”
三人相视一眼,不约而同冲出了房间了,向惨叫的来源处快速跑去,跨出房间的第六秒钟,一马当先跑在最前面的威尔森倒了下去。确切的说,是他的身体倒了下去,他的头颅随后掉落在地。凭空断头的一幕把跟在后面的杜鲁门和凯文吓得够呛。
杜鲁门心绪不定粗重地喘息着凝实着黑暗的走廊,在威尔森送命的地方拉着一根细细的铁丝固定在走廊两侧墙壁上,就是这条不起眼的丝线在眨眼之间割断了威尔森的脖子,沾了威尔森血液缀着血珠的细线终于显眼了一些。现在不是停下来的时候,杜鲁门粗暴地把吓软了腿的凯文从地上抓起来,拖进了最近一个房间内。那是一个拥有两扇门的小房间,摆设着一些无用的装饰品,他们通过那个房间从右侧走廊来到左侧走廊,有了威尔森的前车之鉴,他们不敢再快速移动,放慢了脚步无声接近别墅入口大门的位置。这个时候玛格丽特的惨叫已经消失了。
躲藏在靠近楼梯的一堵墙后面的阴影里,他们探出头看到破损的大门被打开了,吉姆的尸体仍然在那里,而大门外狰狞的闪电刺目光芒中,有一个家伙把一个像尸体的东西拖进了小树林。
杜鲁门和凯文第一时间想到那是玛格丽特,玛格丽特遇害了。湿冷的空气缠上了他们,他们觉得从毛孔到心灵无比的寒冷,恐惧颤栗在眼前。他们躲在那里眼睁睁看着那个人影拖着尸体彻底消失在树林中,谁都没有动,就在这个时候他们隔着一堵墙听到楼梯发出咯吱一声。
杜鲁门第一次走过别墅里木楼梯就发现了中间大约第十二块台阶木板松动,人踩上去就会发出木板老旧的咯吱声。他意识到有一个人正从楼梯上下来,他设想王一诺和木景秀还活着,下楼的人是不是她们。
当那个人从楼梯上下来移动到大门口时候,虽然看不真切,但从对方高壮的体魄和带着面罩的侧面都知道这是一个高壮的男人,绝对不是王一诺和木景秀其中一个。杜鲁门和凯文把脑袋缩回去,藏身于墙壁后面,紧张地等待着对方的行动。似乎他们的祈祷起效了,面罩男人像另一条走廊走去了。杜鲁门又等了一会,觉得安全些了,带着凯文上楼去。
他们大跨步上楼,没有踩到会咯吱响的台阶,成功到达二楼。蹲在二楼的楼梯栏杆后面,他们小心地往下方看去,生怕面罩男人会突然杀回来。他们只看到一楼地板上有一团模糊的深色,是安娜被悬挂在楼梯上时滴落在地上的一滩血。
这一眼看得杜鲁门和凯文心头乱跳,地上的血迹和玻璃杯的碎片仍然在那里,但是安娜的尸体已经不在了。事情变得越来可怕了,凯文都快哭出来了。
离开楼梯边后当他们路过第一个房间,房间门大大咧咧开着,王一诺光明正大站在房间里面的窗户旁往外面看着。这种大胆无畏的作风把杜鲁门和凯文看得嘴角一抽觉得这个家伙疯了,他们俩迅速闪进房间关上了房门。王一诺回头看了他们一眼,什么也没说继续从窗帘的缝隙望着窗外。
她看到之前进入树林的人影回来了,只是那个人很是圆滑地绕过了大门,围着别墅转了大半圈,从别的地方潜伏进了别墅。到现在为止还活着的人只有自己,还有杜鲁门、凯文和木景秀了。
凯文始终记着校友情,他问王一诺,木景秀去哪儿了。
躲藏在衣柜里的木景秀轻声回答,“衣柜里。”
杜鲁门、凯文:“……”
接着长手长脚的凯文试图把自己也藏进衣柜里。
杜鲁门:“……”
在凯文跟衣柜较劲的时候,王一诺手里拿着一块厚重的小型石头雕像,藏在门后面。她的举动让大家意识到危险正在逼近,凯文急了硬是把自己塞进了狭小的衣柜里跟木景秀挤在一块。杜鲁门左看右看,衣柜绝对藏不下第三个人了,他纵身一跃在房门被打开的前一秒把自己滚进了床底下。藏身在床底下的杜鲁门有了最好的视野,他看到房门口出现了一双男人的脚,是那个面罩男人。他走路的时候一点脚步声都没有,也不知道王一诺是怎么发觉有人过来了的。
由于害怕自己被发现,杜鲁门几乎是屏住呼吸,他一眼不眨盯着那双脚的动作。一步,两步,那个人往床边走来了,杜鲁门感觉到那个人准备弯下腰查看床底下了,他紧张地握紧了拳头绷紧了全身肌肉,同样走路没有声音的王一诺从门后的视觉死角走了出来,她手上的石雕狠狠地给了面罩男后脑勺一记闷棍,直接把人砸趴下了,一把枪掉落到了床底下杜鲁门触手可及的地方。
受到偷袭的面罩男沉闷地扑倒在地板上,他一抬头就和藏在床底下的杜鲁门对上了脸。杜鲁门看到对方拥有一双血腥暴虐的红色眼睛,仿佛地狱中的魔鬼。他赶紧把枪抢进手里快速向另一个方向滚去,远离那双可怕的眼睛。
那一记闷棍并没有直接把面罩男砸到嗝屁,他转身向王一诺扑过去。黑暗的遮掩下什么都看不清楚,但仍能听到挥舞拳头的声音,还有肉体受到打击的闷响。杜鲁门给枪上好膛准备给这个该死的魔鬼脑门来一枪,他刚从床底下挪出半个身子,就看到王一诺抡着石雕把面罩男从窗户抡飞了出去。
玻璃稀里哗啦碎了一地,他们的动静把游荡在一楼的第三只魔鬼吸引来了。杜鲁门还没想明白斯文清瘦的王一诺是怎么把大块头的面罩男抡飞出去的,就见王一诺回头看了一眼门口,然后一脚跨上窗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跳了出去。杜鲁门的神经吊了一晚上,他的反应也是快,没有半秒停顿重新把半个身子藏回了床底下。他扭头望向门口,那里居然出现了一双纤瘦的女人的脚。
那双脚的主人跑到砸坏了的窗户边看了看窗外,像来时一样突然快速地离开了,杜鲁门感觉自己有听到了松垮掉的那块楼梯板发出了咯吱声,又感觉自己并没有听到。
木景秀透过衣柜上的木条缝隙咬紧牙关看着一切,她看到王一诺跳出窗户的一幕时她的心揪了起来。再当木景秀看到最后出现的那个女人,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然而千真万确,她看到了首个牺牲的安娜复活了。她终于明白了王一诺为什么会说房子里有第三只魔鬼存在。
凌晨时分游戏开始的时候,王一诺知道自己的能力没有被限制。因为科雷恩限制魔鬼能力的卡牌的负面效果单一作用在了身为魔鬼的安娜身上。这也解释了安娜为什么会是首个牺牲,午夜来临的时候也只有想要谋杀人类的魔鬼会在房子里游荡寻找猎物或者布置陷阱。
12点05分安娜在走廊遇到同为魔鬼的科雷恩,科雷恩杀死了失去力量的安娜后回到二楼房间,12点20分房子停电的时候科雷恩杀死了留在二楼房间的大卫。在安娜死亡后,限制魔鬼能力的负面效果转移到了王一诺身上。也是负面效果转移的时间落差,让王一诺意识到房子里有第三只魔鬼。
而第三只魔鬼安娜凭借着她的复活卡牌回到了人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