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别墅度假的都是木景秀在学校里认识并放心的校友,加上别墅主人威尔森的表弟科雷恩一共是七人,虽然不认识科雷恩,但是一路上他帮忙各种杂事并开朗热情跟谁都有话题的性格让木景秀很有好感。
他们来的时候搭着两辆车,后备箱里塞满了行李没带其他物品。晚饭的食材是提早一天向最近一处小镇订的,约好了在今天下午送过来。
把冰箱里最后几瓶汽水席卷一空,长得像篮球选手长胳膊长脚的黑人同学凯文往沙发上一躺就占得严严实实了,“刚才和送货员通过电话,路上车子出问题了,食物要晚一点送到。”
晚一点送到的话晚饭就不可能准时吃了,中午在路上匆匆忙忙也没吃多少的木景秀摸了摸肚子,从自己行李里取出一些零食给大家分食,玛格丽特和安娜一看是热量高的零食表示不吃,男生们吃了点士力架,剩下的木景秀坐着一边看电视一边全解决了。
挂在墙上的钟表一格格跳转,送货员还在不知道哪里的路上跑着,令人担心的是电视里播放了当地天气警报,今晚将会有特大暴雨,如果送货员不能在暴雨前把食物送过来,接下来的三天他们就得断粮了。
“去地下室看看吧,或许有存粮。”威尔森想起以前和家人来度假的时候有在地下室存放过罐头,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遗漏的。
玛格丽特和安娜不想动弹,先回房间休息了,木景秀倒是对地下室感兴趣,跟着威尔森几位男士从楼梯间的门下到地下室看看。地下室里有点灰尘,打开灯后惨白的灯光照亮不大不小的空间,灰扑扑的地下室存放着一些杂物、工具,别墅的电闸总开关也在地下室,甚至这里还有一台发电机。除此之外他们找到一个烤炉,兴高采烈说着等阳光好的时候可以搬到室外来个烧烤patty。
在地下室最深处昏暗的一角有一扇木门,木景秀打开了门,让她不能理解的是地下室里为什么还要修一个小型浴室,浴室空间狭小安装了一个洗手台,还有一个浴缸,墙皮刷了绿色的油漆,生锈的水管暴露在墙体上,看着就让人不舒服。
威尔森对地下室里的浴室的解释是,“地下室的水管连接着地下水,如果楼上停水了,这个浴室也不会停水。”
也就是说这所别墅没有断电断水的烦恼。
把地下室翻了个遍也没能找出食物罐头,他们回到楼上时候正好听到门前有发动机的声响,一涌而出看到一辆四轮小货车,送货员总算是到了。大伙撸起袖子从货车上搬运东西到屋内,木景秀站在屋檐下面瞅着昏暗无光的天空,她低头看了看手腕上的表,五点还差一刻钟天已经彻底黑下来了。乌沉沉的天空中隔着一段时间就有乍然明亮的闪电穿梭过云层,照亮一瞬间乌云积压涌动的轨迹,风势渐大刮着树林,枝叶摇摇摆摆嗦嗦作响。看来暴雨提前了。
把货车上的东西都搬进屋子,告别了两位送货员,豆大的雨点已经打在窗玻璃上,屋里亮起了灯光。
会做饭的玛格丽特和威尔森、科雷恩这对表兄弟在厨房里忙碌着,要为大家准备第一顿大餐。木景秀始终站在窗户边,看外头的天色彻彻底底黑下来,门前的小货车还没离开,打火启动发动机的声音响了又响,车子的故障让送货员们一时半会儿走不了。
玛格丽特的男朋友大卫也注意到了送货员们的情况,“看来他们的车出问题了。”可不是吗,送货的路上车就半路抛锚了,好不容易重新上路把货物送到别墅,车子又坏了。最糟糕的是暴雨提前了,雨越下越大,山路已经不安全。
安娜提议让两位送货员先生在别墅留宿一晚,等明天天气好转再离开,威尔森同意了。把两位仍然在和汽车发动机较劲的送货员邀请到屋子里,他们向年轻的大学生们表示感谢。木景秀注意到年长些沉稳的送货员先生随身提着一个黑色袋子,看起来像是工具袋,放着活动扳手、螺丝刀这些东西吧。
“噢,这该死的天气,连电话也打不了。”而年轻的瘦弱的送货员先生在抱怨天气和货车,货车总是出故障,由于暴雨的关系手机也没信号,他都不能跟老板报告工作状况了。
等晚餐准备完毕,所有人围着餐桌吃着热腾腾的晚餐,喝着啤酒,他们闲谈之间了解到年轻的送货员先生叫吉姆,只有19岁,高中毕业就开始为百货公司当送货司机。而年长的带着黑色工具袋那位叫杜鲁门,他并不是送货员,而是在山里迷路的旅客,在山路上遇到吉姆就搭上便车,想跟吉姆送完货后搭车回到镇上。
开开心心的晚餐进行到一半,也不知道是谁又提起了异次元魔鬼游戏,话题紧接着围着下午出现在门厅的游戏预告和卡牌展开。
“说起来,记得一开始有九张牌给我们选择吧。”细心的安娜突然说到。
神经大条的黑皮肤小伙伴凯文傻乐着站起来,“如果这个游戏要凑高九人才能开始的话,我们人数齐了。”他行动迅速的跑到门厅把剩下的两张牌取来给吉姆和杜鲁门选择。
26岁的杜鲁门是一个富有男性魅力的沉稳工程师,他放下餐具说,“我对游戏不太了解,异次元魔鬼游戏是现在大学生间流行的桌游吗?”
凯文把写着游戏预告的纸条递给杜鲁门,“就像我们说的,来到别墅打开门这些东西就摆在门厅里了,虽然不知道是谁的恶作剧,但是看起来挺有趣的。”
杜鲁门读起纸条上的文字,“欢迎你们来到异次元魔鬼游戏,当午夜来临隐藏在人皮下的魔鬼将会谋杀房子内所有人,只有存活到天亮才能赢得游戏,或者,杀掉魔鬼吧。在游戏开始之前,请选取你们的底牌。”
他读纸条的那会功夫里,年轻的送货员吉姆已经抓起了一张牌,牌面上印着一支手电筒,“一支照明工具?这个桌游给的牌是不是太少了。”显然他也没弄清楚状况来,随手就把看起来没什么用的牌放回桌面上。
由此给杜鲁门的只有最后一张牌了,他翻开看了一眼也跟吉姆一眼随手把卡牌扔到一边去了,他开始对盘子里的牛排大加赞赏,“味道好极了,有什么秘方吗?”
负责牛排的科雷恩笑了笑,“五分熟,加上我的特制酱汁,没人会不喜欢。”
来自大中华的孩子木景秀就不喜欢半生不熟的肉类,加上下午零食吃多了并不是很饿,她把自己的牛排让给了坐在她左手边黑皮肤的凯文,自己抱着土豆泥一勺勺往嘴里塞,偶尔喝一口橙汁。
隔着窗户屋外的暴雨风声都听得清楚,他们谈论着暴雨和小镇里一些有趣的事情,愉快的晚餐接近尾声的时候听到雨打大地风吹树梢的声响中夹杂了不紧不慢的敲门声。
“伙计们,我好像听到有人在敲门。”凯文作出侧耳倾听的动作。
坐在他对面的安娜说道,“的确有人在敲门。”
于是坐在距离大门最近位置的木景秀站起来,“我去开门。”
她走出和厨房相连的餐厅,拐过一个弯路过楼梯经过门厅来到门口,别墅的门是老式的木门,没有猫眼,木景秀站在门里能从下面的门缝感觉到屋外湿冷的风吹在脚趾上,一股寒气无端蹿上后背。她小心翼翼地问,“是谁在外边?”
在暴雨敲打屋檐和玻璃的声响中,门外有个温和的声音回答,“我住在树林另一边,暴雨的关系我家停电了,看到这里有灯光想来借宿一晚。”
木景秀打开门,门口站着一个高高的家伙,她抬起头看对方,看到一张令人难忘的清俊面孔,东方人柔和的线条,带着内敛神韵的丹凤眼,居高临下望着她,眉宇之间带着天生的疏远淡漠,似是不好接近的样子。
木景秀当时脑子里回想是一个字眼去形容门口的人:芝兰玉树。
然后木景秀注意到对方全身都湿透了,这暴雨天气连伞都打不开吧,她赶紧把门口让开请人进来,“快进来吧。”
对方没有动,依然站在门口,低着头对她说话,声音温和无害,让木景秀惊讶的是对方接下来说的一段是中文,【很高兴认识你,我叫王一诺,隔壁老王的王,一诺千金的一诺。】
木景秀摸了摸自己的黑头发,笑了笑,【我叫木景秀,木槿花的木,景色秀丽的景秀。】
老乡见老乡,虽然没有泪汪汪,但木景秀已经对王一诺产生了好感。
她把王一诺带到餐厅,“这是住在附近的人,暴雨停电的关系想来借住一晚。”
年轻的送货员吉姆见了王一诺就开心地打招呼,“伊诺斯先生!真高兴在这里见到你!上次送给你的食材还满意吗?”
伊诺斯是王一诺来到西方背影的世界时候使用的英文化名。
王一诺从容向吉姆打招呼,“都很新鲜,你送货很及时。今天送货车子又抛锚了吗?”
“毕竟是该退休的老车子了,发动机总是出问题无法启动,幸好这些好心人收留了我们。”瘦弱的吉姆有着自来熟的性格,他向大家介绍起住在树林另一边别墅里的王一诺,“这位是伊诺斯先生,一位独自住在树林别墅里潜心创作的画家。”
大家纷纷表示对画家的欢迎,只是在表现如常人的欢迎下,有人藏在桌子底下的手掌松了又握住,握住又松开,最终握成了紧紧的拳头,手背上青筋暴涨。
九张牌已经分配完毕,然而屋子里来了第十个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