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知道出于什么缘故,正和村里居然没有体重秤,以至于闻天晴开始锻炼身体后的两个月都不知道减肥成效。她只能从宽松了许多的衣服看出自己的确是在变瘦,横着发展的体型变得匀称了一些,但走在路人依然会被人喊大胖子。
每天爬山的成效全体现在她的体力上了,一口气搬两袋米,从村口到村尾腿不软了,气不虚了。张老太太很实在地称呼她为壮实的胖墩。
闻天晴逐渐习惯了每天的运动量,从一开始的锻炼结束就倒头大睡,变成了锻炼结束还有力气琢磨一下服装设计。她仍然执着地想让王一诺当她的服装模特,网购了全套缝纫设备,构思了好几身衣服都打样完成了,也没能说服王一诺穿上试试。她不由叹气,王一诺人冷嘴巴毒,这样一个毒舌冷傲受,该怎么说服啊。
这天的午饭照例是在王一诺家吃,张老太太在饭桌上抛出了话题,“这两天会有一群美术大学的学生来村子里写生,胖丫头爱画画倒是可以带他们熟悉环境。”
闻天晴还在苦逼的一口饭咀嚼20次的“细嚼慢咽”进食中,她对美术大学的小年轻们提不起兴趣,“我还有训练内容要完成,恐怕没机会。”
王一诺这时候开口告诉闻天晴,她每天的锻炼项目要增加其他内容了,“也差不多更新训练项目了。下午的瑜伽改成拳法,瑜伽放在晚饭后做。”
“要练拳法?!”张老太太可惊讶了,她始终以为隔壁住的俊后生是个舞蹈老师,毕竟王一诺很专业地教了闻天晴两个月的瑜伽,张老太太偶尔闲来无事也跟着耍上一两个简单动作。
早有心理准备的闻天晴仔细询问,“是跆拳道吗?”
王一诺回答,“是武当内家拳。”
“武当……”
作为23世纪讲究科技发展信任科学社会的人民,张老太太和闻天晴对只有古老电视剧里才出现过的门派名称充满了飘忽感,觉得非常不靠谱。
王一诺也知道这个时代的人对所谓的武功充满了不信任,她也不想多费口舌给她们普及知识,只从健身的侧重点简单讲解,“明清时候内家拳最为兴盛,如今却已落寞,武当内家拳由武当山张三丰真人所创,其中渊源我就不解说了。武当内家拳讲究修道养生,活动筋骨锻炼形气,能调解人体血液循环,增强体质提高免疫力,补先天不足,补后天亏损。其中最出名的太极拳也属武当内家拳。”
张老太太听了半天,只当闻天晴从今天开始要打轻飘飘慢悠悠的太极拳了,她认为动作缓慢的太极拳跟瑜伽是一个性质,都是文静柔美的运动,“太极拳好,女孩子学这个也好看。”
太阳最大的中午过去以后,张老太太回屋睡午觉去了,而闻天晴消食之后正式开了拳法的修行。只留两个人面对面授课的时候,闻天晴才知道武当内家拳只是一个统称,下面还有两仪拳、太极拳、无极拳等等,后面的一串名词她已经记不住了。除了各种套路以后,还有什么七十二跌、三十五掌、六路十八法等等,一听就很难的东西,闻天晴得知自己未来要学这些,眼前一黑,焦虑得满脑门的汗。她捏着纸巾时不时擦擦额头上的汗水。
“不用紧张,只是强身健体的功夫,你用心练就好,不需要给自己压力。我又不指望你当上武林盟主。”王一诺宽慰道。
闻天晴虚弱地笑了笑,她也不觉得自己是武林盟主的料啊。
就像王一诺说的,用心学着就好,目的是为了强身健体,放宽了心态的闻天晴一下午的时间用来学习太极拳的动作,学了才知道软绵绵的太极拳中的门道多着呢。倒是让闻天晴学出了乐趣来,她来来回回地打太极拳,王一诺就在一旁看着,时不时纠正她的动作,指出要点。一个教一个学,时间飞快。
晚饭过后王一诺准点坐在院子里看电视剧,闻天晴自己铺好瑜伽垫凹起造型,她虽然是个胖子,但至少是个柔软的胖子。
晚上九点,准点回家洗洗睡去。
隔日早晨又在生理钟的五点准时起来去隔壁王一诺家扎马步,同一时间王一诺也起床了,在院子里的闻天晴能从窗户看到王一诺在厨房里的身影,她一边想着今天早上会吃什么好吃的,一边努力维持着马步姿势,那个累啊。
早饭是水果沙拉和素面,闻天晴细嚼慢咽总算把早饭吃完了。坐着陪王一诺看了早间气象预报后,她带着一壶酸酸甜甜的茶水自己爬山去了。中午十一点她以自身最快的速度绕着正和村周围的几座山爬了一圈回到村子里,顺手从山里带回来了一袋子香甜的柿子,那棵结满果实的柿子树就长在闻天晴每天必经的路上,她盯着很久了。在靠近正和村的一座半山腰上,占着地势高的优势闻天晴轻而易举看到村口那座牌楼下的空地停了一辆客运汽车,想来是张老太太所说的美院写生的学生到了。
正和村从建筑到人文环境古香古色,每年夏天总是有美术院校申请写生许可,年轻活力时髦的美术生背着画板出现在正和村的身影也算是村里人熟悉的场景。
热情好客的人家也会邀请几个学生在自家住宿,张老太太绝对是热情好客独居老人中的翘楚,就比如老太太不收租金包吃包住让闻天晴在她家一直住着,而闻天晴要做的就是帮老太太干干家务活。
闻天晴回到家中的时候,院子里就有五六个大学生坐在小板凳上啃着西瓜聊天消暑,正和村的居民很好认,他们都穿汉服。但闻天晴一直基于体型圆胖的原因穿的只有t恤短裤,刚爬山回来一身大汗满鞋子泥巴,几分狼狈,咋一眼看去和清秀古韵的村子格格不入。院子里坐着消暑的大学生见了她一派打量,以为她是外面来的人。有个很漂亮的女生就觉得闻天晴是个乡下人,冲她白了一眼。
闻天晴觉得莫名其妙,但还是友好地对他们笑笑,也没在意他们的眼光,径直往厨房去,果然张老太太真哼着小区老当益壮摆弄着一堆食材,要让大学生们尝尝她的手艺。闻天晴赶紧放下柿子来帮忙,她体格大,往厨房里一站空间就满了,张老太太瞅了瞅金红的圆柿子,“好啦,胖墩墩别忙活了,我一个人能行。你快去冲凉换身干净衣服,把柿子分给院子里的学生们尝尝,别忘了也给王后生带几个,等会你去王后生那吃饭,帮我转告一声奶奶今天不跟你们一块吃了。”
“奶奶,别累着自己。忙不过来就喊我。”闻天晴点点头,挪出厨房回房间去了。
张老太太家的房子有两层,二楼有四间客房一个卫生间,带阳台阳光最好的那间是闻天晴的,她回房间时候看了一眼,果然其他三间今天也有了住户。洗过澡后闻天晴擦着半长的头发翻看着自己的素描本,里面多是她脑洞构思出来的服装草稿,鲜少几张有上色。她看了一会合上打开手机浏览了一下邮件,再有十几天中秋要到了,她妈妈问她要不要来美国一起过节。闻天晴在正和村的日子舒心着呢,她回邮件说减肥成功了再去。
头发擦干后闻天晴回到厨房把新摘的柿子拿去给院子里的学生们吃,她也就近观察了一下他们,四个男同学两个女同学,穿戴打扮带着美院学生那种范儿。她把柿子挨个分下去,到最后一个男同学时候对方看了看她,开口问,“闻天晴?”
“……”闻天晴很惊讶地望过去。对方模样帅气,看起来有点眼熟。
“你忘了我是孟俊豪,单羽哥的堂弟,去年国庆见过。”
闻天晴只想说世界可真小。
叫孟俊豪的学生没表现出热络来,说话的语气不咸不淡,“听说你被我哥甩了。”
“他跟你说是他甩了我?”闻天晴冷静回答,“你们姓孟的脸可真大。”
然而孟俊豪大肆嘲笑,“难不成还会是你甩了我哥?胖子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我就说你这种人我哥怎么看得上,早晚得甩了你。”
闻天晴送他两个字,“呵呵。”收了柿子回厨房给张老太太打下手,也不管这些陌生的年轻人在背后如何议论她。她坐在厨房门口小板凳上帮着洗菜,张老太太在热锅热油食材翻炒的声响中对闻天晴说,“胖墩墩,等会奶奶做的拿手好菜你也带去给王后生尝尝。”
“好。”
帮张老太太把做好的饭菜都端上桌上,闻天晴看了眼钟表已经到了12点,王一诺想来准时开饭的时间。王一诺对闻天晴的饮食控制严格,早饭五点半,午饭十二点,晚饭六点半,严厉禁止宵夜,去晚了可得多蹲一刻钟的马步。
她急急忙忙按着王一诺清淡的口味装了几样菜摸了几个卖相最好的柿子,刚出屋门发现王一诺已经站在院子门口,清俊的身段就那么往门口一站,两个女学生就看得不转眼了。王一诺抬了抬眼皮,无声催促闻天晴快来吃饭。
闻天晴快步走过去,乖乖地喊了一声,“师父。”
回应她的是王一诺不带情绪的声音,“不要因为莫须有的人乱了习惯。”
“哦。”
也就隔了那么一堵墙,那些年轻人的声音根本挡不住。
“卧槽,听到没,胖妞喊他师父。那个美男是谁啊?!”
接下来胖子这个胖子那个的声音根本没停下来,闻天晴默默低头扒饭,就见对面的王一诺突然把碗筷放下起身了。
“师父?”
“你继续。”
王一诺去了隔壁院子,两个女学生见王一诺去而复返,连忙站起来套近乎,“帅哥,我……”
王一诺黑沉沉的眼睛瞅了两女生一眼,语气冰凉凉的强势打断,“我是闻天晴的师父,我住在隔壁,就隔了一堵墙,你们说的每一句和你们的教养挂钩,希望你们礼貌地来,也能礼貌地离开。”
方才喊胖子喊得最大声的几个人脸色最难看。
显然王一诺没打算就这样放过他们,她的目光很毒辣地从人群里挑出了那几个人,王一诺的外貌条件轻而易举让她使用出了王之蔑视的目光□□技能,她睥睨着那几个人参杂着尴尬的脸,“人丑,就多读书,读书对你们有好处。这个道理你们懂的吧。”
闻天晴忍不住跟过来看看,在王一诺的王之蔑视下那几个的脸色很是精彩。
其实这几个小年轻都不丑,一个个把自己收拾得小帅小帅的,不过闻天晴看了看王一诺的颜值,相较之下王一诺说他们丑还真没什么问题。
回到王一诺文秀雅致的院子里,闻天晴把一小碗水果沙拉慢吞吞吃完,陪王一诺看了一会午间新闻,时间到了下午两点王一诺关了电视,闻天晴自觉起来练习昨天学会的太极拳。她还不熟练,姿势也不标准,闻天晴不厌其烦一遍一遍重复,王一诺站在一边继续指导。
日头渐渐偏西,闻天晴专心致志于每一次的呼吸和摆臂之中,突然之间王一诺开口说话,“我让你跟着练武不是为了修身养性,等你练成了,有人对你不敬就上手抽他大嘴巴。”
闻天晴觉得很感动,这个师父没白认!她心里感动着:师父,以后再也不说你是高冷腹黑毒舌受了,明明就是冷傲帝王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