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见过隔壁的新邻居后闻天晴就开始神不思蜀,她脑子里时常闪过对方好看的眉目,清贵的姿态,一举一动皆成画。她心中有一种隐隐的冲动,像堵在堤坝上游的江流,堵着胸口,秘而不宣。她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不断回想隔壁邻居。
直到隔了一天她出门遛弯再次遇到王一诺。
今天王一诺风格大变,换了一身水红压海棠色深衣,深的红浅的粉,风姿卓越。就这么一个人,沿着清浅的溪流,沿途秀木清翠,乌发白肤,水红长衣,缓缓度步而来,姿容夺目。
这是闻天晴第一次见到有“男人”能把红色穿出这样的味道,让她第一眼就觉得好美。
那一刻隐藏在闻天晴内心的堤坝终于被洪水奔溃,她无法抑制自己的手脚,大步冲到王一诺面前,清楚而大声地说出了心中所想要的,“请你,当我的模特吧!”王一诺带给她的视觉享受唤醒了她的工作热情。
王一诺从容地望着自己面前的女人,因为脂肪而过于丰满圆润的脸庞上有着满满的激动,王一诺没有因为闻天晴的主动而放缓神色,她眉宇间依然淡漠,“什么模特?”
闻天晴响亮回答,“服装模特!”
“我凭什么当你的模特呢?”
“我……”闻天晴答不上来了。是啊,非亲非故的,凭什么让别人当她的模特呢。闻天晴想说自己会付高薪报酬,转念一想,正和村里的居民非富即贵,哪里会缺这点钱。她急得团团转,真诚地望着王一诺,“你身上的某种特质让我感受到了创作热情,我真的非常想为你设计服装。”
“为我设计服装的目的呢?”
“为了感受美!”
王一诺慢吞吞地上下扫视了一眼闻天晴,230斤的体重,175的个子,闻天晴是有肉山大魔王的资本的。显然闻天晴也意识到了自身形象不会给王一诺带来好感,她忐忑之中果然听到王一诺接下来的话。
“如果你真的追求美,为什么放任自己的身材?还是说,你觉得你这样在市面上买不到合身衣服的肥胖是你所欣赏的美?”王一诺问她,这是毫不客气的羞辱。
闻天晴不是没有遇到别人针对她的体型刻意的嘲笑和讥讽,以前她会不留情面的讽刺回去,但今天不同,这一次讽刺她的人从颜值到气质都无可挑剔。就好比一个吃馒头的乞丐被一个吃得起肉包子的乞丐嘲讽她穷,同样都是乞丐,谁不穷?然后有一天吃馒头的乞丐被吃山珍海味富贵又俊美的王子说穷了,那在王子看来不是嘲讽,而是陈述事实。两者之间犹隔天地,有着云泥之别,乞丐哪有勇气直视着王子的脸骂回去?
“你的眼光,我不苟同。”留下这句话,王一诺离开了。
闻天晴站在原地望着王一诺的背影,她是多么的不甘心。因为胖,她被认用异样的眼光打量,因为胖她的男朋友出轨了,因为胖她经常受到不公正的待遇,因为胖,她被王一诺羞辱了。
她想要瘦下来,如此迫切地想要瘦下来。
张老太太出了爱腌酸菜以外还喜欢下厨,平时家里就她一个人,都施展不开手艺。胖墩墩的闻天晴住进来后张老太太可高兴了,不止有人陪说话了,做饭也能尽情发挥厨艺,反正闻天晴胃口大又不挑食,总是能吃得精光,让张老太太对自己的厨艺满满的成就感。
但最近有事情发生了,也不知道为什么胖墩墩吃饭都只捡着素菜吃,饭也只扒半碗,每天早晚都要出去沿着村子跑上几圈。张老太太没看出来她有瘦下来,只看出来闻天晴的脸色苍白上了许多,明显是饿得慌了。
“你这丫头减肥也不能不吃饭啊,吃饱了才有力气减肥啊。”张老太太义正言辞地教训闻天晴。
闻天晴听了只有苦笑的份,“吃饱了才会胖啊。我得少吃一点。”
“你的法子不行,瘦下来之前会把胃饿坏了。得给你找个形体老师才行。”张老太太一拍手掌有了主意,“听说隔壁的后生是个舞蹈老师,我去找来给你当老师好了。”说罢老太太就要出门找隔壁住的王一诺。
老太太说干就干的行动力让闻天晴一脑门子虚汗,前段时间才被王一诺羞辱过,这会还上赶着继续被羞辱吗?闻天晴是不愿意去找隔壁的王一诺的,她堵在门口不让老太太出门,劝着老太太别这样麻烦人家。
张老太太瞪了这薄脸皮的胖墩墩一眼,“别不好意思,都是街坊邻居,人家乐意就帮你减肥,要是不乐意我再给你找一个。”说罢她看闻天晴这个肉山大魔王把门口堵得严严实实的,张老太太的老胳膊腿脚肯定是无法突围的,闻天晴憋红了脸目瞪口呆看着张老太太爬上了院子里靠墙的大长凳,直接趴上围墙把脑袋往隔壁王一诺家的院子里伸。
王一诺正在院子里吃着茶点看23世纪的星球大战系列电视剧,悠哉的做派还真像是个养老的人。
“王后生。”张老太太趴在围墙上喊。
王一诺把目光从电视剧里收回来,她望着围墙上冒出头来的老太太,“张奶奶。”
“后生,奶奶家里有个胖墩墩想减肥,听说你是学舞蹈的,一定有办法帮奶奶家的胖墩墩塑造塑造体形是不是?”
只是隔着一堵围墙,两家的动静根本隔不住,闻天晴这几天为了瘦身做的事王一诺都看在眼里,只要闻天晴下定决心要减肥了,她必然是出全力帮的。
“减肥不是十天半个月的事情,如果真的下定决心了,明天早上五点来找我吧。”王一诺道。这话是说给围墙另一边的闻天晴听的。
张老太太笑呵呵地应下了。
第二天早上五点,闻天晴准时出现在王一诺家大门口,似乎人类面对优于自身条件的人总是会感到压力,闻天晴站在王一诺家门口没有进去,就是在怂着。王一诺没给她掉头离开的机会,在闻天晴还没有准备的时候王一诺打开了大门,两人对上了正脸,“进来吧。”
五点的清晨,晨光未到,天际仍然昏暗,院子里几盏柔和灯光更显环境幽静。王一诺家进门也是个算不上大但也不小的院子,沿着墙角种了开不完的月季,葱郁绿叶从中红的黄的深的浅的,开得满满当当。三三两两盆栽摆放,苍劲有力的,秀气文雅的,倒也别致。院子里暗藏玄机,地上铺着青石砖,中间搭了一段玻璃地面,隔着玻璃能看到脚底下有个水池,池子里水草下隐约可见几尾金鱼鲜红尾鳍摇曳。再在院子里搭上遮阳的木架,摆上小桌,是个喝茶聊天看书清闲的好地方。
此时小桌上摆着养胃小米粥,两样爽口酱菜,一份水果沙拉,闻天晴瞅了瞅这些食物,又瞅了瞅身旁王一诺冷淡的脸,探究着究竟是什么意思。
“坐吧,我们先吃早饭。”王一诺说。
闻天晴就坐下了,小米粥就是垫胃的那么一小碗,两碟酱菜份量也不多。闻天晴尽量放慢了速度跟着对面王一诺细嚼慢咽的动作,一小口一小口缓缓往肚子吞。她看着对面的王一诺只觉得美人当前秀色可餐,一不小心把桌上的东西扫荡了个精光。她放下筷子的时候整张脸都憋红了。
王一诺并不在意,早餐份量她是克扣好了的,不会让闻天晴吃多了,也不会让她吃少了。吃过早饭两个人面对面坐着,王一诺问她,“你有多少决心减肥?”
“就算每天跑马拉松爬着也要过全程的决心!”
“天晴小姐,你要明白一件事情。当你寻求我的帮助的时候,我愿意尽一切努力帮助你减肥。一旦开始,决不允许你放弃。无论多苦多累,在减肥成功之前你没有退出的权利。”王一诺直视着闻天晴的眼睛,减肥一向不是容易的事情,会累会苦是常态,魔鬼教练已经准备就绪,就看闻天晴的意思了。
当两人目光相对的时候,闻天晴直觉地避免了自己眼神躲闪的机会,她直视着王一诺的眼睛告诉她,“我要变瘦!”
“那好,从今天开始你就跟着我练武。”
“好的!老师!”闻天晴充满了干劲。
“已经吃过早饭了,开始训练吧。”王一诺指示着闻天晴在院子空地上站好,一步一步纠正动作,“站在这,两脚分开,再开些,两脚距离比肩膀宽,屈膝下蹲,大腿与小腿垂直。自己控好身体重心,把手臂抬起来在胸前,双掌合十,指尖与你鼻尖同高。不要抖。脖子也伸直了,不要低头看脚尖,你肚子上的肉全遮住了什么也看不到。抬头,舌抵上颚,注意你的呼吸,意照丹田用鼻子呼吸,气息要绵长深匀。”
丹、丹田?!
闻天晴全然照做摆出了一个很累的架势,她迦挥植镆欤袄鲜Γ庾耸坪孟袷窃聿剑浚
王一诺负手而立,颇有高人风范,“的确是马步。”
“……我们练舞塑身为什么要扎马步?”闻天晴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既然是练武,自然要从下盘稳当开始。”
“老师我们好像说的不是一个东西!”
“别叫老师,叫师父。”
“可是……”
“没有可是,专心扎马步,半个时辰不准动。如果连这点毅力都没有…”王一诺垂着眼睑睥睨,“别让我看不起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