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冬大哭一场之后心中的阴郁散去了不少,王一诺决定亲自下厨做一顿大餐清麦冬吃饭。于是带着麦冬回家了。
等麦冬走到熟悉的公寓楼外,她有点傻眼了。期中考试之前她用做兼职赚来的钱租了这里的一间公寓,然而住了这么久了,她居然现在才发现,原来校医就住在她隔壁。
“我平常早出晚归,麦冬没见过我出入也是正常的。”王一诺解释。
进了屋子王一诺让两个学生自己参观,她脱了白大褂挽起衬衣袖子进了厨房,始终惦记着好吃的伊凡紧跟着进了厨房偷师。从冰箱里挑选食材的王一诺对伊凡说,“好好学。”以后就能抓住喜欢的人的胃口了。
伊凡不知道王一诺打着什么主意,只是郑重地点头,表示一定会好好学着。
丰盛的一餐相继上桌,在卫浴室洗干净脸的麦冬坐到桌前,她举着筷子轻声问,“医生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帮她出头?不惜得罪阿特兰特最冷酷的老师亚尔曼。
“好女孩本来就不应该受委屈。”王一诺回答,她停顿了一下继续补充了理由,“我本人也看不顺眼亚尔曼,很久之前就想揍他了。”亚尔曼这个极端的种族主义,根本不需要理由就能让每一个有色人种想揍他。事实上听说亚尔曼被超人系校区的校医肢解成立方体了,还有不少上他的课受过罪的学生奔走相告,欢欣鼓舞像是过大年了一样。
虽然麦冬很努力的把注意力集中在听王一诺说话,但是做在一边的伊凡吃得像只松鼠的样子不断转移着她的注意力。
伊凡也没觉得王一诺校内斗殴有什么问题,经过一段时间练习筷子已经用得很熟练的他往嘴里塞东西的动作根本没有停过,神奇的是他腮帮子鼓得像只贪吃的松鼠了,却还能口齿清晰地提问,“医生,为什么的我无效化对你没用。”伊凡的能力是只针对超能力者的稀有能力,在遇到王一诺之前从未失效过。超能力者遇到伊凡,就像剧毒遇到万能解毒剂一样。
“这是我的秘密。”王一诺不会揭开自己开外挂的谜题。
没有从王一诺那里得到答案,伊凡就自己琢磨着,一顿的饭的时间里麦冬和王一诺还没交谈多少几句话,伊凡的脑子里已经设想了好几种推测。吃饱了肚子后他迫不及待向二人道别,跑到一号实验室去验证问题。
贴心的姑娘麦冬留下来帮王一诺洗碗,她搓洗着碗筷,回想着校医和亚尔曼战斗的一幕幕场景,赞叹校医的战力好强。细心的人只要见识过校医的能力,都会推测出王一诺更趋向战斗型能力者,而不是治疗型。拥有这种力量的人,为什么当一个区区校医?
晚上教导主任带着亚尔曼的碎片来到王一诺的公寓。不知道被分解成小方块的亚尔曼是什么感受,反正教导主任对于现在能装进大号水桶的亚曼儿充满了深切的同情。抱着想要见识校医鲜为人知超能力的心态,教导主任留下来见证亚尔曼如何“复活”。
并不像教导主任所想的一块一块拼积木一样把亚尔曼拼回去,王一诺把水桶里的碎片倒在地上,只是几秒钟的事情,亚尔曼身体各部位各自回归它们原来的地方恢复了原样,他的身上一丝拼合的痕迹都没留下仿佛从未被肢解过一样,只是他身上的衣服不见了。
恢复原样能够支配自己身体的第一时间,亚尔曼的攻击直冲王一诺没表情的脸。然而眼前一花,他已经被瞬间传送到了窗外半空中。王一诺叹气于自己只能住在麦冬隔壁,否则就不仅仅是三楼的高度了。
公寓楼外重物落地的声音很快吸引了人的注意,亮着灯光的窗户口几乎都有一个脑袋往楼下张望。亮度偏暗的路灯下隐约能看到亚尔曼肌肉健壮蜂腰翘臀的倒三角好身材,□□的亚尔曼知道现在对付不了王一诺,他铁青着脸招来铁如同一件黑皮衣裹在身上,冷着脸往自己的公寓走去。
隔壁公寓住着的麦冬也听到了动静,她是趴在窗台上看热闹的围观群众之一。
亚尔曼如同军人一样有棱有角刚硬且一丝不苟的威严形象今天有了很大的突破,在此后的一段时间内,亚尔曼大晚上在校医楼下果奔的消息在阿特兰特红红火火流传着。
哪怕亚尔曼挺直了腰背不愿屈服,但他光着的膀子的背影依然给大家留下狼狈的映像。麦冬趴在窗台一直看着那个上辈子让她始终惧怕着的男人一步一步走远,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目光所不能及的地方,麦冬还是趴在窗台上看着那个方向。亚尔曼也是人,他也会被人打败,他不是无可战胜的。麦冬幻想着自己如果和亚尔曼战斗,她应该用什么方式取得胜利,还有亚尔曼痛哭流涕跪下求饶的模样。这样一幻想,麦冬不由心情像踮着脚跳舞的小天鹅一样,欢欣雀跃着。
朦胧的灯光下,麦冬脸上的笑容闪闪发亮,终于有了年轻人该有的朝气。
然后麦冬发觉有人在看自己,她猛然想起校医可不就住在她隔壁吗。麦冬动作僵硬地转过头,果然看到校医在隔壁阳台上单手撑着下巴在看她,也不知道看了多久了。校医没有戴那副显得斯文秀气的无框眼镜,那张过于俊美而让人见之难忘的面孔暴露在朦胧的灯光下,眉宇间的淡漠冷清再无遮掩,看起来不似一个好相处的人。
可就是这样一个除去伪装看起来冷漠的人为自己出头了。麦冬想张口对隔壁阳台上的校医说一声晚上好,也不知道为什么,在校医的注视下她没办法开口发出声音。
刚才自己傻笑的样子一定被医生看到了吧。麦冬脸颊发烫。
王一诺看了麦冬好一会了,麦冬脸颊红透之前王一诺开口说,“刘海很长了。”
自重生的那天起,麦冬就没打理过自己的形象,刘海也放任生长了三个月,垂下来能遮住眼睛当窗帘,显得她阴沉。麦冬为自己的邋遢感到不好意思,她把头发往耳朵后面拨,“头发长了,明天去剪头发。”隔壁的校医依然支着下巴在看她。
五月夜晚的风很清凉,既不会闷热也不会冷,公寓下面行道树繁茂的枝叶在夜风中悉悉索索,听着琐碎平凡的声音似乎感觉生活平静安好。
“你笑起来的样子很真实。”王一诺突然开口,她摇了摇另一只手里的手机,“我拍下来了。”
“……啊?”
“笑起来的样子傻乎乎,一定在幻想什么好事吧。”
“别、别说了。”
“傻笑的样子也很可爱。”王一诺认真地说。
麦冬的脸颊终于彻底红透了,她低着头不再与王一诺对视。
“女孩子要早点睡,健康的作息对身体和心情很重要。”
麦冬就被赶回去睡觉了。
睡了沉稳的一觉,第二天麦冬起来照常去教室上课,得知亚尔曼和校医被校长喊去后续处理了。一时之间众说纷纷,谣言乱起,仿佛校医是一去不回,三头六臂的校长会把校医革职处分。麦冬担心校医会丢了工作被赶出阿特兰特,忧心忡忡一整天,来自校长室的处理通知也出来了。
这份通知没有亚尔曼和校医的事情,只告知大众一年级的麦冬考试没有作弊,恢复了她第六名的成绩,奖学金一并发放到她手中。奖学金是伊凡从教务处带过来交到超人系一年级e班麦冬手里的,麦冬拿着奖学金询问伊凡有校医的消息吗。
伊凡虽然也只是一个一年级学生,但由于他的特殊能力,他早早破格加入了阿特兰特学生会,担任“防止超能力者校内斗殴”的任务。为了防止亚尔曼和校医再打起来,伊凡有幸在校长室看到王一诺嘴炮亚尔曼,把本来就很可怕了的亚尔曼说得脸色阴沉得更吓人了。
阿特兰特学校的校长,这位美貌知性的女校长也兴致勃勃地围观了,她知道亚尔曼嘴巴刻薄毒辣,能不留情面把学生说到哭。然而今天居然能看到别人把亚尔曼说到脸色铁青要暴走,真是难得的趣事。亚尔曼可真是踢到铁板了。在亚尔曼暴走之前,校长适当地插入话题拉回了话语主导权,问清事情缘由后,她不轻不重地责备了几句亚尔曼“行事过激”轻轻地把事情揭过了,亚尔曼回去继续当他的e班班主任,王一诺回去继续当她的校医。
伊凡绕了一圈去了趟教务处把麦冬的奖学金带给她。总而言之,亚尔曼的心情不太好,但校医好着呢 。伊凡向麦冬提议晚上再去校医那蹭饭,麦冬可不想当个厚颜无耻的人,她摇头拒绝。伊凡顿时垂头丧气像只失落的小狗,用湿漉漉的眼睛盯着麦冬,“去吧,医生不会介意桌子上多两副餐具。”
麦冬就奇怪了,伊凡自己嘴馋,为什么要拉上她。伊凡反问,“你没发现只有你在,医生才会亲手做好吃的吗?”伊凡可是好几次在饭点的时候故意往医务室跑,结果只撞见校医点外卖,各种各样的外卖。
“一定都是巧合。”麦冬认为。
“不是巧合。”
“是。”
“不是。”
两人一路“是”与“不是”,各自坚持着自己的观点,到了校医家门口。麦冬重复了一路“不是”两个字,她有些恼怒地挤开伊凡,上前按响了门铃。
始终惦记着麦冬一个人不会好好吃饭的王一诺早已经准备好晚饭,就等着麦冬回来喊她吃饭了。当大门打开,麦冬就见戴着围裙一副在做饭样子的王一诺。
校医今天心情似乎很好,“来了,饭已经好了,进来吧。”
等麦冬在王一诺的公寓里围着桌子坐好,手里也端好了碗筷,麦冬发觉自己接连两天在校医家蹭饭了,实在不好意思。再看同行而来的伊凡,真是毫无羞愧之意,拿着筷子吃得欢快。麦冬想到伊凡这家伙的目的,可不就是来蹭饭的吗,真没想到这个看似少表情少情绪的人居然是个厚颜无耻的家伙。
下一刻伊凡把半碟子糖醋排骨拨进麦冬的碗里,伊凡嘱咐瘦小的图书管理员,“你又看着我发呆了,如果喜欢吃肉的话一定要多吃点,不用害羞。”
麦冬:“……”
麦冬发现,自从校医和伊凡出现在自己的生活圈之后,她受冷落不被重视与不公平待遇的生活轨迹发生了变化。虽然班级里的同学还是当她不存在,但没人会找她麻烦了,连流言蜚语几乎消失,更不会有人在洗手间堵她、故意破坏她的书桌、诬赖她盗窃、用超能力对她使坏等等。生活一度平静到了极点,每天安心上课做兼职,晚上回来能去校医家蹭饭。
一段时间后麦冬发现自己气色好了许多,想来一定是校医天天做好吃的给补上营养了。在期末考试结束之后,麦冬有了进步取得了年级前三的名次,又是一笔奖学金入账。手里有富余的麦冬决定请校医和伊凡吃饭,好好感谢他们两平日的照顾。
麦冬自己不会做饭,所以她在阿特兰特的商业区找了一家意大利餐厅,带校医和伊凡下馆子。阿特兰特学校占地面积之大,各校区之间往来距离较远,而校区到商业的距离更远,用两条腿走过去不是明智的选择,校内有专门的免费环线巴士供学生乘坐到商业区。
到达商业区后三人直奔餐厅,大周末的时间商业区往来的学生比平日更多,他们三三两两聚集在一起说笑打闹,展现校园内青春活力的一面。
坐在餐厅里伊凡也没跟麦冬客气,拿着菜单指着这个那个这个那个,转眼就点了一堆东西。相比伊凡的大胃王体质,王一诺斯文上许多。
摸着钱包麦冬说养一个伊凡比养一圈的猪还要费钱,伊凡奇怪地反问,“你想养我吗?”
麦冬摇摇头,“养不起。”
“我会做饭。”跟着王一诺学了一学期的中国菜,伊凡对自己充满了信心。
在等上菜的那会功夫里,麦冬眼角瞥到餐厅门口进来的一个人,她上辈子掏心掏肺相待却在背后捅她刀子的好朋友夏星美。距离上次见夏星美似乎是很久的事情了,麦冬的小日子过得平淡充实,渐渐也把夏星美忘到脑后。这回见到夏星美,她和一个女生相伴而来。见麦冬对刚进门口的两个人有兴趣,伊凡远远看了一眼,“自然系一年级的夏星美和莉莉丝。”伊凡指出特点,“夏星美在校内很活跃,很聒噪。”
他对夏星美的评价让麦冬有些惊讶,毕竟夏星美的真面目除了她没人知道,夏星美看起来高个长腿五官漂亮,能说会道,性格也体贴温柔,很有女神范。很难想象居然有男人会不喜欢这样的女生。
不同的人看人的角度自然不同,伊凡不喜欢夏星美自然也有他不喜欢的理由。
相较于麦冬看夏星美,王一诺的关注点在于和夏星美同行的那个西欧血统的女孩。那个女孩有着灿烂的金发,白皙的皮肤,蔚蓝的眼睛,笑起来的模样羞涩可人,如同壁画里的天使,如此不谙世事的明亮,美好得像朵绽放的百合花。
看看着,麦冬终于发觉了不对的地方,那个名为莉莉丝的女孩跟以前的自己很像,一看就是不知人面兽心社会凶险傻白甜好骗的样子。夏星美是一个完美的两面派,她在男人面前矜持而自重从不收礼物,但她的花费大多数是来自于她的“好朋友”友情提供。上辈子夏星美花着麦冬的钱满足自己的物质欲,麦冬对朋友大方从来没计较过,做了那个大头鬼。现在夏星美没了自己当她的提款机,恐怕是赖上莉莉丝了。
夏星美就是心安理得花着朋友的钱,背地里跟人抱怨自己的朋友是一个穷得吃不起餐厅的人。令麦冬作呕。
“说起来,刚开学的时候医生提醒我不要和夏星美交朋友吧。医生,你怎么知道夏星美不是一个好的朋友?”麦冬问。
王一诺说,“校医有看学生档案的权限,户籍,学籍等等一应俱全。夏星美小学中学都有盗窃的处分记录。你们看她。”王一诺往夏星美她们的方向划了下手指,此时夏星美她们已经点完菜把菜单还给服务生,点菜的全程中夏星美占据了主导权,菜单没从她手里离开过。
麦冬了然,毕竟上辈子她和夏星美去餐厅也是夏星美一个人点了两个人的菜,全是她自己爱吃的,最后买单的是麦冬。
“那个孩子自私的本性一直都在。”王一诺扶了扶脸上的眼镜,一派的斯文儒雅,嘴里的话隐隐带着莫名未说尽的意味,“莉莉丝在自然系的名声不太好,传言她小气自私自利善嫉妒,大家都看在她的好朋友夏星美的面子上才对她表面友好。”
麦冬听着这番话,是多么熟悉的描述。她上辈子也是莫名其妙有了自私自利小气爱妒忌的负面形象,在周围人的厌恶冷遇之下,夏星美从未改变过态度的“亲切友好”是多么难得的友情,就像雨天里的阳光,难能可贵。
然而所有的一切都是夏星美自编自导的谎言,骗得麦冬团团转。
这一顿饭吃得麦冬神不思蜀,知道她没有兴致,伊凡和王一诺二人聊着一些寻常的话题,时间也慢慢地过去。中间麦冬终于逮到机会,趁着叫莉莉丝的女孩去洗手间的功夫,麦冬赶紧跟上。
在洗手池前莉莉丝对着镜子在整理一头发尾带着小卷的金发,白皙小巧的脸上带着粉色的自然红晕,瞧起来可爱极了。麦冬在她身旁站着假装洗手,她踌躇着不知道该怎么跟莉莉丝搭话告诉她夏星美的真面目。
事情就是那么奇妙,麦冬在心里组织好了语言,但却在她开口之前莉莉丝率先对她开口说了谢谢。
“啊?!”麦冬莫名其妙极了。
“谢谢你来警告我夏星美是个坏女人。”莉莉丝抿着嘴唇微笑,蔚蓝的眼睛水润润的,看似纯真美好。
麦冬感觉自己见鬼了,“我什么都还没说,你怎么会知道?”问题一说出口,麦冬想起了自己究竟在什么地方,这里可是阿特兰特学校,全世界最著名的七所超能力者大学之一。在阿特兰特不仅有稀奇古怪的超能力,更有稀奇古怪的人。莉莉丝虽然是自然系的学生,但没人规定自然系的学生不会其他超能力,比如说读心术。
“我的确拥有读心术的能力,别人还不知道,你要替我保密哦。”莉莉丝冲麦冬眨了眨眼睛。
麦冬的惊讶根本停不下来,“既然你知道夏星美的真面目,为什么还和她来往。”
莉莉丝微微歪头,她想了想,笑问,“难道你不觉得把她捧得高高的,然后把她推下来,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吗?”
小天使的身体里住了一个邪恶的女魔。
莉莉丝离开之后麦冬在洗手池前又站了一会,回想曾经自己与夏星美的种种往事。如今想来,她真心付出交了夏星美这个朋友,以为交了一段能维持一辈子的友情,简直太天真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