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天晴作为一个多年来的实力级胖子,她打心眼里认为减肥这件事情,不能操之过急。她绷着全身的肉在蹲马步,没多久就两腿打晃,觉得这里也酸,那里也酸,全身都在对她抗议,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她几次想一屁股坐下来休息休息,然而每回看着坐在对面椅子上的王一诺她就一再对自己说坚持下去。
今天的王一诺穿了一身宽松的月白长衣,大袖长摆,行动之间飘然如仙,闻天晴瞧着赏心悦目。就算是为了多看王一诺几眼,闻天晴也要坚持下去。
直到她的腿失去知觉了,身子一歪摔在地上,闻天晴也没感到痛,她下意识地望向王一诺。王一诺也在看她,见她摔倒了长腿一跨走了过来,伸出手来轻轻松松把闻天晴从地上扶了起来。那一刻闻天晴都要以为自己真是身娇体软的小女生,而不是一个230斤的胖子,不然斯斯文文的王一诺怎么可能把她从地上抬起来?!
“站着休息,喝口水。等会跟我去爬山。”王一诺像是没看到闻天晴震惊的神色一样,从容吩咐。
“……老师你不觉得我很重吗?”
王一诺瞥了她一眼,“叫师父。”
闻天晴从善如流,“师父。”
王一诺这才说到,“你当然很重。”
闻天晴默默继续摆上扎马步的姿势。
而王一诺站在她身侧温声说到,“身材本讲究不胖不瘦最好,过瘦伤身,过肥减寿,既然你意识到自身问题,从今往后跟着我强身健体,经年累月终会见效。只要你有毅力,你不仅会得偿所愿,出师之后还能一个打十个。”
一个人打十个?!!!这是培养武林高手吗!闻天晴已经不知道怎么表达内心感受了,她有点慌。
这是闻天晴开始修行的第一天,太阳出来天彻底亮了之后她跟着王一诺去爬山了。正和村坐落在山林之中,最不缺的就是山头,能一口气把闻天晴爬断气。闻天晴拿着一壶王一诺给她准备好了的茶水壶,跟着王一诺出了村子,沿着蜿蜒崎岖的山路,深一脚浅一脚,抖着两条软绵绵的腿往上爬。走在前头的王一诺健步如飞,让闻天晴望之莫及,时常隔着葱翠的枝叶看到王一诺在前边停下来等她追上去。
周边是郁郁葱葱的林木,树梢有山雀叽叽喳喳,闻天晴停下休息的时候偶尔能看到树上有松鼠矫健攀跃的身影。她大口喘着气想,至少这里空气新鲜,多吸几口新鲜空气也不亏了。
早上九点不到,闻天晴就饿了,早上吃的那点存货在体力运动下消耗殆尽,手里就一壶500毫升的茶水解渴。也不知道爬山还要爬多久,闻天晴也不敢一口气把水都喝完了。壶里的也不知道是什么茶水,喝起来酸酸甜甜的颇为解渴。
捂着叫个不停的肚子,闻天晴苦着脸继续一步一步往山上爬,刚开始的时候山路上还有窄窄的石板台阶供人行走,到了后面别说台阶了,有路就已经不错了。放眼望去青山秀木,杂草丛生,闻天晴体力耗尽满身大汗,根本顾不得形象了,手脚并用拽着能够得到的树枝草根往上爬。咬牙挪动一小段距离就停下来休息片刻,王一诺也不催促她,只是站在前边不远处静静等她休息完。
累到极点而前路遥遥无期的时候,心底会不由自主心生放弃的念头,闻天晴坐在地上想起了孟单羽来。青涩的初中,情窦初开的高中,私定终身的大学,毕业后两个人共建爱巢,闻天晴也想不到自己会有和孟单羽分手的一天。
她不由自主地向王一诺讲述她和孟单羽的恋爱史,是比蜜糖更甜,比山泉更甘冽的美好恋情,徐徐说来,直到最后的结局,“我和他分手了。”
始终安静听着的王一诺终于开口了,“一见钟情这件事,始终是看脸的。如果当时的你像现在这样胖到看不清五官,孟单羽还能看的上你?。”
虽然王一诺说的是事实,但闻天晴还是泪流满面,“不要说了,咱们继续爬山吧。”
这会王一诺也不自顾自走在前头了,她慢悠悠的跟在闻天晴的身后,开启了隔壁老王碎碎念模式,“女为悦己者容,当你有男朋友的时候你把自己养了一身肥膘。现在男朋友吹了,你却胖成了相扑选手,过于愚蠢。作为一个女人你对自己要求太低,要知道美丽永远是为了自己。”
“为了好身材你要保持锻炼,为了健康你要注意饮食,只知道吃和吃和吃以及吃的你,用什么来挽留男朋友的目光?肚子上的三层游泳圈吗?”
“胖本来没什么,但你放任自己暴饮暴食不运动,还认为胖的理所当然,是脑壳被人打坏了吗。”
“作为一名服装设计师,对形体尺寸本就敏感的人,你对自己xl加大加大再加大的尺寸是怎么忍受下来的?脑壳里装的都是豆腐花吗。”
闻天晴一边爬一边苦不堪言,这是身体加精神的无限摧残,谁来告诉她,为什么看起来淡漠寡言的王一诺说话会如此毒!这已经不是冷漠精英攻了,这绝壁是毒舌冷傲受!
闻天晴在心里边强行把王一诺换了一个攻受属性后,终于觉得好受了一点。
日头偏移的午后时分,闻天晴满身大汗一副死去活来行尸走肉般的模样跟着王一诺回到了正和村。每天坐在村口下棋雷打不动的几个老大爷看见他们回来,诧异于闻天晴狼狈的样子。
“胖丫头是从山上滚下来了吗?怎么弄成这样子?”
面对老人家的问话,王一诺停下来应答,“胖丫头爬山锻炼身体,体胖气虚,爬山时候手脚并用,免不得弄得身上脏。”
“原来如此。”
闻天晴怒视王一诺,为什么这家伙也要喊她胖丫头!
闻天晴回到张老太太家第一时间洗了一个澡,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觉得今天是运动了一年的量,她累得够呛,只想浑身清爽的躺下好好睡上个一天。不料她刚躺下,就听到楼下院子里传来张老太太跟王一诺打招呼的声音,“王后生,今早你和胖墩墩去爬山了吗?胖墩墩回来累得够呛,饭都吃不下啊。”
王一诺的声音轻飘飘的落到闻天晴的耳朵里,“减肥的人要注意饮食,从今天起她的早午饭到我那儿吃去。张奶奶要是不嫌弃,也一块来吧,人多也热闹些。”
张老太太也不是爱推辞的人,住在正和村的人谁家会缺那几个菜钱,既然王一诺邀请她了,张老太太也就和和气气地应了,“后生还会做饭,挺好的,给张奶奶说说会做哪些菜式,咱们切磋切磋。”
“张奶奶每天来我家吃饭,也就知道我拿手什么了。”
于是张老太太兴致高涨地喊了闻天晴下来去隔壁王一诺家蹭饭。闻天晴浑身酸痛躺着舒服呢,本不愿意起来的她听到张老太太的喊话,她为自己抹了一把辛酸的眼泪,翻滚着从床上爬起来。拖着饱受摧残的身躯跟着张老太太,东倒西歪地挪动到王一诺家。
此时日光正好,王一诺的院子里一派鸟语花香,明亮的绿色,娇嫩的花朵,隔着玻璃的潺潺流水还有几尾金红鲤鱼。早上五点天还黑着的时候闻天晴来过这里,她现在才注意到连着一侧围墙搭起来木架子上除了有遮雨的玻璃还挂着能组成天然帘幕的吊兰。依然是院子里那张不大的圆桌,三张椅子,刚好摆满桌面的四菜一汤加三碗热乎乎的白米饭。
张老太太是个爱摆弄厨艺的人,她瞧着四菜一汤很是满意,笑得眼弯弯,“哎呀,后生,真是好手艺啊。”
王一诺欠缺表情的脸上终于有了柔和微笑,虽然嘴角弧度细微,但闻天晴还是观察到了。吃饭的时候张老太太对王一诺的手艺赞不绝口,闻天晴没给自己嘴巴空闲的机会,她在拼命往嘴里扒饭。然后她被王一诺毫不留情地训了。
“吃饭的时候好好吃,一手碗,一手筷,细嚼慢咽,肚子饿不是你胡塞的理由。”
“嗯嗯。”闻天晴赶紧点头,又是一脸眼泪,这么好吃的饭菜还强行要求细嚼慢咽,每一口咀嚼上二十次,这不是折磨人吗。
饭菜份量都不多,但一顿午饭整整吃了半个小时。饭后三人捧着热茶坐着看起电视剧,闻天晴嘀咕着把电视机安装在院子围墙上,也是会享受。
张老太太又坐了一会,去和中老年同好的村民们开始麻将棋牌之约。下午两点半,王一诺在院子里的地面上铺了两张瑜伽垫,开始教闻天晴所谓的“气沉丹田”的呼吸之法。
闻天晴挺茫然的,觉得是在练瑜伽吧,又有点武术的基础功在里边。她茫茫然问躺在另一块瑜伽垫上瞧起来就像是在午睡中的王一诺,“师父,你真的不是教舞蹈的?”
闭目养神准备午睡的王一诺回答,“无需要疑惑,我说过会把你培养得能一打十。”
闻天晴:“……谢谢师父。”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