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格丽特和凯文上楼找大卫的同时,王一诺和木景秀正站在楼梯上交谈,木景秀倒抽一口冷气,“这个游戏是真实的?”
“是真实的。”王一诺的话音落下,玛格丽特的惨叫紧接而起。
王一诺和木景秀快步跑上楼来到事发地点,浑浊的烛光下玛格丽特跌坐在走廊里,凯文一副奔溃的样子瞪着房门里面。
王一诺往屋内看去,玛格丽特的男朋友大卫躺在床上,双手被一支手铐紧紧捆绑,鲜红的血液浸透了床单,他僵硬了的面孔扭曲着,双眼突出瞪着天花板,仰着脖子下颚大张脖子上青筋暴露,在他的口中一支录音笔刺入了他的喉咙,不大不小的音量循环播放着大卫临死前的求饶、哀嚎、愤恨,从大卫的喉咙里发出来。
【求求你不要这样做,放过我吧,天啊!】零碎的言语中夹杂着他虚弱的哀嚎,【求求你!不要这样做!】有人在伤害他,大卫试过求饶也试过反抗,但他的求饶没有得到行凶者的怜悯,这个身体强壮的年轻人甚至无法反抗,录音的最后是他悲鸣中愤怒叫骂。
【□□养的!到地狱里去吧!那里才是你该待的!畜生!】
录音播放到这,再度重新循环播放。先是安娜死了,接着是大卫,玛格丽特捂着脸痛苦地哭出声来,木景秀蹲下身抱住玛格丽特无声安慰她。凯文团团转着,也是如此惊慌。
与他们的惊恐相比王一诺表现得非常镇定,她的大脑在飞快地转动,凌晨刚过半个小时,在三十分钟内魔鬼已经成功谋杀了两个人。魔鬼正在以最有效的方式让房子里的人被恐惧支配,一旦心理防线奔溃,房子里的人就像树林里蒙头乱窜的小鹿撞进猎人的陷阱身亡,或者被猎人追上一枪打死。
根据游戏开场提示魔鬼隐藏在人皮下,说明魔鬼是通过伪装成某一个人进入这所房子,凶案发生时没有和同伴在一起的人最有可能是凶手,王一诺脑海里掠过科雷恩的脸。
“科雷恩的房间在哪?”王一诺问。
“在走廊最里侧。”木景秀回答。
王一诺端着蜡烛往走廊里侧走去,她径直打开了科雷恩的房门,看到这个年轻的高中男孩安安静静地躺在床上,胸口起伏着,仍然在沉睡中。她走到床旁,拿起床头柜上的药瓶看上面的文字,的确是安眠药,一瓶安眠药已经快吃完了。有点担心的木景秀随后来到科雷恩的房间,看到这个开朗的男孩稳稳当当还睡着,既没受伤也没在睡梦中被人杀死,她松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发生了这么大的动静他都没醒过来,我们应该怎么叫醒他?”
“不用担心。”王一诺的方法简单粗暴,她两个响亮的大耳刮子抽在了科雷恩英俊的脸上,听那清脆的两声响,木景秀都觉得腮帮子生疼生疼的。
“科雷恩,醒过来。”在王一诺的呼叫下,又是两个响亮的大耳刮子下去。
科雷恩醒过来的时候也不知道是睡懵了还是被打懵了,整个人都恍恍惚惚的,“hi,几点了?”
木景秀看了一眼手表,“12点27分。”
“马上起来跟我们走。”王一诺迅速说完拉着木景秀回到走廊里,玛格丽特还在哭,凯文从来回走动的焦虑状态变成了贴着墙壁坐着,他已经双目放空嘴里喋喋不休回忆着好兄弟大卫的好了,只是死去的大卫不会再回应他。
木景秀跟着王一诺再一次回到大卫的房间里,王一诺正弯下腰近距离观察着大卫的尸体。大卫的尸体还带着温度,瞪大的双眼玻璃体还是湿润的,王一诺把那只卡在他喉咙里的录音笔取出来,关掉电源终止它循环播放的大卫临死前的遭遇。
她试着取下捆住大卫双手的手铐,但手铐很结实,王一诺问玛格丽特,“你离开房间的时候大卫还在睡觉吗?”
玛格丽特摇摇头,她脸上的泪痕在烛光下折射着微弱的水光,“临睡前我在床头柜上发现了这副手铐,和大卫玩了警察游戏。之后我们睡着了,接下来我们被吉姆的叫声吵醒后我跟着大家下楼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大卫他留在房间里继续睡着。”
“在你下楼之前,手铐在哪?”
玛格丽特声音哽咽,“我把它留在床头柜上。”
在大家聚集在楼下的时候他们经历了停电,从大家聚集在一楼开始到玛格丽特回到楼上,中间的空档是10至15分钟,在这段时间内凶手杀害了大卫。
睡得恍恍惚惚的科雷恩这时候终于来到这间房间,他还在奇怪地询问玛格丽特为什么哭,还有为什么不开灯,然后他看到了大卫的尸体,深色的血液染红了白色的床单。科雷恩的脸色瞬间苍白了起来,“大卫怎么了?”
王一诺回答,“有人杀了他。”她环顾这间房子,发觉这座别墅里除了大卧室外的客房装修得一模一样,连壁式衣柜,床头油画,对墙镜子,床头柜加夜灯。她不再多看,让所有人回到一楼的客厅。
凯文把玛格丽特从地上扶起来,年龄最小的科雷恩恍惚的状态同样让人担心。木景秀跟在王一诺身旁问她,“你有凶手的线索吗?”
王一诺不想现在吓唬她,“回到楼下再说。”
他们回到一楼地下室入口的小门外,推开那扇不起眼的小门,凯文冲着地下室喊,“威尔森,你们在里面吗?”
在地下室启动发电机的威尔森三人回应他们在里面,只是发电机的轴承坏了,他们正试图修好它。工程师杜鲁门经过检查发现发电机是人为损坏修不好,他们放弃了发电机从地下室里出来,发现玛格丽特在默默流眼泪,科雷恩神情恍惚。
王一诺问他们,“你们在地下室有听到玛格丽特的喊叫吗?”
威尔森三个明确回答地下室里把门一关什么都没听到,证明地下室的密封性非常好。
然后王一诺告诉他们大卫死亡的消息。
他们再一次回到楼上,威尔森和杜鲁门像王一诺一样,近距离观察了大卫的尸体。杜鲁门看着盖在大卫身上但浸透了血液的床单,在众人的注视下他揭开了那层床单把大卫的死因暴露在大家的眼睛下。
大卫的腹腔被打开了,内脏像是被撕扯过一般挖出来,鲜血淋漓,残忍可怕,胡乱堆挤在腹腔外的床单上。
见到这一幕他们转过头去不忍再看,脸色难看得仿佛生病了一般。
昏暗的光线中王一诺脸上的神情谁也没看清,她取出录音笔把大卫临死前的声音再次播放。
杜鲁门在听过录音,了解发现尸体的经过后,他断言道,“凶手是一个男人,只有男人才有力量在短时间能吊起安娜的尸体,还有杀了身体强壮的大卫。”
顿时大家面面相觑,似乎觉得谁都是凶手。
最终他们再一次回到客厅,路过楼梯的时候安娜的尸体仍然悬挂在那儿。他们不敢多看,迅速经过那里进入客厅围着沙发坐下,房间里尽可能多点起蜡烛,但再多的烛光都无法驱散他们心底的阴影,和死亡的阴冷。
凯文摸了摸自己手臂上起的鸡皮疙瘩,抱怨道别墅里为什么没有安装壁炉。他的声音打破了沉默,年纪最大的杜鲁门开始发表看法,他直截了当道,“凶手一定藏在这座房子里,我们必须聚集在一起。”
这时候王一诺心里清楚凶手就藏在他们这些人中间,她心中的矛头指向了科雷恩。
接着他们开始分析事情,木景秀和王一诺坐在一块谁也没有说话,只是安静地听着。凶手潜伏别墅谋杀的凶杀案画风很快随着话题的揭露而跳转到另一个画风。
“你们还记得踏入别墅时候那张纸条吗?”玛格丽特轻声道,她始终记得下午自己抽到的卡牌上印着一副手铐。而凶手就是利用了手铐束缚了大卫 ,然后沙杀害他。
威尔森的脸色凝重起来,“异次元魔鬼游戏,这是有预谋的谋杀。”
“我抽到了手铐,然后临睡前我在床头柜上发现了它。大卫抽到的是录音笔……”接下来的话玛格丽特没有说下去,因为大家在大卫的喉咙里找到了录音笔。
玛格丽特蜷缩在沙发中,紧紧抱着自己的膝盖,“谁能在这么短的时间能无声无息杀死一个人?如果真的有魔鬼呢?”
为了证实所有的论点,威尔森和工程师杜鲁门、送货员吉姆一起回到楼上的房间,然后他们带着发现的东西回来。
送货员吉姆伸出手,展示了一支多功能手电筒,身心都处在恐惧中的他声线很不稳,“我在自己房间的床头柜上找到了它。”他抽的卡牌正是手电筒。
威尔森和工程师杜鲁门则无功而返,杜鲁门的神色无比的凝重,向大家坦白道,“假如……抽到的卡牌真实有效,那么我们有大麻烦了。”
大家听到杜鲁门的声音带着强装的镇定,“我抽到是武器,一把枪。如果卡牌给予的道具是放在各自的床头柜上,那么凶手恐怕已经拿走了枪。”
一室寂静。
窗外暴雨如注,雷声轰鸣,威尔森注视着玛格丽特秀美的酒红色长发不寒而栗,他想起自己抽到了卡牌上印着一顶假发,那顶假发和玛格丽特的红色相差无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