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冬拿着丰厚的学期末奖学金开始了阿特兰特学校惯例的暑期森林夏令营。一点也不夸张地讲,在财大气粗的阿特兰特校址内就拥有一座面积惊人的森林。
除了临近毕业的五年级学生,一二三四年级学生们将分别在各班级老师的带领下,经行长达一个多月的森林户外活动,各自背各自的行囊,除了依靠自己和队友的超能力,在没有电力没有卫生间的户外他们要生存上一个多月。对于很多女生而言这是难以想象的艰苦任务,但在重生了一次的麦冬看来,森林是一个好地方。
麦冬习惯了孤独后反而觉得大自然比人类更好相处,至少大自然不会存心积虑污蔑她。
在集合的日子,一大早麦冬背着偌大的行李包站在e班的人群外围,班主任亚尔曼还在重申户外露营的重要事项,他刚毅的面孔露出明显的好心情来,恐怕对这位铁血汉子而言,户外运动比室内教学更得他意。唯一要担心的就是这群年轻气盛的学生违规做些糟心的事情,他得时刻盯着他们作大死。
亚尔曼灰色的眼睛锐利地一个个盯着班里的学生,然后他在人群后面看到不应该出现的一个人。超人系的校医依然穿着标志性的白大褂,戴着一副无框眼镜,背着行李斯文款款地站在那,以一种不说话都存在感很强的方式向亚尔曼表示:夏令营我会全程跟着你们。
亚尔曼的心情一下就不太美丽了,他的嘴角迅速下撇,丝毫不掩饰他对校医的不欢迎,“我们团队人员满了,没你的位置。”
王一诺也不急,她平静地回望着亚尔曼说,“别担心,我亲爱的同事亚尔曼,我不会妨碍你们的夏令营活动。”
事实上每个系的校医都是夏令营的随行人员,区别是校医准备跟哪个班级活动而已。亚尔曼知道自己赶不走王一诺,他采取了无视政策,带着学生们徒步深入森林,从早上一直走到傍晚,在树林里扎营休息一晚。学生们要自己选地方搭好过夜的帐篷,晚餐是他们自己带的食物,如果嫌重而没带食物,那就自求多福吧。
累了一整天,有不少人一身汗想洗澡,但环境不允许。麦冬吃了自己的晚餐后,跟同学们分配好了守夜顺序,就钻进自己的帐篷睡去了。而王一诺在亚曼儿的瞪视中,泰然自若地把自己的帐篷扎在亚尔曼的隔壁,并且主动提出和麦冬一起守下半夜。
守过上半夜后亚尔曼还没照他的打算用粗暴的掀帐篷让人吓一跳的方式叫醒王一诺,她已经衣装完整精神抖擞地爬出被窝坐到篝火旁,并好礼貌地向亚尔曼说,“祝你好梦,亚尔曼。”
亚尔曼板着脸回自己的帐篷去。
麦冬给自己设置了闹钟,半夜起来对她毫无压力,毕竟她是个习惯性失眠的人。她拿着一本便于携带的小词典坐到王一诺身边,准备借着篝火背诵词汇到天亮。
“麦冬,去睡觉吧,熬夜对你不好。”王一诺告诉她。
“不要紧,我一向睡得少。”麦冬捧着词典回答。
何止是睡得少,住在隔壁的老王最清楚这姑娘经常半夜起来坐在床头发呆,或者找本书阅读到天亮。不健康的作息消耗的是她的年轻体能,长此以往必然对身体很不好。王一诺早中晚三餐尽量调整营养为麦冬改善身体,然而麦冬的失眠源自于上辈子冰冷无理的校园暴力长期形成的压抑,加上她对上辈子父母的死亡难以忘怀,一旦到了夜深人静时分,深深纠缠着她的孤寂与黑暗就会跑出来,如同耳语一般对她说:麦冬,世界从未美好过,你是孤独的,你是寂寞的,你是可有可无的人,你太软弱无能了。
她始终惧怕着自己的父母会如同上辈子一样,被陆飞舟害死。
在昏暗的篝火中看便携式小词典上的词汇是一件折磨眼睛的事情,麦冬看了一会就吃不消揉起酸痛的眼睛。放松了眼睛后,麦冬注意到校医太安静了。
王一诺仰着脖子在看星星,阿特兰特校区远离城市和工业,这里的天空总是能看到璀璨的星星缀满夜空。看星星确实比看词典来得享受。麦冬仰着脖子看起星星,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些寻常的景象今天认真去看的时候,麦冬觉得星空好美。
麦冬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她醒来的时候脑袋正靠在王一诺的肩膀上,东方的天空已经有了鱼肚白,不知不觉之间她睡了一个短暂而深沉无梦的觉,日出将要来临。
林间有了早起觅食的小动物穿梭草丛发出的细微嗦嗦声,清凉的空气让麦冬神清气爽。校医的坐姿和麦冬睡着前一样没有变化,那张眉目鲜明俊美的面容没有熬夜的丝毫迹象,依然神采奕奕不见疲惫。
突然王一诺开口,“麦冬睡着后有一颗流星出现了。”
“啊?!”
“于是我向流星许了一个愿。”
麦冬奇怪着王一诺为什么要做这种小女生才爱干的事情,就听王一诺微微低沉的声音缓缓说到。
“我希望麦冬一生努力,一生被爱,想要的都拥有,得不到的都释怀。麦冬,你的人生还长着呢。”
收到祝福了呢。
麦冬踌躇了一会,低着头不好意思道,“谢谢你,医生。”
三天后e班在亚尔曼的带队下深入森林,固定了扎营的位置,夏令营算是正式开始了。麦冬跟班级里的几个女生去湖边钓鱼,给晚饭加餐,同去的女生都是脾气比较好的人,从不会主动找麦冬的麻烦,会主动向麦冬表示友好,然后有意无意问起宝石系的伊凡消息,毕竟经常看到伊凡跟麦冬说话。
麦冬在超人系人缘虽然不好,但意外的在宝石系那边有好人缘,宝石系的人喜欢学霸。
和平共处钓了一天鱼回去,麦冬震惊地看到一个白天的时间,他们斯文俊秀儒雅并带着鬼畜属性的校医居然搭了一间严实的小木屋,在校医房子的隔壁就是亚尔曼搭的木屋,这两个人就像杠上了一样,用做出来的木屋互相比拼着。
亚尔曼做的房子粗矿而面积大,四面漏风,而校医做的房子墙壁屋顶窗户门扉都有,里面甚至还有床和炉子,个人风格明显。论野外生存能力,亚尔曼一点也不想被校医比下去。他倨傲地微微仰着下巴和校医擦肩而过。
麦冬听到有女生噗嗤轻笑:亚尔曼和校医斗气好幼稚。
笑完又道是反差萌。
麦冬是不懂这些萌不萌的,她在烤鱼,还有煮鱼汤。由于她厨艺不佳,没人跟她分享食物。麦冬咕哝着自己明明有在校医家的厨房偷师过怎么做鱼,为什么味道还是这么难吃。
第二天麦冬和同学们跟着亚尔曼去布置捕捉猎物的陷阱,他们要跟亚尔曼学习野外生存的种种知识,以备将来的不时之需。文质彬彬的校医留在营地里看守。
去了一整天,爬山涉水认识大自然,他们都累坏了。在天黑之前回到营地,弄了晚饭,聊着天,填饱肚子,用溪水随便擦洗一下就睡去了。之后的日子里,有能力自己建房子的学生渐渐把房子搭建起来,放眼望去营地里怪模怪样的房子零零散散矗立着。
也不知道是不是野外朝夕相处的功效,遇事沉着冷静不怕昆虫蛇蚁堪比汉纸的麦冬在群体中的存在感慢慢增强,干重活的时候男生看到了会主动帮她一把,出去采集食物柴火也有女生主动和她同路。
“虽然你既阴沉又沉默,但有时候挺靠得住的嘛。”有人这样对她说。
开学一学期,麦冬被人诬陷过、冷遇过、不公平对待过,甚至当众欺负,她始终平静地面对,并且总是在人出乎意料的时候暴走着抗争,她的愤怒是爆发性的让人措手不及印象深刻。让人惊叹她小小的身体里藏着大能量。
夏令营过去一个月后,有一天隔壁班级的人传讯有人受伤需要治疗,校医收拾了行李一去不返,看样子是不准备回到e班的营地了,考察一个月王一诺能终于放心留麦冬一个人在e班了。去给c班一个作大死没安全装置的情况下玩蹦极摔得快死的学生治好伤,王一诺开始在森林里四处游走着扎营,超人系的班级走完了,就去隔壁的自然系和宝石系,硬是把每个营地都蹲了一遍。随着夏季过去,夏令营到了尾声,分散在森林各处的班级逐渐聚集在一个地方。
近500人在同一片地区搭起帐篷,一眼望去尽是五颜六色的帐篷,麦冬终于又见到了王一诺还有伊凡。
伊凡很明显的变化是原本奶白色的皮肤鸷诹耍蠖19乓练部戳撕靡换幔澳愫诹恕!
伊凡也盯着麦冬看了好一会,“你也黑了。”
就校医没鸷凇
当最后一个班级来到集合地,他们举行了一场别开场面的篝火晚会,虽然晚会上只有热开水和烤肉、野果,但这些接受度很高的年轻人还是很载歌载舞开怀大笑着闹到大半夜,明天他们将要进行夏令营最后一个项目,找一个搭档,然后两个人组队凭夏令营里学到的知识、技巧,穿越森林回到阿特兰特教学区域。
这个时候拥有飞行能力和瞬间移动能力的学生会大受欢迎,免去爬山涉水的劳苦,咻的一下回去,谁会不喜欢呢。
经过一夜休整后,第二天早上陆陆续续有学生背着行囊离开营地,他们想着阿特兰特教学区的方向出发了。
早上八点,伊凡睡醒后开始准备自己的早饭,顺便给王一诺和麦冬也准备了一份。没有赖床习惯的三个人围在一起吃了早饭后,王一诺挥手向这两个人道别,目送他们俩背着行李一块出发了。
一个五感封闭超能力者和一个无效化超能力者的组队在众多稀奇古怪的超能力中并不强劲,但愿他们安全回到阿特兰特。
王一诺想着陆飞舟和夏星美选择了跟麦冬伊凡一条路线,路上会遇到吧。她闲着有点无聊,目光转到亚尔曼那,亚尔曼一见校医在看自己,他冷着脸不动声色往隔壁班主任身边站近了几步。以防王一诺突然来拨撩自己。
王一诺的确是想去找亚尔曼嘴炮,在她行动起来之前有个金发的小天使喊住了她。
“医生。”
王一诺回头就见自然系的莉莉丝,这个女孩金色的头发在早晨的阳光中闪闪发亮,一个多月的野外生存没有磨去她的美丽,莉莉丝白皙柔软的小脸上带着甜美的微笑。
“早上好,莉莉丝。”王一诺回以温和的问候。
“有一件事想请医生帮忙。”莉莉丝抿着嘴唇露出一副坏坏的样子。
王一诺立马猜到这位只有一面之缘的学生用意,“想恶作剧让我为你打马虎眼吗?”
“果然医生跟我是同一种人,心有灵犀呢。我跟你一样喜欢麦冬,也跟麦冬一样不喜欢陆飞舟和夏星美。”
王一诺就是欣赏这种敢想敢做的女孩,“你想要我做什么呢?”
“三天之后,沿着我们的方向追上来。”
“好。”王一诺一口答应。
等最后一组学生出发,剩下的老师们也开始后续工作,监查森林里的学生安全,随时救援遇到突发状况的学生。
两天之后王一诺连打掩护的行李都没带,和同事们打过招呼,轻装出行沿着麦冬他们的路线出发了。这天夜里下起了暴雨,恶劣的气候加深了穿越森林的难度。王一诺顶着瓢泼大雨快速穿行,
具有像雷达一样具有侦查能力的老师还在守夜,他注意到属于校医的气息的点在深夜恶劣的天气下以惊人的速度移动着,他奇怪地问一起值班的同事,“王医生有速度能力吗?”
“我记得是外科治愈能力。”
“哇哦,这个医生在天黑后的森林里跑起来像只豹子。”
“没什么奇怪的吧,这个家伙是东洲那边来的顶尖超能力者雇佣兵。”
“这种事情我怎么不知道?”
“我也是偷看职员档案才知道,最让惊讶的是档案上写着校医是女的。亚尔曼大概也是知道的,不然以他的脾气,被校医实力打压了一顿他会想办法打回去,但后来亚尔曼就消停了什么也没做。”
“……你是说真的吗?”
两个老师开起了八卦的夜谈会,在他们没有注意到的地方,伊凡无效化的能力就像一个屏障在侦查能力下隐藏了一部分人行踪。
莉莉丝狂暴的雷电能力在暴雨的天气下得到增幅,她如同异域而来的邪恶魔女操控着雷电,肆虐于漆黑的森林中。麦冬震惊地看着小天使摇身一变成魔女,以一对二把陆飞舟和夏星美打得不要不要的。面对超自然的异能想象伊凡丝毫不见紧张,还有心情剥了俩根棒棒糖吃,和麦冬一人一根。
“莉莉丝,你在做什么?我们是好朋友啊!”恶劣的环境加上连日来的疲惫,以及莉莉丝的突然发难,生怕被雷电击中的夏星美哭喊起来,而她心里在连声咒骂莉莉丝公主病发神经,等离开了森林一定让她好看!
同时拥有读心能力的莉莉丝笑了,“我就喜欢你一边在心里咒骂着别人,一边做出委屈的模样。总是轻而易举激发我撕碎你虚伪面孔的冲动。今天终于有机会撕你的脸了。”她所谓的撕,是真的上手动脸皮会流血的撕。
平时没少说莉莉丝的坏话,还在班级里传莉莉丝谣言的夏星美怕了,她急于寻找他人的帮助,对了,她还有陆飞舟。夏星美口中喊着陆飞舟快阻止莉莉丝发疯,转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陆飞舟这个平日人模狗样的男人躲到她身后去了。
陆飞舟见到莉莉丝就怂了,他原本是想找个傻白甜家里有钱的妹纸骗财骗色,于是他瞄准了同班的莉莉丝。经过一个学期四处打听,陆飞舟得知莉莉丝家不仅仅是有钱,那是西洲北部一个庞大的家族,超出他想象太多,已经不是他所能应付。加上莉莉丝也不像她表面那样傻白甜,明明是个心肠黑的。
“莉莉丝,如果你生气都冲着夏星美吧,班级里的谣言都是她传播的,我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情。”陆飞舟急忙开口,气得同流合污的夏星美脸都歪了,没想到陆飞舟这么没用。
莉莉丝“听”着他们两互相咒骂的心里话,她拍了拍手,“就知道你们两都不是好人,让我送你们下地狱吧。”她掌心电光四溅的闪电团是能量压缩后形成的光球,带着滋滋低鸣危险的雷鸣声,一旦被它击中必死无疑。
以自己的能力无力对抗,陆飞舟立场转变的很快,他向不远处站着的麦冬求救,“麦冬,快帮帮我们!”
他愚蠢的举动让莉莉丝噗嗤发笑,“你总是在心里想怎么杀掉麦冬,还有养父养母,名正言顺继承她家的财产。你凭什么向麦冬求救?”
麦冬的手指不自觉抽动了几下,她想打人了。
陆飞舟矢口否认,“你胡说八道!麦冬你别听她的,她被害妄想就是个女神经病。麦冬我是你哥哥啊!”
麦冬咬碎嘴里蜜桃味的棒棒糖,僵着小脸一字一句从嘴里蹦字,“哥哥,还是请你去死吧。”
向麦冬求救无门,但还有伊凡啊。宝石系的优等生,一定有办法救他们的。夏星美祈求地望着伊凡,在她满嘴违心的话说出口之前,莉莉丝强势开口,“表弟。”
伊凡叼着棒棒糖一点也不含糊地回应,“嗨,表姐。”
麦冬诡异地看伊凡,“真是你表姐?”
“她的确是我每年圣诞节家庭聚会上能见到的表姐。是表面和内心成相反极端的有趣人,但你不要跟她说话。”伊凡回答。
夏星美和陆飞舟:“……”有种今天死定了的感觉。
电闪雷鸣火化四溅,莉莉丝准备送他们去死一死了。
为了避免麦冬看到应该打很多马赛克的画面,伊凡带着麦冬先离开了,她担心莉莉丝一个人会出问题。
“不用担心她,莉莉丝很强。”伊凡再次强调,“还有,你不要跟她说话。”
“为什么?”
“她去年出柜了。”
远远的传来莉莉丝的声音,“伊凡,别忘了帮我屏蔽能力范围。”
王一诺在后半夜赶到现场,她赶到的时候夏星美和陆飞舟无情地淋着暴雨倒在地上气息奄奄,莉莉丝披着雨衣站在一颗树下,像一道狰狞的黑影。
王一诺比约定的时间来得早上了许多,莉莉丝说,“医生太得太早了。”
王一诺大致检查了二人的伤势,她微微叹息,“如果按约定的时间过来,我只能给他们俩收尸了。你没打算让他们活着回去吗?”
“暴雨天气的森林里被劈死两个人很正常呀。”莉莉丝回答,“医生想救他们?为什么?你不是也讨厌他们吗?”
“讨厌一个人并不一定要杀了他们。”
很多时候看着恨的人活着受罪,比看他们死了一了百了更解恨。
看着校医为他们治好了伤势,莉莉丝估摸着伊凡留下的隔离层时效叫王一诺先离开,她准备干点别的,她披着雨衣微笑的样子让人想到出名的小红帽女孩,不过是□□版的小红帽。王一诺临走前叫她别玩大发了,不然收拾起来麻烦。
和莉莉丝分别之后王一诺继续朝着终点的方向跑去,没多久路上遇到躲在帐篷里避雨的麦冬、伊凡,在暴雨的天气夜里火都升不起来,这两个年轻人被雨淋得湿漉漉地坐在一块对着漆黑的森林发呆。
同样被雨淋得全身湿透了的王一诺出现在他们微弱的手电筒光照范围内,让麦冬惊讶坏了。
“医生,快进来避雨。”
王一诺表示不用了,这点雨她还不放在眼里,在暴雨侵袭吵杂的雨声中,王一诺嘱咐两个人别着凉了,睡不着就聊聊天,别互相对着脸发呆。
伊凡若有所思。
麦冬还惦记着莉莉丝一个人对陆飞舟、夏星美,“医生,你有见到莉莉丝吗?”
“她在那边玩得正开心,我就不多打扰她了。”王一诺回答。
麦冬原本还想说些什么的,但王一诺来得突然去的也快,麦冬只能眼睁睁看着王一诺转瞬消失在黑暗的森林中。
得到王一诺提示而若有所思的伊凡思考完毕了,他对麦冬说,“我们聊聊人生吧。”
“什么?”
“聊聊我们两个的人生观和价值观。”
“……”深更半夜衣服潮湿各种不舒服的麦冬一点也不想和伊凡这样的学霸聊这种话题。
麦冬再得到莉莉丝消息是离开森林后两天,莉莉丝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所有人都知道陆飞舟、夏星美在森林里袭击了和搭档走失了的莉莉丝,幸好晚上值班的老师发现得早,不然莉莉丝就凶多吉少了。这是一起性质恶劣的校园暴力事件,引起校内高层高度重视。别人或许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但王一诺清楚。
那晚王一诺为陆飞舟和夏星美治好伤势后连个疤痕都没给他们留下,莉莉丝始终没有离开,伤好后清醒过来的陆飞舟和夏星美见到莉莉丝第一反应就是惧怕莉莉丝再次伤害他们,于是他们攻击了莉莉丝。他们没有料到莉莉丝就等着他们这样做。
无论事出何故,值班老师赶到时陆飞舟、夏星美正要对莉莉丝痛下杀手是事实。栽赃陷害是毁人名誉前程最普遍的手段,上辈子夏星美没少诬赖麦冬做坏事,硬生生把原本阳光活泼的麦冬磨得沉默寡言。蒙受不白之冤,遭人诟病,凡事被刁难,诸事不顺,有些人是受不了这样的委屈的。
夏星美、陆飞舟二人百口莫辩,处分很快下来了,校高层商讨之后并没有对他们做退学处理,他们继续留在阿特兰特完成学业,但开放给一般学生的福利政策对他们两关闭,对他们影响最显著的一点在于阿特兰特校内独立的经济体制,枫叶币。没人会雇佣臭名昭著的他们,就连颁发给优秀学生的奖学金也没他们的份,哪怕他们考了第一也别想得到一分钱的奖学金。这就是学校对他们的处罚之一。
阿特兰特从来不缺势利眼的人,如果没有权势,至少也该有金钱,如果没金钱也没人缘,那你在阿特兰特什么都不是。
陆飞舟意图杀害同班女同学的消息校方传达给了麦冬的父母,这对恩爱的夫妻怎么也不愿意相信养子会做出这种事情。事出特殊,校方格外放宽规矩允许这对夫妻进入校内和养子见上一面。如今在阿特兰特受了苦的陆飞舟早已没了刚入学时候的意气风发,他面对养父母声泪俱下狡辩自己是无辜的,直说莉莉丝用心险恶要害他。
之后这对夫妻去见了受害者莉莉丝,莉莉丝是一个小天使,谁看了都会这么说,如此美好的女孩,若非亲眼所见谁会相信小天使的身体里住了一个女魔。莉莉丝向麦冬的父母平静叙述了事情最初的起因,起因于陆飞舟看她家有钱想追求她,虚伪的男人在图谋她家的财产还有她的容貌。没有得逞的陆飞舟恼羞成怒在森林里攻击了她。
养子居然对柔弱美丽的女孩行凶,让夫妻俩大受打击。然而当他们见到分别了大半年的女儿,那才是真正的打击。
他们原本见人就笑,像朵向阳花一样青春朝气充满活力的女儿性格巨变,变得安静沉默了。
在麦冬连接上辈子的记忆里,她已经有五年的时间没有见过自己的父母,直到上辈子父母死去也没能见到最后一面。隔世再见,父母健在,麦冬与他们紧紧相拥嚎啕大哭。
“爸爸,妈妈,我好想你们。我爱你们!”
“冬冬,我们的傻女儿,我们也爱你。”他们心疼坏了,“是不是在学校里受委屈了,跟爸妈说,爸妈给你讨公道。”
“我就是想你们了。非常想你们。”
麦冬的改变让她的父母担心坏了,为了打消他们的担忧麦冬带父母回自己的公寓看看住宿环境,然后去隔壁的校医家蹭一顿午饭,看看她平时的伙食质量。
校医做的饭一向好吃到让人忍不住多吃一碗饭,蹭饭的时候伊凡仍然也在,饭桌上他面对麦冬的父母坐着完全看不出他在想些什么。王一诺热情地招待了这对中年夫妇,以校医和邻居的身份向他们讲述了麦冬在校情况。闲聊的过程中以惊人的说服力透露了陆飞舟在校内勾搭女孩私生活混乱,对从小一起长大的妹妹不闻不问等消息,说得夫妻两重新认识了一遍养子的为人。
“不怕豺狼虎豹对自己家虎视眈眈,就怕自己家里养出了白眼狼。”
送父母离开阿特兰特,麦冬依依不舍。一家人分别在即,夫妻两最后问麦冬,陆飞舟真的坏到无可救药了吗?
麦冬想起上辈子父母的结局,好人没有得到好报,她伤心得红了眼眶,“陆飞舟为了钱真的会杀人。爸爸,妈妈,我不希望你们出事。如果你们出事了,我要怎么办?”
“冬冬别怕,我们会一直陪着你的,你在学校里好好照顾自己,爸妈下次再来看你。”
再是舍不得分开,但阿特兰特几百年来的校规就在这,不近人情的校规,把学校变成了监狱,他们想要再见一面是何其之难,只有毕业才能离开的地方。而麦冬距离毕业还有整整四年半的时间。
目送父母离开了阿特兰特的大门,麦冬抹了抹自己的脸,又忍不住哭了。
身后是校医的声音,“冬冬,要下雨了,快回去。”
麦冬抽了抽嘴角,“你为什么也跟着喊我小名?”
“冬冬比较可爱吧。”伊凡总结,“冬冬。”中文发音的叠声就像雨点落到水面,小可爱掉进心湖的声音,咚咚。
麦冬:“……”
麦冬期盼着快快毕业,快快离开阿特兰特回家去。在她的期盼中,时光流走,春去秋来,冬走夏过,麦冬终于迎来了握着毕业证书照毕业照的日子。
她的校园生活有一个全能型的校医照看,有一个宝石系的优等生插科打诨,虽然风波四起,但精彩极了。她由衷感谢两位的陪伴。
提着行李离校之际,麦冬问王一诺什么时候能再见,王一诺笑答,“这里的工作已经告一段落,我准备继续周游世界了。有机会就去你的家乡找你。”
挥手告别校医,最后看了一眼身形颀长的校医沐浴在阳光中白大褂蒙了一层耀眼光晕显得温暖的身影,麦冬大步跨出了阿特兰特的大门。走着走着,她诡异地回头问一直跟在她身后的伊凡,“你跟着我做什么?”
提着行李箱的伊凡作出一副惊讶她会这么问的模样,“我们不是回家吗?”
“是啊,但是你跟着我干什么?”不同路啊!
“我要去见你父母。”
“见我父母做什么?”
“我想跟你结婚。”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