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冬回到座位上,那边的夏星美和莉莉丝说说笑笑气氛和谐,如果不是亲眼所见,麦冬无法想象像小天使一样的莉莉丝原来深藏不露。
“医生知道莉莉丝的事情吗?”
王一诺挑了容易理解的话回答,“她大概是无论在哪都能很好地照顾自己的人。”
等他们三人吃饱喝足结账离开时候,大门口麦冬迎面遇到一个人,她父母收养的男孩,和她没有血缘关系的哥哥,陆飞舟。
跟伊凡这种少表情高智商不爱应酬的沉默寡言类型相比,陆飞舟就是另一个极端,陆飞舟处事圆滑热爱交际,有那么点邪魅狂狷的坏小子味道,大部分女生吃他这一套。今天遇到麦冬出乎陆飞舟的意料,他率先看了眼跟麦冬走在一块的伊凡和王一诺,宝石系的优等生和可怕的校医,他的目光回到麦冬身上,面上带笑,语气温和,“好久没见到麦冬了呢,来学校这么长时间也不来看看我,我有点伤心呢。”
知道你是个人渣谁还会想看到你。麦冬面无表情腹诽一句后对陆飞舟说,“你不是开学这么久也没来看过我吗。”话中一停顿,麦冬翘起嘴角补充了两个字,“呵呵。”
神嘲讽的技能。
过去的一学期里陆飞舟也有关注麦冬在超人系的动态,抱着知道她过得不好他就高兴的心态,陆飞舟度过了第一个学期。半年以来别说去看望她了,没在暗地里给她下绊子已经算好的了。更何况比起麦冬她家的那些资产,还是莉莉丝她家更显赫,只要把莉莉丝得到手还愁毕业以后的出路吗。
站在门口这么显眼的地方,别人怎么可能注意不到,夏星美见约了今天聚聚的陆飞舟居然在门口和麦冬说话,她上赶着也过来了,“是麦冬呀,好久不见,你还好吗?”
麦冬回应,“好着呢。”说完,她的目光穿过夏星美直直地看向坐在原位的莉莉丝,在轻柔而暧昧的室内灯光下,那一头金发仿佛比室外的阳光更灿烂。此时莉莉丝也在回望她,粉色的嘴唇带着好看的弧度冲麦冬微笑着,麦冬一下子就感觉这个小天使高深莫测起来了。明显莉莉丝也是知道陆飞舟隐藏在表现下龌蹉心思,但莉莉丝若无其事放任别有用心的陆飞舟和夏星美靠近,就好像蜘蛛在阴暗的林子里织好了网,等着猎物自己钻进陷阱里。
麦冬可没跟这两个人“叙旧”的心思,她招呼王一诺和伊凡走,转头一看发现这两个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隔壁的冰淇淋店前排队去了。
见麦冬的视线终于转过来了,伊凡赶紧招呼她,“这里的冰淇淋很好吃。”
麦冬也没跟陆飞舟他们打招呼,直接跑到伊凡那边去了,“一支草莓味的,谢谢。”
等三个人买完冰淇淋走在路上,伊凡手里的冰淇淋堆满了口味和颜色一样丰富的冰淇淋球搭成的高塔,远远看去非常壮观。
“……伊凡的确是个难得的大胃王。”麦冬不由自主再次发出这样的感慨,刚才的店主小心翼翼在蛋筒里做冰淇淋塔的时候表情都虚脱了。
“话说医生,你为什么也跟着伊凡买了这么夸张的冰淇淋。”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盛冰淇淋的店主表情觉得很有趣,忍不住想再看一遍。”王一诺正努力把这个夸张的冰淇淋吃下去,她的话题转移得非常效率,“刚才的年轻人是自然系一年级的陆飞舟吧。”
“恩。他是控水型的超能力,我没有血缘关系的哥哥,贪财好色人渣中的人渣,白眼狼,恶棍,王八蛋,该蹲在地狱里把地蹲穿了的牲口!”麦冬想起上辈子最后的种种怒上心头,越骂越来气,她平时很能掌握自己的情绪,安静文弱的一个女孩子突然之间点了炸药一样的怒火让伊凡看得忘记了吃冰淇淋。
直到麦冬一怒之下举起手里啃得只剩下蛋筒和黏哒哒的粉红色融液的冰淇淋,这个被吃了大半的冰淇淋从麦冬手里狠狠地投掷在路面上,发出了响亮的啪叽一声。紧接着麦冬转身跑了。
“她去买第二个冰淇淋了?”伊凡问。
王一诺咬了一口芒果味的冰淇淋球,平静陈述现状,“考完试就会暴走的麦冬。”
接着是伊凡的自言自语,“上次是和亚尔曼打了一架,这次和冰淇淋老板?”
王一诺没回答,啃着冰淇淋往回走,伊凡作为高智商低情商的典型代表,有时候他得看明白一个人愤怒的样子才能更了解对方。就比如麦冬暴走的临界点和暴走后的战斗力,她与鲁莽并存的勇敢。
站在意大利餐厅擦拭地一尘不染干净明亮的窗户外,王一诺和伊凡吃着混合着奶油味甜腻的冰淇淋,看着餐厅内暴走的麦冬扣了一盘浇满了番茄酱的意面在陆飞舟的脸上,在夏星美的尖叫声中麦冬掀掉了桌子,餐盘与玻璃器皿很干脆地在地上摔得四分五裂。原本在莉莉丝面前风度与帅气并成的陆飞舟此刻刚把糊在眼睛上番茄酱弄下来,尚未来得及看清楚周围情况,麦冬的巴掌已经劈头盖脸往他脸上招呼,同时还有麦冬暴怒的斥骂声冲击着他的耳膜和神经。
“陆飞舟王八蛋白眼狼去死吧畜生!我爸妈把你当亲儿子养,对你比对我还上心!你就这么报答他们的!你就是人渣!社会败类!混蛋!臭虫!活着祸害社会死了污染环境的垃圾!整天就知道钱钱钱女人女人女人!你就是吃软饭的臭不要脸!去死吧王八蛋!”
“臭女人你疯了!”平白无故遭了这么一遭,陆飞舟也是上火,他的控水能力蓄势待发想要给麦冬一点教训,不料他怎么催动能力都无效果,就好像他的超能力消失了一般。
王一诺默不作声瞅着身旁站着的伊凡,这个年轻人此刻紧紧盯着暴走状态与平日里文静自闭全然两样的麦冬,一眼不眨,像是被什么高深的问题迷住了一般。
里头的陆飞舟破功地很快,他拽住麦冬的手臂要动粗的时候,伊凡义无反顾冲了进去。眼看着餐厅内的混乱又升级了,王一诺默默吃着冰淇淋,想着这就是青春啊。
因为有伊凡在,餐厅里的人无法使用超能力,伊凡180出头的体格和力气对得起每天被他吃下去的食物,没条件没理由就是揍得陆飞舟鼻青脸肿狼狈地蜷缩在地毫无形象地大喊别打了。
“王八蛋王八蛋王八蛋!”麦冬那小胳膊小腿还在卖力地踹地上的陆飞舟。
夏星美捂着脸分外柔弱地哭起来,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冲着周围旁观着的客人哭喊,“你们为什么不阻止她!”她指责他们人情冷漠。
然而并不是他们冷漠,一个位置做得近正和男朋友约会的辣妹翘着二郎腿回答,“我们为什么要阻止一个女孩教训一个混蛋?我们看得一清二楚,那个混蛋还想打这女孩。想不是有个宝石系的帅哥先出手了,我也会叫我男朋友帮那个女孩揍他。”
“我的朋友没有做坏事!”夏星美竭力解释着。
辣妹就呵呵了,“他有没有做坏事我们怎么知道?只有受伤害的人才知道。作为一个男人居然要打女人,真是没种的软蛋。”
辣妹的男朋友发出鄙夷的声音,“对女孩动手,是烂人啊。”
在麦冬杀了个回马枪冲进餐厅的一瞬间,莉莉丝就已经听到麦冬心里撕心裂肺的怒吼和压抑的悲伤啜泣,她意识到瘦小的亚籍女孩即将暴走而第一时间站到了安全范围。小天使眨巴着蔚蓝的眼睛望着她的“好朋友”,忧心地询问,“如果这个男人是个坏人的话,你为什么还要把他介绍给我做男朋友?夏星美,你也是个坏家伙吗?我真的还能信任你吗?”
在莉莉丝的质疑下夏星美慌了。
管他们三个人之间接下来会有什么发展,伊凡拉着还在气头上的麦冬大步走出餐厅,“走吧,回家。”
他们踏出餐厅的一刻王一诺跟了上来,她往麦冬手里塞里一支新买的草莓味冰淇淋,“吃一口降温。”
伊凡的视线默默凝聚过来,“医生没有给我买吗?”
“抱歉,我没帮男孩买冰淇淋的习惯。”
这家伙还真是什么都喜欢吃啊。麦冬把手里的冰淇淋举到伊凡眼皮子底下,“给你吃吧。”
伊凡居高临下看了看矮小的图书管理员乌黑的瞳仁,他扭开头,“你吃吧,总是长不高太可怜了。”
“……”麦冬低头啃冰淇淋,夹在两个净身高180的人中间,她的确矮得要自卑了。
在揍了陆飞舟后,过了几天自然系的老师带着包着绑带的陆飞舟来到超人系一年级e班,要为自己平白挨揍的学生讨回公道。当时e班班主任刻薄硬汉军阀主义亚尔曼在讲学期结束后校内暑假是长达两个月夏令营的事情,往年这段时间都是学生最会闹事的时候,亚尔曼的心情就跟他的脸色一样臭。麦冬毫不怀疑亚尔曼很快把她推出去各种处罚的时候,惊人的事情发生了,种族主义的亚尔曼居然冷着脸叫自然系的老师别拿这么点女孩打男孩的屁事来浪费他时间。有本事就让陆飞舟打回去,没本事就别在超人系的地盘瞎bb。
自然系老师气得脸青白青白的。
e班这帮叛逆的学生可不会顾及对方是不是老师,他们哄堂大笑,“哇哦!我们班可怕的黑头发小女孩暴打了那个家伙是真的吗!太逊了。”
在超人系校医王一诺出现前,亚尔曼的刻薄嘴毒不讲道理在阿特兰特战无不胜,把很多人气得要翻白眼。想从亚尔曼手里讨便宜不是容易的事情。自然系老师和陆飞舟无功而返,憋了一肚子的气。
在他们离开之后果不其然亚尔曼臭着脸叫麦冬滚出教室。
麦冬收拾好东西出门毫不停顿左转走向走廊深处的医务室,麦冬来的时候王一诺在履行校医的职责,为这群十八岁往上数的学生们诊断身体状况。医务室里除了王一诺还有一对男女学生在,女学生哭哭啼啼的,男学生拉着女方的手再三保证着,“安琪尔,不要打掉我们的孩子,我发誓我会负责的,我会抚养我们的孩子长大!”
麦冬悄然无息减弱自己的存在感往角落里坐着。
叫安琪尔的女孩眼泪根本停不下来,“我不想要生孩子。”
“为什么?你说过你爱我,安琪尔,你怎么忍心放弃我们爱的结合得到的孩子。”男学生红了眼睛。
“可是,可是生孩子很疼啊。”
“不要怕安琪尔,有我在,我愿意为你承担一切!”
这对年轻男女抱在一起眼泪哗啦啦黏黏嗒嗒,明明是自然系的学生,他们却在超人系的医务室逗留了大半天,“医生,拜托你了,把怀孩子生孩子的痛苦感觉转移到我身上吧。”也不知道关于王一诺的谣言里都谣传了些什么,这两个五年级的学生是真的以为王一诺有转移痛觉的能力。
“剖腹产上我能帮上忙,至于你说的转移痛觉我无能为力。”王一诺再三重复整个人都麻木了。
“你不能什么都不做,医生,你都看到,如果怀孩子辛苦生孩子疼痛,我的安琪尔宁可把肚子里的小生命流掉。无论怎么样,我都愿意为安琪尔承担一切痛苦,医生,你一定有办法的。”
王一诺觉得这两个年轻人太过于胡闹,西洲大部分国家法律规定16岁以上能结婚,在阿特兰特学生之间互生情愫同居结婚的也有人,但鲜少有人愿意让孩子在阿特兰特出生,毕竟阿特兰特从某种意义上是超能力者的监狱,严苛的校园制度下脆弱的婴儿得不到完善的照料。阿特兰特是锻炼超能力者的地方,在这里孕育新的生命必然是很辛苦的事情,名为安琪尔的女孩虽然身体发育成熟了,但她没有做好成为母亲的准备。
“医生。”男学生泪眼汪汪。
王一诺把一大包卫生纸塞进对方怀里,示意他擦擦鼻涕眼泪,她拿着板子迅速写下安琪尔的医疗记录,同时对他们两说到,“在学业的压力下怀孩子本来就是很辛苦的事情,如果孕育孩子的人没有觉悟坚持到生产的日期,你们知道结果不会好。孩子的去留你们自己做决定。”落下最后一笔,王一诺把这对情侣请出了医务室。
医务室里总算没了外人,麦冬跑到摆满药物的柜子,从底下的抽屉里熟练地找出零食后坐在沙发上打开了电视机,“医生,难道你这里可以做流产手术?”
“我通常处理骨折,自然系的女校医负责妇科,宝石系的医生负责精神科。”王一诺舒坦地在沙发上坐着,找到没看完的连续剧继续看。
“五年级的话,再有半年他们就能毕业了,坚持下去可以在学校外面生下孩子。”
“意志薄弱的人当然坚持不下去,那个女孩没有准备好孕育一个孩子。”
“选择在阿特兰特怀孕生子,真的很少见。”
虽然少见,但的确有个别固执的年轻人选择生下他们的孩子,哪怕孩子生下来后没多久就会强制和父母分别,送到学生在校外的亲属手里抚养。往往这个时候,年轻的父母们就要期待亲戚和自己关系够近血缘够亲是个好人,会帮助他们好好抚养孩子,直到他们从阿特兰特毕业为止。
五年的在校就读时间,算不上短,如果毕业延期了,还会错过孩子的早教。
麦冬喃喃自言着生孩子好可怕,王一诺揉了揉她的头顶,“生孩子不可怕,等你准备好了爱一个人,你将心有所向而无所畏惧,结婚生子,自然而然。”
也不知道为什么,麦冬脑子里突然浮现了伊凡看似冷酷精明实则蠢萌的脸。
第二天麦冬在医务室又看到了那对情侣,他们决定好了要生下孩子,前提是女方不想负担生孩子的辛苦。麦冬坐在沙发上假装看电视,实则一直在注意他们的动静,听到这不由在心底吐槽,这也叫准备好了生孩子?这么娇气,男朋友处处宠着也不能直接帮她生孩子啊。
结果王一诺对情侣两说,“如果你们真的准备好了,我可以为你们实施三个月的身心交换手术,帮你们互相调换身体,等度过孕吐胎儿稳定下来再为你们换回自己的身体。期间身体互换会出现的尴尬问题你们自己承担。当然,如果这位男同学有了很大的觉悟,也可以选择做长达14个月的身心交换手术。这段时间足够生下孩子和做产后恢复。”
换而言之,这位男同学的确可以替他的女朋友生孩子了。
不止是麦冬傻眼了,这对情侣也傻眼了。
男同学磕巴了,“这这这这这个手术是真的吗?”
王一诺抬起墨黑的眼看着他逐渐苍白的面孔,给出了肯定的答复,“手术真实安全无痛快捷无副作用。”
安琪尔拽住她男朋友的手臂,“我只是不想辛苦地生孩子,现在一切都还好,能等我吃不下东西还孕吐的时候再做手术吗?”
“当然。”
王一诺的回答让他们松了一口气。
他们离开之后麦冬看王一诺的眼神就像看到奇怪的生物,“医生,你刚才是说真的吗?”什么身心交换手术,简直就是传说中的东西,超能力再神奇也不应该有这种能力存在吧。
“真的。”王一诺的回答是一贯的简洁肯定,“怎么说呢,这种能力其实挺好玩的。”正巧这时候医务室的吉祥物伊凡来打卡上班了,王一诺叫他过来,“伊凡,让你看个好玩的东西。”
“是什么?”伊凡不疑有他。
“我准备做一个身心交换手术。”
伊凡不相信这个,“凭当今的医疗水平做不到身心交换,虽然有医学家做过换头手术,但手术中存在的种种问题至今阻碍在成功的道路上。医生,你的外科医疗超能力能一人独力完成一台换头手术?”伊凡是个科学迷,他了解中的身心交换术是指换头手术。
麦冬出口解释,“医生说的不是换头手术,而是指不损伤肉体的灵魂交换。”
那就厉害了。伊凡摸出摄像机,“我能拍摄记录吗?”
“我的独门绝技,禁止泄露。好了,你们两个闭上眼睛,默数二十秒再睁开眼睛。”
麦冬和伊凡依要求闭上眼睛默数二十秒,他们不会看到王一诺举起了手术刀对着他们刺出,他们不仅不会看到,也不会感受到这一刻他们的心脏离开了身体互相调换。只是几秒钟的时间,所谓身心互换手术已经悄然无息完成。这种能力完全脱离了科学的范围,只有不可思议能解释。
当心底默数的二十秒结束,麦冬缓缓睁开了眼睛,她感觉到自己的视线好像高了。她的目光首先寻找王一诺的身影,穿着白大褂斯文儒雅的校医端着茶杯站在不远处的桌子边看着她,在端在嘴边的茶杯遮掩下,校医似乎在冲着她笑。麦冬回头再去看伊凡,然而出现在她视野里的不是高个长腿有点面瘫的伊凡,而是黑发黑眼身材瘦小的自己。
麦冬呆滞在原地,她举起手低头打量自己现在的身体,一马平川的胸前系着宝石系特有的绿色领带,穿着男式裤装校服,举到眼前的双手比她原本的双手要大上好几号。她往上衣的口袋里一摸,果然抓出来一把糖果。她剥了一颗喜欢的草莓味硬糖塞进嘴里缓了缓,“我变成伊凡了。”
而正在使用麦冬身体的伊凡走了几步路后捂住了小肚子,“这里有点疼,麦冬你生病了吗?”
麦冬有点不好意思,“这几天是我生理期,小腹会有点疼。”
有着女性普遍烦恼的麦冬突然发现了王一诺这种能力的好处,让男人生孩子再也不是梦想。
不过没让他们两新奇多久,王一诺就把他们的身体换回来了,“好玩吗?”
伊凡表现积极,“好玩,再来一次吧。”
“用这个能力在鬼节晚上恶作剧,效果非常好。”说着王一诺露出了怀念的神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