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一诺回头看到麦冬灰头土脸站在门口,额头上还磕青了一块皮肉。她起身把麦冬拉近室内,从架子上取了药水细心为麦冬涂抹身上的伤。
“和谁打架了?”王一诺状似随意一问。
“班里的黛比。”
王一诺回想了一下,“是个脾气暴烈的人,下次和她打架直接用你的能力,先下手为强。”
伤口处理过后麦冬不想回教室去接受别人的冷脸,她干脆跟王一诺一块抱着零食坐在宽大舒适的沙发上看起电视剧。
电视剧是很接地气的电视剧,从头到尾尽是家里长家里短,说着人间平凡又不可思议的故事。或许是零食好吃,麦冬难得有了说话的欲望,和王一诺讨论了一会剧情后看看时间到午饭的点了。她准备离开了,王一诺看着麦冬那瘦弱的小身板,不容她多说,直接把人拎到了第三食堂。
“一看你就知道没好好吃饭。”王一诺点了一大桌好吃的。
麦冬拿着餐具面对一桌美食惶恐不安,虽说校医要请她吃饭,但是这么多怎么可能吃得完。她的担心并没有必要,因为没过一会,大胃王伊凡出现在超人系校区的食堂。
在麦冬的眼里伊凡早已抛弃宝石系优等生的矜持,就是一个大胃王加吃货。阿特兰特给宝石系学生的待遇向来是最好的,伊凡中不可能是为了吃一顿别人请的饭就跑来吧。那这个人真是太拼了。
王一诺向麦冬正式介绍,“宝石系一年级a班的伊凡,是医务室的吉祥物。”
“……吉祥物?”
麦冬恍恍惚惚想起开学第二天她去内勤老师那找兼职的事情,内勤老师好像吐槽过医务室要什么吉祥物,阿特兰特怪人多这个工作不靠谱等等。
王一诺自顾自解释起来,“一个人看电视剧毕竟还是挺无聊的。”所以就找了个所谓的吉祥物吗?
“……”麦冬心想校医果然是一个清闲的工作。
坐在第三食堂里,跟伊凡来者不拒的好胃口相比,麦冬的食量小得就像只猫,她没什么胃口。随着食堂里人数多起来,周围的位置渐渐坐满人,从四面八方投射过来的视线再也没有遮掩,莫名其妙的目光。麦冬的手里的叉子漫无目地搅着土豆泥,她抬头看了看同桌的两个人毫无不适的样子,王一诺带着鬼畜气息的校医形象深入人心,在麦冬看来校医恐怕坐在野兽堆里也能气定神闲。而伊凡则专注于吃。伊凡不是肌肉款的男生,也不是个胖子,也不知道他怎么那么会吃。
麦冬频繁的视线让伊凡误会了,他以为瘦小的图书管理员也想吃这份培根,他很大方的分了一大片培根到麦冬的盘子里,甚至热心地告诉她,“想吃就拿吧,不要害羞。”毕竟分享是一种美德。
不知道为什么,麦冬觉得周围的目光更灼热了些。
第二天麦冬回教室上课的时候,同学们对她的态度是另一个样子了。昨天她英勇与黛比搏斗的身姿昭告了她是平时安静沉默一旦招惹就会暴走的类型。更何况那个能力在鬼畜级别的校医有意无意站在她身后,似乎有为她撑腰的意思。
e班视麦冬为透明人的状态一直持续到五月份的期中考,麦冬从开学起一直为年纪前十的奖学金而卖力学习,等开始完毕公布出成绩的那天,黛比对麦冬年级第六的成绩提出质疑,声称看到她作弊了。有点小聪明的黛比没有向职员室提出事情,而是私下向他们班主任亚尔曼说。
亚尔曼连证据都没向黛比要,摆明了就是看不惯麦冬要让她不痛快,而注销了这次麦冬的期中考成绩。
这件事情校方以麦冬考试作弊成绩无效开出了盖戳的公文贴在告示栏里,不公正的待遇让麦冬红了眼眶,当黛比再次来到麦冬面前冷嘲热讽的时候,麦冬阴郁的气息达到了顶点,她带着黑眼圈的苍白面孔蒙着一层死气,像是从内心糜烂出来的黑暗。她甚至没有表现出生气的样子,只是脸上表情比平日更空洞了,麦冬对黛比说,“闭嘴。”
黛比当然没有闭嘴,讥讽麦冬的大好时机就在眼前她怎么可能放过,然而无论她张嘴说些什么,只能看到她不断开合的嘴唇,那双涂着水润珠光唇彩的嘴唇一丝声音都没有泄露。黛比错愕地捂住了自己的喉咙,诧异于自己的声音去了哪里,然后她想到是麦冬对她用了能力。
麦冬剥夺了黛比的声音。麦冬从小到大在父母的关爱中健康成长,她一直是善良开朗的,像空中的飞鸟,原野上的溪流,山谷里的向阳花,每一天生机勃勃快乐地笑着。直到阿特兰特慢慢磨灭了她心里的光,带走了她脸上的笑容,失去了对明天的期待。她忍耐着,沉默着,默默承受着所有的不公平和嘲笑。她的心里藏了很多负面情绪,她是如此愤怒,然而她脸上没有愤怒的表情,她不会为了愤怒而咆哮,她只想伤害那个让她不快乐的人。
班级里的怪胎居然夺走了自己的声音,认识到这点黛比像棵小辣椒爆炸了,她高高举起手掌想要狠狠教训她。那一刹那间黛比只看到麦冬猛地抬头瞪着自己,那双漆黑的眼睛像是包含了黑夜的秘密,黑得没有尽头。然后黛比发现自己眼前一片漆黑,她的眼睛看不见了。
她惊恐地伸出双手,长大了嘴巴尖叫,却没人听到她的喉咙里出现一丝声音。
停留在走廊里的同学意识到麦冬对黛比使用了能力后簇拥而来想要抓住麦冬,但他们靠近麦冬身旁,不仅是他们的声音,他们的视力、听力、嗅觉、触觉统统从他们的身体中剥离。麦冬无声穿过长长的走廊,在她身后留下的人仿佛表演着一出哑剧,他们对世界的感知消失了而惊恐地在原地磕磕碰碰徘徊着。
在麦冬跨进超人系教室办公室之前,王一诺拉住了她,王一诺的声音带着安抚的轻柔,“麦冬。”
麦冬抬起空洞的眼睛望着王一诺,她张了张嘴,声音微弱不可闻,“……医生。”
王一诺揉了揉她发丝柔软的头顶,对她说,“麦冬,想出气的话我帮你。你还是学生,不好出手。”
麦冬甚至没来得及问校医这是什么意思,就见校医转身推开了教师办公室厚重的木雕大门。麦冬看着眼前套着白大褂斯文俊秀的高挑背影一马当先跨进办公室,发出了决斗宣言,亚尔曼跪下唱征服吧……
事实上王一诺什么话都没说,她提起拳头冲向了亚尔曼,对着德国男人那张线条硬朗充满男性魅力的脸挥出了一拳。来势汹汹的一拳结结实实打在亚尔曼的脸上,他不敢相信校医说动手就动手。
“你在做什么?”亚尔曼感受了一下脸颊上的疼痛感,他沉着脸呵斥。
王一诺轻飘飘地直述,“打你。”
亚尔曼简直被逗笑了,“就凭你软绵绵的拳头?你是个女人吗。”他审视着眼前亚洲人清瘦的体型,细皮嫩肉斯文儒雅,根本没有几块肌肉。
亚尔曼倨傲的神色流露着对王一诺的不屑,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无形之中真相了。
王一诺可没管亚尔曼是怎么个态度,反正她的态度就扔在这了,“我打算肢解你的身体。”她细长均匀的手指中握了一把切牛排用的餐刀,是她今天点外卖送的餐具。
关于今年入职的超人系校区专用校医王一诺的能力,亚尔曼略有耳闻,无非是关于医疗的能力。像是自然系和宝石系那边的校医就是时光回溯性质的治疗能力,把伤口部位的状态恢复到受伤之前的样子。
听说超人系这边的校医王一诺的能力是关于外科手术,用手术刀治愈伤口。
亚尔曼对王一诺的轻视很快改观,他亲眼目睹了王一诺用手中一柄算不上锋利的餐刀隔空在墙上切开了一道边缘完整的巨大缺口。这已经不是治疗性质的能力,分明是战斗级别的能力。
爆破的声音响彻在阿特兰特校园一角,当对战中的两个人施展开能力,摆设讲究的办公室毁于一旦,结实如城堡壁垒的墙壁轰然倒塌,两个人且战且退远离了教学楼在空旷无人的地方再无顾忌大打出手。
亚尔曼的能力与他本人极为相配,他拥有控铁的能力。尖锐的铁枪如雨后春笋,密密麻麻刺破凝实的石砖地面形成一片黑色的尖锐土地,以进攻的凶猛姿态冲向王一诺。在铁□□穿王一诺之前,前一秒身困逆境的王一诺在下一秒出现在亚尔曼身后,仿佛魔术,出人意料。而她的对手亚尔曼从各种意义上都不是弱者,他是经历过残酷战斗的男人,拥有健壮体魄,优秀的反应,猛兽一般的攻击性。
当王一诺出现在他身后,亚尔曼毫无停顿回身攻击,拳风凌厉,然而王一诺再一次从他视野里消失。亚尔曼急切估量着王一诺的能力,能隔空切开岩石甚至是铁的刀刃,以及瞬间移动,肉体力量虽有不足但灵敏度比受训的战士更快更轻巧。
如果不能出奇制胜,就只能比王一诺更快才能打败她。
控铁之术亚尔曼发挥到极致,他的破坏力惊人,甚至骇人惊闻。
打斗的动静吸引了学生驻足观看,见对战的两个居然是最可怕的老师亚尔曼和会肢解学生的校医,他们沸腾地呼朋唤友来看这场战斗。
这场让围观者大呼过瘾,谁也不让谁的战斗终止于教导主任带着宝石系的特殊能力者伊凡出现阻止。
满地黑铁荆棘利刺,像黑铁构筑的监狱,带着吞噬一切踏足之人的气势错综复杂交错而生,亚尔曼站在黑铁构成的高处对王一诺虎视眈眈。向来从头发丝到衣角整理得一丝不苟的男人此刻喘着气,深灰色的眼睛里燃烧着战斗的意志。他眼中的敌人,身穿白大褂鼻梁上架着无框眼镜的斯文校医站在黑铁丛林之中,在色泽浓重晦暗的黑铁中,王一诺身上的白大褂白到夺目。亚尔曼心思凝重,只因为激战到现在,敌人气不喘没流汗,依然风度翩翩。哪怕他不愿意承认,但事实就是亚尔曼落了下风。
再让他们打下去就不好收场了。伊凡发动能力,强行插手阻止了战斗的继续。只要有伊凡在,任何人的超能力都会失效,像最强的隔绝装置让超能力者失去能力变成一个普通人。
黑铁错乱搭建的丛林缓缓倒塌,激起岩石崩裂,灰尘翻滚。当尘埃在微风中沉落,清晰展现出那两个挺直着腰背对立而站的人。本应该是战斗落幕主角退场,然而他们两个谁也没有动。
伊凡确信自己的能力有效隔绝了所有人使用超能力,可是身穿白大褂的校医举起了右手,手指细长骨肉匀称的手中握着一柄寻常的餐刀,餐刀握在校医手里,另一头指向亚尔曼。那一刻亚尔曼绷紧了肌肉。
伊凡的距离足以听到校医嘴里说了一个词,伊凡是如此迅速地反应过来,自己的无效化居然对校医不起作用。
“屠宰场。”无形的空间圈以王一诺为中心扩展成了一个除了她没人能看得见的空间范围,一个直径长达600米的密封圆形空间,接下里的时间王一诺将主宰这个范围内的任何物体。
所有人为校医的动作而感到莫名其妙的时候,众目睽睽之下,亚尔曼被肢解了。
身形高大健壮的成年男人在来不及眨眼的一瞬间,散落成了数不清的等体积小方块,零零碎碎不流一滴血地掉了一地。就像一个由许多小方块组成的魔方,抽离了骨架后魔方散架了,小方块们支离破碎散落在地。
目睹了这一幕的人深刻理解了目瞪口呆的含义。
伊凡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能力唯独对校医不起作用的时候,唯一一个知道战斗为什么开始的人扑进了校医怀里。
当亚尔曼散成小方块碎在地上,麦冬心里那块被踏平的坚实土地终于有了松懈的地方,她把脸埋在王一诺胸口,再也无法忍耐嚎啕大哭出声。
王一诺轻柔地拍着怀里瘦弱少女的后背,清冷淡漠的眉宇有了几分温柔,她安慰着麦冬,“你看,我说要把他肢解了给你出气,这下开心了吗。”
麦冬的哭声没有减弱,声泪俱下,只是她抱着王一诺的手臂抱得更用力了。
教导主任以为王一诺把亚尔曼杀了,这个中年男人腿都软了,在他昏厥过去之前王一诺对他说,“记得派人把碎片捡回来,等我吃了晚饭再把他拼回去。”
就这样,王一诺带着麦冬回家做晚饭去,伊凡一听是学习做中国菜的机会立马跟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