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料到自己一路会被雨水淋得透心凉,王一诺是带了换洗的衣物来借宿的,她先借用了浴室洗了个热水澡,换上干燥松软的家居服。然后喝着别墅主人威尔森冲泡的热茶,和大家坐在客厅里看看电视打打牌。
安娜似乎对王一诺很有兴趣,拉着木景秀坐在王一诺身边三个人说话,安娜非常明白聊天的精髓是投其所好,三个人聊起了中华的民俗文化。只是王一诺的礼貌是表现在表面上的客套,眉宇间的清贵矜持让人望而生畏,把女孩的绮丽幻想阻挡在看不见的墙外。
屋外的暴雨似乎没有影响到这群年轻人的兴致,睡前还围在电视前看了一部恐怖片。王一诺礼貌而疏远的举动明白地告诉安娜两个人之间不会有更多接触了,有些失落的安娜喝了两瓶啤酒,安娜第一个表示累了,她回卧房休息的时候木景秀看了一眼手表,晚上9点50分。
恐怖片看完了,有了第一个离场的人,经历了一天车马劳顿的人们纷纷都表示去洗洗睡了。睡前科雷恩贴心的给大家煮了热牛奶,木景秀喝完牛奶回到房间简单洗漱就睡下了。
睡梦之中时钟滴滴塔塔,暴风雨中午夜悄然而至。
……
一道粗壮雷电划破云层轰然而响,将木景秀从睡梦中惊醒,大脑还有一点晕乎乎的,她坐在床上有点反胃,胃部的不适让她无法继续入睡,坐在床上看着窗外发呆。豆大的雨点拍打在玻璃窗上,留下一道道流淌的水路,她又看了看房间里的布置,一个连壁式双门木衣柜,一张单人床,床底下的空间狭小得甚至不能藏人,床头柜上摆放着一盏暖暖的橘色灯。
床头的墙壁上挂着一幅大油画,厚重的油彩画着森林中溪水潺潺小鹿饮水的画面,看着挺清新自然,最诡异的是油画相对应的对面墙上安装了一面等面积的大镜子,金色雕花的镜框让这面大镜子多了几分富丽堂皇。无论站在房间的哪个角落,都能通过镜子看到那副油画。
木景秀就坐在床上通过对面的镜子看着身后的油画,突然之间她转头看向房间门缝下面,走廊里的灯光从门缝中透了一线进来。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看那里,只是隐隐有某种预感。
她看了一会觉得眼睛酸的时候,看到门外有道影子一闪而过,表示刚才走廊里有人经过,而走廊里丝毫听不见脚步声,让她感到奇怪。木景秀看了一眼手表,12点05分,这么晚了谁还在房子里走动?
没过一会木景秀听到安娜的声音从走廊里传过来,她似乎正在和谁交谈:“暴雨雷鸣的声音让人难以入睡,我有点口渴要去厨房倒点水喝,需要帮你也拿一杯吗?”
另一个人的声音太轻了,木景秀根本没听清楚对方说了什么,甚至是谁的声音也没听清楚。
她重新躺回被窝里准备睡觉了,然而房子里传来玻璃摔落在地粉碎的动静,木景秀心想可能是安娜把杯子摔了。
然而在她的料想被打破了,在她陷入睡眠之前,一声惊恐的尖叫彻底把别墅里的人吵醒了。
“发生了什么事?!!”住在隔壁的凯文动作最快,冲出了房间去追寻真相。
木景秀从被窝里爬起来,披了一件薄外套走出房间,走廊里是不明真相从睡梦中被尖叫惊醒的人,一边互相询问着发生了什么事情,一边往传来尖叫的楼梯那走去。
等待他们的是惊慌失措的年轻的送货员吉姆,他的头发乱糟糟的似乎刚睡醒,他坐在楼梯下面的地板上抱着头,嘴里不停喊着上帝啊真是太可怕了等等字样。
令他恐惧的正是沿着墙壁吊在楼梯扶栏上悬挂在半空鲜血淋漓的尸体。
随后而来的人见到被挂在楼梯上,腹部被刺破血淋淋没有生息了的安娜,他们也大叫着彼此聚集在楼梯下,仰头望着安娜的尸体。见了她的尸体没人会认为她死得安详,她的腹部有一道大口子,露了一段肠子在外面,两只手上有清晰的伤口,似乎用双手抓过利刃。
她脸上表情痛苦而狰狞,充满了挣扎,被人用铁丝栓住了脖子挂在楼梯上,或许她的死因不是腹部的伤口,而是活活的吊死。
在她脚下摔碎的玻璃杯碎片混合着水迹血迹把地板弄得乱七八糟。
“上帝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威尔森试图冷静下来,他把吉姆从地上提起来问他。
吉姆吓坏了,如实而道,“我只是起来上个卫生间,在卫生间里我听到玻璃碎掉的声音,等我出来经过这里的时候,我就看到她被人挂在这儿了!我发誓我没有伤害她!我绝对不会做这种事情,天啊。”
“我们要报警。”凯文紧接着提出。
这个时候木景秀环顾四周,每个人脸上都带着惊恐的情绪,她突然觉得很冷,于是她抱紧了自己的胳膊,站在人群里她低头看了一眼手表,显示现在的时间是12点15分。十分钟前她在房间里听到安娜在走廊里说话,在这之后的十分钟的时间内,安娜被人杀死后吊在这里。
而在这十分钟内吉姆穿过楼梯去了卫生间,但他没发现有什么异常,直到他从卫生间回来再次路过这里看到安娜的尸体。
不管事情是怎么发生的,木景秀只有一个疑问,之前在走廊里和安娜交谈的人极有可能就是凶手,这个人是谁?
安娜突如其来的死亡让所有人都慌乱,他们找出手机拨打报警电话,忘了暴雨的缘故没有信号。
“该死的暴雨!该死的信号!”26岁的工程师杜鲁门最先冷静下来,“座机在哪?”
他们聚集在客厅里看杜鲁门拿起电话,杜鲁门拿起话筒试着拨打电话,但这没用,他看到电话线被人切断了。
有人死了,电话线被切断了,就像是一种信号,引起了所有人的不安。
“太可怕了,我被吓坏了。”黑皮肤的凯文明明生得长手长脚人高马大,但胆子很小紧紧跟在威尔森身边。
“冷静下来,现在不是惊慌的时候。”工程师杜鲁门仰起脖子巡视所有人的面孔,“所有人都在这里了吗?”
他们这才意识到身边还缺了几个人。
玛格丽特率先喊了一声,“大卫还在房间里。”
她话音刚落下,随着窗外一道凄厉刺目的闪电,在轰鸣的雷声中头顶的吊灯闪烁了一下,骤然熄灭,别墅停电了。
“快把灯打开!”
“该死的,停电了!把蜡烛点上!”
黑暗让所有人手忙脚乱,木景秀往后退了几步,没注意到自己身后有人,她撞进了别人的怀里。她几乎是在一瞬间要跳开,但她被人抓了回来了,“别怕。”
她认出了是王一诺的声音,“伊诺斯?”
“是我。现在情况不太好,待在我身边。”
王一诺抓着她的手腕始终没有放开,温暖的手掌贴合着木景秀手腕上的皮肤,让木景秀清楚地意识到身边还有一个人存在,虽然漆黑的环境中她看不见。
暗黑之中有烛光亮起,等把几根蜡烛点上有了光,大伙才安定了些。玛格丽特担心她的男朋友大卫一个人会出问题,黑皮肤的凯文就陪她回楼上找大卫。威尔森带着工程师杜鲁门、送货员吉姆要到地下室去,用备用的发电机把电源接上。
在他们到地下室之前,木景秀问威尔森,“你们见到科雷恩了吗?”
“他一定还在房间里。”威尔森这才想起自己的表弟来,“他有神经性失眠症,睡前总是服用安眠药,你们去把他叫醒。”睡前服用安眠药就算房间失火了恐怕也醒不过来,房子里现在不安全,他们得把科雷恩叫醒。
木景秀回头,看到王一诺已经举着蜡烛站在楼梯下了,安娜的尸体仍然挂在那,死不瞑目的面孔在烛光下分外狰狞可怕。
四下无人的时候,木景秀听到王一诺在她耳旁轻声说话,声音温和有着说不出的,让人信服的力量,“我是你今晚的守护者,听从命运的召唤而来,但事情真的很糟糕,有一张幸运牌落到了恶魔头上,我只能尽我最大的努力保护你。对于你的朋友,我很抱歉我没有那样的能力保护他们了。”
昏暗的烛光中木景秀倒抽一口冷气,“这个游戏是真实的?”所谓的异次元魔鬼游戏,究竟是什么可怕的游戏。
而在同一时间,凌晨12点15分,成功谋杀了一个猎物并藏匿起来的恶魔无声抽了一口冷气。
根据九张卡牌之中一张“生牌”所示:那是恐怖的化身,非自然的力量,小心恶魔的能力。恭喜你获得头奖限制卡牌,午夜起始封印恶魔的力量六个小时。
那是一张幸运与厄运双向属性的卡牌,昭示恶魔在凌晨12点起会失去邪恶的力量六小时。然而恶魔谋杀了一个猎物后发现自己的能力并没有衰弱,这是一个好消息,同时带给恶魔一个坏消息。
恶魔意识到卡牌之所以失效,是因为这所房子里还有另一个恶魔存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