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了工作,闻天晴在家里宅了两天思考自己的问题。那天从总监办公室出来时候,宋娇仿佛看垃圾一样的眼神像针扎一样让她难受。闻天晴真正意识到了自己的错处,她太依赖孟单羽了,她放任了自己的食欲,她让自己变胖变丑还愚蠢地认为孟单羽不会变,会从始至终喜欢她。
可人终归是会变的。
在孟单羽又一次加班到十点回家的时候,闻天晴终于下定了决心。等孟单羽打开了家门,等待他的是衣装整齐打包好行李箱的闻天晴,她很冷静,“单羽,我们谈一谈吧。”
这样的架势是孟单羽从未见过的,他着急了,“晴晴,你怎么了?为什么要收拾行李,就算你没了工作也没关系,我说过我会一直对你好的,你留在家里做全职太太也很好啊。”
“……”这样的孟单羽,让闻天晴不知道他究竟是爱自己还是害自己。十几年的感情,她舍不得,但她知道她必须得放手了,“我知道你出轨了。”
孟单羽俊秀的脸庞在那一刻表情都凝固了。
“我知道自己又胖又丑……”简直说得自己心里要滴血。
孟单羽急忙几步到闻天晴面前握住她的手,打断她的话,“你怎么会又胖又丑了呢,晴晴,我知道错了,你不要走。”
“我能理解你为什么会喜欢宋娇,她的确有资本让你喜欢的。”
“晴晴别这样,你听我解释我……”
“你真的很好。”闻天晴咬牙重音说着,她缓缓把自己肥胖的手从孟单羽手掌中抽出来,“你看我,大家都说我配不上。而你那么好,你会找到更好的人的。”
“是谁在你面前造谣的!除了你我谁也不想娶!晴晴乖,别听别人胡说八道,你知道我最喜欢你。”
“这都已经不重要了,你把我的设计方案给了宋娇,你从身体到心背叛了我。我不能再自欺欺人了。”
孟单羽脸上血色全失,他苍白了脸。
闻天晴冷着脸说着让自己难受的话,“我的确配不上你。我讨厌自己现在的样子,我不想被你宠着了,我也不想若无其事地看着你出轨,我们两都出问题了。分开一段时间相互冷静一下吧。”她话中意思没有说尽,但孟单羽跟她这么多年相处,哪里会不知道她话里的意思。
当两个人之前有了第三者插足,这段感情在闻天晴看来已经被染上了灰色,就像她说的,她做不到若无其事有第三者的出现,也做不到假装他没有把她的设计方案给了宋娇。闻天晴不想忍着,她也不会忍着。孟单羽意识到闻天晴是真的要离开他了。
“单羽,你仔细看看我的脸,你真的喜欢这样的我?”闻天晴对他说。
孟单羽看着她的脸,朝夕相处的人,挤满肉的脸,五官被挤得像是皱着一起,跟好看、美丽、漂亮完全扯不上一点关系的一张脸,是如此的不完美。孟单羽恍惚之前想起第一次见到闻天晴时候她的模样,白里透红的苹果脸,明亮的大眼睛,笑起来甜美的样子。记忆里甜美可爱的少女与现在眼前的面孔没有一点相似之处。
孟单羽的沉默让闻天晴心里绞痛,“我们分手吧。祝你幸福。”
她提着行李箱一马当先冲了出去,快得孟单羽都没反应过来。等他跟着追出来,她已经坐着出租车离去。
闻天晴不想在这件事上当优柔寡断的人,她走得很干脆,换了手机号码,订了离开的机票,远离了她和孟单羽生活过的城市。她卡里都是自己工作挣得钱,虽然跟孟单羽的身家比是很寒酸的一笔,但也足够她心安理得出门旅行一趟。她想去海边看看大海,对着大海咆哮,但是想到自己穿着比基尼的身材,她决定去人烟稀少清净的山村,爬爬山,看看山水,对着大山咆哮也是好的。
她去了南方,下了飞机转长途客车,再转乡村大巴,最后搭着僻静乡村农用拖拉机进了风景秀美的小山村。这里有原汁原味的黑瓦白墙的古村建筑,潺潺流淌的清澈溪流,树下青石板上坐着穿唐制汉服悠哉下棋的老人,黑瓦白墙炊烟袅袅,没有都市的喧嚣和浮夸,只有青山绿水。闻天晴站在村庄口望去,依稀能看见在黑瓦白墙间冒头的树木青翠散落,与远处连绵的山峰绿林相应,简单干净的色调,清静悠远的韵味,正是她想要的世外桃源。
进村的时候她一直盯着别人身上的汉服在看,送她来的老师傅见她好奇,便和善地解释了几句,“正和村是在21世纪末才开发的古村落,村里的房子都是修缮过的,住的也都是些家里富贵而搬来这里养老的老人,两百年下来村子古味十足,村里的人也习惯穿民族传统服装。这里是跟别的地方不一样的,胖姑娘你要是喜欢这里可以住下来。”
闻天晴知道汉服在几百年前的清朝体制下消失了,后来新中国成立,到了21世纪汉服逐渐复兴,如今已经是23世纪了,汉服有人穿,但不多。
老伯絮絮叨叨说了一些话,告诉她沿着村东边的溪流走,桥边第一户姓张的人家住着的老太太最好说话,如果她要借住最好是去张老太太家。胖姑娘点点头,她很满意正和村给她带来的别样感受,她向老伯道别后往村子里走,村里的居民见了她的生面孔也和和气气地问她是谁。她不由在心中赞叹这里真是个好地方。
闻天晴提着行李箱来到这座名为正和村的古村,她在村东石板断桥边第一户姓张的人家借住下来,借住的人家只有一个身子骨硬朗热情好客的张姓老太太,张老太太见她孤身一人可怜就让她住下了。闻天晴本就是为了散心来到这里,每天闲不住跟着老太太在村子里四处转悠,认识这里的山水,认识这里的人。
她原本以为这里的复古文化会追求古朴的田园生活,结果正和村里有自来水有电有网络,让她惊喜了一阵子。她这一住,很快过去了大半个月。
这天闻天晴呼吸着山里新鲜空气,怀里抱着一块从一堵塌了的墙底下捡回来的大石头,张老太太平常没什么爱好,就是喜欢腌酸菜,石头是张老太太让她搬回去腌酸菜用的。路上遇到村里街坊领居,闲聊几句日常八卦,通常是关于山里哪个地方什么果子熟了,这谁谁家做的笋干好吃极了,那谁谁家电视购物买了什么东西快递员又在山里迷路了的八卦。
今天的话题有了一个新进展,张老太太家隔壁那栋院的当家人搬回来住了,闻天晴听这些阿姨婶婶奶奶的描述,似乎话题人物是个模样俊的年轻人。这些阿姨婶婶奶奶一提有多俊,个个笑开了花,让闻天晴费解。
唠完家常张老太太带着闻天晴往家走,闻天晴抱着块大石头走了这么一路也累得够呛,好不容易爬了一个短坡终于到了家门口,她已经累出了一身汗,扶着门口的墙墩喘着粗气缓上一缓。张老太太看她喘成这样,就笑呵呵对她说,“丫头每天多爬几趟坡,能瘦下来的。”
闻天晴应了声,她低头捏了捏自己的肚皮,肚子上的肉结结实实叠了三层游泳圈,她不由苦笑,这一身肥膘可不好减。
闻天晴干脆坐在大门口的台阶上休息休息,等会还得帮老太太把盐酸菜的大缸搬出来洗一洗。以前有孟单羽宠着,她连地都没扫过,所谓五谷不分四体不勤说的就是她这种人。离开了孟单羽,如今可算是一个真正的劳动人民了。闻天晴不愿意继续想孟单羽了,于是她开始胡思乱想,她想吃蛋糕、巧克力、奶糖、甜甜圈呼啦啦一堆东西了。正和村什么都好,就是太古朴了没有卖这些的店。
她坐着想念美食而口水哒哒,听到隔壁院门开合声音,不多时一个人出现在隔壁大门口,像正和村把汉服当日常穿戴的居民一样穿着一身汉服,不同是村里闲散富贵的老人喜欢穿上下连属的深衣制直裰,布衣大袖有文人气。而这人一身古装电视剧里种田的老百姓才穿的v褐,灰衣黑裤,卷着袖子露出一截肤色白皙的手臂,背影犹如青竹修长劲韧姿态。闻天晴坐在台阶上一直盯着新搬来的隔壁邻居,等对方转过身来正面让她瞧了个清楚,她看直了眼,仿若一眼看见了人间四月桃花开,风吹枝头如红雨,颜清俊,美不胜收。
隔着一段不长的围墙,几步的路距离,两个人看着对方静默无言。
闻天晴的小心脏为对方的高颜值扑通扑通的时候,对方走到她面前向她伸出了手。
“你好,我是住隔壁的王一诺。”
闻天晴不由自主伸出手来与对方友好握手,“我叫闻天晴。”望着自己比对方肥厚了几圈的手,闻天晴有点失落。
“好名字,一听就感觉天晴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