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宅又腐,前途未卜?再加个胖呢?
闻天晴是一个彻彻底底的腐女,还宅。好在她有自己的爱好,自己喜欢的工作,看似大大咧咧的一个人,其实粗中有细,从未与社会脱节过。可以说她是走在时代潮流前端的人。因为她所热爱的工作是服装设计师,她父母从事的行业与之息息相关,闻天晴从小耳濡目染,她算不上顶尖的设计师也有自己的独特之处。
然而在这个拼爹又看脸的时代,陌生人看到闻天晴,从不会觉得这年轻的姑娘会是服装设计师,一个身高175的妹纸,一个体重达到230斤的妹纸,所有人一看到闻天晴就感觉遇到了一座肉山,脑子里就留下一个印象,她非常胖。
在大部分人眼里,胖既是丑的一种表现。
总是有人嘲笑别人样貌的,或许是因为对方龅牙,或许是因为对方个子矮,或许是因为对方脸上有雀斑等等,层出不穷的,莫名其妙的理由。闻天晴的理由就是她的体型,她是重量级的体型。
一个既宅又腐的胖子如何自处?
闻天晴从未觉得自己的胖有什么不好的,她的胖是她的男朋友宠出来的。闻天晴的男朋友孟单羽是一个富二代,相貌英俊,年少多金,温文尔雅,风度翩翩,出得厅堂下得厨房,是大众女性眼中的理想结婚对象,其中包括闻天晴。
闻天晴和孟单羽是初中同班同学,那时候的闻天晴还没有现在彪悍的体格,她只是一个肉嘟嘟的小姑娘,大眼睛,圆脸蛋,粉嘟嘟的可爱模样。孟单羽对闻天晴一见钟情了,他喜欢一个女孩子的时候就是宠爱她,他不爱送首饰玩偶,他只爱给喜欢的女孩送各种好吃的。其中最多的就是来至比利时的手工制作巧克力,以及他自己做的奶油蛋糕,那个时候的闻天晴还是贪嘴的年纪,她对这些高热量的零食来者不拒。既宅又腐的她在孟单羽每日不间断的零食攻克下成了他的小女朋友的同时,随着年龄和身高一起增长的还有她的体重。
他们的感情在十几岁的时候萌芽,高中互相表白心意正式成为男女朋友,考上了同一所大学,孟单羽对于闻天晴的宠爱有目共睹,他对闻天晴向来是温和的,从未说过一句重话,从未嫌弃过她胖,大学同居的时候甚至连家务也不让她干,只自己一手包办。孟单羽喜欢这个女孩的时候很怕有人抢走她,于是他把自己喜欢的女孩养得胖胖的,在所有人嫌弃她胖的时候,孟单羽终于安心了。
闻天晴一直以为他们俩的感情是命中注定的,他们会相爱,他们一起走过了年少,走过了青葱花季,一起初中毕业,高中毕业,大学毕业,然后步入婚姻的殿堂。一生携手相伴,生两个可爱的孩子,努力生活,为他们的事业和家庭忙碌,直到最后老去,会有白头偕老的一天。
她坚信着会有这么一天到来,因为孟单羽是如此爱她,她从没想过他会有变心的一天。
然而现实给了她一巴掌。
大学毕业后闻天晴就在lr服装品牌的设计部工作,她虽然是个不讨喜的胖妞但她的工作能力有目共睹,三个月的实习期后她很快转为正式员工,在设计部门里发光发热。
成为正式员工后的一年她为新季度设计的一个系列服装方案被同事宋娇盗取了。宋娇偷走了闻天晴的方案,把这份优秀的设计方案上交了,冒名顶替了闻天晴本该得到的成绩。闻天晴如何都想不到自己的方案怎么会到了宋娇的手里,直到她亲眼目睹孟单羽和宋娇互相挽着手进了情侣酒店。
那是往闻天晴心里刺刀的一幕,闻天晴从小打到从未受过这样的委屈,她稳了稳声线拨通了孟单羽的电话。
电话里孟单羽的声音依然温和像是宠溺着她一般,“晴晴?怎么了?”他看了眼手表,以往这个时候闻天晴已经吃过晚饭,闲着窝在沙发上看电视剧的时候会给他打电话,黏黏糊糊上一会叫他快回家。
“单羽,我想你了,你在哪?”
“我今晚要加班,迟点回去。冰箱里有牛奶布丁,晚上嘴馋的时候可以吃,睡前记得把门锁好了。乖。”他絮絮叨叨的说着闻天晴熟悉的关心话语,隔着电话闻天晴没看到躺在酒店双人大床上的宋娇红艳唇角嘲讽的笑容,孟单羽也看不见闻天晴此刻扑棱着往下掉的眼泪。
电话里闻天晴的声音很稳,孟单羽一点也没听出异样来。
挂了电话后闻天晴在酒店对面的网咖二楼靠窗的位置坐下来,她捧着手机一眼不眨盯着酒店的大门。两个小时后她看着孟单羽和宋娇挽着手又出现了,他们在酒店门前搂抱着进行了一个火辣的舌吻,宋娇人如其名,小鸟依人的娇小,鲜花一样的娇艳。男的帅,女的娇,孟单羽抱宋娇搂在怀里的一幕画面和谐美丽,是身高175一身肉的闻天晴做不到的和谐画面。闻天晴在想孟单羽是不是喜欢宋娇这样能整个人搂进怀里的身材。他们在酒店前一个热辣的吻后分别了。
闻天晴低头看了眼时间,估算着从这里回家开车要四十分钟,到家应该是十点了。她想起过去的三个月,孟单羽每周总有那么一天是要加班,他到家的时间总是像掐好了点一样,将近十点,十点未到,算不上很晚的时间到家。
她握着手机的手掌用力抓紧,她想起了自己的母亲,她妈妈年轻的时候是国际知名模特,她的父亲是成功企业家,父母之间的感情像是一簇热烈的火花,他们相遇后立马为对方的风姿着迷陷入热恋,飞快结婚,飞快有了孩子,之后火花熄灭地也很快,她的父亲有了新欢。他们离婚了,各自有了各自的生活,其中留下闻天晴给奶奶抚养。
闻天晴的母亲总是在各国飞来飞去,她鲜少见到自己的母亲,闻天晴依稀记得小时候她美丽的母亲指间夹着烟,艳丽的五官在烟雾中朦胧,离婚后的她没有因为爱情的逝去而悲伤,她的美丽像是带刺的玫瑰具有攻击性,美得惊心动魄,她对小小的闻天晴说,“男人就是这样,经不住花花世界的诱惑,他的爱情也经不起考验。”
以为会和自己步入婚姻殿堂的男朋友出轨了,闻天晴掉着眼泪拨通了许久未联系的母亲电话。
电话接通后传来她母亲充满慵懒意味的声音,“我的小甜心,怎么想到给妈妈打电话了?”
“妈,我大概失恋了。”闻天晴眼泪哗啦啦的往下掉,呜咽着啜泣声,“孟单羽出轨了。”
“……”电话那头一阵沉默后,成熟的女声继续响起,语气平淡而沉稳,毋容置疑,“好了,把眼泪擦干净,你去把孟单羽打一顿,打死了算我的。要是没死你就告诉他你把他甩了。你那体格,他不是你的对手。”
不提体型还好,一提体型闻天晴哭得方式直接提升了一个等级,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抽抽噎噎的她还是对着电话吼出了完整的一句,“他一定是嫌弃我胖了,嫌弃我丑了!”
她母亲在电话里很理智直观地告诉她,“早说你胖得丑死了叫你减肥,男人靠不住,你还死心塌地以为孟单羽就喜欢你这肥仔样子。你告诉我,你继承了我的基因,为什么还把自己弄得那么难看?”
“妈……”闻天晴觉得自己亲妈又给了自己会心一击,简直不是亲妈!她哭得更伤心了。
她妈妈又在电话里宽慰了闻天晴几句,叫她别指望孟单羽了,赶紧分手了出去旅行散心,再去报个减肥班,实在不行就去做抽脂手术,费用亲妈给她报销。
十几年的感情,孟单羽对她的好,哪里是说分手就分手的。闻天晴心里还抱着孟单羽回心转意的希望,她在网咖里坐着平复心情,但心里乱七八糟的一直在胡思乱想。
孟单羽回到家后见闻天晴居然不在家,他立马打电话问她在哪。
“晴晴,你去哪了?怎么不在家?”
闻天晴忍住了质问的话语,她迟疑了一会后回答,“……我突然想吃韩式辣年糕,就跑出来了。”
孟单羽温柔的声音传过来,“怎么不给我打电话,我下班了给你带回去,一个人跑出去遇到危险怎么办?你现在在哪里,我去接你。”
你特么在酒店上哪门子班啊!闻天晴忍住到了嘴边的话,她含糊了一下,“还剩下半盘子,我吃完了自己打的回去。你忙了一天了,快去洗澡休息吧。”
闻天晴回到家的时候,孟单羽洗过澡在沙发上等她回家,一听开门声他就到了门口迎接闻天晴进门,像是闻天晴出了一趟远门一样的,“这么晚了怎么还能一个人出去,下一次一定要给我打电话等我回来一块去。”
“噢。”闻天晴低着头进门换鞋,她粉红色的大码兔子拖鞋跟孟单羽的拖鞋摆在一块,居然差不多大,她心情低落想着自己的胖有多惊人。
她抬头的时候孟单羽就看到她眼眶是红的,显然是哭过了,孟单羽的着急毫不掩饰,“晴晴,你是不是哭了?为什么哭?是谁欺负你了?”
“没有,那个辣年糕,真的超级辣,我一边哭一边喝凉水吃掉了。”
“宵夜怎么能吃这种刺激的东西,下次我多做些点心放冰箱里,饿了你就去冰箱拿,晚上不要一个人出去了,我好担心你。”
闻天晴肉呼呼的脸上有了一分自嘲,“担心什么,我一巴掌能把两个人推到地上,跟日本的相扑选手一样厉害。”
孟单羽隐约察觉到今晚的闻天晴有些奇怪。
闻天晴并不想多谈,她一个人躲进浴室洗了一个放空大脑的澡,穿上睡衣回房间。孟单羽已经躺在床上了,房间里点着一盏暖黄色的床头灯,温暖,又让人昏昏欲睡,暖暖的橙色灯光朝着孟单羽的侧脸,渡出了他俊秀脸庞温柔的神色,充满了对她的宠溺。
闻天晴躺在床上盖好了被子,孟单羽正侧着身伸长了手臂为她把被子扯好,那张温润文雅的脸上从未露出过不耐烦,这么好看的一个男人,如果去搞基就是极品的温润受啊。注意到闻天晴一直盯着自己,孟单羽掖好被子低头亲了亲闻天晴,“怎么一直在看我?”
“单羽,我每天都要吃好多碗饭,有一天,你不会嫌弃我胖?”
“怎么会,晴晴是丰满,哪里胖了,无论你什么样子我都喜欢的。”
那你为什么还要跟别的女人去酒店?闻天晴满心疲惫闭上眼睛,感觉到孟单羽关了灯,在黑暗的室内她始终没有睡着,她听到身侧的人呼吸平缓陷入了梦乡,而她却为身边的人心绪混乱毫无睡意,天快亮的时候她才囫囵睡了一下。
第二天她顶着黑眼圈去上班,宋娇见了她依然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公主看丑小鸭的架势,“哎呀,你昨晚做贼去了吗,这么大的黑眼圈还出来见人呀。”
胖子总是会遭到歧视的,以前闻天晴以为宋娇这样的漂亮女人对胖子就是这种德性,经过昨天以后她豁然开朗,宋娇不是对胖子摆出高高在上的架势,而是因为勾引了她男朋友才对她高高在上。
闻天晴忍了忍揍她的冲动,因为宋娇偷她设计方案的事情她们之间关系恶劣整个公司都知道,加上闻天晴现在知道宋娇跟孟单羽有不正当关系后,闻天晴对宋娇的态度就没有保留的充满了愤怒,“你就是个贼,怎么还有脸出来说别人。闪开,好狗不挡道。”凭着体型优势,她轻而易举把宋娇挤到旁边过道里。闻天晴直接闯进了设计总监办公室,宋娇盗取她方案的事情设计总监一直推脱着说会给她查清楚,查了大半个月了怎么也得给个交代了。当着整个部门员工的面,闻天晴问设计总监查清楚了吗。
然而设计总监对她的态度从刚开始的爱理不理到了现在的趾高气扬的指责,“什么宋娇盗取的你的方案,人家宋娇有自己的能力,她为这个方案连着加班一个月了大家都看得到她的努力。闻天晴,你也不照照自己的脸,多大的脸啊,还诬赖宋娇偷你方案。真是丑人多作怪。我们部门就是有你才拉低了档次,少给我在这里摆谱,滚出我的办公室。”
闻天晴的反应是掀了他的办公桌,“我丑是我的事,要你他妈的在这瞎bb?就你这谢顶戴假发遮丑的□□样去追求宋娇,你献的是媚吗?你献的就是丑!”
沉重的办公桌轰然倒地的声音夹着着闻天晴的声音,像是强有力的攻击,整个部门在刹那间鸦雀无声,所有人伸长了脖子往总监办公室看。设计总监的脸黑了又白,白了又红。
最终从他口中爆发出一句,“死胖子!!!你被解雇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